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 章

书名:我和我对家隐婚了[娱乐圈]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言西早早 更新时间:2020-09-16 21:45:31

  立海大厦,31楼。

  谢白笙散着骨架,斜在黑色真皮大椅上,拇指和食指间夹了只蓝棕色钢笔,慢悠悠地转两圈,金属笔头在一叠A4纸的最上面划下一道浅痕。

  另一只手上把着只银色手机,大拇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滑两下。

  他眼睫半垂,余光里经纪人杜其抱着一摞文件推开门,耳边夹着电话,对那边说着话:“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去酒吧那种地方,上次被人拍到你和那谁搂搂抱抱的照片,这么快就忘了?要不是我替你忙前忙后擦屁股,你早就糊了!”

  杜其往里走,没好气的:“行了,就这样吧,我这正忙着,过几天来探你班。”

  挂了电话,往少年旁边一坐,文件放桌上,终于腾出手来揉了揉肉发疼的太阳穴,抱怨:“干啥啥不行,惹事第一名。”

  谢白笙头也没抬:“成远?”

  “除了他还能有谁。”杜其提起他就是气,“昨天杀青完一回平城就去‘将爱’玩到凌晨,被人认出来发了微博,还好没拍到正脸,不然有够忙的。还是你乖,让我省心。”

  谢白笙抬眼看他,上挑的眼尾勾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乖?”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个词形容自己。

  杜其点头,表示他没听错。

  虽然这小孩脾气不太好,刺头又不好惹,有时候能把人给气个半死,但颜值高业务好,最重要的是——

  “不贪玩,不谈恋爱,不乱搞。”杜其笑了下,“这么洁身自好,还不算乖?”

  谢白笙是他三年前在海大挖到的宝贝,当天下午去海大本来是找老同学叙旧来着,却意外在操场上看到了正在彩排的谢白笙。

  临时搭建的简陋舞台中央,立着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

  卫衣,棒球服,下摆露出一截白T衣摆,黑色棒球帽挡去小半张脸,衬得下颌线条愈发分明。

  修长白皙的手指把住话筒,随着节奏摇晃几下,伸出食指示意音乐声停,而后掀开帽子,不耐地扇两下。

  耳边的碎发微卷,跟着风吹动的方向轻扬。

  少年似乎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拧眉侧过头,左耳耳钉闪过一道细碎的光芒,同他冷淬的视线一同撞入杜其眼底。

  那一刻,杜其眼中光芒大盛。
  他按捺住激动不已的内心,立马打电话推了老同学的邀约,等到少年下台,递过去一张名片。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

  他自作主张同他签了A类合约,而后训练、包装、参加第一届《恰少年模样》唱跳比赛,从第一期开始就频繁登上热搜,最后一期总决赛不出意外地以高出亚军两倍的投票数轻松拿到冠军,强势出道。

  同年九月,发行的第一张个人EP持续霸占各大榜单榜首,年终各种大小奖项拿到手软,一连破下数个记录。

  杜其从业十年,手里带过的艺人十根手指头数不过来,期间不是没带过当红炸子鸡,可那些艺人要么私生活混乱,要么业务能力不行,全靠公司资源和粉丝滤镜硬撑。

  只有谢白笙,不管多红,每天都顶着一张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的臭脸,主动上课,起早贪黑,刻苦练习。
  ……业务能力越发精进。

  至于感情方面,这小孩根本就没开窍。
  杜其觉得他不该叫谢白笙,应该叫谢白纸才对。

  虽这么想着,嘴上却不忘叮嘱:“你现在是上升期,千万别想不开去谈恋爱,就算要真有什么情况,记得告诉我。别瞒着。”

  “放心。”谢白笙手里的钢笔一抛,手肘顺势撑在扶手上,歪着头,语气有点懒散,“暂时没人配得上我。”

  杜其:“……”
  倒也不至于。

  拉扯两句后,进入正题。
  “下半年的工作规划看了吧?”杜其指了指谢白笙手下压着的A4纸,“现在流行真人秀#醋溜儿文学-发最快#综艺,公司对你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之前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节目。水果台下个月有一档情景模拟型竞技真人秀,全程由严令团队制作,绝对的S级项目,公司前两天刚给你谈下来。”

  谢白笙闻言皱了下眉:“没剧本吧?”

