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这代人呀(125)二更(这代人呀(125)苏环听...)

书名:敛财人生之重启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林木儿 更新时间:2021-04-08 17:10:20

  这代人呀(125)

  苏环听了苗苗家的事, 把苗苗的公公婆婆骂了个死臭,“娶进媳妇就是当家做主的嘛!你闺女做的有不到的地方,你就要说嘛。老人不说, 她还当她对。也没说出嫁的闺女不能拿娘家的东西, 但人家弟媳妇的东西,人家给了, 你拿着。人家没给, 你别动。你上娘家们买点东西, 是卖给爹妈的,也是买给你兄弟,你侄女的,你买回来叫弟媳妇看看, 难道弟媳妇跟老人孩子抢着吃吗?你要这么着,人家弟媳妇会心疼那点牛奶?不懂事!糊涂!”

  弄的连亲兄弟都跟你离心了!

  是啊!有些人就是如此, 我行我素, 压根就不懂哪些才是需要经营和维系的关系。姑嫂这种的关系, 那就是特别要小心维护的。

  人确实是糊涂!这这两姐弟,但凡有一个过的宽裕,有钱,事可能就不是这么个样子。

  自家可不就是如此!若不是打从开始老二两口子在钱上不计较,家里也不会是如今这样。总了归齐――还是得有钱。

  林雨桐也觉得, 苗苗的养父唐大山是个特别有意思的人。比如这天, 苗苗突然打电话,说是,“家里有人吗?我那边的大姐, 弄到那种走地猪了,山里养的, 没吃饲料。我爸听说了,叫给留下来了。家里留了一些,知道你那边用的多,给你送过去呀!”

  这还真不好找。

  “我去店里拉吧!”得给人家钱的吧。“啥店里呀,在小区门口呢。我还心说,你要不在,就叫方姐或是小椿出来拿一下。”

  那林雨桐就赶紧喊了小椿一块出去拿,恰好碰上在小区转悠的金双喜,得了!老家都离的不远,以前也常碰见,也还在一个桌子上喝过酒的。说啥也得到家里去。

  两人在家闲聊了半天,结果三说两不说的,把金双喜都说的动心了。

  金双喜是真的闲着没事干,就一个孩子苏环就能接送。他呢,也是真没事,跟人下下棋,就是她的营生。

  这会子听唐大山说:“我是个闲不住的,我大闺女叫我给看店,可把人给憋死了。我说我给你雇个人都行,你可别叫这么呆着了。这一不呆着吧,我干点啥。年纪轻轻的,等着孩子们养呀?没那事!我以前跑车,认识山南的人,那山里的山货不错,山上养的东西也不错,我打算倒腾那个去。”

  把金双喜说的心挺热的,俩老头真就联系业务去了,限量供养。我们收上来啥土产,才提供啥土产。送到客户的小区门口,自己来取。

  别的地方有多少客户也不知道,反正头一车,在自家小区门口都不够分。金双喜认识好些个老头,人老了嘛,住在这里的儿女都有钱,在这些东西上从来不心疼钱。只要东西好,只要真没污染纯天然,好家伙,抢着呢。

  谁都没想到,两老头一车的货,分下来,一人挣了两千多。

  苏环就说:“这唐大山怪不得过的比别人好,脑子是好!这要不是看上咱在这种小区住着才怪。”

  也不能说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但肯定也有感谢的意思在里面呢。

  那倒也是!人其实不错。

  唐大山是那么跟苗苗说的,“亲戚嘛,就是越走动越亲的。人家过的好,不是说就不能走动。咱不是要沾什么便宜,就是实心实意的跟人家走动,对不?你说人家借十万块钱给你,要是在外面私人借贷,十万一年的利息得一万二!闺女,这一万二够人家一年吃肉不?够啊!你承情了,你得叫人家知道你承情了。有点啥好东西想着人家,主动送过去又不低谁一等,怕个啥嘛!”

  这娃就是明显的没人教过为人处世的娃。

  他得重新教!

  他又说起借钱的事,“这就不是你一个电话去办的事!有难处,你得叫周飞知道你的难处。得知道张口跟人借钱是啥滋味。妹子是你的妹子,亲戚是你的亲戚,你跟他一起,两口子一块去,你得把这个难堪,叫他看在眼里。要打借条,也得是他打。他知道你的难处了,体谅你的难处了,有时候比你说一百句委屈都顶用。男人是用来干啥的?就是顶在头里给你遮风挡雨的。”

  苗苗就愣了一下,“那你说……我们要把借条给人家送去?”

  送去不送去的,如今再做就显得刻意了。但是跟那边,他得有个态度!这十万,对你们来说,不是小钱。

  他一个大男人,不给人说的三四五六来?像话吗?

