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4章妈你家女婿很凶残的

书名:权爷,夫人又自爆马甲了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佛系惊鸿路 更新时间:2020-10-18 18:56:04

  一口冷气没吸完,宾客们就看见沈楠蝶被警方带走。

  大寿星赵柔:???

  溜须拍马讨好了沈楠蝶一整个下午的亲朋们:???!!!

  沈璎婤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发微信问冷血:【谁让你这么干的?】

  ——【权爷。】

  正编辑‘多管闲事’四字时。

  沈媛媛昂首阔步地走到沈璎婤跟前。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讥笑道:“姐姐,都是一家人,你干嘛报警呐,今日好歹是二婆生日,你报警让人将楠蝶堂姐表姐抓走,这不是公然打二婆的脸嘛?”

  被警方带走的沈楠蝶:????

  沈璎婤是一叶孤舟?

  亲戚A:“不!这应该不是我理解的意思,开什么玩笑?沈璎婤怎么可能是一叶孤舟。”

  亲戚C:“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沈璎婤是羡慕嫉妒恨,故意报警抹黑沈楠蝶的吧?啧啧啧,还没成家,嫉妒心就这么强,往后老公出去沾花惹草,那还得了,家里当爹妈的也不好好管管!”

  亲戚D:“小蹄子臭不要脸!以为抹黑沈楠蝶,我们就会喜欢她吗?呸!臭不要脸!老赵快点把她撵出去!”

  亲戚F:“可是……万一媛媛质问沈璎婤的话,就是我们理解的那个意思,一叶孤舟大画家真是她,我们家的孩子还拜不拜一叶孤舟为师了?”

  只可惜,说话人声小,没一个亲戚把她当回事。

  直到……

  沈璎婤抬眸,目光清冽浅淡地瞥了沈媛媛一眼:“不是我报的警。”

  “你撒谎!”

  沈媛媛铁了心要让沈璎婤成为众矢之的。

  她瞪着沈璎婤大声道:“警官说的很清楚,是一叶孤舟报的案,你就是一叶孤舟,那次在慈善拍卖会上,我见过你的印章,楠蝶堂姐分明就是你让警察抓起来的!”

  众亲戚:“……”

  妈哒,马屁拍错了。

  谁都没想到,被她们骂了一个下午的沈璎婤,居然才是真大佬。

  大寿星第一个接受不了这现实,她走上前来:“沈媛媛,你有没有搞错哦?沈璎婤是大画家一叶孤舟?你楠蝶堂姐不是说一叶孤舟在国外么?”

  “对啊媛媛,既然你一早就知道沈璎婤是一叶孤舟,为什么这种为家族争光的事情现在才说出来,害我们拜错码头,丢尽了脸。”

  宋丽闻言,撸起衣袖,就同这人吵了起来。

  “她大婶,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们媛媛不说出沈璎婤是一叶孤舟,肯定是沈璎婤嫌你们孩子资质差,不想收你们娃当徒弟,不准我们家媛媛说的,你们要骂就骂沈璎婤去,别骂我们家媛媛。”

  “就是,我们家媛媛和楠蝶从小就人美心善,绝对是沈璎婤嫌麻烦,不愿意教你们家的孩子画画,故意隐瞒的真相。

  不过沈璎婤,你隐瞒自己是一叶孤舟的事,二婆可以理解,你报警把你楠蝶堂姐逮进去,二婆就忍不了了,赶紧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把你楠蝶堂姐放了!”

  这时的赵柔依旧是一副趾高气昂天下为她独尊的模样。

  “很抱歉,我做不到。”

  沈璎婤酷酷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寿星赵柔:“……”

  众人均无言以对。

  “太过分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愤怒地大骂道:【是一叶孤舟又怎样?还不是宁安县乡村里出了名的……扫把星!扫把星!扫把星!!!】

  【就是,拽什么拽?她瞧不上我们家孩子的资质,不愿意收我们家孩子为徒,我们还嫌弃她灾星的体质,不愿意和她沈璎婤亲近呢!】

  【就她这种性格的丫头,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就算嫁了出去,将来被会被男人嫌弃灾星体质,同她离婚的!】

  【行了诸位,不要生气了,今日是我赵柔对不起大家,让我这不懂事是堂孙女,坏了大家伙的心情,我赵柔向诸位赔不是,并宣布,从今往后,我赵柔这一脉,同她沈璎婤一家断绝亲戚关系,不再往来。】

  赵柔和所有来宾气得疯狂孤立且针对沈璎婤,可这挽回不了,沈楠蝶被警方审讯,以及她们各家的孩子无法拜沈璎婤为师的局面。

  周慧芳和沈志安也因此没在赵柔的席面上得到友好的对待。

  夜里,周慧芳来到卧室劝沈璎婤道:“孩子,你楠蝶堂姐用假画冒充你的画那事,要不就这么算了?”

  沈璎婤无奈地回答:“妈,这事你别管,以这种方式惩罚沈楠蝶,是权叶铖的意思,我若不顺权叶铖的意,他就会亲自动手,等到那时,沈楠蝶的下场,只会更惨。”

  “啊?”周慧芳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我女婿他,这么凶残地呀?”

  “对,你女婿很凶残的,不要忤逆他,不然,他可能会连你这个丈母娘都会一并整治。”

  “不是吧?这么凶残?”

  “非常凶残。”

  沈璎婤特别喜欢在周慧芳跟前讲权爷坏话,她笑着将周慧芳温柔地送走。

  “早点睡吧妈,沈楠蝶的事不用担心,她性质不是很恶劣,还没有对我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做完笔录,再虚心的接受一番教育,警方会放她回家的。”

  而此时,到家中不久的王佩妮和宋丽,正在慈眉善目的审问沈媛媛。

  “沈璎婤画的画,能能值一个亿?”宋丽笑眯眯的,此刻满脑子都是沈璎婤的画。

  沈媛媛躺在沙发上玩着游戏,眼皮也不抬:“准确的说,是权爷和郝珏将画炒到了一亿天价,沈璎婤的画本身值不了一个亿,一幅千万以内,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的。”

  “一千万一幅也很值钱呀,十幅就有一个亿了呀。”

  宋丽越想越兴奋,转头笑看着王佩妮。

  “妈,你年三十生日,今年的年夜饭,咱们就在大哥家吃呗,到时候让沈璎婤把她压箱底的画都搜罗出来给妈当生日礼物,到时候,咱们家就发了。”

  王佩妮也正有此意在,赵柔生日宴上得到一幅赝品,就被人捧上了天,她想体验一下被万人吹捧的成就感。

  “宋丽,你明儿就给周慧芳打电话,让她今年的年夜饭,多给咱们预备一桌。”

  “不是吧奶奶,我妈随便一说的,您还当真了。”沈媛媛抬眸诧异地看着王佩妮笑道,“现在的沈璎婤,可不是从前的沈璎婤,她那些价值连城的画,不是好抢的,当心她让您老人家吃不了兜着走。”

  “她敢!”

  王佩妮瞥了眼沈媛媛:“当年算命的说她是扫把星时,依我和爷爷的意思,是要扔河里淹死的,如果不是我一时心软,同意你大伯养她,沈璎婤根本就活不到现在,她还敢和我较劲?哼,弄不死她!”

10945 3723025 MjAyMC8wOC8yMi8jIyMxMDk0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22/10945_3723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