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3章危机重重王妃37

书名: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1-02-24 00:15:20

  “皇弟这些年辛苦了,朕很感激,可是——”

  周止琛有意停顿了下,方道:“寒侧妃向朕禀告,说皇弟私下拥兵,可有此事?”

  一直默不出声,却仍被CUE到的安如意:“……”

  她确实是跟皇上说过周寒沉有私兵的事,但她纯粹是为见永定侯瞎编的。

  她还打算让永定侯脱身后,亲自带皇上的人过去悬崖边——被怪罪就说她听差了。

  如果龙颜大怒了她就跳个崖。

  运气好能被树枝拦一下落个水受个轻伤,运气差点顶多就是伤重些。

  反正做为女主的她没那么容易死。

  可这项计划才刚开了头周寒沉就出现了,后边的一切自然也不了了之。

  没曾想,皇上会在这个时候公然提出来质问周寒沉。

  早知道这么尴尬她就不跟着来了。

  “皇上,妾身只隐约听到王爷随从操练二字,未必是——”

  “寒侧妃的意思是此前在诓朕?”

  周止琛余下的话没说出来,但安如意听了出来,她如果承认诓他,那便中欺君之罪!

  “皇兄,臣弟为让家丁更强健,确实安排了他们每日操练,内子许是听漏,有了误会。”

  听着周寒沉不慌不忙的话,安如意也松了口气,连忙附合了两声。

  周止琛脸色不太好看,却也没有确切的证据。

  沉吟片刻,他没再继续往下追究,“这些事朕会查清,绝不冤枉皇弟。至于出征泊海,此行非常凶险,皇弟可想清楚了?”

  周寒沉来就是为这事,自然点头,“臣弟意已决。”

  “那好。若皇弟能击退海贼,朕便应皇弟所求,不再降罪昆族,让他们去远疆生活。”

  “多谢皇兄。”周寒沉道谢,“皇兄,臣弟另有一事相求。”

  “何事?”

  “臣弟若此次能胜,请皇兄准臣弟解甲,游历四方,做个不问世事的闲散野人。”

  安如意听言颇觉意外,周寒沉居然会有做闲散人的想法?

  周止琛脸色看不出变化,只表示等他归来再做商定。

  “臣弟此前劫人实属无奈之举,并非有意挑衅皇兄权威,还请皇兄不要怪罪。”周寒沉又道。

  周止琛这回大方表示不会计较。

  两兄弟又为出征等事商讨颇久,待周寒沉与安如意出宫时已深夜。

  安如意坐于马车,不解问周寒沉,“王爷,你真想去游历四方?”

  “可有不妥?”周寒沉反问。

  站在安如意的角度来说,当然不存在不妥。

  这仗胜,周寒沉名声更高,估计皇上会越忌惮,能早些抽身是好事。

  可她总觉得皇上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他,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

  书中也有泊海一战,但那是非常后面的剧情了,当时女主已假死离府,男主做为主帅好像……死在了那儿?

  然后番外里失去记忆的他重遇了女主……

  不过这些与她关系不大,所以也没多记。

  现在事情提前了,周寒沉他不会重伤失忆吧?

  不行,得赶在那之前顺利完成任务。

  上个位面的要求是为男主奋不顾身一次,这里应该也差不多。

  “王爷,我要你与你一道去泊海。”

  “我可做男人装扮,做你的随军近身医士!”怕周寒沉不同意,安如意又赶紧补道。

  战争中的危急情况多,奋不顾身的机会也很多。

  只要她彻底让男主感动,离任务结束也指日可待了。

  “你不怕危险?”

  安如意将头靠上周寒沉肩膀,情深意切地说:“如意只怕不能和你在一起。”

  “呕。”

  她这句话成功让系统跳了出来。

  “就凭你这么恶寒的话,女主她一定会提出你没维持人设而不给五年生命值!”

  “你滚吧!找再多借口和理由都掩饰不了你的虚伪欺骗,快滚,我已不需要你。”

  “……#¥%”系统,“你等着,生死一线时可别求我!”

  说得好像求它有用处似的。

  安如意暗翻白眼,并未察觉自己关注错了重点。

  驱赶走系统,安如意继续情深同周寒沉道,“王爷,我知道你是因我向往自由,才跟皇上提出做闲散人的,我很感激。”

  女子发丝的馨香涌入鼻中,声音娇软动听,周寒沉抬起了她的脑袋,端详着她的脸。

  她的小脸精致白嫩,神情温顺,大眸盈盈,他竟一时生出种不管她说的几分真几分假,他都甘愿之感。

  ......

  既与皇上开诚公布地谈了,周寒沉也没必要去藏去那个小院,而是直接回了王府。

  看到他们,王府内的下人们都激动得快哭了。

  周寒沉平静地挥手,说一切安好,让他们各自忙自己的事,而秦素柔那边则派人去接回。

  泊海战事吃紧,周寒沉没有很多准备的时间,隔天下午便要启程出发。

  所以第二天一早,安如意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很多要收的,去打仗不是选美,药物带多一些便是。

  昨天回府的马车上周寒沉虽未答应她一起去,但安如意向来都当他的沉默是默许。

  正收着东西,秦素柔却走了进来。

  自从知道她和她姐的事,现在安如意对秦素柔没有了之前那么讨厌,不过还是很讨厌。

  她身世可怜不假,但那些陷害之事系她做出来的,没人逼着她。

  哪怕是因为爱周寒沉生恨,也不必那么狠毒。

  “王妃。”秦素柔福身。

  “我可受不起。”安如意说,“现在的王妃是你,我不过是个侧妃而已。”

  “王妃不要取笑我了,王爷虽向皇上请了旨,但前些日子出了点变故,我与王爷尚未成礼,算不得王爷的人。”

  “哦,挺遗憾的。”安如意嘴上说遗憾,但表情并未见有半分遗憾。

  “你找我有事么,没事就请回吧,你看我这也挺忙的。”

  “王妃,您可求王爷带我一道去么?素柔绝不会给王爷添麻烦。”秦素柔求道。

  这人脑子没病吧,上个战场都要跟着去?

  安如意不给她面子,“去泊海又不是游玩,你一不会医术,二没有武力,跟去不是添麻烦是什么?”

  “扑通”一下,秦素柔居然给她跪下了!

  难道给人下跪是白莲的通病?

  “王妃,您就让我跟着吧,我做什么都可以!”秦素柔哭求。

11091 4248652 MjAyMC8xMC8yOS8jIyMxMTA5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0/29/11091_4248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