  “有大致任务线,其他随意发挥。”

  谢白笙放下心来,继续垂眼划拉手机。

  杜其眼睛往下瞟一眼,恰好看到他搜索框里“谢白笙盛世美颜”的词条。
  “……”

  所幸他已经习惯,淡定地把面前的文件推过去:“看看。”

  “这什么?”
  “影视剧本。”

  “不看,不演。”谢白笙指腹点了下,手机屏幕骤黑,脑袋往右边不爽地偏了下,拉着一张臭脸:“怎么,嫌我被骂得不够多?”

  杜其干咳了声:“你那个演技……”

  这么说吧,完全对得起“史上最尴尬演技之一”这几个字,有的粉丝都无法闭眼吹的那种。

  但作为经纪人,他只能强行鼓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谢白笙:“……”

  杜其:“这些本子对演技要求不高,进组时间最早也是一个月后,公司给你请了中戏的老师,集中训练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的。”

  谢白笙啧了一声,藏在薄薄眼皮下的眼珠子略微动了动,友情提醒他:“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

  “……”
  “别白费力气,我真没兴趣。”

  杜其语重心长:“这不是兴趣的问题。你正当红没错,可每年又有多少个新人冒头你知道不?爱豆流量大寿命短,转型是迟早的事,咱们要做的事就是趁热打铁,你还能唱跳一辈子?”

  “昂。”谢白笙反问,“不行?”

  杜其动了动唇,刚想说“当然不行,唱跳哪有演戏有钱途”,就见谢白笙无所谓地转了转钢笔,懒洋洋地补充:“反正都是不感兴趣的事,有演戏的功夫,还不如回去继承家业。”

  社畜杜其:“……”
  这天没法聊了。

  太阳穴又开始突突疼起来,他伸手揉了揉,使出杀手锏:“今天上映的《血战》,爆了。”

  闻言,谢白笙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指骨戳在脸上的一排窝窝更深了些,估计没少用力气。

  杜其继续:“裴司觉在里面的表现可圈可点,影评人基本都给他打了高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票房口碑双丰收。”

  谢白笙面露不虞之色,冷哼:“唱跳实力比不过我,就搞旁门左道。”

  裴司觉和他同一年出道,同样的大爆节目冠军出身,颜值气质实力人气都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出道至今,无论媒体、营销号,还是各种业内人士,都喜欢把他俩放一起比较,两家粉丝更是撕得头破血流,撕广告、撕代言、撕排位、撕数据……

  各种腥风血雨。

  “可不是嘛,论实力他哪是你的对手。”

  杜其顺着他说两句,而后话锋一转,“但人家就是抓住了机会,你看他不就成功转型演员了?咱们圈子的鄙视链你是知道的,到时候人家拿着代表作,以演员的身份体体面面走上红毯,你呢?还只是个人气偶像?”

  谢白笙这个人其实凡事都不太计较,平时连个交恶的人都没有,但不知道为甚,就是对裴司觉不太一样。
  大约因着从出道起就是对家的关系吧,提起这个名字,眉头都会不自觉皱起。

  蛇打七寸。

  杜其直接掐到了谢白笙的死穴,为了增强效果,他还装模作样地摇摇头,啧啧两声:“被对家压着打啊,想想就惨。”

