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7章 还有多少日子

书名: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宝姑娘 更新时间:2020-10-18 16:30:12

  我嫉妒他们,嫉妒他们尽管不善良、不温和,却还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

  嫉妒他们活着,嫉妒他们父女还可以依偎在一起。

  而我不出意外,此生也不会再有机会。

  想来真的可笑,我一生小心翼翼,自认也算本分善良……头来却落得个标准的众叛亲离、家破人亡的下场。

  一声巨震将我拉回现实。

  我回神,这才发觉屋子里的人已经不笑了。

  每个人都正襟危坐、表情紧张地看着繁华。

  而繁华正攥着朱欣的头发,她的脸则埋在桌上的溜鱼片上。

  我看过去时,繁华刚刚松开手,拿起手边的餐巾擦着手,冷眼看向朱投:“抱歉,朱总,我讨厌这种玩笑。”

  朱投愣怔了几秒钟,才忽然回神似的站起身,扶起朱欣,心疼地拨掉她脸上的鱼片。

  她显然被吓坏了,这会儿才突然回神,“哇”一声嚎哭起来。

  与此同时,繁华也站起身,并伸手将我从座椅上扶了起来。

  一位陪客赶忙站起身,扶住朱欣。

  朱投赶紧松手跑回来,说:“繁董,刚刚是我女儿不懂事,但你已经教训过她了,咱们说好的事……”

  “免谈!”

  直到上了车,我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繁华竟然在那种场合打了女人。

  我甚至不知道朱欣犯了什么错?

  想起这个,我转头看向繁华,说:“你……”

  刚说了一个字,他便倾身压过来,吻住了我的嘴。

  我推了推他,如每次那样推不开。我心里越发难受,干脆用力合上牙齿。

  我毫不留情,很快就感觉他身子一震,舌.尖尝到了淡淡的锈腥气。

  趁他怔忡,我用力推开他,他却吻得更深入。

  我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愤怒,用力地咬。

  他任由我咬,但就是不松口。

  直到我因为窒息而头脑昏沉,他总算放过了我。

  但嘴唇却还是贴在我的唇上,摩挲着,低声呢喃:“菲菲……”

  他说:“对不起。”

  对不起?

  难道他发现我知道了?

  不,他不可能为这件事道歉。

  我头晕脑胀地想着,看不清他的脸,又怕他看出我的发病,便直接闭上了眼。

  只感觉繁华的嘴唇在我的嘴唇上流连了许久,又慢慢地挪到了我的脸颊上。

  一边游走,一边轻声地说:“别哭了,是我不好。”

  他这样一说,我才发觉自己的脸上湿漉漉的,眼睛也是如此。

  原来我又哭了。

  是在包厢里的时候吧?

  那时我的确有一段时间是完全失控的。

  我的样子一定糟透了……

  我在眩晕之中胡思乱想着,恍惚间又听到了繁华的声音:

  “对不起……”

  “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再睁眼时,我发现四周是一片纯白。

  其实严格来说,并非是纯白,而是白混合着其他浅色。

  但因为我的视力已经相当弱,所以看着特别像纯白。

  我之所以特别清楚这件事,是因为我这样躺了很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关注天花板。

  四周充斥着药物和消毒水的气味,淡淡的,但非常刺鼻。

  我仔细地回忆了,最后的记忆是在车上,当时繁华在我的旁边。

  可我现在却在医院。

  难道繁华已经知道了?

  我正想着,忽然听到了开门声。

  脚步声传来,我寻声望去,见到一个穿着隔离衣的男人身影。当他走到近前时,我终于看清是郝院长。

  他低头看看我,说:“已经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说,“身上很累。”

  “嗯,你感染了流感病毒,没有好好保养。”郝院长说,“需要在医院观察至少三天。”

  我点点头:“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是繁先生。”郝院长说,“因为你发烧、昏厥、呕吐。不过我已经告诉他,你的情况是流感导致的病发症。”

  我点点头:“谢谢您……”

  见他转身要走,忙问:“我的病情怎么样了?”

  “片子已经发给梁医生了。”郝院长说,“等他回复,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这话一听就明白,我问:“是不是又恶化了?你告诉我,我不会激动的。”

  郝院长点了点头:“很不妙。肿瘤的尺寸突然膨胀了接近三分之一。”

  难怪药突然近乎失效了……

  我问:“还有多少日日子?”

  “这个我们也不好判断,”郝院长说,“先等等梁医生的意见,别急。”

  郝院长前脚出去,繁华后脚就来了。

  他和郝院长一样戴着口罩,穿着隔离衣。

  他来到病床边坐下,显然是因为我一直看他,他眯起了眼睛,说:“别怕,这里不是重症监护室。”

  他说着,抬起戴着手套的手,在我的脸上摩挲着:“郝院长说你免疫力太低,所以见你需要暂时隔离一下。”

  也好。

  现在我根本就不想看见他。

  我闭起眼,感觉他的手指始终在我的脸上流连着,良久,发出了一声低笑:“跟咱家的小兔子一样一样的,摸一摸就把眼睛眯起来了。”

  我睁开眼。

  尽管他戴着口罩,但仍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出,此刻他正在笑。

  “干嘛这么可爱地看着我?”他说着,手指抚上了我的嘴唇,“难不成是想要一个亲亲?”

  我忍不住开了口:“你不要乱来。”

  繁华顿时笑了,屈起手指,刮了刮我的鼻子:“原来还能说话啊。”

  我重新闭起眼。

  感觉他在手指恋恋不舍地在我脸颊上抚着,半晌,忽然说:“菲菲……”

  “……”

  “对不起。”他说,“昨天本来是想带你出来散散心,想着他们有事求我,肯定是尽力讨好,没想到又惹你伤心。”

  我说:“我没有伤心。”

  没听到他的声音。

  稍久,他的手也放了下去。

  安静……

  等了许久,仍旧没有动静。

  他走路的脚步一向不重,听不到也是正常。

  我这么想着,睁开了眼。

  却猝不及防地看到了繁华的脸。

  他弯起了眼睛,又抬起手,以两根手指迅速地在我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说:“就知道你是装的……小狐狸。”

  我用力闭上眼。

10941 3722991 MjAyMC8wOC8yMC8jIyMxMDk0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20/10941_3722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