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0 章

书名:我拿你当哥哥,你却想…[穿书]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山有青木 更新时间:2020-09-16 21:15:04

  黑暗的巷子里, 黄毛不屑的笑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你不好好在学校待着,跑这里干什么?活得不耐……”

  一句话没说完, 他的小腹突然挨了重重一拳, 他吃痛地弯腰蜷缩,接着后背都被肘击, 整个人直接朝地上砸去,等他反应过来时, 已经丧失了大半的还手之力。

  “艹……”黄毛红着眼睛试图挣扎起身, 却在对上对方野兽一般的眼睛后生出一分怯意, 再之后便看到他从书包里掏出尖利的水果刀。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后, 黄毛终于生出了惧意,他咽了下口水颤声开口:“瘸、瘸子你疯了?你要是敢动我, 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对方缓慢逼近,没有停下的意思。

  黄毛挣扎着往后爬,小腿软得直打哆嗦,想站起来都没力气。

  终于, 他被逼到了墙角,整个人也濒临崩溃:“瘸瘸子……不,霍疏, 霍哥, 霍爷!我错了,以前欺负你是我不对, 我错了……”

  话音未落, 水果刀猛地朝他刺去, 惨叫声倏然响起,刮得人耳膜生疼。

  ……

  黎浅浅出了校门就打车去烧烤摊了, 然而并没有在那里见到他,于是她让出租车沿着街道找,一连找了半个小时,眼看着已经到高三晚自习放学时间了,她只好先回学校,结果刚到校门口,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师傅停车。”

  黎浅浅忙掏了车费,急匆匆的朝他跑去:“你今天去哪了?”

  “哪也没去。”霍疏看向她。

  “不愿意说就算了,我又不会逼你说,干嘛跟我撒谎?黎深都告诉我了,你下午就出学校了!”黎浅浅有些生气,说完后注意到他的手不太对劲,立刻拉过来仔细看,结果发现右手泛红,有两三个骨节处都破皮了。

  “……你到底干什么了?为什么会破皮?”黎浅浅不解的看向他。

  霍疏沉默一瞬:“不说。”

  “为什么?”黎浅浅瞪眼。

  霍疏平静的和她对视:“你刚才说,不逼我的。”

  黎浅浅:“……”行,长本事了,都会讲道理了。

  像是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好,霍疏又补充一句:“我下次不会了。”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黎浅浅冷哼一声,注意到他鞋上的黑泥后皱眉,“怎么弄这么脏?”

  “没事。”霍疏往后退一步,仿佛这样她就看不到了。

  确定他是什么都不会说了,黎浅浅斜了他一眼,接着余光注意到他身后的小店,顿了一下后叮嘱:“在这儿等着我,哪都别去。”

  说完,她从他身侧经过,径直进了店里,十分钟后又从里面出来了,给了霍疏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拿着。”

  霍疏安静的接过来拿着。

  黎浅浅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打开:“……就这么干拿着?”

  霍疏无言的看向她,眼神只有一个意思:不然呢?

  黎浅浅觉得自己迟早被他气心梗,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打开。”

  霍疏顿了一下,听话的打开盒子,只见一个老年机在里面放着,旁边还有一张手机卡。

  “手机和卡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块钱,很便宜,不准记账,这是我送你的,”黎浅浅抱臂看着他,“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先联系我,我给你打电话你也要接,发短信也记得回,不准再突然消失。”

  霍疏眼眸微动,盯着她看了片刻后重新看向手机,许久没有说话。

  黎浅浅逐渐警惕:“你要拒绝?”

  “没有。”

  黎浅浅心情这才好点,看着他一步一步把卡安好,就凑过去要输自己的手机号。

  “不用,”霍疏头也不抬的在手机里存进她的号码,“我记得。”

  黎浅浅愣了愣,回过神时自己的手机就接到了陌生来电,她看一眼霍疏的老年机,默默把电话挂了:“你记性真好。”

  霍疏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黎浅浅发现他会背自己的手机号后,心情算彻底好了,见他还拿着手机盒,就贴心的把手机盒拿走,抬脚绕到他身后:“这里面还有充电器,不能扔,我给你放书包吧。”

  说罢她便拉开了他的书包拉链,看到里面的水果刀后愣了一下:“你书包里怎么有把刀?”

  “买的。”霍疏回答。

  黎浅浅无语:“我知道是买的,你买水果刀干嘛?”

