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8章 张连河的目的(求月票)

书名:重生后我成了反派大佬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我尽力了 更新时间:2021-02-24 00:06:00

  第二天早上起来,许向阳吃过饭,就带着东西出发了。

  这次的工作需要他自己独立完成,所以没人可以帮忙。

  因为周围地方很大,所以给他分配了一辆自行车。

  不用白不用啊!许向阳骑着自行车那更舒服了。

  今天的天气也好,他转悠到附近五里地开外的地方。

  这边附近的公社也有,大队村屯也有,距离他们的项目组差不多也就是五六里地,或者十里地。

  在这边也是经过考虑的,而且距离城里也不远,差不多十里地。

  但是到他们单位就远了一些。

  许向阳转悠了一下,发现附近的情况,在二十年后,或许都会被改成城区。

  再过四十年,这里都会是开发区,或者城边区。

  别的不说,就占地面积也很大,附近人口也不少。

  这里从长远目光来看,还是非常不错的。

  许向阳用一上午的时间选出来两个地方,然后回去吃完饭,下午又出来转悠一圈,再次选了一个地方。

  这三个地方都非常适合建厂,周围距离村屯公社都很近。

  还有一个距离新城很近,大概五里地,那里是最好的地方。

  不过具体的,还是得跟廖铈長汇报一下情况,让人家领导决定的。

  许向阳回去以后,先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把地址还有每个地方的情况,都详细的写在报告里面。

  这样整理的清楚一些,廖铈長看的也方便。

  弄完这些东西,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他晚饭都没有去吃。

  “许秘书。”门外想起张连河的声音,“许秘书在吗?”

  许向阳叹了口气,不在谁开灯的?

  他起身走到门口,然后打开门说道:“干啥啊?都几点了还不睡觉?”

  张连河笑呵呵的回道:“这才七点钟,你不是没吃饭吗?我这有鸡蛋糕你吃吗?今天去公社买的。”

  注:鸡蛋糕就是槽子糕,在东北都说鸡蛋糕,用面粉鸡蛋牛奶做的老式蛋糕。

  许向阳看了他一眼手里的鸡蛋糕,用黄色油纸包住的。

  “进来吧。”他让开身体,然后让人家进来。

  张连河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旁边的板凳上。“许秘书,你这屋怎么比我那屋还潮湿?”

  他疑惑的看向周围,棚顶都开始滴答水了,不过因为晚上了,所以水滴很少。

  许向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没有经常开窗通风吧?”

  他今天一天都不在,早上也忘记了通风的事情。

  况且他又不在这里睡觉,所以不在乎有没有潮湿。

  等熄灯以后,他就进空间去工作睡觉,更不用在乎外面的房间是啥样子的。

  张连河看他桌上还有文件,又看了眼许向阳,“许秘书,你先吃东西吧,工作明天做也可以的。咱们这没有那么着急,听别人说你们要负责服装厂的进度,那边可能需要下半年才能动工呢。”

  这次的投入不少,所以都在排队等着,到底什么时候能正式开工,还不确定。

  许向阳虽然早就心里有数,但是一提起来,心里也有些无奈。

  毕竟这事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还是需要靠廖铈長去争取。

  他点了点头,说道:“具体的事情有领导去跟进,我就负责一些打杂的工作。”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管不了那么多,领导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况且张连河这个人虽然对他有善意,但是具体目的不清楚,工作的事情没有必要讲的太清楚。

  万一这人是个捣乱的,把自己的事情搞砸了,他怎么办?

  张连河叹了口气,说道:“咱们单位的资金就这么多,建厂需要的钱可是不少,一旦动作慢了,很可能最后什么都干不成。”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没有钱怎么动工?

  不过他居然能跟许向阳说这么多,这是没有想到的。

  许向阳看了他一眼,“张连河,你有什么事儿,就直接说吧。”

  这些天这小子一直明里暗里的殷勤不断,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有点问题啊。

  果然,这话一出张连河就愣住了。

  他尴尬的眨了眨眼,却没有反驳,而是承认了。

  “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许秘书的眼睛啊。”他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这次服装厂建成以后,会有很多工作,我有这方面的想法。”

  这事儿不算是秘密,大家都知道的,不过去那边工作,跟这边可不一样。

  许向阳皱了下眉头,觉得按张连河现在的工作来说,去服装厂真的不是什么好出路。

  工资或许会高一点,但是为了这么一点工资,放弃这里的工作,显然不是很划算的。

  “张会计,你确定?”他问道。

  张连河点了点头,脸上表情认真,“或许你也觉得我可能傻了,但是在咱们这个单位,对于会计这个职位来说,真的在哪都一样。这不像你那样的工作,以后有更多的可能的机会。”

  他的话说的没错,会计这个职位,在哪里都一样。除非他再提升自己,有机遇。

  不然,可能就是一辈子领着死工资。

  但是像他这样的,能有什么机会?恐怕这辈子都得在这工作,退休。

  当然了,这是没有意外的情况下。

  如果有什么意外,怕是也会提前下岗,或者被调走更不好的部门做事。

  许向阳叹了口气,“行,你要是决定了,我也不说什么。到时候能帮忙的,肯定会帮你一把。不过,我能有什么好处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出来混的哪有白帮忙的?

  张连河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帮忙,你想做什么我都能帮得上。你应该知道我的职位,对你们后续的项目也有帮助的。”

  果然人还是要有自己的价值,这样才能跟别人谈条件。

  张连河此时心里扑腾扑腾的,他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

  以前总是胆小怕事,虽然能免去不少麻烦,但是领导也不喜欢这样的下属。

  所以,他需要改变,也需要机会。

  没有身份背景,谈什么大的改变?

  两个人聊了几句,许向阳暂时先答应了,看他后面的表现再说。

  毕竟这事现在是自己需要看到好处,不然帮忙就没有必要了。

11099 4248638 MjAyMC8xMC8zMS8jIyMxMTA5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0/31/11099_4248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