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18章 货舱爆炸(求月票!)

书名:传奇机长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梅子徐 更新时间:2021-02-23 23:59:37

  徐显脸色一变:“哥,你这嘴别乱瓢啊,万一应验了怎么办?不知道这段时间,公司一直不太平吗?”

  说真的,最近星游航空仿佛是被别人下了降头,事情一次接一次地出。虽说公司被恼火的局方整治得很惨,可庆幸的是,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不过,这出事的架势和频率还是足够引得警惕了。有时候,还是要信邪的,尤其是对自己这个比较招灾的人来说。

  即便徐显希望找个机会证明自己,可是他还没有发展到希望特情找上门。要是他什么时候真有这种念头了,那他估计会跟徐清一样,选择退出,这种心态干飞行就太危险了。

  “你这个人就是之前出过一次特情,心里就有阴影了,这样可使不得!”王谦这个人开始来很是不在乎什么玄学说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种心态怎么干好飞行?老天爷是公平的,既然你都出过一次昆阳河迫降了,怎么还会出现第二次?总得要给别人匀一下吧!咱们飞行员遇到大特情的概率就跟被闪电击中的概率差不多,那个......那个不是统计过一个人被闪电击中的概率是多少来着?六十万分之一吧?你要是再出事儿,那就不等于连续两次被闪电击中,概率多少?六十万分之一的平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王谦是越说越顺嘴:“所以,那些蒙昧之人觉得跟你一起飞晦气,容易倒霉。可在我看来,跟你飞才是最安全的。都已经中过一次大奖,我就不信还能再中一次!天地之中,自有其道理,咱们不能不讲道理是吧!”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徐显被王谦都给说懵了!

  好家伙,这个机长简直就是逻辑鬼才啊!把徐显整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听上去狗屁不通,但是总觉着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徐显被王谦绕得哑口无言,只得尴尬地笑笑:“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

  “什么好像,我说的可是有理有据,你可别不信。现在,你就是咱们全公司最安全的人。”

  “真的?”

  “真的啊!不过,这都是建立在你这个人讲基本法的前提下。”

  徐显脸皮忽然红了一下:“要是不讲基本法呢?”

  “那就没数。”王谦挠挠头:“你还没说,那个什么烯丙基氰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

  “烯丙基氰虽然在高热高压的情况下容易燃烧,不过一般的灭火剂就可以灭掉,这个你不用担心。而且,烯丙基氰的毒性只是中等,对呼吸道和皮肤等都有刺激性,要是真泄露了,用清水冲洗就行,不会要你命的。”对于化工原料的一些知识,徐显都是如数家珍。

  “这样啊,那就好!”王谦就担心这个什么烯丙基氰不仅易燃还难以浇灭,有些化学物质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熄灭了,要是这种情况就比较难处理了。

  “我就是看里面有个氰字,就觉得心慌慌的。”王谦笑道。

  氰化物是为大众所熟知的一类常见剧毒物质,王谦本能地对此有些畏惧。

  徐显摆摆手:“这玩意跟强酸反应才会释放有毒气体,咱们又没有运输强酸,怕什么?”

  “我说你咋啥都知道啊?”

  “略懂,略懂!”徐显谦虚一笑:“不是有老话说,学好物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嘛!不过,谦哥!咱们航路上好像天气不太好,今天可能路上要颠很久了。”

  “没事儿,咱们直接申请高高度,上他娘的10100米,我就不信一万米以上的高空,还有天气?”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尽快上,在滇云区域,上个高度那真是磨磨蹭蹭的。”徐显在航路天气报告上就发现了,滇云区域,蓉城区域和商都区域都覆盖有大面积的雷雨,要是不能尽快上高度,直接从雷雨云顶上越过去,那估计飞机要颠得很。

  两人在讨论的时候,乘务长探进身子进来,问道:“机长,今天头等舱有空位,我就让加机组的小姐姐升到头等舱了?”

  星游航空的加机组规定里,机长及以上级别的加机组人员在头等舱有空位的情况,可以无条件自动升舱。机长以下的副驾驶就算在头等舱有空位的情况下,也不能擅自升舱,需要通知当班机长,征得其同意之后,才能允许升舱。

  “那肯定的啊!自家人嘛,有空座不坐多浪费啊,餐食也配了吧?”

  虽然有这么个规定,但是实际上,大部分机长都是好说话的,只要有空位,都会允许自家人升舱的。

  乘务长笑道:“都是按头等舱餐食标准来的,机长放心!待会儿果盘什么时候给你们拿进来?”