  “切水果。”

  黎浅浅:“……”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霍疏扭头朝后看,路灯将他清俊的侧脸照得分明:“没有刀鞘,小心点。”

  “……所以为什么要买没有刀鞘的?”黎浅浅无奈。

  霍疏等她帮自己拉好拉链,才一本正经的开口:“便宜。”

  黎浅浅无语:“不买岂不是更便宜?”

  霍疏静了一瞬:“你今天脾气很暴躁。”

  “……有吗?”就算有,也是被他气的。

  霍疏盯着她看了半天,淡淡说一句:“情绪暴躁也是生理期并发症之一,我知道的。”

  黎浅浅:“……”你知道个屁。

  两个人无言对视的时候,高三放学的铃声终于响起,黎浅浅叹了声气,拉着霍疏先去找到自家车坐了进去,没一会儿黎深就来了,看到霍疏后还顿了一下:“你怎么也在?”

  “他跟我们一起回去。”黎浅浅替霍疏回答。

  黎深不满的啧了一声,但没有再说什么,上车就让司机走了。

  找到霍疏后,黎浅浅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于是蹙着眉头开始想黄毛的事。由于黎深太冲动,霍疏又弱小可怜,自己都顾不上自己,又怎么能帮不了她,所以她暂时没有告诉他们的想法,只是希望自己尽快能想出摆脱他的主意。

  然而她一直想到凌晨一点,都想不出一点能对付那种无赖的办法。

  ……如果他能自己放弃就好了。

  黎浅浅觉得自己在痴人说梦,哀叹一声后不甘地睡去。

  翌日一早,她精神不振的跟霍疏一起去上学,刚到学校就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不对。

  ……黄毛又做什么了吗?

  黎浅浅眉头微蹙,在霍疏面前勉强维持太平,等他一走就步履沉重的往教室走去。

  刚到教室门口,何蕾就眼睛发亮的朝她招手:“同桌!快过来!”

  黎浅浅丧气的到座位上坐下:“怎么了?”

  “黄有志你知道吧,就高三那个混混,他一个小时前在论坛跟你道歉了。”何蕾激动道。

  黎浅浅顿了顿:“黄毛?”

  “对,就是那个外号叫黄毛的。”何蕾说着点开论坛,调出了一段音频。

  黎浅浅戴上耳机,黄毛的声音从耳机里清晰的传递过来――

  “……因为之前闹了点不愉快,导致我想报复她,所以才会想到偷偷送花的方式,既可以让她难堪,又、又可以在被发现后推脱,但没想到这件事越闹越大……”

  他的声音黎浅浅多听一秒都觉得厌恶,简单听了几句后就把耳机摘了,皱眉思索他又想玩什么鬼把戏。

  “这下真相大白了,同桌你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了。”何蕾感慨。

  黎浅浅好笑的看她一眼:“我一直都堂堂正正。”

  “没错,是我用词不当了,”何蕾吐了吐舌头,随后想到一个问题,“不过浅浅,你有没有发现他声音一直在颤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有吗?我没太注意。”黎浅浅有点心不在焉。

  何蕾点了点头:“很明显啊,好像有人逼着他说一样,不过也正常,他自己做了亏心事,现在看着要收不了场了,不害怕才怪。”

  黎浅浅随口应了一声,低头给黎深发短信:你有没有看论坛?

  黎深依然秒回:什么论坛?

  一分钟后,他的再次发来短信:黄毛我艹他大爷!等他来了老子弄死他!

  黎浅浅叹了声气,皱眉回复:你冷静一点,先搞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道歉。

  黎深:还能为什么!肯定是看到昨天的直播心里害怕了!这个孙子!

  黎浅浅:应该不是,他昨天晚上还威胁我来着,不像是害怕了,但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道歉。

  黎深:他还威胁你了?你昨天为什么没说?!

  他发完短信已经要炸了,一扭头就看到了霍疏,当即冷着脸走到他面前。他们两个在班里从来没有交集,这会儿黎深突然找霍疏,立刻引来不少人好奇的视线。

  “出来。”黎深咬牙切齿的看了他一眼,扭头往外走去。

  霍疏静了静,面无表情的跟了出去。

  他刚到走廊,黎深就直接问了:“浅浅被威胁的事你知道吗?”

  霍疏声音微哑:“什么时候?”

