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45章

书名:偏执反派是妹控[穿书]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雪默 更新时间:2020-10-18 19:01:08

  秦月闹上门的事, 虽然让贺闻川有短暂的不快,但有贺绵绵这颗糖果在身边,贺闻川的冷脸是完全绷不住的, 见到她, 就想搂着她, 搂住了就想舔。

  堂堂高冷总裁,秒变舔狗。

  没办法,小孩真的太甜了。

  她真的太会宠人了, 总是会甜甜地对他笑, 软软地说我爱你贺闻川。

  上一秒被搂在他怀里吻到喘不过气,义正言辞地说她要生气了, 可下一秒,摸到他指尖微凉, 又忙将他的手揣进怀里,说要帮他暖暖。

  每次被他按在床上,她会严厉地强调最多只能做两次,可后面他再要,她也很少拒绝他, 有时累得不行, 就会软软地求他快点, 跟小动物似的声音, 却又让他兽、性大发。

  明明生气地说我再也不理你了,可第二天起床,又什么都忘了,献宝地给他剥糖果, 说这个酸酸甜甜的超好吃。

  这样的贺绵绵,贺闻川完全没有抵抗力。

  小孩对他的宠, 是无声无息的,像阳光也像空气,将他一颗冷硬的心,柔柔软软地托着裹着,把它暖化后,放进她手心里,任由她捏圆搓扁,都甘之若饴。

  这个春节对贺闻川来说,无疑是温暖的,从心理到身体,都是暖哄哄的,他已经很多年没过过这么舒心的春节。

  以前,年夜饭都是公式化的,兄妹两会和莲姨坐一起吃,但几乎不聊天,贺绵绵吃饱了筷子一放,就上楼去了。

  贺闻川偶尔会跟莲姨在客厅里看一会春晚,但看不到半小时,就没滋没味地回房了。

  很多年,除夕夜都是如此过的。

  可跟往年黑白色的除夕相比,今年的除夕,是打上柔光的彩色。

  一大早,贺闻川就被贺绵绵叫醒,两人换上情侣装,大红色的高领毛衣,看起来无比喜庆,这是小孩特地去买的,还不止一套,贺闻川倒是不嫌弃,让他穿什么就穿,凭他的颜值和身材,再丑的衣服都能穿出巴黎高定款,何况衣服也不丑,小孩穿上更好看,红色的毛衣将她的小脸蛋衬得红彤彤的,可爱到不行。

  然后贺闻川就被她指挥着去贴春联和窗花,楼上楼下,屋里屋外,门多窗也多,两人折腾了大半天,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天气,愣是出了一身热汗。

  吃过简单的中午饭,贺绵绵自告奋勇帮莲姨打下手,开始准备年夜饭,他们家手艺了得的厨娘,中午就放假回家了,所以年夜饭得由莲姨掌勺,其实莲姨手艺也不差,只是平时怕她太累,没让她做。

  贺绵绵在厨房进进出出地给莲姨打下手,贺闻川就像只大狗似的,在她身后跟进跟出,会做的,他也帮忙做点,不会的,他就搂着她看她做,也幸好家里厨房够大,三个人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空间也绰绰有余。

  眼看他们两人摘着菜都能亲到一起,莲姨嫌弃地皱起眉赶人,“你们出去玩出去玩,我自己一个人能搞定,你们在这里,不仅碍手碍脚,还碍眼。”

  贺绵绵嘴唇被贺闻川吸得红红地,撩起眼皮瞪他,“都怪你,你出去吧!”

  贺闻川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角,耍赖说:“我不出去,又不是只赶我一个。”

  莲姨将炒勺敲得邦邦响,道:“都出去都出去!你们继续在这里腻歪,年夜饭就要泡汤了!”

  最后贺绵绵是被贺闻川强行抱出厨房的。

  两人在客厅里吃零食看电视玩手机,偶尔亲个嘴。

  贺绵绵拿着手机和周可儿发信息,周可儿说她家来了很多亲戚,人很多,三姑六婆的,还有小孩,闹得她头疼。

  周可儿:你家呢?人多吗?

