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章

书名:始乱终弃了师尊后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别寒 更新时间:2020-09-16 21:43:07

  苍梧山下,临水城里有一处苏姓大家。尽管出身并不是王城贵族的官宦子弟,却是少有的古武世家。

  家族里出过好几任骁勇将军,随着帝王开疆扩土,在临水城乃至王城一带都颇有盛名。
  要不是这两年老将军归田卸甲,家中小辈年纪尚小,未行冠礼。
  不然朝堂之上依旧会有苏家人的身影。

  而苏灵,正是这古武世家第十三代嫡长孙。
  和其他武家武术传男不传女的传统不同,只要是骨骼清奇,天赋绝佳,无论是男是女,是嫡是庶都能够得到苏家古武真传。

  和其他同龄小辈相比,苏灵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其悟性和体能都要比他们优秀许多。
  不出意外,等到了及竿,便能够得到苏家武学的全部真传。

  在外人看来是天才之资,武学奇才的苏灵,其实除了身体要比常人更适合修行古武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她一样会哭会笑,会为了一串糖葫芦跟长辈撒娇卖乖,也会钻狗洞偷懒出去玩耍被责罚。

  要真非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同的话,可能只有一个。
  ——她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至少灵魂不是。

  在没有穿到这个世界之前,苏灵在现世只是一个十六岁刚上高中的女学生。
  成绩普普通通,长相尚且算得上清秀可人,至于其他的长处,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对待任何事情都有着莫名其妙的乐观吧。

  乐观一点是挺好的,至少活得不那么累,不会纠结一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
  可要是过于乐观就显得没心没肺了起来。

  这种莫名其妙的乐观从上小学时候便展现出了迹象。

  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养了一只小兔子,她第一次养兔子没什么经验,给兔子洗了个澡后那兔子没挺住一命呜呼了。
  苏灵见那女生哭得伤心,隔天便给她带了一只鸽子养。叫她不要伤心,兔子没了,再换一只皮实的养。

  那女生却生气了,红着眼眶将苏灵的鸽子笼打掉了。

  苏灵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生气,明明只是养了不到一周的兔子,怎么生出这么深的感情来了?
  于是她见对方不要,便闷闷嘀咕了几句,便转身将鸽子拿回家给炖了。

  隔天那女生见她手中没鸽子了,便又吞吞吐吐来问她。
  苏灵将把鸽子带回家给炖了的事情老老实实告诉了对方。谁知对方更生气了,又哭了,一个月都没搭理她。

  再到后来长大了点儿,上初中了。
  苏灵有个玩得还不错的朋友,她想要和她考一个中学,可就是成绩差了点儿,考到一起的几率不大。

  她见对方死活不想和自己分开,考试的时候便故意空出了几道大题没写。
  结果她发挥“失常”,朋友发挥超常,两人最后也没上一个学校。

  原以为朋友又会哭哭啼啼难过好久,苏灵刚准备绞尽脑汁想些好话来安抚下,然而并没有。

  因为超常发挥考上了重点中学,她很高兴,全然忘记了之前还死活想要和她读一所学校的事情。

  和她一起长大的闺蜜得知了这件事,指着她鼻子恨铁不成钢骂了好久,说她被耍了,对方根本没把她当朋友。

  苏灵不觉得这有什么,毕竟是她当时自己做的决定空了几道大题,和对方没关系。
  见闺蜜这么生气,苏灵反倒安抚起她来了。

  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苏灵突然有些不不真实感。要不是脑子里还有点儿残缺的记忆,可能她都要以为是什么庄生晓梦了。

  她今早三更天就被叫起来练武了,祖父督促着她扎马步,练剑。
  老人家身子骨再好也没年轻时候硬朗,和苏灵对练了好几回合后便累了,让这她自己在院子里继续练着,转身回了屋。

  此时三月天,还有点儿料峭寒意。
  院子里池塘边几棵漂亮的垂柳随风摇曳着,像是姑娘纤细的腰肢。

  苏灵见祖父一走,留意着周围没什么人来,便翻身往墙边的那棵榆树上去。
  挑了一根粗壮的树干,在葱茏树叶的遮掩下调整了个舒服姿势闭眼小憩。

  日光温暖,她也不知道眯着眼睛浅眠了多久,便听到府邸大门口隐约有脚步声过来,听着步履匆匆,想来是有什么急事。

  苏灵长长的睫羽微动,抬起手拨开眼前的叶子顺着高处往门墙外看了过去。
  来人不是旁人,是苏家的管家爷爷。他应该刚从临水湖边过来,衣角沾染了些水汽。

  从能记事说话的时候苏灵便知道苏家祖上有个老祖宗五百年前在临水湖得了仙缘,而后随着仙人修仙,腾云驾雾,与仙鹤一并离开了人间界。

  因此临水城又被称为仙缘城,湖边常年水雾氤氲,水中时而有蜃楼水景。
  这本是自然现象,但是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则是一派仙景。

  这也造成了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外地人千里过来,就为在这湖边走一走,碰碰运气。
  所到之人平民百姓有,王城贵族亦有,无论尊卑贵贱,每个凡人都有着修仙梦。
  谁都想着没准自己有着修仙之资,只是缺个机缘飞升罢了。

  苏家的老管家也是其中之一。

  早些年来临水碰运气的人多如牛毛,慢慢的因为没碰上什么仙人的影子后,这热络劲儿便过了。
  只是最近湖边不知从何来了个卖扇子的老者,衣衫褴褛模样,可卖的扇子却做得精细,羽扇,轻罗小扇也有,折扇也有。
  引得很多姑娘和公子光顾。