  黎深死死盯着他,半晌突然舒坦了点:“没事了,你回去吧。”他还以为黎浅浅瞒着自己告诉霍疏了,但现在一看,是他多想了。

  虽然妹妹被威胁很让人生气,被威胁了没告诉他更让人生气,但好歹也没跟外人说不是。

  他是愉快了,霍疏的脸色却不大好:“你还没回答我。”

  黎深扫了他一眼,颇有优越感的开口:“也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我会解决的,她既然没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说完,他就转身下楼了。

  霍疏眼眸漆黑,没有半点情绪,许久之后才回教室。

  黎深到楼下找了黎浅浅,把事情仔细了解一遍后又开始摩拳擦掌。黎浅浅叹了声气拉住他:“你就不能冷静点?”

  “我冷静什么?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黎深气恼,“等他来学校了,我一定要他好看!”

  黎浅浅见劝不了他,只好叹了声气让他先回去了,回教室后给霍疏发短信:要是我哥跟黄毛打起来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发完她就开始等,等了半天没见霍疏回消息,以为他还没习惯用手机,就没有再发了,等到了下课的时候才给他打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他就接起来了:“怎么了?”

  黎浅浅抿了抿唇:“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到了吗?”

  “嗯。”

  黎浅浅总觉得他有点冷淡,但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他手机质量太差,声音有点失真的缘故。她轻舒一口气:“那你记得看着他点,还有,以后看到我短信记得给我回复,昨天咱们可是说好的。”

  霍疏没有说话。

  黎浅浅也没当回事,又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结果刚一挂断,那边就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只有一个字:哦。

  黎浅浅疑惑的给他发了一个问号,霍疏又回复了:回你消息。

  黎浅浅:“……”她确定了,他就是不高兴呢。

  所以他为什么不高兴?

  没等她想明白,上课铃就响了,她只得把这事暂时抛诸脑后。

  因为脾气火爆的黎深,黎浅浅担心了一整天,就怕他和黄毛发生冲突,结果黄毛从头到尾就没出现在学校。

  下午放学,黎浅浅收拾东西要走,何蕾突然用胳膊肘撞了她一下,她疑惑的抬头,顺着何蕾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霍疏后惊讶的背着书包往外走:“你怎么来了?”

  “去烧烤摊。”霍疏淡淡回答。

  黎浅浅笑了:“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之前都是我去找你,今天怎么是你来找我?”

  霍疏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往楼下走。

  黎浅浅顿了顿,小心翼翼的问:“你不高兴了?”

  霍疏不说话。

  “……我好像没惹你啊,你被其他人欺负了吗?”黎浅浅跟在他身边询问。

  霍疏还是一言不发。

  黎浅浅有点头疼:“你不能一不高兴就不理我吧,咱们怎么说的,要沟通,沟通还记得吗?”

  她不提沟通还好,一提沟通霍疏的表情更沉了,连步伐都比之前快了,右脚的缺陷也因此变得更加明显。

  黎浅浅急忙追上去,一边追一边跟他说软话,然而霍疏一直不理她,她咬了咬唇,步伐逐渐慢了下来,等走到小巷子里时,干脆停下不走了。

  霍疏走出一段后突然停下,回头就看到她揪着书包带子,低着头站在路中间。像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说不出的可怜。

  霍疏声音冷硬:“过来。”

  黎浅浅撇着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低下头,犟着不肯过去。

  霍疏沉默一瞬,绷着脸朝她走去,刚走到她面前就听到她小声控诉:“我要回学校,你对我一点也不好。”

  霍疏如万年寒冰一样的心脏像被利刃刺中,冰的表面没有化开,内里却裂开上万条纹路。

  “难得你主动来找我一次,我本来很高兴的,”黎浅浅看他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头,“结果你就开始冷暴力我。”

  霍疏别开脸:“我没有。”

  “你就有,我刚才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黎浅浅皱着眉头控诉,“我们之前怎么说的,凡事要沟通,你一生气就不搭理我,我们还能沟通吗?”

  “你说要沟通。”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咬唇:“是啊。”

  “那被黄毛威胁的事,为什么没告诉我?”他突然看向她,漆黑的眼眸里只有她的倒影。

  黎浅浅愣了一下:“黎深跟你说的?”

  听到她这么说,霍疏的表情又冷了一分,黎浅浅抿了抿唇:“我就是觉得自己可以解决,所以才没跟你说。”

  “但你跟黎深说了。”霍疏终于说出了这件事中,除了她的安全外最在意的地方。

  黎浅浅叹了声气:“本来没打算跟他说,是早上和他聊黄毛道歉的事时,顺口说出来的。”

  她说完顿了一下,敏锐的抓住了重点:“黎深怎么跟你说的?”

  “说你被黄毛威胁了。”霍疏绷着脸回答。

  黎浅浅否认:“不是这句,他跟你说起这件事时,有没有说什么不相干的?”