  贺绵绵:没有,就我,我哥,莲姨。

  周可儿:你家没别的亲戚了?

  贺绵绵:远亲可能有吧,近一点就小姨……我哥他不喜欢热闹,所以远的那些,也不会过来走亲戚。

  周可儿:你哥可真是冷到没朋友,也没亲戚。

  贺绵绵:也还是有的。周可儿:比如?

  贺绵绵:上次你去住院的那个医院院长,莫一威,跟我哥就很要好,经常约出去喝酒。

  周可儿:哦,就一个?

  贺绵绵:……

  周可儿:也就是你觉得你哥好,认识他的,怕他的人居多。

  贺绵绵:你再说我哥坏话,我不理你了。

  周可儿:行行行,我不说,明天初一,我去你家找你玩?

  贺绵绵:好啊,我初八要跟同学去旅游,去一个星期。

  周可儿:旅游啊,真好,我也想去旅游,可惜没时间,楚骏安忙完楚氏的官司,应该就会来找我了,白梦岚估计也憋不住了,所以过完年,我会挺忙的。

  贺绵绵:那等你忙完,我陪你去旅游。

  周可儿:好啊,希望有这个机会。

  因为跟周可儿聊得太投入,忽略了身边的男人,贺闻川拄着脑袋,皱着眉看她半天,最后忍无可忍地抽走她的手机,看一眼,嫌弃道:“这女人太狡猾,你少跟她玩。”

  贺绵绵笑:“她说明天就来家里找我玩。”

  贺闻川:……

  晚上年夜饭,虽然只有三人吃,但也做了满满的一桌子美食,贺闻川还挑瓶好酒开了,三人都喝上一点。

  饭后莲姨给兄妹两发红包,嘴里说着祝福的话,“你们两个以后都要好好的,健健康康,相亲相爱。”

  贺绵绵接过红包说谢谢,还调皮地看了眼红包的钱,就放了二百。

  不过他们都不是缺钱的主,红包金额完全可以忽略,要的就是个好意头。

  贺绵绵也从兜里摸出两个红包,一个给莲姨,搂着她说:“您老也要健健康康,以后帮我们带孩子。”

  贺闻川在旁边忍不住低低地笑,“你这是在变相地催婚吗?”

  贺绵绵白他一眼,说:“难道你不打算娶我?”

  贺闻川眼底的笑意更深,说:“等你到年龄,我们去就领证。”

  “到时记得要买最大的钻石戒指来求婚。”贺绵绵说着,就将另一个红包递给贺闻川,说:“祝我哥天天开心,少绷着脸。”

  贺绵绵说完,自己先笑眯了眼。

  吃饭前贺绵绵已经提醒过贺闻川,让他记得准备红包,还体贴地送了两个空红包给他,让他往里装钱。

  这会贺绵绵跟莲姨都送了,就眼巴巴等贺闻川发红包。

  贺闻川果然从兜里掏出红两个红包,人手一个发给她们,“祝二位女士越来越漂亮,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贺绵绵摸了摸她哥给的红包,皱眉,“怎么硬硬的?”

  莲姨也觉得奇怪,倒出来一看,一人一张银行卡。

  贺绵绵:……

  莲姨:……

  贺闻川得意地等她们表扬,结果等半天,等来她们异口同声的一句:“俗!”

