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5 章

书名:重生后还是嫁给了豪门老男人[民国]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一碗叉烧 更新时间:2020-10-18 18:04:10

  “这个钱理童还挺有意思的。”孙玫瑰挽着苏缓缓的胳膊,一面轻快的往前走,一面和她闲聊。

  顿了顿又补充,“以前没和他打交道的时候,只知道这人不学好,肯定很难相处。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这样嘛。”

  孙玫瑰一面说一面偷笑,“缓缓,你看见刚才陈娟那模样了没?真是太解气了。”

  她说到这儿长长的吁了口气,一副松快的模样。

  苏缓缓听她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也跟着脸上带笑。但一想到刚才钱理童冲自己说的话又忍不住颇为无奈的轻叹了口气,“解气是解气,可惜钱理童这个人情却要我还。”

  孙玫瑰听了笑嘻嘻的凑近她,摇头晃脑又挤眉弄眼,“哎呀……没办法呀,我想替你分担一点人情,人家钱理童还看不上呢。缓缓呀~要不……你就从了吧?”

  刚才钱理童和她两道别时,特意看着苏缓缓说,“今天我有事,不过你得记得你欠我个人情,下次找你你可不能再说不去了。

  说完这话后也不等苏缓缓回答,便先一步一溜烟的跑走了。

  硬是让苏缓缓承了他的人情。

  也是霸道。

  所以现在孙玫瑰说这话,又故意带了能让人听懂的一语双关。苏缓缓哪里听不懂,便立刻挠她痒痒一面说,“从什么从?我现在先让你从了我。”

  孙玫瑰不察,被苏缓缓弄得花枝乱颤笑个不行。偏一开始就输了主动,反击也反击不了,想躲开也没办法,只好不住的告饶喊着“缓缓我错了,我错了”,这才让苏缓缓收手。

  不仅如此还故意扬了下巴,学着钱理童的模样做出“傲娇”的样子,伸手揽了孙玫瑰的肩膀说,“这还差不多,那你现在从不从我啊?”

  “从从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孙玫瑰笑得眼里还带着泪花,此刻一面连连点头,一面笑着拭去眼角的笑泪。

  苏缓缓满意的点点头,见前面便是糖果店,便指了对孙玫瑰说,“我请你吃软糖。”

  孙玫瑰听了眼前一亮,连连点头后脆生回答,“好啊。”

  说完苏缓缓便拉着她两人嘻嘻哈哈的往前跑,和其他同龄少女并无区别。

  一个铜元便能买到三根软糖了,每一根都有筷子那么长。表面沾着糖霜,甜滋滋的。但软糖本身却是酸甜味,很是好吃。

  苏缓缓叫店家用两张薄纸各包了一根软糖,和孙玫瑰一人一根留着明天吃,剩余的一根则对半分,两人就这样拿着一面走一面吃。

  昨天苏缓缓便因为脚不小心扭伤了所以没去检查自己画的电影海报,今天可不能再耽误了。

  孙玫瑰原本是想陪苏缓缓去的,但她家开了一饭铺子,专门做些饭菜卖给附近的码头的卸货工人。这时间正是忙碌的时候,所以还得回去帮忙呢。

  这点苏缓缓也知道,便催促着让她快回去,不用跟自己去。孙玫瑰见状这才点头,两人便在半路暂别,一个回家帮忙一个赶去检查海报。

  大约是那天去大影院面试的时候,苏缓缓碰巧帮了陈师傅的忙,或者是工作员小郭看她还是个女学生,处于照顾。

  但无论原因为何,总之苏缓缓需要负责的地方都是地段较为安静,不是时常有混子地痞出入的场所。

  就连周围的住家似乎都多是读书识字的好人家。

  所以那粉笔画的海报,除了有些自然脱落的模糊外,倒没什么损坏。

  苏缓缓只是补了些颜色,没花多少时间便将自己负责的三个地点的海报,都检查完毕回家。

  正当她顺着大道往前走,等左转后再走一小段,拐进弄堂便能到她家时。却在转过拐角,看见那辆早就静静等在那儿的黑色小轿车后,一下子便顿了脚步。

  ——那是宋家的车。

  很明显,坐在车上一直等着的人也看见了苏缓缓。“咯嗒”一声后车车门便由内打开。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从内跨出,至车门下方看见的一只锃亮皮鞋。然后才是它的主人弯腰至车内出来。

  不是宋君问又是谁。

  “苏小姐。”宋君问静静的站在车边,背着双手看着苏缓缓,得体含蓄的冲她微微颔首。

  一副“已等候多时了”的模样。

  苏缓缓站在那儿,扭头朝来时的街道看了看,发现自己即便现在往回跑从另一条路回家,还是会在这儿遇见宋君问后,这才泄气的举步朝他走去。

  那副不情愿,微鼓着腮帮子的模样落进宋君问眼里,让他染了一丝笑意。

  站在原处静静等待的模样,再结合苏缓缓不情愿走近,便多了点儿好整以暇的味道来。

  “你好先生。”苏缓缓在距离宋君问约么一步远的位置停下,冲他微微鞠躬重新站直后,这才眼神清澈的直视宋君问又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

  但这话刚出口又有些懊恼,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问。

  ——在这北平城,宋先生想知道谁住在哪儿还不简单吗?

