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兄弟呀!想你啦

书名: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小猫不爱叫 更新时间:2020-10-18 15:59:10

  “死人生意?”单晰若有所思。倒是陆槐和段文骞同时吓得一激灵。

  “卧槽,不是吧!这么大个大厦怎么做死人生意啊?”陆槐想到自己那个密室大厦,也就十个厉鬼,平时都是生人勿进。而且他大厦里所有的空调都是做的摆设,真正释放冷气的,是那些厉鬼。这就是有个密室做噱头,要不然,单靠厉鬼的气息,就足以冻死几个了。

  那个才九层就已经这么立竿见影了,单晰这楼可是足足有二十四层。都做死人生意,那特么还不得把周围都祸害了?

  段文骞却觉得无所谓,“虽然不是远郊,可你看这地段,对面是废弃的医疗中心,后面是一大片绿化,这楼其实是被隔开的。”

  而容倦只是单纯的指了指纸上的字,“屋为尸至,问吉凶为大凶,可问商业,就很有意思了。上半部分为尸,下半部分是墓,翻来覆去就一个意思,就是让做死人生意。”

  “更何况,这地方不是也合适吗?”

  “说是这么说,可人死都死了,还怎么和他们做生意啊!”

  然而单晰却恍然大悟,瞬间明白了这其中的关卡,“死人是死了,但可以和活着的人谈啊!”

  “你的意思是……”陆槐觉得单晰这想法太疯狂了。

  而容倦看了一圈这大厦的构造,却赞同的点头,“他这意思挺好的。”

  单晰这大厦和当初的众户公寓还不同。

  众户公寓虽然本身的房地产老板是个不知死活的王八蛋。可当初选址的时候,的确是找了靠谱的风水先生。

  所以众户公寓那块地,原本也是个不错的风水宝地,后因为厂商造孽太深,加之十人被害,阴气不散,这才渐渐变成聚阴地。可这个大厦不是,容倦到的时候就看了四周的环境,发现这里原本就属阴,老爷子发生意外的地方,又是天然的招阴井。强改风水,不是不行,可总是做不到最好。而且后续维护起来也很麻烦。

  如果真做活人生意,条条框框太多,一个是容易给职场里的员工带来麻烦,另外一则,风水之术要求严格。动一细微则牵动全体,与其如此,倒不如破罐破摔。

  容倦不仅想劝单晰做死人生意,而且想劝单晰轰轰烈烈的做。

  “你们听过之前网上的新闻吗?”说到这,容倦倒是想起来前两天热搜上的新闻来。

  就是有个男的和媳妇吵架,说什么都要跳楼自杀,后来警察怎么劝也没劝好,倒是媳妇急眼了说了一句话,立竿见影。

  说的是,“你他妈醒醒,咱们家买不起坟地!”

  “燕京墓地是不是挺贵的?”容倦问单晰。

  单晰脑子转的也快,“贵,埋在偏远地儿也要几万起了。”
  容倦,“这里若建阴宅,必定庇护子孙三代。”

  “左右你这里的房子租给谁都是租,不是吗?”

  陆槐听这不对劲儿,接了一句,“容啊,可按理说,人走不都应该落叶归根吗?”

  容倦,“不碍的。脚下有根,便处处是根。”

  容倦这句话说得玄幻,单晰琢磨了一会,顿时明白了容倦的打算。容倦这是让他直接把这个大厦当骨塔用。

  现代社会,最贵的就是土地,寸土寸金。可偏偏大多数墓园都在远郊。平时想要祭拜还得花费上一天的时间。有的葬得远的,一天都返回不了。可即便如此,墓园花费也相当昂贵。可即便如此,他若真把这大楼建成骨塔,做起丧葬,这也算是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儿了。

  就是不知道建好之后,能不能租得出去。

  虽然单家从未涉足这一块,但单晰想来乐忠于开疆辟土,自古以来,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最挣钱的。更何况,单晰信任容倦。

  然而这次,就连陆槐和段文骞都惊到了。

  因为骨塔隔间租赁,这一般都是墓地和殡仪馆才有的项目,城市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敢这么弄。

  而单晰不愧是单晰,在敲定打算之后,只用了一天,就将整个计划给写了下来。

  甚至还能按需供应,分门别类。主要是按照地方大小分类。最小的,就是一个一尺见方能装下骨灰的小盒子。而最大的,竟然是个三居室。

  这栋大楼整整24层,挨个弄下来,供个几万人轻描淡写。

  甚至他还游刃有余的将二层规划成卖花圈丧葬用品专门店,一层规划成人吃饭的饭店。三层有两个供多人追悼的大厅,以及一个丧葬策划有限公司。

  当然了,这个丧葬策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竟然是容倦。

  中介所里,陆槐看着单晰送来的文件,忍不住劝容倦,“爸爸,你考虑清楚,天下没有白来的晚餐。”

  容倦把文件翻了一遍,发现上面不仅没有什么出格内容,而且还表示了丧葬策划公司一切都听容倦的,是中介所的分公司。不仅没有租金,而且陆槐作为大厦所有人还会定期给容倦拉活。

  容倦琢磨了一会,然后给单晰发信息道,“陆槐说,天下没有白来的晚餐。他怕你坑我。”

  单晰回复的很快,“或许那种窝囊的loser会这样做吧,但我不会。”

  隔了一会,单晰又回复了一句,“像倦倦这样的小仙男,只要坐在家里就好,我会好好努力的!”

