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3章 我求之不得

书名: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宝姑娘 更新时间:2020-09-16 22:23:07

  “不过阿华那一关委实不太好过,所以……”她说着,打开皮包,拿出一张纸,推了过来。

  是支票。

  三千万。

  我一愣。

  忽然想起繁华曾问过的那三个字——

  谁来过。

  我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阿华一定会问你为什么流产,而我需要你瞒住你的病。”苏怜茵说,“至于理由,随便你去想,即便你说是因为我用钱引诱了你,也没有关系。”

  我拿起支票,说:“好。”

  苏怜茵不信任地看着我。

  “我本来就已经不打算把病的事告诉他。”我说,“这对我来说是很容易的条件,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

  苏怜茵的目光仍旧充满警惕:“你不想知道理由?”

  “我能猜到。”我说,“你不希望他感到难过。”

  得知身边深入接触过的人死了,但凡还有些人性在,多少都会感到有些难过,何况……我跟他还曾是夫妻。

  我相信,在他亲姐姐眼里,他是有这点人性的。

  苏怜茵微微颔首,专注地看着我的样子和繁华几乎无二致:“他会难过。不仅难过,还会悔恨、痛苦……难道你不希望么?我不相信有人会如此无怨无悔。”

  看来她知道繁华都对我做了什么。

  也是,那天繁华刚拿到流产单,后脚就去了苏怜茵身边。虽然他后来又不知为何回来了,但透过这件事不难看出,繁华是会跟她分享心事的。

  所以我索性坦荡些:“我当然希望了。”

  苏怜茵眼神发冷。

  “我活着时,他不知道珍惜,弃我如敝履。等我死后,他幡然悔悟,甚至思念成疾,染上抑郁,整个下半生都受到折磨,”我看着她,轻声说,“如果真能如此,我求之不得。”

  苏怜茵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

  “但这种事只会发生爱我的人身上。”我说,“不爱我的人,只会稍稍有点愧疚,很快就会重新振作,娶新妻生孩子,潇洒生活,甚至把我的死当成与新欢的谈资。对我来说,这是最后一次羞辱。让他以为我还活着,并且离开他,享受更好的人生,是我给自己留下的遗产。”

  说到这儿,我拿起了支票,朝她笑了笑:“谢谢你帮我拦住余若若,这件事由我自己让他知道为好。”

  繁华回来时,我已经放好了支票。

  在这之前,苏怜茵也给了我一张名片,说如果需要帮助,可以联络她。

  这所谓的“帮、clewx.c o m最-快发、助”,当然是说隐瞒病情方面。

  我道谢接过来,和支票一起,放到了皮包夹层里。

  三千万,交给信托的话,可以撑我爸爸十年。

  若是十年时间,还不够让穆安安原谅我,那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吃过饭后,我先上车,繁华又跟苏怜茵聊了一会儿才进了驾驶座。

  最近连日来都在下雪,路面都被洁白的积雪覆盖,天地一片寡白。

  繁华慢慢地开着车,我一言不发。

  车里的路况广播在不断絮叨着,内容是各个道路因为雪天而造成的剐蹭事故。

  忽然,广播声低了,繁华的声音传来;“我姐姐跟你说什么了?”

  我回神看向他:“没说什么。”

  “周平轻易不会在那种时候打过来。”繁华侧脸看了我一眼,“交代吧。是不是让你流产?”

  我说:“是你告诉她的吗?”

  繁华“嗯”了一声,停顿半晌,又道:“我妈妈不见我,需要她帮帮忙。”

  我没说话。

  他姐姐的态度已经完全表明了,他家人不接受我。

  繁华又瞟了过来:“你果然早就打听好了。”

  我没听懂:“什么?”

  “我家的事。”他睖了我一眼,口气有些嗔怪,“装也要装得像一点,这时候总该故作惊讶地问问吧。”

  我说:“我不想跟你聊这个。”

  我对他一直都是真诚的,无论是兴趣梦想,还是亲朋家人,早在一开始,我就告诉了他。

  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他告诉我的仅是冰山一角。

  不过无妨,我与他早已走到尽头了。

  我根本就没有兴趣。

  沉默间,忽然,繁华把车靠到了路边:“穆容菲。”

  我看向他。

  他转头看过来:“我是不可能离婚的。”

  他的话题跳转太快,我没能理解。

  “就算我姐姐向你保证,”他一本正经,甚至可以称得上严厉,“但她也奈何不了我。否则我当初就不会娶你。”

  看来他是以为苏怜茵在跟我说这个。

  我也乐得他如此误会,便问:“那你当初为什么娶我?”

  繁华眯起了眼,伸手掐住了我的脸:“不要转移话题。”

  “……”

  他盯着我的眼睛问:“你有没有答应她?”

  毕竟都没聊这话题,我可以轻松做答:“没有。”

  繁华似乎并不放心,又看了我半天,才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靠回了椅背上:“我姐姐说你不爱我,要我跟你离婚。”

  “……”

  我很高兴她这么想。

  否则带着“痴情怨妇”的标签死去,真是太伤自尊了。

  繁华再度看过来:“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我看了看外面,这条路这会儿没车,而且不远处就有一条小商业街。

  如果他发狂把我丢出去,我倒不至于死在外面。

  于是我说:“是我对她说我想流产。”

  繁华盯着我,一动也没动。

  我说:“我希望她帮忙说服一下你,我不想给你生孩子。咱俩的情况也不适合生孩子,我……”

  “嘭!”

  话还没说完,繁华已经甩上了车门。

  虽说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害怕,紧张地看着他,看着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站在寒风里,掏出了香烟。

  如果以前知道,怀孕了就能得到如此待遇……我早就把他药倒了。

  我等了五分钟,眼看着繁华的耳朵已经冻红了,便蹭到驾驶座上,推开了车门。

  繁华显然是听到了动静,让开门口,皱着眉问:“干什么?”

  他的声音跟冷风一起冲进来,冻得我打了个激灵。我说:“你进来抽吧,我不嫌弃。”

  他按住了车门。

10941 3713024 MjAyMC8wOC8yMC8jIyMxMDk0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20/10941_3713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