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0 章

书名:三界疗养院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醉饮长歌 更新时间:2020-09-16 22:09:09

  第十章

  随着秋日渐深,天亮得越来越晚。

  顾时在沁凉的秋露笼罩下敲了钟,趴在钟楼垛口上,打了个哈欠。

  他昨晚兴奋过头,研究自己研究了一晚上,觉没怎么睡,研究也没出什么成果。

  看来看去还是个普通人的样子。

  顾时在垛口上拱来拱去,迷迷糊糊的被秋露冻了个哆嗦,一抬眼,就看到顾修明拎着个箱子,往山门殿的方向去了。

  顾时起身,搓了搓自己胳膊上被冻出来的鸡皮疙瘩,冲下边喊了一声:“老头儿,你下山?”
  顾修明抬头看他一眼:“不下山,去开山门大阵。”

  什么玩意儿?
  顾时挠挠头:“什么东西?”

  “奇门遁甲,说了你也不懂。”顾修明捋了捋自己的长须,满脸嘲讽,“微积分只考了3分的小废物。”

  顾时:“干什么干什么?人身攻击是不是?”
  那不是那天运气不好,只蒙对了一道选择题吗?搁平时,他十五道选择题能蒙中至少八道!

  顾修明冲他这个赔钱徒弟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山门殿走。

  他都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脑子一抽就把这小鬼给捡回来了。可能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十一月冬风太冷,把他的脑子刮冻住了。

  这臭小鬼在占筮一道上简直半点天赋都没有,更不用说需要大量运算的奇门遁甲了。

  顾时简直连入门的边都摸不到。

  细细数数,这臭小子除了能帮忙做几顿饭和稍微维持住苍梧观的体面之外,几乎没有半点用处。
  哦,不对,苍梧观早就没有所谓的体面了。

  顾修明走到山门殿口,看着山门殿外荒草丛生的步道,想起久远之前记忆里干净漂亮的石板路,心里颇不是滋味。

  失策了,顾修明想。
  他之前还应该多跟谢九思谈谈条件,比如问他们要一笔钱,用以修葺苍梧观。

  结果他当时压根没往这方面想,满脑子都是顾时,就想着等他入土了,这稀里糊涂没人护着的小智障日子该怎么过。

  顾修明重重地哼了一声!
  他亏大了!

  顾时一大早上就被嘲讽,哼哼唧唧地爬下了钟楼,去后山上垦出来的菜地里掐了一蔸生菜。

  等到他炒好了肉码,烫好了生菜,煮好了两碗面端出来,顾修明也掐着时间回来了。

  顾时看了一眼他顺手拎过来的箱子,里边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撬棍、扳手和千斤顶之类的东西。

  顾时唆了口面:“奇门遁甲?”
  顾修明擦着手:“啊?”

  顾时不知道山门大阵是什么,但奇门遁甲他有所耳闻。
  总的来讲,就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机关布置来达成围困、刺杀、防御敌人的目的。

  顾时又瞅瞅顾修明那工具箱。
  他本以为跟玄学沾边的东西会更加魔幻一点,结果顾修明用的,就是他们修水管通马桶那一套工具,半点不带换的。

  顾时顿觉索然无味:“嘁。”

  顾修明看着他这副样子就生气:“要不是你不顶用,还用我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亲自动手吗?!”

  “那能怪我吗?那不是得怪你太弱了!”顾时理直气壮,“你要是能一拳平一个山头能用得着这个?”

  顾修明哽住,一时间无法反驳。
  最后他反手一筷子敲在顾时脑袋上:“讨债鬼!”

  顾时也不躲,唆着面问:“这山门大阵有什么用啊?”
  顾修明矜持道:“没什么用,瞒天过海罢了。”

  白泽存在的时间实在太过于久远,与他有过牵扯的生灵也多如繁星,其中能与谢九思平起平坐的存在更是数不胜数。

  起卦白泽,在占筮过程中,命运与白泽有过交集的那些生灵不可避免的会被卷入其中,苍/-醋溜儿文学最快发布/梧观的山门大阵便是为了掩藏他们占筮的痕迹而诞生的。

  特别顶用,但同样的,消耗也相当惊人。
  苍梧观的山门大阵本该用一些灵物来作为阵眼以支撑运转,但不幸的是,现代社会早就已经不能出产那些充满灵气的东西了。

  这种情况下,大阵要运作,所牺牲的就会是周围生灵的生机。

  要不是谢九思身为钟山的山神,同意了顾修明启用大阵的想法,并表示他们可以支持大阵的运作,顾修明是万万不可能重启这玩意儿的。

  这阵一旦开始运作,不出三天,鲸吞万物生机的大阵就会让整座山头彻底死去。

  顾时并不是很明白这些原理,但瞒天过海这四个字他是懂的。
  这让他提起来的心微微放下了一些,嘴上道:“您可当心着点吧,别今天我一回来,您就已经发疯把家里给拆了。”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顾修明没好气道,“你这嘴到底跟谁学的?”