  她才这样想着宋君问便已笑了笑开口,“哦,我找人询问了一下。没想到运气好,碰巧便问到了。”

  “那……你找我有事吗?”苏缓缓看着他,颇为疑惑的开口。

  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宋君问会来找自己,按道理来说,他们只是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

  不是吗?

  “……也没什么。”宋君问静静看着苏缓缓,压下心底涟漪后,这才伸出手,将一直拿在手里的小纸袋递给她。微垂了眼开口,“也不知怎的,今天经过荣记的时候突然想起苏小姐的伤,便买了这个。”

  苏缓缓看着他递给自己的纸袋子,缓慢的眨了眨眼后这才又慢慢抬眼看向他。

  那纸袋子也就巴掌大些,温暖的素面底,只描绘了两束枝叶,点缀着或绽放或含羞的茉莉花。

  是荣记茉莉花味的药膏。

  苏缓缓上一世嫁进宋家后,有次不小心被汤品烫了点儿手指,又不喜欢药味。

  被宋君问发现了,第二天便买了这荣记药膏来。

  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茉莉香。

  “店家说这个香味卖得最好,这方面我也不懂,便由店家做主了。”宋君问面对苏缓缓略带了点儿古怪的视线,倒是神色如常的解释。

  好像事实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一般。

  “谢谢您先生。”苏缓缓看着宋君问,却没伸手接的意思。只是冲他道谢后又继续往下说,“只是荣记的东西太贵了,无功不受禄。恕我不能白收你的东西,而且我的脚昨天擦了药酒已经好了。”

  她话音刚落便听宋君问抿了下唇,轻吐出一个字,“宋。”

  “啊?”苏缓缓明显没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憨的看着宋君问。

  “我姓宋,宋君问。”宋君问细细的说给苏缓缓听。眼眸深邃的凝视着她。

  那模样让苏缓缓禁不住移开眼,停了一秒后才重新找回声音回答,“……哦,那,……宋先生。”

  “嗯。”宋君问点点头,见她还是没伸手接过的样子,便往前迈了半步,在苏缓缓略惊抬眼看向自己时,伸手托了她的手腕,引得苏缓缓抬手后将东西放到她手上。

  见苏缓缓还想开口说什么,便先一步抢先说,“你收下我就可以离开了。”

  这话一出口,果然只让苏缓缓犹豫了一下,便接过了他的东西。微抿了唇冲宋君问颔首致谢,“谢谢您,宋先生。”

  “小事。”

  苏缓缓以为宋君问说完这句后,后面会带一句“没事我先离开了”,却不想面前的人根本没这意思。便禁不住朝身旁小车的方向看了一眼,借此暗示宋行舟。

  视线正欲收回时却不经意的扫过车头处,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卷入电铛车车轮下身亡的蔡老爷。不由一怔。

  宋君问的注意力原本就集中在苏缓缓身上,此刻见她眼神一顿,再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便也猜到些许。

  微抿了唇声音略显低沉,“现在想想……好像昨天不是第一次见到苏小姐。”

  “?!”苏缓缓惊了一下,扭头看向宋君问。

  直到听他又说,“前段时间有人撞上我的车,又撞了电铛车那次,苏小姐便在上面吧?”这才在心里暗松了口气。

  ——刚才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她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有些害怕从宋君问口中听到一些什么,又……略带了一点儿她自己都诧异的期待。

  所以现在见他出口的话和自己想的完全两样后,竟也忘了问宋君问是如何知道那天自己也在电铛车上的。只是略显胡乱的点了点头,“嗯。”

  宋君问见状,眼帘微垂,半掩了眼神后又轻声开口,“……很抱歉让你看见那一幕。”

  这话来得突然,惹得苏缓缓疑惑的“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蔡老板的死亡,立刻摆了摆手,“没什么,这又不是宋先生您能想到的事。”

  “嗯。”宋君问微软了眼眸,重新看向她柔声回答,“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在你面前了。”

  “?”

  宋君问说完这话后,也不等苏缓缓再开口,只冲她微微颔首,说了句“苏小姐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便上车离开。

  直到小轿车驶过转角不见,苏缓缓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自己手里的药膏。

  困惑的眨了下眼。
  

11037 3723016 MjAyMC8xMC8wNS8jIyMxMTAz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0/05/11037_3723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