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一章

书名:诰命婆婆升职记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锦 更新时间:2021-02-25 00:17:09

  “去南县当捕快?”宁永川眉梢一挑,声音平静。

  安大牛莫名地心慌,脸上露出苦笑,他倒是想答应,可是却不敢答应,他总觉得他要是答应了,一准没好事儿。

  “去南县当捕快也成,听人说,捕头是县太爷的小舅子,平日里最会使唤人了,听说还将一个捕快给阉了。”宁永川仔细想了想,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里的扳指,说道,“大舅子如果想过去,那我一定会提前打好招呼,定不会让大舅子受委屈的。”

  阉了?

  安大牛一想到儿子有可能被阉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忙拒绝道:“不不不,不用了,他在家种地就成。”

  宁永川指尖轻轻敲着扳指,困惑地看向安大牛,一脸认真地说道:“岳父,这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一定帮你打点好,绝对不会让大舅子掉一根头发的。”

  安大牛想着宁永川以后在外地,怎么可能照顾到自个儿子,毫不犹豫地拒绝:“不用,他比较蠢笨,还是在家种地好,免得到外面丢人现眼!”

  宁永川一脸无辜地说道:“岳父,你放心,我真不会让大舅子出事儿!”

  “不用不用,你好好当官就成!”安大牛心里慌得一批,他怎么也没想到捕快也不好生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要是女婿在南县当官儿就好了,那他可以让儿子跟着女婿一起。

  孙氏这会儿也被吓得不轻,她强装作镇定,儿子的事情泡汤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安满月头上的簪子,那东西很值钱。

  “闺女,”孙氏拿着袖子抹泪,不等旁人说话,絮絮叨叨地说起来,“这两年地里的收成不好,家里已经很久没吃过米了,一直都吃野菜根,你爹前个还昏倒了,大夫说是饿得……”

  “爹脸色红润,嘴唇油光锃亮,是不是刚吃完肉过来的?”安满月笑着打断了孙氏的话,她的话刚落下,就瞧见安大牛抬袖擦嘴,“看来家里的日子过来不好过,没有钱的吃米,只能吃肉。”

  孙氏差点被安满月说的话噎死,她望着安满月,强忍着怒火,接着说道:“你嫂子因为吃得不好,没奶~水喂你小侄子,家里真的很艰难。”

  “确实很难,”安满月赞同地点点头,对上孙氏那双满含期待地眸子,接着说道,“给嫂子煮点鸡汤排骨汤就好,我知道家里没有粮食有肉,这样吧,我让老大媳妇准备三十斤的粮食给你们带回去。”

  才三十斤粮食?

  一斤粮食也就十文钱左右,三十斤也就三百文,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孙氏飞快地算了这么一笔账,一屁一股拍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天啊,我造了什么孽,养了一个要逼死亲娘的闺女,我不要活了,我这辈子不想活了,老天啊,劈死这个不孝的闺女吧……”

  孙氏直接将“不孝”的罪名倒扣在安满月的脑袋上,想要逼着安满月给她银子。

  安满月自然明白孙氏的想法,她觉得这次绝对不能开先河,若是顺了孙氏的意,以后怕是后患无穷,她应该想法子敲打敲打孙氏。

  一旁坐着的宁永川实在是看不惯孙氏,开口想要说话,却被安满月给拦住了。

  ……

  “什么?”李氏惊得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看向徐氏。

  “大嫂,我怎么可能拿这事儿哄你,婆婆的娘正在堂屋哭着问咱娘要钱呢!”徐氏拉着李氏一同坐下,好声好气地说道,“你是没见到婆婆的娘,真是泼辣的很,我瞧着绝对比在咱们村的赵寡一妇还泼辣!”

  赵寡一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泼辣户,不过村里人也能理解她,毕竟她一个人拉扯一个孩子,如果不泼辣些,可能就要被家族的人欺负狠了。

  “婆婆娘怎么是这种人?”李氏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拿着帕子擦掉眼泪,紧张的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大嫂,你怎么了?”徐氏见李氏的脸色不对,纳闷地问道。

  自从宁永川考中举人后,李氏也不那么针对两个弟妹了,她努力地维持家庭的和睦,所以跟徐氏的关系也好起来了。

  “二弟妹,我闯祸了。”李氏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她本意不是这样的,她想让婆婆在娘家抬起头,想让婆婆娘家的人崇拜婆婆呀。

  ……

  堂屋这边,孙氏坐在地上哭闹个不停。

  安满月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若是这事儿闹大,很有可能会影响宁永川的名声,要知道读书人的名声最重要了。