  贺闻川:……

  年夜饭过后,莲姨美滋滋去看春节晚会,贺绵绵跟着贺闻川去外面放烟花,本城闹市区虽然禁烟花,但这两年也抓得没那么严,位于郊区就更不用说,简直就是随便放。

  在这湖边别墅区住的住户,基本都是有钱人,放点烟花根本不在话下,从天黑下来后,湖边的烟花就陆陆续续地没有断过。

  贺闻川两天前就让司机准备了不少烟花,就等着年三十这晚讨女朋友开心。

  两人在湖边选了个宽敞的地方,贺闻川嘴里叼着刚点着的烟,每次要过去点烟花,就会先吸一口,将那点火苗弄亮一些,再去点引信。

  贺绵绵站在稍远的地方,捂着耳朵一脸期待,每次看贺闻川走过去点引信,她就一脸紧张,等烟花在空中炸开,她又高兴地哇哇大叫。

  贺闻川见她喜欢,也就一个接一个地放,他不怕响,叼着烟从容地点着烟花的引信,点着就从容地往后退几步,都不带跑的。

  两人一个负责点,一个负责叫,玩了大半个小时,后来大的烟花点完了,贺闻川给小孩点仙女棒,一根接一根。

  贺绵绵捏着仙女棒,笑容从未停过,贺闻川站在旁边看她,觉得这个双手握着星光的小孩,就是他的仙女。

  越到后面,湖边的烟花越多,贺绵绵扯着贺闻川手臂,“我们去屋顶看烟花吧,肯定很漂亮!”

  小孩的话,贺闻川自然不会反驳,屋顶风大,上楼时,他想去给她多拿了件厚外套,贺绵绵摇摇头,说:“你穿暖点就好,倒时我躲你怀里看!”

  贺闻川的心,柔软得快融化了。

  两人去屋顶坐了一会,虽然烟花夜景很美,但风实在太大了,很冻人,贺闻川怕贺绵绵真的冻到了,直接将她扛回三楼。

  “你还记得上次扛我上楼顶的事吗?”贺绵绵被他扛下来的时候,好笑地问他。

  贺闻川想了下,说:“没什么印象。”

  “那会你应该也是喝醉了。”贺绵绵说,那会贺闻川也没有凶她,只是扛着她上去看风景,结果还是把贺绵绵吓个半死。

  现在再看这个男人,让她爬到他头上拔毛她都敢。

  两人回到三楼,在小客厅的落地窗前看外面的烟花,又暖视野又好,贺绵绵忍不住笑,“我们好蠢,这里就看得到,居然跑楼顶去吹冷风。”

  贺闻川站在她旁边,垂眼看她的笑脸,心念一动,搂着她说:“我们可以在这里边做边看。”

  说完就深深吻住她。

  贺绵绵:……

  这人脑子里除了做,还能有别的吗?

  跨年倒计时的时候,贺绵绵被男人按在落地窗玻璃上,面对的是空旷的湖面和远处的烟花,男人的吻缠绵又热烈,“我爱你宝贝,新年快乐。”

  贺绵绵喘着气,眼神迷离地回道:“新年快乐。”

  这个跨年,实在太刺激。

  因为前一夜跟贺闻川胡闹到很晚,初一的时候,贺绵绵被贺闻川搂着睡了个懒觉,直到被饿醒。

  贺闻川还睡得很沉,贺绵绵也就没吵醒他,轻手轻脚去洗漱后,就下楼找东西吃,一到楼下,就看见周可儿跟莲姨坐在沙发上看昨晚的春晚重播。

  贺绵绵很是惊讶,没想到周可儿会这么早过来,“我以为你会下午过来。”贺绵绵走过去,坐到周可儿身边。

  周可儿正在磕瓜子,磕了一把放在手心,然后再吃,“我也准备下午过来的,但家里这几天来了很多亲戚,闹哄哄的,今早又有几波人来拜年,我实在懒得应付,就偷跑出来了,还是你们这里清净呀!”

  莲姨见贺绵绵下来,就问她想吃什么,“你们昨晚后来没下来吃饺子,我都冻冰箱里了,煮给你吃好吗?”

  贺绵绵点点头,又问周可儿,“你吃吗?”

