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七章

书名:牙印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20:06:06

  有那么瞬间, 迟绿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她应该,大概是幻听了。

  可一抬眼对上博延瞳仁里的笑,她又知道, 自己没听错。

  这个人刚刚就是说了这么不要脸的话。

  她噎了噎, 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拒绝。

  博延含笑看她,低头蹭了蹭她鼻尖, “怎么不说话?”

  迟绿:“……”

  她无话可说好吗。

  “你怎么……”她没好气睇他眼, 咕哝着:“不要脸。”博延勾了下唇角,轻“嗯”了声:“不喜欢我这样?”

  “……”

  迟绿静默了会,没说话。

  两人目光相撞,深深地吸引着对方。他的眼睛里像是有磁铁一样, 让她被吸引,舍不得挪开目光。

  停车场很安静, 只有偶尔响起的引擎声和轮胎与地板摩擦的声音。但因为车窗隔音效果还不错的缘故,那些听得也不那么真切。

  灯光不是很明亮,稀疏地分散在各个不同角落。有光从窗外洒进来, 影影绰绰地让她看清他的模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 博延忽而低下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声音压低,带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真不要我这样哄你?”

  “……”

  迟绿轻眨了眨眼,在博延的注视下, 大概是鬼迷心窍了,竟神奇般地点了头。

  “也不是不行。”

  她小声说:“那看博老师今晚表现。”

  博延挑了下眉, 顺势亲了下来, 含糊不清道:“嗯,那先让博老师表现一下吻技。”

  话音落下, 他便捏着她的后颈低头亲了下来。

  迟绿就坐在他身上,正好方便了他的动作。

  他手指在她后颈处流连,指腹粗粝,让她细腻的肌肤有些不适。酥麻感遍布全身。

  她张嘴,自然而然地承受着他的亲吻。

  两人鼻尖偶尔会亲昵地蹭在一起,博延舌尖往里探,勾着她不由自主回应。

  做这些的时候,他温柔又不急躁,像是真的在给迟绿表演他的吻技。

  光是亲吻,迟绿便已经有些热,有些不自然了。

  她感觉自己被他亲着,尾椎骨都在发麻,有电流触过一样。

  他一只手在她后颈处安抚流连,另一只手顺着后背往上,没有任何距离地触碰到她肌肤。

  迟绿眼睫一颤,身子往他那边靠:“博……”

  “嗯。”

  博延低沉沉应了声,嗓音沙哑:“怎么?”

  迟绿晃了晃脚,咬了下他的唇提醒:“在车里。”

  博延蹙眉。

  他顿了下,忽而张嘴咬了咬她鼻尖,声音像是裹了水啧,沙哑问:“车里怎么了?”

  “……”

  看迟绿惊恐的表情,博延继续往下亲着她唇角,轻咬了下,暗示意味十足:“不是更刺激吗?”

  迟绿瞳孔差点地震。

  博延一笑,“没有?还是不敢?”

  迟绿没忍住,抬手拍了他一下,“你别乱来,我不想上热搜。”

  她怕明天有什么不堪入眼的热搜,这要是出来了,迟绿觉得自己可以去跳江自尽了。

  博延莞尔,轻笑了声:“就只担心这个?”

  他想了想:“那我尽量轻点?”

  迟绿:“……”

  他垂着眼看她,轻哄着说:“你不出声,就不会有人拍。”

  “……”

  迟绿脸开始发热,全身像是煮熟的一样。她正在思考时候,忽然对上了博延的笑。

  几秒后,她生气地起来离开。

  博延忍笑:“怎么了?”

  迟绿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博延笑笑,靠在她脖颈处忍不住笑。

  他弯了弯唇,逗着她:“真相信了?”

  迟绿:“……”

  她没忍住,推了推他脑袋:“你好烦。”

  亏她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少。

  博延低低笑出声,让迟绿更为窘迫。

  她没好气觑他眼,张嘴咬了下他的肩膀,吐槽道:“硬邦邦的。”

  博延挑眉:“嗯?”