  这是在问什么废话,当然是跟你学的啊!
  顾时这么想着,随即满脸震惊地看向顾修明。

  啊这。
  老头子该不会没这个自觉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顾修明懒得去琢磨顾时这会儿又在想什么,满脸恨铁不成钢:“还不是你不顶用!你要顶用,这事儿就该交给你来,老头子颐养天年岂不美哉!”

  顾时:“阿巴阿巴阿巴。”

  顾时看了眼时间,飞速吃完了早饭,换了身衣服急匆匆地出了门。

  上车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苍梧观。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苍梧观所在的中曲峰上,草木生长似乎突然之间茂盛了许多,几乎要将道观那琉璃瓦顶都遮蔽了。

  不对,不是错觉。
  明明昨天还能看到好几个殿顶来着!

  中巴的售票员探出个脑袋,喊他:“小顾道长,上车啦!”
  “哦哦!”顾时应了一声,爬上了车,指了指自家的道观,说道,“好久没注意,这才发现站在这儿竟然都已经看不到我家道观了。”

  “正常的嘛!”售票的小姑娘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半点没觉得不对,“人会长大,树也会长高啊。”

  顾时若有所思,收回手,点了点头。

  山门大阵,厉害。

  顾时收回视线,在大清早空空荡荡的中巴车上,跟小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然后在疗养院门口下了车。

  顾时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从口袋里摸出通行证,上行人道那边刷开了门。

  行人道边上就是个保安亭。
  门里的保安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员工资料,又看了看这个新来的小年轻,冲顾时招了招手。

  顾时凑过去:“怎么了?我卡有问题?”
  “不是不是。”保安大哥做贼一样地左右看看,小声说道,“我看你是三界院的,给你提个醒。”
  “?”顾时疑惑,“啊?”
  “三界院一直有点邪门的,好像是风水不太好,咱们负责三界院的同事在里边经常迷路……”

  “……”顾时沉默片刻,“记不住路不是你们自己业务不熟练吗?”
  保安大哥一瞪眼:“我们受过专业训练的!”

  顾时一缩脖子:“行,对不起,我的错,您继续说。”
  “记不住路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带上地图就行了。”保安大哥声音逐渐压低,“但是昨天晚上,我值班的兄弟说,他撞见鬼了!”

  靠!撞上我对口专业了!
  你唠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顾时顿时就来精神了:“展开说说!”

  保安大哥惊异地看了一眼顾时:“昨晚上是他们小队夜间轮值,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听到院里传来一阵阵的婴儿的哭叫声!”
  “咱们院里又没有保育服务,哪儿来的婴儿呢?我兄弟他们顺着声音找过去,只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闪过,眨眼不见了!”

  顾时“嗯嗯”点头。
  白色的影子,很有可能是穿寿衣的鬼魂!

  “他们就四处去追,追着追着发现迷路了,周围黑漆漆的,住院里的人都睡了,却远远地不知从哪传来奇怪的叫声,分不清是什么声音,也没办法辨认出声音的方向……”

  顾时一愣:“啊?很多声音吗?”

  “对,很多!”保安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那兄弟吓得够呛,准备辞职了。”

  不应该啊?
  顾时纳闷,跑到阳间来的鬼魂一般都是单独行动的,因为凑一块儿容易引来勾魂鬼使。

  顾时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三界院的微信群,发现群里热闹得不像样,往上一翻,全都是《八○音符》的战绩截图。

  从昨天下午起就没停过。

  顾时:“啊。”
  保安大哥:“怎么了?”

  顾时满脸严肃:“我知道了,我会建议老板给三界院驱个邪的!”

  保安大哥惊喜:“你能做到吗?”
  “我试试。”顾时说道,“如今工作不好找,您让您朋友再考虑考虑吧。”

  保安大哥连连点头,目送着顾时离开。

  顾时拐了个弯,感觉注视着他的视线消失了,才停下脚步,低头一看手机,又多了张战绩截图。

  谛听发的。

  顾时:草。

  这帮老妖怪可真他妈绝了。
  大半夜不睡觉蹲在屋里玩《八○音符》,鬼喊鬼叫把普通人吓得要辞职,这种结果,顾时是从来没想过的。

  这不管怎么想都是李闭嘴的错。

  顾时想着,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点开了游戏平台,迅速跳过了一堆烧钱的抽卡手游,往群里分享了一个消灭星星。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给这帮老妖怪打开氪金抽卡手游的大门?
  钱可是要从他手上支的!

  分享完,顾时缓缓敲出了四个字。

  【顾时:这个好玩。】

10970 3713022 MjAyMC8wOS8wNi8jIyMxMDk3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06/10970_3713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