  王谦一听有果盘,眉毛都飞起来了,感叹道:“果然飞有头等舱的飞机就是好啊,还能蹭蹭好吃的。”

  星游航空只有一部分飞机保有头等舱的布局,只要有头等舱,航食公司会额外令配一部分头等舱的食品。这部分食品大多时间是超额的,多出来的东西,有时候就被机组给分了。果盘在机组餐里是没有的,只有在头等舱餐食里才有。

  “这样吧,一会儿低空的时候都比较颠,等飞机高高度巡航了,稳定下来了,你们在送进来。飞机起飞之后一个半小时内估计都会比较颠,除了中度或者以上颠簸,我就不给你们提醒了,你们自己注意。”

  一般来说,驾驶舱在发现飞机即将或者已经进入轻度,中度,或严重颠簸时,都会发信号提醒客舱。

  不过,看航路天气报告,在穿越商都区域之前,飞机很有可能会有持续性的轻度颠簸。要是一直给轻度颠簸的信号,驾驶舱也累,客舱听着也烦,打信号次数多了,提醒的作用也就弱下来了。索性轻度颠簸的话,驾驶舱就不给信号了,中度或者以上程度的颠簸才发信号给客舱。

  乘务长一皱眉:“一个半小时内都有轻度颠簸吗?航前协调的时候,也不跟我们说一下。”

  通常来讲,起飞二十分钟之后,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乘务组就要起身进行客舱服务了。可要是一个半小时内都有持续性的轻度颠簸,那乘务长就要重新规划一下客舱服务内容了。对于某些需要长时间走动的服务项目需要延后或者加快进度。

  此类颠簸信息应该是在航前协调的时候,机长就应该告诉她们乘务组的,以便乘务长提前进行规划,现在都快要上客了,留给乘务长的思考时间已经不多了。正是如此,乘务长的语气之中才稍稍有些埋怨。

  “这个......这个......刚才一时忘了,不耽误吧?”王谦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对于航路天气的异常,他都是知道的,就是航前协调的时候,忘记特别说明了。

  乘务长微微地瞪了王谦一眼:“我先去琢磨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说着,就准备跟自己的组员再商量一下颠簸的应对措施。

  王谦看乘务长出去了,还是不放心,转过头,朝着客舱喊了一句:“起飞后,没什么事,就别乱动了。”

  “知道啦!”回应王谦的是乘务长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

  王谦尴尬地指了指客舱:“你听,咱们乘务长多有干劲,声音多洪亮。”

  头等舱里,连山雪已经坐下了,望着从驾驶舱出来满脸不爽的乘务长,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乘务长撩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几缕青丝:“机长已经同意你升舱了。你在的这一整排都没人,随便坐就行。晚餐的话,可以要稍微晚一点儿提供了。”

  连山雪眼光一闪:“航路天气不好?”

  “嗯!前面说起飞后一个半小时都会有轻度颠簸,我想着就把晚餐稍微往后延一下。”

  连山雪点点头,这倒是正常操作。

  “前面就说是轻度颠簸吗?”

  乘务长确认道:“对啊!到时候,我自己再看吧。下午从蓉城过来的时候,一点儿都没颠,天气变化这么快吗?可能真就是一点点颠呢!”

  这个乘务组是比机组多飞一段的。她们是从蓉城飞到滇云,然后退场,再跟徐显他们进场,飞单段的滨城。

  不久之前,她们从蓉城过来滇云的时候,完全没有颠簸的感觉。要知道,此去滨城,一开始的航路是跟她们下午回来的航路是重叠的。

  短短两三个小时,真就变化这般大了,当真天有不测风云?

  有时候,航路天气报告也不是很准,说是一直有轻度颠簸,说不定,也就是偶尔颠个两个,并不影响实际的客舱服务呢!

  等待会儿起飞之后,她自己再判断一下。

  “嗯,有时候航路天气报告也不准的。巡航之后及时跟驾驶舱沟通一下情况。”连山雪说道:“晚饭只要不晚于八点半吃都行,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再弄我的晚饭吧。”

  连山雪还是相当通情达理的。

  一看说话温温柔柔的连山雪,乘务长心里就是跟猫爪挠了一样痒痒的,她直接坐在连山雪旁边的座位上,笑嘻嘻地凑近连山雪:“你跟驾驶舱里的那个副驾驶是不是一对啊?你们的年末庆典的视频我也看了,网上关于你跟他的新闻我也看了,我可是很磕你们CP的!”