  姐妹情分是情分,但你妹妹人家也成家了,对不?咱得讲理的!“回头,我弄一笼子肉鸽,你们带着过去一趟。”

  就得叫周飞觉得钱是他借到手里的,话是他说出口的,将来他才不好轻易反口。要是这么着,他爹妈就不会看着儿子背债。

  苗苗做事,还是想的少!

  然后周末林雨桐就收到一笼子肉鸽。还有带着孩子来做客的两口子。

  天气暖和了,正好在院子里烧烤。四爷叫了周飞过去一块帮着烤肉,椿子和小北也就过来了。程丹倒是接了金双喜和苏环又去周边哪个县看什么瀑布去了,一日游嘛。这边正好聚聚!

  小北是个孩子王,带着孩子在玩。小椿进去找方姐拿培根去了,孩子们不一定稀罕吃肉,但是烤的培根都很赏脸。林雨桐跟苗苗坐着帮着穿着串串,四爷拉着周飞去烤肉串去了。

  周飞就不好意思,“本来早该过来,带了个毕业班,也就周末有点时间。”

  很腼腆的两个人,并不会跟人打交道,这种感谢人的话说出来大概都觉得难为情。

  四爷没言语,就是得叫他知道这种难堪,才会更体谅别人的不容易。

  “我妈这一病,最为难的倒是苗苗……以前觉得工作稳定挺好的,现在才是真觉得拿死工资的弊端。要是没啥大事,这日子安稳能过。可但凡遇到一点大事,手里挤不出钱来……”

  四爷这才说话了,“晚上二姐打了电话了,桐桐吓了一跳。就是怕她急出个好歹来。姐妹俩到底是在一个家里的长,又是打小一块上学,一个班的……不是亲的,处的也跟亲的一样了。桐桐就跟我念叨,说是又要上班,又要管孩子,到家里也没一刻能歇的……铁打的也受不了……”

  是啊!是啊!

  人家是娘家人嘛,肯借钱不是跟自己有多大的关系。一年就见那么一两次面,对吧!这边打电话说要,那边马上就给。看的谁的面子呢?自家的妈病了,不能耗着媳妇,花着媳妇娘家的医疗费……不讲究!

  人家说话和和气气的,但显然也是有了给自家媳妇出头的意思。这边话里带音,那边小椿却把高帽子往自己的头上戴:“……我爸就说二姐夫差不了!当时家里都是二姐夫这个人了!我二姐小时候过的不容易,都说跟着二姐夫不说享福吧,至少不能受委屈……”

  听听这话说的,他当时都臊的脸没地方搁了。回去的路上就说苗苗,“瞧瞧,这是都给你出头呢,没人敢欺负你了。”

  苗苗摸着闺女的头就笑,试探着问,“我跟你回家里去一趟?”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回去就把话往清楚的说,“我们没地方借钱去,只有苗苗的娘家。我们跟人家妹妹借了十万,看病够用……但借的得还呀!一回我就陪妈去医院,姐你在家伺候妈。”

  “那你媳妇不管呀?”

  周飞就问:“我姐夫管了吗?”

  “那你姐夫凭啥管呀?”

  “那我媳妇为啥一定得管?房子直接分给我媳妇吗?”周飞就道,“分家里房子的一直是咱俩!妈是咱俩的妈,这道理对不?我姐夫一两月不露面行,那我媳妇也行。或者愿意多分我媳妇一份,那叫我媳妇天天回来?”

  把他姐堵的不说话了,跟父母告状:“你们看看飞飞,咋说话呢?”“那不是借了那么些钱得还,心里着急吗?还是跟他媳妇娘家借的,面子上下的来不?”父亲就说,“他压力大,外面的事都得他撑着,你当姐姐的,不心疼他咋还埋怨上来。”

  大姑姐:“……”

  她突然发现家里的生物链是这样的:儿子>女儿>孙女>儿媳妇。

  跟弟媳妇怎么较劲都行,只要真把人家儿子惹急了,亲爹妈也是不会向着自己的。

  她不在里面叨叨,而是追了出去,说周飞,“你跟苗苗都是有工资的,你们申请信用卡特别容易。我跟你说,以后钱不够,不用低声下气的跟人家去借了。去申请信用卡去!我听那谁说,可以在多个银行里申请信用卡,能套现呢。你想啊,在这个银行套现一万,再从那个银行套现一万……拿信用卡养着信用卡,你说这钱是不是咱就套出来用了……”

  周飞就警告:银行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别犯糊涂!

  而说到信用卡,四爷最近正好就被多家据说是被银行授权的还是什么公司联系,说是希望请他们律所做律师,信用卡逾期不还这个事情,有些人是要追责的……

  

10978 4282494 MjAyMC8wOS8wOS8jIyMxMDk3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09/10978_4282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