  他把人往下压了压,低声道:“你不是正好喜欢?”

  “……”

  察觉到博延在做什么后,迟绿忍不住想立马跳车。

  这个人现在为什么变得这么骚了。

  之前是闷骚,现在已经改为明骚了吗?

  “回家。”

  迟绿瞅着他:“快点,我没吃晚饭,饿了。”

  博延笑笑,没再继续下去:“行,回家先把你喂饱。”

  后面一句话还没说,迟绿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她斜睨了他眼,“你把最后一句话收回去。”

  博延:“……”

  他笑:“行,听你的。”

  -

  晚上有些堵车,迟绿托腮望着窗外,嘴唇还有些麻。

  但莫名其妙地,她又有点儿期待和紧张。

  迟绿想了想,猜测可能是自己真的有点馋博延的身子,不然怎么会思考他刚刚说的那件事!

  简直是,羞耻。

  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博延一时间也无法确定她心情好坏。

  安静了会,他侧眸看了看迟绿:“都买了些什么?”

  迟绿“啊”了声,看他:“衣服包包。”

  “没了?”

  “鞋子,还有一些饰品。”

  博延颔首,挑眉问:“没我的?”

  迟绿:“没有。”

  实际上她买了。

  博延扬眉,开玩笑说:“真的啊?那博老师有点伤心。”

  迟绿:“你是女人吗?”

  博延侧眸看她。

  迟绿小声咕哝着:“没给你买东西就伤心,男人都不会在意这种小细节。”

  博延笑,“别人我不在意,我女朋友也不给我买,那我在意。”

  “……”

  他说的理直气壮,反而让迟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瞥了他眼,轻哼道:“哦。”

  她摸了摸眉毛,浅声说:“可我不开心啊,为什么还要给你买东西?”

  博延无话可说。

  迟绿看他被自己噎住的表情,感觉自己报仇了。

  她弯了弯唇,“生气啦?”

  博延:“没有。”

  他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跟她生气。

  迟绿笑,拉了拉安全带,转头望着窗外问:“博老师。”

  “嗯?”

  博延应着:“怎么了。”

  “你难过吗?”迟绿直勾勾盯着外面掠过的景物,轻声说:“要是难过的话,待会我也哄哄你吧。”

  博延一怔,笑了笑:“行,待会等你哄我。”

  借着红灯,他勾了勾迟绿的手指,动作亲昵,让迟绿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迟绿垂眼看着,心跟着砰砰砰跳动。

  她很喜欢和博延这样亲昵靠近,也很喜欢他对自己做的这些小动作。

  很奇怪,这会让她有一种,他们的心无时无刻都连在一起的感觉。

  到家后,迟绿转头看他:“博盈还好吗?”

  博延:“应该还好。”

  迟绿“哦”了声,眨了眨眼:“他们应该也没吃饭吧,你多做点?我让他们下来一起吃?”

  博延:“……”

  他想了三秒,颔首道:“可以,你早点下来。”

  迟绿无言,忍不住问:“怎么,你担心我不下来了?”

  博延坦然承认:“嗯,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心。”

  迟绿噎住,无话可说。

  -

  她到楼上的时候,博盈正在房间里睡觉。

  “圆圆,晚上打算吃什么?”

  圆圆看她,“迟绿姐,博盈姐心情不太好,说不吃。”

  迟绿笑:“行,你去做两个菜吧,待会端下去,我们一起吃。”

  圆圆点头:“好,那你想吃什么?”

  迟绿想了想,“博盈喜欢吃酸菜鱼,家里有鱼吗?”

  “有。”

  “那就做酸菜鱼吧,做两个肉菜,她喜欢吃。”

  “好。”

  跟圆圆交代完,迟绿去了博盈房间。

  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圆圆,我不饿。”

  迟绿挑眉,径直推开了门。

  听到声音,博盈掀开被子看了眼。

  看到迟绿,她愣了下:“你怎么上来了?”

  闻言,迟绿开玩笑问:“我不能上来?”