  这个乘务长是作为星游航空年末庆典视频的乘务部门的出演者之一,是可以提前看到成品视频的,她就发现视频中连山雪和徐显的互动非常紧密,再加上之前爆出来的连山雪释压时候的舱音,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将连山雪和徐显想成了一对。

  一时间,网上出现了众多磕连山雪和徐显CP的粉丝,这个乘务长就是其中之一。

  现今网络上,CP粉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他们会给各种各样的人配对,并且圈地自萌。相比于某些有些强行的配对,连山雪和徐显这对有事实支撑,而且颜值上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如此条件下能拥有数量庞大的CP粉,基本都是预料之中的。

  连山雪自然知道网络上的这些CP粉的存在,只是她没想到乘务那边的同事竟然也有磕自己跟徐显糖的。

  “这个......这个......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虽然她很希望跟徐显能发生点什么,可是现实是,她和徐显只能算是比普通朋友跟亲密一点儿,远还没有达到互生情愫的地步,至少徐显对她是没有到这个地步的。

  “普通朋友啊!我知道!”乘务长朝着连山雪眨眨眼,她觉得连山雪就是脸皮薄而已,也不揭破:“明白,都明白!我这先去忙了,就不陪你了。”

  瞧着一脸意味深长的乘务长,连山雪有些无奈,不过她也懒得解释了。没有就是没有,难不成还能让徐显凭空爱上自己不成?

  乘务长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停住身子,转身问连山雪:“今天上了甜点,要是待会儿颠得不算厉害,我就早点儿给你上甜点吧!太晚吃甜点,对身材不好!”

  “甜点?”很多女孩子对甜食都没有拒绝的能力,连山雪想了想:“轻度颠簸的话应该也不会颠到哪里去,巡航之后就给我上吧。上了甜食,晚餐就不用再给我上了。”

  乘务长会意,给连山雪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去工作去了。

  ......

  “算了,是我错了!”连山雪望着盘中不断在扭曲变形的布丁,以及根本无法稳住的右手,她放弃了:“给我先收回去吧,吃不了了!”

  起飞后一个多小时,乘务长看颠簸好像稍微小了些,就偷偷给连山雪上了一份焦糖布丁。可盘子刚放下来,飞机的颠簸程度陡然加剧,严重到过来送甜点的乘务长都是站立不稳,先行坐在了连山雪身边的座位上,并系好安全带。

  “我等会儿给回去吧!”乘务长说道。

  现在飞机正在经历剧烈的颠簸,即便现在乘务长的座位离前舱乘务间也就几步路的距离,可是她真的没有在拖着一个甜点盘子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平衡。她需要等飞机稍微稳下来。

  此时就算系好了安全带,可是乘务长的身体还是无法完全固定住,可见颠簸之严重。

  “这还是轻度颠簸?”乘务长不由埋怨起来。

  话音刚落,飞机猛地一个颠簸,乘务长猝不及防,竟是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呼。而她身边的连山雪在飞机突如其来的颠簸过程中,左手迅速地抽出前面的防水纸袋,将纸袋压在焦糖布丁之上,制住了布丁上跳的势头。

  要是连山雪的动作再慢些,布丁十之七八要被颠到她脸上。

  这般剧烈的颠簸只持续了一下,等到飞机稍稳之后,连山雪揭开纸袋,焦糖布丁已然完全变形。

  “可惜了!”这布丁已经吃不了了。

  乘务长瞧了眼布丁,便是说道:“我先收了,待会儿飞机稳下来,我再给你上一份。”

  现在飞机已经不如刚才颠簸那么剧烈了,乘务长也准备先收了盘子,回前舱乘务间了。

  连山雪将餐具放盘子里,一股脑递给乘务长:“算了,看这样子还要颠好一阵子。等不颠了,估计时间都晚了,我就不吃了。你还是回去做好吧!”

  此时,在驾驶舱内,徐显和王谦烦躁得很,周围全是无线电里要求绕飞和改变高度的通话内容,他们根本就插不上嘴。

  等了一阵,徐显看准机会,插入进去:“蓉城管制,星游6333,10100米持续轻度以上颠簸,申请继续上高度!”