  卖扇子倒并不稀奇,好看的扇子也不稀奇,稀奇就在这扇子——折扇打不开,那轻罗小扇拿不起。
  就算个别人能打得开,拿得起,却也扇不出一缕清风来。
  很是怪异。

  因着这老者和这一系列怪异的事情发生,碰仙缘的热度又掀了起来。
  要说早些年老管家年纪轻的时候一定会去凑个热闹,如今那修仙的心思歇了。
  这几日去也只是为了给苏家的少爷小姐碰碰运气。

  苏灵是练武之人,五感都很敏锐,哪怕这里是墙里,隔远了些也能够看到门口推门准备进去的老管家手中拿着的东西。

  “管家爷爷,你也跟着那群人去凑热闹撞仙缘了?”
  她眼眸清澈,眉眼也透着灵动,雪肤红唇,带着少年人的朝气。

  苏灵生得好看,哪怕日日练武也没练出什么魁梧身材,反而更加英姿飒爽,多了几分寻常姑娘没有的侠气。

  “我听府里的侍女姐姐说那湖边老头儿从出现到现在就一直在那里坐着不吃不喝,难不成真是个仙人?”

  老管家刚推门进来,便看到榆树上苏灵翻身稳稳从上面跳了下来,正巧踩在了树下那石桌子上。

  她的头发乌黑如檀木,因为练武所以随意用红绳绑了一下,在风中划了个弧度,最后乖顺落在了肩膀。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就算武功再高也别从那么高的树上跳啊,要是摔着了管家爷爷怎么跟老爷交代?”

  “不碍事,我自己摔着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偷懒在先,要是连下个树都要摔了,他才更要责罚我说我不中用呢。”
  苏灵一边说着一边不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管家爷爷,你刚问你还没问答我呢。你这几日去临水湖边当真瞧见了仙人?”

  她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但是对于鬼怪神仙难免会心存些憧憬。
  尤其是在听到府里的下人传得这般玄乎后,苏灵更好奇了。

  “我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仙人,只是他这么在扇子铺前打坐了足足三日,而且还不吃不喝的,就算不是个仙人也绝非普通凡人。”

  管家最开始听说了也没甚在意,毕竟早些时候撞仙缘的多了,难免出现些招摇撞骗的人出来。
  可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

  “我原本以为又是个骗吃骗喝的,但是这几日我观察了下,觉着的有些本事的。”

  “这是我从他那里买的两把扇子,一把轻罗小扇,一把折扇。小扇给你和小小姐试试,折扇给表少爷和将军试试,我这把老骨头都是半身入土的人了,我是没什么机会,你们还年轻,又天赋异禀,没准就被这扇子择中了。”

  苏家对这些仙缘之事并不热衷,哪怕祖上出了个得了道的,可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古武世家讲究务实,在意的是把握住手中的东西,并不执着什么虚无缥缈之物。

  管家少年时候就有修仙梦,如今老了没机会了,却还是会忍不住留意这些不知真假的仙人仙物。

  苏灵看着他将那两把扇子用丝帕包着仔细,在展开丝帕后这才瞧清楚了那扇面上的繁复纹路。
  像朵祥云,还勾着金边,云上面还有刻着一金乌。

  不看扇面如何,光是这外面扇骨雕刻的花纹也精细得令人咋舌。

  怪不得吸引了这么多人过去争相购买,就算没有什么仙缘,买上这么一把扇子收藏着也是极好的。

  “金乌祥云,这图腾的确少见。”

  苏灵顺手从管家手中就近拿了把折扇,她用指腹摩挲了下扇骨的纹路,刚一碰不知是金边还是阳光映照,隐约有金光闪烁。

  “诶小姐,你是女儿家,你要试得试这把轻罗,这折扇是给表少爷用的。”

 [[醋溜文-学最快发布]] “不就是把破扇子吗?一个死物而已,还分什么男女。”
  苏灵看完了外面扇骨的纹路,也没多在意便将手中这把折扇给慢慢展开了。

  只是里面一片空白,和外面扇骨精细的纹路相比实在差了太多。

  “我听他们说这一把折扇要卖二两银子,这里面连首诗都没提,管家爷爷你怕不是又遇到了个江湖骗子吧?”

  老管家怔怔盯着苏瑜,准确来说是她手中展开的扇子看了好一会。
  “小姐,你,你是怎么打开的?”

  “怎么打开的?就这么顺着扇骨展开,然后就成了啊?和寻常扇子没什么两样嘛。”

  苏瑜只听说了湖边来了个卖扇子的怪老头,想要细听便被祖父给抓去后院练剑了。
  并不知晓这扇子常人很难打开。

  管家睁大眼睛看着苏灵将扇子合上又展开,心下激动,从她那里接过自己又试了下。
  任由他如何使劲儿也展不开这把扇子分毫。

  “小姐!你看!我就打不开,只有你能打开!这说明你就是有仙缘的人啊!”

  苏灵低头看了下,看着老管家憋红了脸也没把那扇子展开。
  她抬起手挠了挠面颊,半信半疑地盯着他瞧了半晌。

  “管家爷爷,你不会是在演我吧?”

  

10993 3713013 MjAyMC8wOS8xNi8jIyMxMDk5M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16/10993_3713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