  “娘。”

  安满月笑眯眯地看向孙氏,示意三七将孙氏扶起来,三七的手还没碰到孙氏,就被孙氏的手拍飞了。

  三七的手背瞬间红一肿起来,她强忍着痛意还想去扶,孙氏自己主动站起来。

  “闺女,咱们是一家人吧!”孙氏泪眼婆娑的望着安满月,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确实没有钱,现在手里的只有五两银子。”安满月见孙氏一副不信的样子,不等孙氏说话,便开口说道,“我身上这些都是上面人赏赐的,只有官身才能穿,娘要是想穿,那女儿是真的没有办法,若是你穿了进了牢房,那就可千万不要怪女儿不孝。”

  孙氏一把抹掉眼泪,怀疑地看着安满月。

  “自然是真的,不同品级的女眷穿戴是有限一制的,娘是见过大世面的,肯定知道品级不同穿戴不同这事儿吧!”安满月见孙氏信了,接着忽悠道,“那些有钱的地主,他们随意穿倒是没什么问题,一来人家有钱打点,二来人家祖辈有当官的。”

  孙氏之前就在举人家当丫鬟,她这会儿倒是信了安满月的话,心想着可以将那些东西换成钱。

  “原本这些东西是可以换成银子的,”安满月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可这些都是上面人送来的,如果卖出去的话,被人家知道了,定然要给我家相公鞋穿了。”

  孙氏那叫一个心塞,忽然间想到宁家的田地和屋子,这屋子可比她那个漏雨的房子好多了,顿时笑了起来,说道:“闺女,我知道你的为难。”

  孙氏拉着安满月的胳膊朝着屏风后面走去,低声询问道:“你们是全家都走吗?”

  “是。”安满月警惕地看着孙氏,在她看来,孙氏只要一笑,准没好事。

  “那娘帮你看着屋子吧!”孙氏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就算安满月不给她钱,她可以将这里面的东西搬出去卖了,顺便把房子也卖了,“你们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房子要是不住人就荒废了。”

  听着孙氏这般说,安满月真是笑了,在孙氏期待的眼神下说道:“要不房子卖了的钱给你?”

  “那敢情好呀!”孙氏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娘,房子有族里的人帮忙照看,这事儿你就不用担心了。”安满月笑眯眯地拒绝了孙氏,从袖中取出五两银子,递到孙氏的手中,压低声音警告道,“娘,你有空惦记着我这边的财产,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过日子,我跟你说,有很多人看不惯我家相公。”

  “那些人时时刻刻想要拉我家相公下水,”安满月知道孙氏不蠢,于是将事情扩大了说,“他们对我们无计可施,说不定就会找上你们。”

  孙氏听到安满月的话,整个后背冷汗直冒,她强装作镇定,一副老娘见过大世面的样子,说道:“你以为你哄得了我?”

  “爱信不信,”安满月懒得跟孙氏说话,接着说道,“我想娘应该没忘记当初把我嫁过来的时候,签过一张字条。”

  孙氏眉头轻拧着。

  “那是我的卖一身契,我的卖一身契还在我家相公手中,所以你们算不上宁家的岳家。”安满月就喜欢看孙氏变脸,觉得把孙氏吓得差不多了,笑眯眯地说道,“娘还是回去吧,我每年都会给你们寄钱,如果你们再来闹,相公若是生气了,把我休了,你们可是一文钱都拿不到了。”

  “他敢!”孙氏有点后怕了,当初她之所以执意要卖掉安满月,完全是因为那样可以多从宁永川手中抠出一些钱来,她万万没想到,也正因为这个,她失去了宁家岳家这个头衔。

  “他敢不敢我不知道,宁家家族的人肯定会逼着他动手的。”安满月惆怅地叹了口气,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委屈地说道,“相公有我的卖身契,我三个儿媳妇,也都不是好掌控的。”

  宁家的情况孙氏自然知道,尤其是宁家大儿媳妇李氏,听说是个秀才女,识字不说,人还长得漂亮,只一点不好,那就是性子执拗。

  孙氏觉得她有必要为孙家挣点好处,说道:“我要求也不多,每年一百两银子。”

  安满月难以置信地看了眼孙氏,低头继续哭,想着原身被孙氏用鞭子抽打的画面,哭得更伤心了。

  孙氏一听外面有脚步声,冲着安满月说道:“五十两银子,一年五十两银子!”

  “家里是李氏看账本。”安满月那叫一个委屈,可怜巴巴地说道。

11025 4249506 MjAyMC8wOS8zMC8jIyMxMTAy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30/11025_4249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