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七章

书名:替身要有替身的样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苏钱钱 更新时间:2020-09-16 21:16:05

  蒋禹赫简单跟祁叙说了明的事, 祁叙一边听一边朝家里走,回书房打开电脑。
热搜上光是关于明的就占了三条。

  那些话题下对她的辱骂看得祁叙都心惊肉跳,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祁叙手机里的APP大多是商务资讯, 平时浏览的也都是一些国外的新闻网站, 时刻让自己得到市场上的第一手消息。
而/看书就去www.clewx.c o- m/娱乐圈的新闻他几乎不关注,吃瓜更是没兴趣。

  所以明这件事,如非本人或者蒋禹赫这样的外人告诉他, 他很难会主动去发觉。

  但现在已经晚了。

  想起刚刚明打来的那个电话, 祁叙赶紧回了过去。
可明关机了。
无法接通。

  蒋禹赫刚刚问他明有没有想不开, 祁叙起初还觉得不过是和同组演员起了纠纷,应该不至于到想不开的地步。
可他浏览了这些热搜留言评论后,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女孩要怎么承受这些难听的话。

  浑身席卷而来的烦躁,他马上给田安妮打电话询问明的下落, 田安妮说――
“因为消息太多,眼不见心不烦,所以开飞行模式了。”

  “那她人去哪了?”
“说出去逛逛, 一个人闷在酒店很容易乱想。”
“……”

  祁叙想说脏话了。
这种时候还放任她出去,还开飞行模式谁都找不到???

  祁叙竭力忍下情绪,冷冷问田安妮:“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要继续让热搜挂下去,让她被骂下去?”

  田安妮不知在跟谁说话, 说完才回祁叙, “梁恒很快会发声明, 我也联系了蒋总希望纪沐阳能帮忙澄清一下, 只是初月那边有些麻烦, 抑郁症博得太多人的同情,对很不利。”

  抑郁症?
祁叙记得上次见过那个初月, 前簇后拥的公主做派,哪有半点抑郁症的样子。

  他忽然说不出的烦,挂了电话,马上去了蒋禹赫的公司。

  这件事也牵涉到纪沐阳,所以他的经纪人也正在拟声明,祁叙过去后直接问蒋禹赫:
“这种事你应该见过不少,说吧,怎么处理最好。”

  蒋禹赫耸了耸肩,“初月拿抑郁症做文章,靠同情拉分,再加上甩出了确凿的加戏证明,已经获得了一片倒的支持。明想要扳回这一局,有点难。”
祁叙当初删吻戏的时候顺便让编剧加了明的戏份,没想到今天竟然成了别人拿来伤明的利刃。

  他一声不吭,坐在位置上想了很久。
眼下微博上对明的控诉,集中在抢角色,加戏,暧昧男演员,态度不好这四点上。
逐个击破,总会有想到的办法。

  “你帮我联系一下导演。”

  从来没有祁叙解决不了的危机。
无论是自己的酒店,还是明眼下的事件。
和导演通完话,两人正商量对策,蒋禹赫忽然说,“咦,明运气不错。”

  “?”

  蒋禹赫把手机递给祁叙看:“有个过去很红的大牌刚刚宣布复出了,这会儿已经空降热搜,估计能分走不少火力。”

  祁叙随便看了眼屏幕。

  #惊喜!影后江敏月宣布复出#

  祁叙并不认识这个人。
但蒋禹赫说对明有帮助,那就算是个好消息。

  他似乎因此受到了启发,“是不是再多几条这样的消息,明的事就能被带下去。”

  “如果大家都去专注讨论别的更有趣的内容,当然会相应地减少对明的攻击。”

  祁叙若有所思着。

  蒋禹赫笑,“你不会是琢磨着把你酒店搞个什么大新闻吧,别了,没用,关注娱乐圈的都是些喜欢八卦的网友,你搞酒店免费住都吸引不了他们,除非这会说SG集团太子爷和某女明星有一腿,他们肯定有兴趣。”

  祁叙沉默片刻,无所谓地说:“那就这么办。”

  蒋禹赫:“……?”
-

  明其实没走远,带上帽子口罩在附近逛了逛。
一个人待在房间面对那些评论和私信是没有办法平静的,她不是圣人,总会委屈难过,还不如关掉网络出来走走,看看好玩好看的东西,暂时忘了那个二次元的世界。

  原本打算逛一会儿就回去,可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她逛到了一家数码用品店,本想去试试最新款的平板电脑,谁知手就不受控制地点开了热搜。
想看看自己的热度下去一点没有。

  结果她的热搜果然下去了。
可另一条热搜惊呆了她。

  妈妈什么时候要复出了?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这件事啊?!

