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47章 老通信兵

书名:逆流之我是学霸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术小城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2:47

  李康平写完信,正欲离开实验室,忽见两人到访。

  到访者一位是高大魁梧的老者,另一位是矮小精悍的中年男子。

  话说这位戴眼镜的白人老者,他是物理界大名鼎鼎的迈克尔·普平(Michael Idvorsky Pupin)。

  迈克尔·普平出生于奥匈帝国,他是塞尔维亚族。二十岁时,迈克尔·普平独自一人来到美国,就读于哥大,主修人文科学教育。

  只因邂逅了一部约翰·廷德尔编写的物理科普读物,文科生迈克尔·普平转投理科,他从哥大毕业后赴德国读博,师从德国著名物理学家亥姆霍兹和基尔霍夫。迈克尔·普平由德国返回美国后,受聘为哥大物理教授,加入了美国籍。

  迈克尔·普平最重要的学术成果是发明了荧光检查仪,通过这种仪器可以直接观察到X射线,并且很容易能够把它拍摄成照片。

  迈克尔·普平最重要的工业应用成果是发明了普平线圈,他在1901年将普平线圈的专利卖给了AT安T。

  普平线圈其实就是加感技术。因为有了普平线圈,使得长途电话通话变成可能。

  1915年1月25日,第一条由美国东海岸纽约至西海岸旧金山之间的长途电话线路开通,该线路全长4000公里,使用了2600吨铜丝、13万多根电线杆和数不清的普平线圈。

  迈克尔·普平既是搞学术研究的物理学家,亦是热衷于工业应用的发明家,不仅如此,他还有文科背景,他可真是个全才。

  “普平教授,最近好吗。”李康平当然认识普平教授,哥大校园里谁不认识普平教授?

  “我很好,你也好吗。我听说伍德盖特教授去参加索尔维会议了?”迈克尔·普平问道。

  “是的,伍德盖特教授在9月底已经抵达布鲁塞尔,我想现在这个时候,伍德盖特教授应该正在索尔维会议上发言吧。”

  “李,所以你们的实验室暂时由你负责?”

  李康平已具备了一定的名气,普平教授认识他,也能准确说出他的名字。

  “没错,由我负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李康平热情而友好的说道。

  “说说你们的原子分子束稳态分离技术吧,我想了解这项技术以及相关的实验设备。”普平教授望向不远处的设备,他说:“我读过你们的论文,但我想要亲耳听见你告诉我,我可以吗?对了,这位是我的助教埃德温。”

  “埃德温,很高兴见到你。教授,埃德温,我非常乐意为你们效劳。”李康平微微笑道,这便以东道主的姿态毫无保留的介绍他们的原子分子束稳态分离技术及实验细节。

  “三次加磁,高度真空,然后急速冷却,银原子束轰击在这里……巧妙,十分巧妙。”普平教授赞不绝口,他在X射线方面的研究属于原子物理,他是这个领域的专家。

  “埃德温,你学会了吗?”普平教授问他的助教。

  埃德温点点头道:“是的,教授,我想我完全搞懂了。”

  “我快要退休了,我退休之后,我的教席将由埃德温接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哥大新增教席的数量以缓慢的速度增长,也就是说在一段时间之内,哥大教席数量是固定的。

  拥有哥大教席的教授退休或者转去别的大学,空出来的教席由其他人继任。

  显而易见,普平教授喜欢他的助教埃德温,也有意愿让埃德温接任他的教席,且希望埃德温能在原子物理方面有所建树。

  “我老了,我们的世界终将由年轻人接手,你俩聊聊,好好聊聊。”普平教授告辞离去。

  埃德温看上去很有兴趣跟李康平聊聊,于是李康平陪聊。

  埃德温的全名是埃德温·霍华德·阿姆斯特朗,今年31岁。

  阿姆斯特朗曾就读于哥大工学院,欧战期间,他应征入伍,代表美军赴欧作战。

  阿姆斯特朗,一战老兵,哥大的助教。结合《美国专利报》的内容,李康平很清楚眼前这位有着战争经历的阿姆斯特朗是谁。

  其实阿姆斯特朗参加一战时也没杀过人,他服役于巴黎的美国陆军通信部队实验室,主要从事军用无线电研究。

  1914年,那时阿姆斯特朗还没参军,他在美国发明并注册了再生电路。

  1918年,阿姆斯特朗将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作为发射台,他在巴黎发明了超外差电路。

  超外差电路发明了没多久,尚未运用于战争,一战便结束了。阿姆斯特朗荣归美国,他于1918年年底在美国注册了超外差电路的专利。

  在李康平的记忆中,超再生电路貌似也是阿姆斯特朗发明的。1922年?1923年?反正不会是1921年。

  但是现在,对不起了,阿姆斯特朗先生,我已经在1921年注册了超再生电路的专利。

  不管如何,我们应该给予阿姆斯特朗先生足够的尊敬。

  阿姆斯特朗先生发明了超外差电路,一直到了21世纪,世界上99%的无线电收音机、电视、卫星地面站等都是利用超外差电路来进行工作。

  不仅如此,宽频带调频电路也是阿姆斯特朗发明的(好像是在1933年),这位一战老通信兵在工程技术方面真的很厉害。

  “埃德温,你知道的,原子分子束方法其实没那么神秘,这种技术突出巧妙性,如果你掌握了技巧,它就失去了神秘的面纱。你回到你们的实验室之后,大可在X射线或者其他射线方面进行尝试。”

  “李,聊聊你的超再生电路吧。”

  “抱歉?”

  “嘿,老兄,别这样。你知道的,我订阅了每一期的《美国专利报》、《科学》和《桥》。”

  “哦,是吗。”

  李康平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位老通信兵。

  普平教授是原子物理、电子工程、无线电通信等多个领域的科学家、发明家。

  作为普平教授的助教和内定接班人,阿姆斯特朗理所当然也是学术研究和工业应用等方面的全才。

  普平教授希望阿姆斯特朗专注于原子物理的学术研究。

  然而阿姆斯特朗老兄貌似对无线电应用更富于激情和热情。

  赚钱呢,谁都想的。

  但别这么赤果果好吧。

11019 3722848 MjAyMC8wOS8yNy8jIyMxMTAx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27/11019_3722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