  霍疏垂下眼眸,半晌淡漠道:“他说你不告诉我,是因为我是外人。”

  黎浅浅:“……”她就知道,她就知道霍疏这么不高兴,肯定是黎深深说什么不好听的了!

  她深吸一口气,咬着牙问:“你也这么觉得?”

  霍疏沉默许久才淡淡回答:“我只相信事实。”

  “事实就是我从来没拿你当外人,没说的原因是怕你担心,对黎深也是一样,要不是早上黄毛道歉了,我才不会跟他说这些,”黎浅浅头疼的解释,“要是我知道他会挑拨离间,说什么也不告诉他。”

  霍疏眼眸微动,表情总算没那么冷了:“你说的,要沟通。”

  “行行行,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什么都跟你说。”黎浅浅叹了声气,认命的跟他道歉。

  霍疏静了片刻:“可以不告诉黎深。”

  “嗯,我以后什么都不跟他说了。”黎浅浅现在提起黎深就咬牙切齿。

  霍疏唇角浮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又很快消失于无形:“走吧。”

  黎浅浅和他肩并肩一起走,有些困惑的和他讨论:“黄毛为什么会道歉,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不是。”

  “别说得这么笃定,你不知道他前一天晚上威胁我时那副嘴脸,好像我不听他的话,他就要毁掉我一样,”黎浅浅啧了一声,跟霍疏告小状,“他还抢我书包了。”

  霍疏突然停下:“他动手了?”

  “不过还给我了,”黎浅浅又补充一句,接着继续疑惑,“如果没有阴谋的话,你说他都那么嚣张了,为什么会突然道歉呢?”

  “良心发现了。”霍疏淡淡开口。

  黎浅浅仿佛听到一个笑话,突然就笑了起来。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前走,快走到烧烤摊时,她突然角度刁钻的发现一个问题:“你刚才发那么大的脾气,不会是吃醋了吧?”

  霍疏的肩膀瞬间一僵,说出的话却依然平静:“你想多了。”

  “我才没想多,你肯定是因为吃我哥醋了才生气,所以一听到我之前也没跟我哥说,才突然心理平衡了,”黎浅浅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忍不住打趣他,“没想到你这么小心眼,这种醋竟然都吃。”

  “到了。”霍疏绷着脸加快脚步走进烧烤摊,像之前一样去盛饭吃。

  黎浅浅拿了一双筷子坐下,等他一来就开始从他碗里偷东西吃。霍疏和以前一样,还是不准她吃这里的东西,黎浅浅起初还很听话,但后来熟了之后,就完全不顾他的冷脸只管偷了,霍疏见她没有不舒服,也就默认了这一行为。

  烧烤摊老板看着两个人吃一个碗里的东西,不由得感慨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黎浅浅对他的日常脑补已经习惯了,闻言只是冲他讨好的笑笑:“老板,烤肠好了吗?”

  霍疏沉下脸:“不准……”

  “随便吃!”

  “谢谢老板!”

  黎浅浅说完就直接去拿烤肠了,霍疏不悦的看向老板,老板无辜的耸耸肩:“别怪我啊,换了你你能拒绝吗?”

  霍疏沉默片刻,把目光收了回去。

  黎浅浅自己扎了根烤肠吃得很香,霍疏看向她:“我咬一口。”

  黎浅浅看了一眼本来就不多的烤肠,犹豫了:“要不你跟老板再要一根?”

  “别,小本生意,经不起你们这么吃。”老板果断拒绝。

  黎浅浅立刻道:“我给钱。”

  “不卖。”老板刚才一听霍疏那样说,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哪还敢卖给她。

  黎浅浅没招了,只好把烤肠杵给霍疏,在他吃之前还不忘小声叮嘱:“少吃点啊,这肉不干净。”

  霍疏沉默的看她一眼,一口给她咬走半截。

  黎浅浅:“……”她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但当看到烤肠变短时,她大约感觉到了一点。

  “噗……”老板看到她的表情没忍住笑了,等霍疏看过来时,他咳了一声赶紧去切肉了。

  她像往常一样待到十点,就被霍疏送回了校门口,道别后直接进了车里。

  几分钟后,黎深也上了车,一坐稳就暴躁的说:“黄毛今天竟然没来,不过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除非一辈子不来学校,不然我肯定不会放过他。”

  “……你先冷静一点吧,说不定他的目的就是激怒你呢。”黎浅浅叹了声气。

  黎深咬牙:“激怒又怎么了,我会怕他?”