  明赶紧打开自己手机的信号,顾不上去看那些私信,马上给江敏月回去电话。

  “妈,热搜怎么回事?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江敏月依然温柔地笑,“不用这么震惊,其实妈妈去年就有这个打算了,现在刚好你遇到了事,安妮说这是个宣布复出的好机会,可以帮你分走一些流量,妈妈何乐而不为呢。”

  明:“……”

  其实早上江敏月问明想要什么礼物时,明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能和她合作拍一部戏。
可江敏月不提复出,她也不敢去奢望,怕给妈妈压力。

  但现在江敏月宣布复出了,本来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明又觉得内疚。

  “妈,你该不会是为了帮我才这样做的吧?我真的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的。”
“说什么呢,你安妮姐本子都给我递了好几个,是我一直没选到合适的才暂时搁置了。别乱想,这事儿听安妮的,你沉住气,相信她会帮你安排好。”

  有了江敏月的鼓励,明的心顿时沉下来不少。
想起未来能跟妈妈一起在娱乐圈拍戏,她甚至还高兴起来。

  翻了翻江敏月复出那条热搜的话题评论――

  【活久见,是真的吗?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我天,敏月阿姨是真女神了,我爸那会特迷她。】
【嗷嗷嗷嗷嗷,欢迎女神归来!!】
【我们全家的偶像!我靠!我靠!我现在好激动!】

  明看到其中一条没忍住笑出来――
【像江敏月这样的实力影后真的应该出来教一教现在的新人,个个都沉不住气,比如那个明。】

  明心想骂吧骂吧,我还要感谢你们呢,把我妈都骂复出了,哈哈。
再往下看,这条评论被人回复了。

  【层主去看看《当我恋爱时》导演发的花絮吧,人家明前前后后试镜六次,还沉不住气?】

  明表情一愣。
宋导发什么花絮了?

  她马上切到宋导微博,发现宋导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开拍前每一次的试镜都剪成了花絮。

  宋导说:【别的我不知道,但明这个角色是我亲自选的。她很努力,前后花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试镜六次,每次都在进步,最后我才用了她,从没有抢谁角色的说法,希望大家理智吃瓜。】

  过去自己演看不出来,但明现在看视频,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的演技肉眼可见地在这六次中一次比一次好。

  下面的网友也不瞎,都看出来了。

  【所以现在吃瓜还是等一等,万一反转呢?】
【初月也不是什么好鸟,我听说这部戏她带资进组的。】
【刚开始还骂明,但现在我决定不站队了,观望一下再说。】
【排,其实我觉得明面相看着挺可爱,不像那种会嚣张的人……】

  与此同时,梁恒和纪沐阳也相继发声明撇清了和明的关系。

  梁恒更是直接在微博上内涵了初月――
【讲个笑话,你们见过演戏时背ABCDEFG的人吗:)】

  这条微博发出来,网友们群情鼎沸,各种猜测,吃瓜吃得不亦乐乎。

  总之闹了一下午,明最明显能感觉到的是,私信渐渐变少了。
骂她的人也慢慢变少了。

  江敏月的复出,宋导的力撑,以及梁恒的内涵,这么多热点在一起,网友们已经来不及吃瓜了,偏偏这时又突然来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这次直接搞瘫了微博的服务器。

  这条新闻是素来以消息确切出名的某娱乐媒体曝出的。
【曝SG集团太子爷与娱乐圈女友秘恋两年,即将完婚!】

  这条新闻看得明目瞪口呆。
啥玩意儿?
他怎么突然就有个交往两年的女朋友,还要,完婚?

  这条新闻下,还曝光了那位女友的照片。
不过只是个身材窈窕的剪影,看不出样貌。

  网友们疯了。

  【卧槽今天是瓜节吗,我他妈来不及吃了,先吃哪一边啊?】
【我对这位SG家太子爷的未婚妻感兴趣啊啊啊,这是谁我怎么认不出来?】
【都交往两年了,谁啊藏得这么好,一点风声没听到。】
【我对照了目前国内一线的十多个女星,没一个像的,该不会是国外的吧?】
【我猜是……】
【我觉得是……】

  刚刚还在吃流量瓜的网友一转眼全部猜起了太子爷的娱乐圈女朋友。
连明都顾不上自己的事了,直接奔赴一线认真吃起了祁叙的瓜。

  这新闻真的假的?
还有这照片看着莫名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当然,明也自作多情了下,暗戳戳地把所有自己拍过的照片都回忆了一遍。
对不上。

  肯定对不上啊,人家都说了,秘恋两年了。
自己跟祁叙认识加起来还没半年。

  所以,应该是个假瓜吧?