  如今天色已经完全黑下去了,星游6333已经上到了10100米的高高度,可是让王谦没有想到的是,就算在一万米以上的高空,依旧存在持续性的颠簸,而且颠簸还挺明显,至少大部分时间已经超过轻度颠簸了。

  其实在万米高空已经算是平流层的底部了,相比于对流层,气流应该相对平稳一些,可还存在如此明显的持续性颠簸让得驾驶舱里的两个人都受不了。这一直颠着,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了,着实不是什么好滋味。

  所以,王谦和徐显就想着再往上爬,反正今天飞机载客不多,不算很重,爬到11300米都可以。当然,也不一定需要爬到11300米那么高,10700米应该就比较合适了。

  可是如今区调管制频率里实在是太忙了,徐显的申请刚说完,就被另一个机组给接上来了,根本不给管制回复的空间。结果经过这一打岔,等管制有空隙回复的时候,回复的竟是给了其它飞机,并没有针对徐显的申请给出相应的回复。

  “忘了咱们了?”眼看等了一段时间之后,管制那边还没有回音,徐显不由问道。

  王谦抠了下自己的耳朵:“频率里跟TM菜市场似的,耳朵都快聋了,找个机会,再申请一下。”

  其实星游6333并不在云中,危险天气全在他们下面。甚至偶尔徐显还能看到下方云层中不是亮起的闪电。幸好这次在滇云区域的时候,管制就非常爽快地让他们直上了高高度,都没有什么停顿,不然他们在云中肯定要更颠。

  这一大片天气在滇云地区就已经有了,王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范围的危险天气。不过,好在他们如今的高度虽然比较颠,但是总归不在下方电闪雷鸣的雷雨云里,没有什么其它危险。

  由于此次危险天气覆盖范围太大,总不能所有飞机都能飞高高度。在低高度的飞机只能各展神通以求自保了,正因如此,现在频率里才会这般热闹,这也是预计之内的。

  “哎哟,这频率里忙得我真是下不去嘴了,刚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真没把握再插进去了。”徐显无奈道。

  现在频率里的通话那都是话头接话尾,没停顿的,刚才能插一句进去,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徐显就不想上去吗?从起飞到现在,飞机就没有停止颠簸过,他飞航班之前吃了那点儿零食都快颠出来了,要是真有机会,他怎么会在这个高度层受罪?

  “得!颠着呗!”频率里插不上嘴,他们也没办法,只能躺平了。

  王谦话音落下的瞬间,飞机的颠簸瞬间加剧,就算是系了肩带的徐显二人,都感觉身子微微起来了一下,要不是肩带的固定,就是这一下,足以让他们屁股离开椅座了。

  “我去!这一下快有严重颠簸那味了吧。”幸好刚才那一下就持续了一瞬,不过还是让徐显心有余悸。他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严重颠簸呢。

  “起动电门连续位!受不了了!”王谦指令道。

  这么高的高度,这么乱的气流,王谦不得不将起动电门置于连续位,不然他还真怕飞机发动机突然熄火呢!

  徐显点了点头,左手伸向了起动电门......

  头等舱中,乘务长看飞机好像稳下来了,接过连山雪递过来的餐盘,解了安全带,就准备起身回去前舱乘务间。

  可乘务长刚刚起身的瞬间,随着一阵仿佛天翻地覆的震动之后,整个客舱都回荡起隆隆巨响,就好像炸雷近耳,震得乘务长竟是站立不稳,又是巨响陡至,心神震动,手上一滑,餐盘直接翻落下去,便是一阵碎裂之声。

  原本送了餐盘之后的连山雪准备闭目养神了,可此番动静瞬间将其惊醒。

  “刚才是什么?”乘务长一颗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刚才那番动静实在过于惊人,光是那一下,三魂七魄都快离体了。

  “是雷声?”乘务长深吸一口气,试图平稳一下自己的内心。

  “不是!”连山雪摇摇头:“怎么好像是爆炸声?”

  驾驶舱中,左手刚一接触到起动电门的徐显动作猛地一顿,那道犹如五雷轰顶般的巨响同样清晰地传到了驾驶舱,还有那阵比刚才接近严重颠簸还明显的飞机抖动,都透露出极为危险的迹象。

  “哥?”徐显轻声喊了下王谦。

  王谦也在看徐显:“别看我,我TM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就在二人相视之时,一阵急促的火警警告响起,徐显低头一看,货舱火警响了!

10988 4248611 MjAyMC8wOS8xNC8jIyMxMDk4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14/10988_4248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