  周可儿半点也不客气,“我也要吃,家里人太多,我早餐都没吃多少。”

  于是莲姨起来去给两人煮饺子。

  等莲姨离开,周可儿拿出手机,笑容猥琐地跟贺绵绵说:“给你看个好玩的视频。”

  贺绵绵身体往后退了退,说:“我不要看小黄,片。”

  周可儿瞪眼,“瞎想什么呢,我可是正经人”

  说完这话她自己都乐了,噗嗤一声笑到:“好吧,也没那么正经。”

  她从相册里选出个视频,点开来,再把手机递给贺绵绵。

  贺绵绵接过手机,仔细看屏幕上的画面,发现镜头里对着的,是一栋装修豪华的三层别墅。

  画面一直对着别墅门口没动,过一会,一辆黑色跑车停在别墅的院门外,车门打开,一个身材很好,背影看起来很帅的年轻男人从驾驶座下来。

  贺绵绵眯眼,凑近屏幕一点,研究只露半个侧脸的男人,然后疑惑地抬头看周可儿,“这是……楚骏安?”

  周可儿还在嗑瓜子,听她这么问,便笑着点点头,“是他。”

  贺绵绵已经有点思路了,这镜头里的别墅,应该就死白梦岚离家出走住的别墅。

  她好笑地对周可儿说:“可儿姐,正经人是不会去偷拍这些的。”

  周可儿拍拍手,端起旁边的红茶喝一口,笑道:“我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贺绵绵没再说话,专心看视频。

  楚骏安下车后,有些犹豫,站在车旁点了根烟抽上,抽完平静下心情,他才走过去按门铃。明明是自己的别墅,还要按门铃等开门,这个楚骏安还挺有绅士风度的。

  他按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他的模样看起来挺着急的,很快又拿出手机来打电话,将完电话,又在原地等了一会,才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从屋里走出来,果然是白梦岚。

  两人一开始是隔着大门说话,在楚骏安再三劝说下,白梦岚终于给他开门,两人也没着急进去,就站在院子里说话,因为镜头离他们有点远,收不到声音,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总之白梦岚看起来情绪越来越激动,几乎都是她指着楚骏安的鼻子在说话,楚骏安态度很好地哄了她几句,白梦岚没有听,越说越气,最后干脆伸手去推楚骏安,楚骏安没有防备,被她推得后退两步,随即又上前去,这次,白梦岚是直接抬手就甩他一个巴掌,将楚骏安的脸扇得歪到一边。

  贺绵绵不由得皱眉,对周可儿说:“你说,白梦岚是不是有暴力倾向啊?怎么总是一言不合就扇人耳光?”

  周可儿撇嘴,鬼知道,她这副模样,也是楚骏安自己惯出来的,能怪谁?整天把她当仙女供着,供到她都觉得自己就是真仙女,也都是有毛病。”

  “既然这么嫌弃,你干嘛还要对他那么上心,楚骏安对你都没有过好脸色。”贺绵绵都替周可儿感到委屈,“就不能换个人喜欢吗?你这么优秀,肯定很多人喜欢你。”

  周可儿笑,扑过来一把抱住贺绵绵,“哎哟,绵绵真是个小天使,我以后要是舍不得离开你,可怎么办呀。”

  贺绵绵歪着头看她,问:“什么意思?你以后要去哪里吗?”

  周可儿摆摆手,说:“先不说这个,我以后若真的要离开,肯定会告诉你的,视频你看了没?”

  贺绵绵皱眉,又将视线挪回屏幕上。

  白梦岚扇完人,还更生气,也不理楚骏安了,气鼓鼓地转身回屋了,楚骏安站在原地,没再追,神情看起来很不好,很生气,就是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视频到这里就停了。

  “所以这一次,两人闹得很凶?”贺绵绵将手机还给她。

  “很凶,有点不死不休的意思,白梦岚一想起楚骏安跟我睡过,她就发疯,我雇的那个人告诉我,白梦岚刚搬去别墅的时候,楚骏安天天去找她,她也不让他进屋,两人就站在门口吵,然后白梦岚一生气,就对他拳打脚踢,楚骏安应该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也是任打任骂,不过最近,楚骏安也不是天天去了,隔一两天才去一次,估计是折腾累了。”

  贺绵绵啧啧两声,说:“两个神经病。”

  周可儿附和,“可不是么,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演琼瑶剧吗?”