  谢白笙面上已经很难看了。

  杜其进来之前,他刚好看到#裴司觉演技炸裂#的词条挂在微博热搜第一,一个不小心还戳进去了,又一个不小心看到了电影宣传照。

  漆黑不见底的大片背景中,男人单膝跪地,低垂的左手死死攥住柄泛着银光的利刃,白衬衣污浊而破烂,肩膀处的裂口延伸到手肘,露出手臂流畅的肌肉线条。

  不同于健美杂志上的贲张,却意外的紧绷、结实。
  有种少年的青涩和男人的性感交织而成的独特美感,令人充满想象。

  谢白笙眼神在宣传照上停留一瞬,或者一瞬不到,便立刻滑出了界面,并迅速打开#谢白笙盛世美颜#的tag,点出自己的照片。

  经过一波绝美照片洗眼后,他终于舒服了些。

  只是没舒服多久,又从杜其口中,听到了这个名字。

  这些话根本没一个字是他爱听的,然而杜其还在叨逼叨:“行了,先不说电影的事了。下月有两个广告要拍,巧克力那支年底到期,已经谈好了续约条件。至于R&M的代言……”

  杜其停顿了下,才说道,“公司这边还在给你争取,虽然之前高层更倾向你,但最近他们内部大换血,裴司觉团队人脉不简单啊,到底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

  谢白笙冷冷扫他一眼。
  膈应谁呢,这是?

  “哦还有,《PEP》的10月黄金月的单人封有戏,据我这边的消息,你和裴司觉五五开吧,反正谁先上谁就率先集齐四大刊。”

  眼见着谢白笙脸色越来越臭,杜其赶在他发飙前住了嘴,将一叠剧本递过去。

  他好声好气地哄着这位大少爷:“你唱跳比他强,把演戏这个短板补上来,还有他什么事?这几个都是我精挑细选的,有空看看有没合适的。”

  谢白笙低头,眼风扫过那一沓纸张,沉默两秒,收回撑在脸颊的左手,接过剧本,几根手指微曲,终究将其扣在了手心。

  杜其暂时松口气,抬腕看了眼手表:“哟,这都两点了,走走走,赶紧做妆发,五点出发去东原大厦。”

  今晚东原酒店的宴会是莎瑞独家承办的,邀请了不少国内外模特明星,还有各路时尚人士,谢白笙作为某一线品牌挚友受邀参加。

  平城以往这个点就容易堵车,今天更是堵成了猪肝色,还好提前了半小时,到东原时间正好。

  杜其眼尖,一眼就瞄到商场门口的停车场:“停这里。”

  话音刚落,就见对面驶来的黑色保姆车在车位前顿住,刺啦一声,车尾一甩,车身完美入库。
  正好停在杜其瞄准的好车位上。

  杜其:“……”
  司机:“……”

  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个肩宽腿长的男人。

  谢白笙原本耷拉着眼皮,放空脑袋休息了一路,把心情愉悦值修复到了90分以上,却听旁边杜其咬牙切齿地:“草,裴司觉。”

  他偏过头,隔着玻璃,男人的身影刚好撞进眼底。

  黑色的西装、西裤,绸缎质地的银蓝色领带掩住半截喉结,发梢挑染出几缕同色系的银蓝色发丝与其相互呼应,制造出一种清冷与性感糅合的奇妙气场。

  男人迈着长腿,往酒店方向走去。
  经过车身时,似乎顿了下,却并不真切。

  杜其骂骂咧咧:“这他妈绝了,不愧是对家,连抢个车位都能遇到。”

  谢白笙默了片刻,幽幽补充:“还抢输了。”

  杜其:“……”

  莫名渗出两滴冷汗的司机:“……”

  停好车,杜其迅速为他整理了一遍发型着装:“好了。”

  说着伸手开车门,却听谢白笙:“等两分钟。”

  杜其回头,看向他。

  后者跟没骨头似的,窝在座位上,歪着头,垂眼拨弄手机。

  屏幕里蓝白色的光映在他脸上,泛出冷白的质感。

  杜其瞄了界面一眼,眼中冒出两个问号:“你登微博干什么?”

  面无表情的谢白笙:“换个小号。”

  杜其:“?”

  谢白笙轻哼了声,十分冷静地吐出两个字:“黑他。”

10995 3713014 MjAyMC8wOS8xNi8jIyMxMDk5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16/10995_3713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