  她到博盈旁边坐下,戳了戳她脸颊:“我回来看看迟小迟。”

  博盈撇撇嘴,指着一侧一直都在吵着闹着的小猫说:“迟小迟在那,你把它抱走吧,我要睡觉它一直在这里吵我。”

  迟绿笑:“真的是吵你?”

  她看着迟小迟动作,弯了弯唇:“它在陪你。”

  迟小迟有点区别于其他的小猫,它乖顺又温柔,而且还能听得懂人话,感受到人的情绪变化。

  有时候小动物,比人更懂得交流,更暖心。

  迟小迟大概是察觉到了博盈那低落的心情,一直都趴在它床边,安安静静地陪着她。

  听到迟绿说话,迟小迟抬起小脑袋看了她一眼,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迟绿一笑,一把将小猫抱了起来。

  她伸手,揉了揉它小脑袋,温声道:“迟小迟,我们的博盈姐姐不开心诶,你快点哄哄她。”

  博盈:“她听不懂啊。”

  “她听得懂。”迟绿轻哼,举着迟小迟的爪子晃了晃:“来,跟我们博盈姐姐握个手,告诉她要开心一点好不好。”

  博盈刚想拒绝这么白痴的动作,迟小迟忽然从迟绿手里挣脱开了,往她身上走了过来。

  她踩在她被子上边,深邃的蓝眼睛望着她,然后趴下,朝她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

  动作定格了几秒,博盈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它……也太聪明了吧。”

  迟绿轻哼,骄傲道:“那当然,它可是迟小迟呢。”

  博盈扑哧一笑,幼稚地跟迟小迟握了握手,轻声道:“谢谢你呀。”

  迟小迟像是听懂了一样,伸出脑袋蹭了蹭她的掌心。

  毛茸茸的触感,让博盈的心情也瞬间好转。

  两人在房间里逗了会猫,迟绿观察着她脸上的笑,别开眼笑了笑:“怎么样,心情好了点吗?”

  博盈:“是迟小迟哄好的,不是你。”

  闻言,迟绿也不和她争辩:“是是是,那迟小迟是我买的呢,也代表了我。”

  博盈噎住。

  迟绿好笑地揉了揉她脑袋,低声道:“你还有哥哥呢。”

  哪像她。

  博盈一怔,小声道:“你还有男朋友和妹妹呢。”

  迟绿:“哪个是妹妹?”

  博盈瞪大眼看她,反手指了指自己:“难道我不是吗?”

  她生气道:“哇,迟小绿你是不是从没把我当妹妹过?”

  迟绿笑,认真提醒她:“博盈,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一样大。”

  “差几天也是妹妹呀。”

  博盈得意洋洋道:“反正我比你小。”

  迟绿:“……”

  她无话可说,也不想辩驳:“快点起来,下楼吃饭。”

  博盈:“我哥下厨?”

  “嗯。”

  博盈眼睛一亮,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那我马上去,沾你光啊,又可以吃到我哥亲手做的菜了。”

  迟绿:“……”

  是不是沾她光她不知道,但她可以确定,即便是没有自己,博延今晚也会亲自下厨。

  博延不是一个喜欢把很多话挂在嘴边的人,除了跟迟绿偶尔会说的多点,逗逗她之外,对博盈他一直都是用别的方式在教育维护。

  他对博盈的那种感情,是迟绿羡慕的。

  以前的时候,迟绿就一直很羡慕这两人。

  她是独生女,虽然有表弟表妹,但真的隔得太远了,基本上没什么交流。偶尔爸妈回老家,迟绿也不爱和那群人玩。

  所以一直以来,她对博延和博盈的这种兄妹之情,就很羡慕。

  -

  三人下了楼。

  圆圆做了酸菜鱼和红烧肉,博延也做了红烧鱼和排骨和里脊,还有汤和小菜,都是博盈喜欢的。

  迟绿看着,忍不住笑:“吃饭吃饭,我要饿死了。”

  博盈眼睛开始放光:“哇,今天好丰盛啊。”

  博延看她眼,“洗手了?”