  “不怕不怕,我哥什么都不怕。”黎浅浅不想他一直纠结这件事,于是立刻安抚。

  结果黎深不满了:“你在敷衍我?”

  “没有,我就是有点累。”黎浅浅服软。

  黎深抿了抿唇,皱着眉头道:“明天开始你跟我一起上学,放学先让司机接你回来,别在学校等我了,省得黄毛那孙子再出什么阴招。”

  “……别啊,我想跟霍疏一起上学,我、我也想在学校等你。”黎浅浅本来想说自己一直没上晚自习的事,但看到他的表情后觉得现在不是好时机,于是默默隐瞒了。

  黎深不悦:“这事没的商量,什么时候确定安全了,我什么时候不管你。”

  黎浅浅张了张嘴,半晌没精打采的歪在了车里。

  当天晚上,她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唉声叹气,纠结要怎么跟霍疏说不坐公交的事。一连纠结半个小时,她终于给霍疏发了短信:你到家了吗?

  霍疏很快就回复了:嗯。

  黎浅浅咬着下唇,聊天框里打了又删,最后发了一句:我哥不让我坐公交了,我明天可能没办法跟你一起。

  霍疏回复:嗯。

  黎浅浅翻个身,继续发:晚上他要我先回家,为了不被发现,我可能要少陪你一个小时。

  霍疏:好。

  黎浅浅:“……”她盯着他回复的三条消息,不满意了。

  一分钟后,霍疏的手机响起,他顿了一下接起:“有事?”

  “我都不能跟你一起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是觉得能摆脱我了,所以偷偷高兴呢?”黎浅浅十分气愤,“亏我给你发短信之前这么纠结,早知道就简单通知你一声了。”

  说完,她就挂掉了电话,气哼哼的倒头就睡,第二天闹钟响起时,她下意识的坐起来,随后一想今天不坐公交,又果断把闹钟延后半个小时,然而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板着脸起床了。

  她早餐快吃完时黎深才下楼,看到她后扬眉:“你起的真早。”
“习惯了。”黎浅浅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三明治。

  黎深顿了一下:“你心情不好?”

  “没有。”黎浅浅背上书包,等他拿好早餐后一起往外走。

  黎深嘁了一声:“因为我不让你跟着霍疏,生我气呢?”

  “不是。”黎浅浅看了他一眼。

  黎深扬眉:“那就是你跟霍疏说这事儿,他表现不咸不淡,所以你失望了。”

  黎浅浅被戳中了心事,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黎深立刻来劲了:“你说说你,整天缠着他干什么,有用吗?他就是块石头,捂不……”

  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

  黎浅浅疑惑的看向他,又顺着他惊讶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霍疏神色冷淡的站在大门口,视线所及正是他们兄妹。

  “霍疏?”黎浅浅惊讶的朝他走去,“你怎么还没走,要迟到了。”

  霍疏平静的看着她:“我跟你一起上学。”

  黎浅浅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有些不敢相信:“你、你要跟我一起去学校?坐我家车那种?”

  “嗯。”

  黎浅浅顿时笑了:“那那那我们快走吧,哥!赶紧,要迟到了。”

  说完她就跑去开了车门,刚要让霍疏进来,黎深就先一步上车了:“他坐副驾驶。”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无言的看向霍疏,霍疏淡定的拉开了副驾驶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汽车以最快的速度把三人送到学校,下车后黎浅浅偷偷拉了一下霍疏的衣角,低声叮嘱他:“要是黄毛今天来了,你千万记得拦着点我哥,别让他跟人打起来了。”

  “嗯。”

  黎浅浅嘱咐完还是不放心,直到霍疏进班后给她发短信,说黄毛没来,她这才松一口气。

  ……不过他为什么没来?

  黎浅浅皱了皱眉,觉得有点奇怪。

  而接下来的几天黄毛还是没来,正当她都快淡忘这件事的时候,他在周五这天突然回了学校。

  黄毛是赶在自己班上体育课的时候回来的,黎深听说他进班的消息后,立刻从操场跑回了教室,在班门口看到他的背影时就怒喝:“你他妈还敢回……”

  来字还没说出口,黄毛就转身看向他了,对视的瞬间黎深愣了愣,半晌憋出一句:“谁把你打成这样了?”

  只见黄毛脸上青紫红肿,像打翻了调色盘一般,简直是惨不忍睹,以至于他想动手揍人,都挑不到还平整的地方去揍。

  黄毛像是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锐气,看到他后瑟缩一下,好半天才哑声道:“我是来收拾东西的,我转学了。”
黎深皱眉:“转学?”