  回复完,单晰还特别无师自通的给容倦转账88888,并且备注:恭喜倦倦小仙男荣登丧葬策划公司董事长。

  容倦快乐的收了钱,转头就不高兴的糊了陆槐一巴掌。当初开密室大厦的时候,陆槐不说奖励他这个爸爸,甚至还蹭了他好几碗螺蛳粉。

  哎,这种不成器又天天啃老的孽子,也就只有自己这样的慈父才能容忍了。

  陆槐委屈巴巴的缩在墙角,恨不得一巴掌糊是单晰这个死绿茶。

  如果天师也有等级,容倦绝壁是其中神仙里的神仙。单晰用个什么狗屁董事长就把容倦给捆绑到一起了,想也知道,未来一旦有人尝到甜头,容倦就是单晰那个丧葬大楼的活招牌。

  到时候,怕是一隔间难求了。

  且不论陆槐是什么心情,单晰的动作很快。策划敲定之后,他很快召开了公司会议,用最快的速度通过策划,然后便开始改建丧葬大楼。

  如果说,之前陆槐和段文骞事儿大家都当笑话看,这次单晰的动作就是令人惊悚了。而对于容倦这个人,他们也有个更多的猜测。

  “不是,这个容倦就这么厉害?就连单晰都被迷住了?”

  “我觉得不是迷住,应该是有大本事,你没看单家上下全力支持吗?要不然他营业许可证怎么办下来的。”

  “那也够吓人的,真的有人把骨灰盒供去吗?落叶都不归根,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单晰这楼按照容倦的改造足足弄了小半年,等都弄好的时候,冬天的第一场雪也来了。

  开张那天,容倦带着陆槐和段文骞也去了。

  不愧是享有盛名的单晰,不管大家外面怎么说,可来的时候,全都面带笑容,嘴里说的更都是吉祥话。

  陆槐和段文骞一进门就被单晰叫到前面去帮忙。

  单晰找建筑队的时候,是找的陆家的,而建筑材料这一块,却是段家帮的忙。因此作为半个东道主,陆槐和段文骞也跟着一起应酬。

  容倦觉得有趣,也端着酒杯和他们一起东奔西走。

  酒桌上,大家还算客气,可就有那种讨厌的喜欢挑事儿。

  有一个叫钱多金的,一进门就顶上陆槐了,应该说,是他们一桌子都盯上陆槐了。

  二世祖多种多样,有一种就是纯粹的无法无天,披着人皮不干人事儿。当然了,这种人一般进不去陆槐他们这个圈子。

  还有一种是表面二世祖,可手里也有些产业,为人正派,家教很严的,只是喜欢浪罢了。陆槐和段文骞是第二种,这个叫钱多金的也是第二种。

  然而分明是同类人,可该合不来看不顺眼,照样天天打架,不死不休。

  陆槐嫌弃钱多金一家子土嗨,没有底蕴。钱多金还嫌弃陆槐不学无术,强装个人。

  可偏偏陆槐转头挣了钱,钱多金他爸就也在家唠叨儿子。那意思你看看人家陆槐,浪子回头金不换。

  钱多金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因此一时间就看陆槐更不顺眼了。再加上之前骂陆槐的就有他一个。可万万没想到,陆槐现在竟然还和单晰这种圈子里天仙一样的人物玩在一起,钱多金顿时心里就更不平衡了起来。

  不行,我得让他出点丑。心里憋着坏,钱多金一直没琢磨好事儿。

  而此时刚刚应酬了一波的容倦他们也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儿。

  像丧葬大厦这样的阴宅,活人呆久了是不行的,尤其是晚上,阴气入体,极易生病。所以容倦打算为未来的员工画一个能够稳固魂魄,不管如何惊吓都不会掉魂的符咒。

  可惜容倦是修习鬼道出身,原本就有点符咒便也罢了,可自创符咒这块,就稍微有点生疏。因此画出来的第一版符咒也不知道效用如何。

  “要是有人可以帮忙实验一下就好了。”容倦苦恼的把符咒放下,把试探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爱子身上。

  陆槐一个激灵,顿时抱住容倦的胳膊声情并茂的喊了一声“爸爸!”。

  “罢了罢了!”容倦老气横修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舍得。

  偏那头不揣好屁的钱多金正好是这时候举个酒杯凑了过来的。

  “陆槐!你怎么藏在这?”他本意是想找茬,没想到陆槐却意外热情的握住了他的双手,“兄弟!我最好的兄弟!你可终于来了呀!”
  

11030 3722984 MjAyMC8xMC8wMi8jIyMxMTAz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10/02/11030_3722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