  刚打算拉开椅子坐下的博盈动作一顿,讷讷道:“立刻去。”

  博延扫了她一眼,淡声问:“要不要喝点什么?”

  博盈惊奇看他:“可乐可以吗?”

  博延:“不可以。”

  博盈噎住,无语道:“那你还问。”

  “大冬天喝可乐,你觉得合适吗?”博延冷声道:“奶茶喝不喝?”

  博盈:“喝。”

  她转头看向迟绿,小声说:“我哥今晚不正常啊,竟然允许我喝奶茶。”

  迟绿:“……”

  她瞅了博盈一眼,点头无奈说:“嗯,可能是今天签了一大笔单子吧。”

  博延听着两人讨论,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奶茶送的很快,他们吃到一半,便送了过来。

  博盈吃的很开心,瞬间觉得什么都不是事了。

  博延看了她一会,收回了目光。

  迟绿低头笑了笑,只觉得有趣。

  她正想着,手被人握了下,碗里也多了一块排骨。

  对上博延的目光,他低低道:“多吃点。”

  迟绿:“……”

  她弯了弯唇,“好。”

  听到两人的咕哝声,博盈也热情道:“迟小绿今晚别减肥了吧,多吃点,实在不行晚点你拉着我哥去跑步消耗掉。”

  到最后,胃口都不是很大的四个人,几乎把全部食物都给消灭掉了。

  博盈和圆圆走的时候,两人是扶着墙撑着离开的。

  迟绿看着觉得好笑:“真那么夸张?”

  博盈回头看了她一眼,认真点头:“真的,太撑了。我们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博延应了声,看她:“锁好门。”

  “知道。”

  -

  把残局收拾好,迟绿往墙边站着,是真的有点吃多了。

  博延洗好碗出来,她正举着手机高过头顶在看。

  他站在原地盯着她看了会,忍俊不禁。

  “还站?”

  迟绿点点头,耸拉着嘴角说:“真吃多了。”

  博延笑,垂下眼盯着她看了会:“我先去洗澡。”

  迟绿“哦”了声:“你去吧。”

  博延应了句,往前走了两步后,他忽然又停了下来。

  “迟绿。”

  “啊?”迟绿把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到他身上:“怎么了?”

  博延顿了下,走到她面前问:“要不要一起。”

  话音一落,没等迟绿反应过来。她的手机被男人拿走,人被带进了浴室。

  整个过程快的,让迟绿没能反应过来。

  浴室里水温升高,玻璃门被氤氲雾气弥漫,看不清外边,外边也看不清里面发生的情况。

  迟绿感觉像是水里的一条鱼,任博延宰割。

  她的衣服被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

  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手,能听见他的呼吸声拂过耳畔

  哗啦啦的水声和低吟声混在一起,在夜色下悦耳又动听,让人颇为地有些难耐。

  博延喉结滚动着,压着她的双手往下亲。

  迟绿有点发软,有些受不住他这样的撩拨。

  有那么瞬间,她觉得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也不听自己掌控了。她明明有些想拒绝,有些受不住,可却又主动地在承受他给予的一切,甚至回应他。

  “博老师……”她轻声喊着,声音呜呜咽咽的,像是小猫的叫声一样。

  男人低沉沉答应着,喉结上下滚动,眸眼里是化不开的浓墨,看得她心尖发颤。

  “我在。”他答应着,让迟绿有安全感。

  ……

  浴室里的水声不知何停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被放大。

  呼吸声,还有身边人的触感,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在耳边扩大,让迟绿接受。

  迟绿控制不住想挣扎,可又舍不得。她被博延亲着,根本说不出话。

  两人在浴室折腾了许久,浴缸里的水打湿了地板,变得湿湿嗒嗒。

  迟绿觉得,博延这回真的有些狠了。

  从浴室出来,他好像还没好。回到床上,迟绿闭着眼,感觉到天花板下的灯在晃。

  她嗓子已经哑了,都不想挣扎不想说话了。

  忽然间,博延轻咬了下她某一个位置。

  迟绿一怔,瞪大眼看向他:“你……你……在干嘛?”