  “……你、你放心,我以后会离黎浅浅远远的,不会再跟她说一句话,也不会再跟她见面。”黄毛低着头,手脚有些慌乱的收拾东西。

  黎深眯起眼眸:“你还没回答我,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黄毛手指一颤,蓦地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

  当霍疏的水果刀离他的眼球只有一厘米时,他永远也忘不了霍疏那淡漠、冷静的眼神,那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近到能击溃他所有的心理防线,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和霍疏的区别。

  恶人至少还是人,但魔鬼早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所以你别想用世间任何一条规则困住他。

  “这次我放过你,但你再招惹黎浅浅,除非你杀了我,否则这把刀就会插在你的脑袋上,”他的声音略微沙哑,透着触目惊心的淡漠,“滚出承德,别再让我看见你,做不到,你就死。”

  那天他在霍疏冰冷的视线下,录下了道歉的音频,之后的几天也一直做噩梦,闭上眼睛就是霍疏没有一丝情绪的漆黑眼眸。

  这次和以往不同,他没有生出一点报复的想法,只因为他知道,霍疏说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喂,问你话呢。”黎深不耐烦的开口。

  黄毛回神,把所有东西都装进书包,这才扭头看向黎深。他挣扎半天,才深吸一口气:“你以后离……”霍疏远一点,他不是正常人。

  他的话只说了三分之一,视线中就出现了带给他巨大恐惧的人,此刻正用漆黑无光的眼睛盯着他。

  黎深见他不说话了,就有些不耐烦的追问:“离什么?”

  “没、没什么……”黄毛慌乱的背着书包往外走,经过霍疏身侧时,只感觉靠近他的那半边身体都在发颤。

  霍疏淡漠的看着他:“不要有下次。”

  他的话没头没尾,黄毛却听懂了,僵硬的解释一句他这次回校是为了收拾东西,说完就落荒而逃了。

  黎深疑惑的看向霍疏:“他是不是有病,怎么感觉跟疯了一样?”

  “不知道。”霍疏平静的回到座位上坐下,翻开一本数学书静静的看。

  黎深啧了一声,小声嘀咕一句:“书上连一个字的笔记都没有,装什么装。”

  说完,他就回操场找人打球了,教室里只剩下霍疏一个人在看书,篮球场上的人肆意奔跑,汗水挥发在空气中,时不时传来几声欢呼,热闹,却也与他无关。

  黄毛突然消失了,以前做出的那些事成了一场闹剧,一切经过被打印成通报批评,贴在了学校公告栏里,起初还有人跑去看,时间久了就没人关注了,而随着第一次月考的来临,公告栏里贴上了各年级的考试时间,这件事就算彻底过去了。

  黎浅浅不太相信黄毛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但事实上他就是突然放弃了,而且还道歉滚蛋一条龙,完全没让她操心,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感觉莫名其妙。

  “你说他怎么就转学了呢?听我哥说,他走的时候鼻青脸肿的,好像被谁揍了……所以是谁揍了他啊?”黎浅浅一脸疑惑的跟在霍疏身边,前几天她重新获得了和霍疏一起上学的权力,这会儿俩人正一起去赶公交。

  她继续絮絮叨叨的表达自己的疑惑,霍疏安静的走在她的外侧,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倒也算和谐。

  很快到了公交站,黎浅浅停了下来:“揍他那人应该是为了我吧,不然黄毛为什么在挨完揍之后跟我道歉?那么问题来了,那人是谁,为什么要帮我揍人?”

  她最后一句摆明是问霍疏了,霍疏对上她渴望答案的目光,沉默片刻后开口:“学雷锋,做好事。”

  “……呸。”

  公交车来了,两个人一起上车,运气不错的找到两个位置,只可惜一前一后,不是并排的。

  黎浅浅坐在前排,想了好半天后扭头,在公交车椅子的缝隙里朝他勾勾手指。霍疏垂眸看着她,睫毛在眼下映出一小片阴影。

  “快点。”黎浅浅催促。

  霍疏面色平静的倾身向前,隔着缝隙问:“什么事?”

  “我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帮我了。”黎浅浅神秘兮兮。

  霍疏看向她的眼睛:“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黎浅浅啧了一声,飞快的瞄了旁边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暗恋我呗。”

  “……”

10951 3713003 MjAyMC8wOC8yNy8jIyMxMDk1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27/10951_3713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