  就在明认真吃瓜时,祁叙的电话来了。
“你在哪。”

  明心情复杂地看了下周围,还是决定跟他见面。
她报了个地址,祁叙说:“在那别动,等我。”

  -

  五分钟后,祁叙接到了明。
坐到车上,祁叙半个字没提热搜的事,好像这一天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热搜上那个太子爷也不是他。

  明见他朝着某个地方开,好像有目的地似的,问,“去哪儿啊?”

  “去满足你一个愿望。”

  明:“……?”

  这男人又开始故作高深故弄玄虚了。
呵,她有什么愿望,她怎么不知道。
她现在的愿望就是想知道那个剪影是谁。

  于是明也淡定地坐着,看祁叙又搞什么鬼。

  两人在车里都没说话,好一会,祁叙才解释道:“下午我在健身,没收到你的电话,不是故意不接。”
明低着头,虽然只是简单地回了他一个哦,但之前笼罩在心里的乌云,悄悄散了。

  “下次不准再去找那些。”祁叙忽然又说。
语气好像是在生气,但明莫名听出一种吃醋的味道。

  明偏头看他,“你吃醋啊?”

  祁叙没答,过了会忽然空出一只手弹明额头:“这是惩罚,下不为例。”

  明:“……”
可恶,你有本事吃醋你有本事承认啊!
打我干什么?

  车开了十来分钟,停在京市某个著名的茶社门口。

  明探头看了两眼,不确定地问,“带我来这干什么?”
祁叙转身,帮明带好帽子和口罩,“下车。”

  明被勾起了好奇心,跟着祁叙一起进了茶社,他好像安排好了一切,明跟着他直接走到了楼上。
那儿一般是高级VIP才可以坐的位置。

  这时刚好晚上七点半,台上相声开始表演的时候。

  明一眼看到自己最喜欢的某个演员上了台,没忍住拍了拍手指台下,“哎呀我超喜欢他的。”
说完又不好意思地端正坐下,但祁叙看得出,她脸上的欣喜根本控制不住。

  这家茶社是京市最大牌也最传统的一家,相声演员个个出名,全国游客都爱过来捧场。

  祁叙对相声没兴趣,他坐在一旁,看台下演员妙语连珠,身边的明笑声不断,自己的唇角也轻轻扬着。

  一小时的节目看完,大概是笑得太多,明整个人精神都好了不少,直到走出茶社,她还在重复刚刚其中一个演员的段子,笑得不能自已。
“你说好不好笑哈哈,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喜欢听相声。”

  祁叙:“我不喜欢。”

  明笑容顿住:“啊?”

  “但我知道你喜欢。”

  明愣了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天哪,她这么一个小仙女是个相声girl,说出去都有些不好意思。

  祁叙嗤了声,背课文似的背出一段话――

  【今天陪他去听钢琴音乐会了,真不明白这些有什么好听的,听得我想睡觉。我要是总裁的话,就带我女朋友去听相声,多么优美带劲儿的中国话啊。】

  明:……
她记得,这段话摘自《替身观察日记》
是她那次陪祁叙去听音乐会回来后写的。

  这人脑子里装的什么,怎么能把这些记得一清二楚?!
羞耻顿时浮上来,明忍不住打了祁叙一下:“你能不能忘了日记的事,别再提了好不好。”

  祁叙抓住她的手,等明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人已经自然地转化成了握在一起的动作。

  明低头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联想起热搜上的那张照片,忽然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顿了顿,明试探地说,“要不你再满足我一个愿望吧。”

  祁叙:“什么?”

  明停下,犹豫了几秒,“我想吃个瓜。”

  祁叙没多想:“什么瓜?西瓜?哈密瓜?”

  明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你的瓜。”

  祁叙:“?”

  “就,那个剪影…是谁啊。”

  

10950 3713004 MjAyMC8wOC8yNy8jIyMxMDk1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27/10950_3713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