  博延含糊不清地应着,眼眸深得像化不开的墨,低低说:“哄你。”

  “……”

  他在取悦迟绿,在让她舒服。

  到后面,迟绿下意识想拒绝:“不要……”

  她全身通红,在察觉到博延动作后,简直想羞愤而死。

  博延低头吻着她,密密麻麻的吻落下,让她无法抵抗。

  “不要……”她轻哼。

  “什么不要?”

  他慢条斯理道:“看清楚,这才是哄。”

  “……”

  迟绿闭上眼,根本不想看会她羞耻也无法接受的一幕。

  她知道博延想做什么,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她不太想,但又好像无法拒绝。其实她的身体,她的内心,是喜欢他这样伺候取悦自己的。

  迟绿眼睫轻颤,像小扇子一样。

  之后,她闭着眼,感受着他给的一切,感受着他的温度,他对自己的取悦。

  卧室里有暧昧声音传出,让人听得面红耳赤。

  迟绿把手挡在自己眼睛上方,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出声。她声音响起,更大程度地在鼓励男人所做的事。

  ……

  窗外风静了,灯光好像也变得模糊。

  迟绿的视野范围变得模糊不清,整个人像是在海里漂浮的船一样、停不下来,沉沉浮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迟绿身体到达某个点后,博延才放过她,换了种方式哄她。

  他进来,低头吻着她的唇,沙哑问:“累了?”

  迟绿:“……”

  她不想说话。一想到博延刚刚做的那些,迟绿既觉得羞耻,又很享受。隐约地,还有点自豪感。

  自豪感是怎么来的,她也很莫名其妙。大概是因为,这个男人愿意这样取悦自己,愿意那样哄自己吧。

  “你怎么还没好。”

  迟绿想着,突然说了句。

  闻言,博延咬了下她的下巴,低低道:“没良心。”

  迟绿:“……”

  她觉得自己挺有良心的。

  博延亲着她,继续自己的动作。他温柔,但并不节制。

  到最后的最后,迟绿感受着他的力度,听见他的呼吸声,以及他给自己的一切。

  ……

  -

  折腾了不知道几回,等迟绿真的沾床能睡的时候,博延还在动。

  她有些无奈,睁开眼看他一眼:“你干嘛?我真的好累好困了。”

  “不动你。”

  博延亲了亲她脸颊,低声说:“你睡吧。”

  迟绿:“……”

  可是你的手还在我身上啊!她要怎么睡。

  她睁开眼,和他深邃的桃花眼对上。

  安静了三秒,迟绿抬手主动抱了抱他,轻声哄着:“好了啊博老师。”

  她小声说:“他们不爱你,但我爱你啊。”

  博延一怔,敛下眸看她。

  迟绿小声咕哝着:“你再来,我就不爱你了。”

  博延低低一笑,吻了吻她唇角,含笑问:“真的?”

  “嗯。”

  迟绿感觉自己要累死了,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真的,睡觉吧。”

  博延:“好。”

  他喉结上下轻轻地滚动,在她耳边落下一个吻:“我也爱你。”

  非常非常。

  是那种这辈子都无法割舍的爱。

  迟绿笑笑,主动地往他怀里靠了靠:“我知道。”

  她闭着眼嘟囔着:“睡觉了,明天我也还在。”

  她知道博延在不开心什么,父母去国外对他而言,其实是有影响的。即便他们对他并不是很好,也没有很爱他,可终归,那是生下他养大他的亲人。

  迟绿能懂他的感受,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其实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父母虽然不在了,可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爱她宠她的。和博延博盈不一样,他们渴望爱,但却一直未曾得到,享受到。

  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一直都是患得患失的。

  博延笑笑,把人拥得更紧了些。

  “好。”他拉了拉迟绿的手,轻声说:“要每天都在。”

10969 3723053 MjAyMC8wOS8wNi8jIyMxMDk2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06/10969_3723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