  莲姨煮好饺子来叫她们去吃,两人便终止话题,起身去了餐厅。

  饺子吃到一半,贺闻川也下楼了,起来没看到见小孩躺在身边,心情有点不爽,下楼时都是冷着脸的,见到周可儿坐在贺绵绵身边吃饺子,脸色更难看了。

  很是嫌弃地问她:“你怎么在这?”

  “我过来给绵绵和莲姨拍拜年啊!”周可儿说。

  “拜年有带礼物吗?太随便的不要。”贺闻川说着,走过去,站在两人中间,对周可儿说:“换个位置,这里是我的。”

  贺绵绵:……

  周可儿:……

  周可儿没好气地说:“贺闻川,你还能更幼稚一点吗?这圆桌这么多个座位,为什么这个就是你的,贴你名牌了吗?”

  贺闻换没理她,问:“你换不换?”

  “我就不换,怎样?你还能赶我走不成?!”周可儿也开始耍赖。

  贺绵绵见他们两人又要变成斗鸡,赶紧刷地站起来,挪开一个位置,对贺闻川说:“你坐我这里吧。”

  贺闻川的目的就是要将两人隔开,这会见贺绵绵主动换位,也就没再说什么,大爷似地坐了下去,在她们两人之间坐成一座大山。

  周可儿撇嘴,对贺绵绵说:“你就惯着他吧,再把他惯成第二个白梦岚。”

  贺绵绵:……

  贺闻川:……

  “新年礼物呢?我看看是什么?”贺闻川又开始刁难周可儿。

  莲姨在厨房里听到,忙跑出来说,“周小姐带了几斤上好的茶叶,海鲜干货,还有一些给我的礼物。”

  贺闻川眯眼,嫌弃道:“就这些?”

  周可儿瞪他一眼,起身去拿自己的背包,背包挺大的,里面装了不少东西,她拿了四个手表盒出来,对贺绵绵说:“这是前两天刚到货的几只最新款腕表,你挑喜欢的拿走,剩下的我自己戴。”

  贺绵绵也不跟她客气,靠在贺闻川身上,伸手去打开表盒,把四个都打开后,顿时被里面漂亮的手表迷住,“哇,都好漂亮,这里最便宜是哪个?”她随口问。

  周可儿指了指其中一个,说:“这个,三十多万。”

  贺闻川点点头,对她的礼物表示满意,说:“行吧,小孩都很喜欢,这几个都留下吧。”

  贺绵绵:……

  周可儿:……

  “你是土匪吗?”周可儿嫌弃地瞪他,“这里有两只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的。”

  贺闻川伸手将表盒都合起来,全推到贺绵绵面前,对她说:“绵绵,都收起来吧。”

  贺绵绵:……

  周可儿没好气地笑道:“收收收,赶紧都收走!”

  吃过午饭,趁着阳光正好,贺绵绵跟周可儿一人一辆自行车,绕着环湖路悠闲地踩着。

  “这么悠闲的生活,我好久没有过了,整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都在忙些啥,绵绵,我可真是太羡慕你了。”周可儿迎着阳光,眯着眼感慨。

  “那你就多抽点时间出来,给自己放个长假。”贺绵绵建议。

  周可儿摇摇头,意有所指地说:“我可不敢想,我跟你不一样的,你就好好过好现在的生活吧,把你哥看紧一点,别让他乱来。”

  贺绵绵奇怪地看她一眼,正想问她话,就听周可儿扔在车篮里的手机响了,两人同时停下车。

  周可儿拿起手机一看,皱眉道:“楚骏安找我。”

  贺绵绵示意她接电话。

  周可人接通电话,也没说什么,光是在听那边男人说话,最后只回了句:“行,我过去。”

  挂了电话,周可儿对贺绵绵说:“楚骏安约我吃晚饭。”

  贺绵绵挑眉,“你要去?”

  周可儿笑:“当然要去,这餐饭我可等太久了!”

  

10962 3723032 MjAyMC8wOS8wMi8jIyMxMDk2M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9/02/10962_3723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