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章

书名:男朋友都变成了疯子(快穿)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小白莲一柏君 更新时间:2020-10-18 15:29:06

  第六章

  “小沈, 你怎么突然穿高领毛衣了,整个人的风格都变了。”

  沈熙白为了遮盖住自己脖子上这些诡异的印记,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件这件灰色的高领毛衣, 才勉勉强强盖住, 突然听到有人注意到这点,霎时间就让心虚不已的他有些慌乱。

  “啊,对,就试试。”沈熙白干笑两声, 有些尴尬。

  说完,他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耳根子也有些泛红。

  索性问者无心, 也没太在意,两人随便絮叨了两句就成功糊弄了过去。

  沈熙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沈熙白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准备继续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

  “叮, ”的一声,沈熙白熟练的接起电话,“喂, 你好,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了两秒,紧接着电话那头就穿来了“滋滋”的电流声, 还有略显短促的呼吸声。

  沈熙白一顿,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职业操守的原因,他换了个问法, 重新问道,“今天天气好吗今天感觉怎么样。”

  就像是一个老友, 语气十分轻松,也不会给人太大的负担。

  电话那头喘息声变粗, 顿了一阵,嘶哑着嗓子,声音几乎低不可闻,“是雨天,感觉不太好.”

  沈熙白很快就对电话那头的人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女性,估摸年龄在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

  “愿意跟我聊聊吗?”沈熙白继续循序渐进,试图让对方对自己更加信任,更方便对方对自己展露新声。

  “我有一点累…”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虚,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气无力。

  沈熙白警铃大作,立刻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又默了一瞬,没有回答。

  沈熙白的不安感越发强烈,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小心翼翼地又问,“你又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愿意和我聊聊吗”

  “……同性恋有错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愈发虚弱。

  沈熙白咯噔一下,眉头一跳,这个问题从来都是毋庸置疑的,“当然没有错。”

  电话那头的女生顿了一下,“如果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就好了……”

  沈熙白的不安感越发强烈,努力的开始套路信息,紧忙又问,“你是在家吗今天吃了什么”

  “嗯,我在家…呲呲…”电话那头的女声断断续续的回答,时不时还杂夹着一些电流的声音。

  “我,我吃了老鼠药……”电话那头的女生轻嗤了一声,“也许,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放过我,我才能够解脱。”

  沈熙白表情瞬间变了,他做出一个手势,开始向旁边的人示意,另一只手开始熟练的拨打报警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生似乎察觉到了沈熙白的紧张,又轻嗤了一下,开始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吗我今天打了二十五次热线电话,但是很遗憾,前二十四次都显示正在忙线中……我换了十三次热线电话,才终于被你接起来的……”

  说到这儿,她的声音开始哽咽,那是一个在沙漠里孤独走了几百里路,却始终找不到归家方向人拥有的绝望。

  沈熙白的手都有些抖。

  全国各地的热线电话可以接起来的名额有限,并且这种服务又不同于其他接线员,几分钟里面就能应付好几个客户,他们工作的时候,长的话可以与客户聊上好几个小时,短的话也基本上是半个小时起步,在接线员有限的情况下,面对如此大的用户群,根本无法做到人人都能在第一时间拨通电话。

  这种无奈,是每一个自杀热线接线员都极为难受和无能为力的。

  也许女生她一开始有很多很多话想要跟人诉说,有很多很多心事需要人倾听,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忙线,让她对生的欲望也跟着慢慢降低,所以最后这个电话真的被人接起的时候,她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沈熙白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与对方继续周旋。

  于是,思量再三,沈熙白轻声问道,“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沈熙白大致摸清楚了对方的年龄,岁数不会太大,在经济条件,生活方面仍受限于家人。

  女生一顿,呼吸声越发急促,甚至没出几秒,她就像是一个被人摁开了开关的水龙头,眼泪哗啦哗啦的砸下来,声音开始趋于崩溃。

  “有,但是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女生的声贝拔高,声音撕裂。

  下一秒,沈熙白就听见电话那头发出咚咚的走路声,然后是水哗哗流出来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断断续续干呕的叫声。

  --这个女生在催吐。

  沈熙白一喜,她还有活下来的欲望。

  “吐不出来怎么办为什么吐不出来”女生崩溃的大喊,开始疯狂的用手指抠自己的嗓子眼。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响,沈熙白一阵又一阵的抽痛,表情也愈发凝重,他急忙说道,“不要怕不要怕,救护车很快就会过来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你……”

  沈熙白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对方突然挂断,一切戛然而止,发生得极为猝不及防,只留沈熙白的心跳还在飞速跳动。

  沈熙白仍瞪着眼,他盯着前方发呆,嘴巴都还没来得及闭上。

  他强装镇定,开始回拨这个电话,手指都在微微发颤。

  但沈熙白来来回回试了五次,都显示无人接听,沈熙白的拳头也跟着攥紧。

  只能在心里面默默祈求救护车能够快点,再快点。

  这个电话结束了,沈熙白再也无法知道救护员有没有第一时间赶到,也没有办法知道这个女生还能不能活下去。

  因为他们的工作,只能到这一步为止……

  他们每天接这么多的电话,也无法窥探,电话那头的人,接下来的人生,更无法预测,电话那头的人有没有好好的活着。

  沈熙白突然有些哽咽。

  电光火石间,沈熙白清楚地看到桌面上的抽纸毫无征兆的被什么东西抽了出来,然后下一秒,纸巾就开始自己飘了起来,最后轻轻地附到了沈熙白的眼角,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拭。

  沈熙白刚升起来的伤感情绪就这么被这见鬼的一幕,吓得整个眼泪都缩了回去。

  虽然他有预感,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样时不时来一下,还真的让他吓得够呛。

  光滑的木制桌面开始出现浅的水痕,一笔一划,变成两个字:别哭。

  沈熙白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耐不住自己心中小小的槽点,小声嘀咕道,“别老是吓我。”

  桌面上又开始出现新的水迹,---没有吓你。

  写完以后,旁边还跟着画了一个简陋的哭脸,似乎是在表达自己内心的小委屈和怨念。

  沈熙白盯着桌面上的哭脸笑了一下,便开始重新接起新的电话,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沈熙白感觉自己都有些腰酸背痛,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他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又吞了一块润嗓片才勉强舒服点。

  平静了差不多大半天没动静的某鬼又开始在桌上写字。

  ‘外面下雨了,伞在你的抽屉里。’

  沈熙白一顿,咽了一口口气,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周围,确认没有人看自己以后,他便不动声色从旁边地抽出几张抽纸,继而强装镇定地将桌面上的水渍擦干净,以防被旁边的同事看见。

  沈熙白屈指敲击了一下桌面,似乎了一瞬,有些犹豫,但还是顺着某鬼的意思拉开了抽屉,果不其然,里面躺着一把崭新的深蓝色晴雨伞。

  还不等沈熙白想更多,就听见刚刚已经下班出门的同事又重新折返,动作还有些狼狈。

  同事大声地说道,“外面下雨了,大家下班的时候千万记得拿伞。”

  刚一说完,办公室就是一阵哀嚎。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办公室恰巧不巧地准备一把伞。

  沈熙白对男人的感情可以说得上是十分复杂,虽然抵触也慢慢的在一件件小事当中消散,但是他一个大男人突然一下子就成为了对方口中的鬼新娘,这还是让他有些消化不良。

  想到这儿,沈熙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表情又跟着变了变,十分复杂和古怪。

  沈熙白小声怒骂道,“你个色鬼。”

  刚刚接话还很快的某鬼,在沈熙白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半句话都不敢吱声,唯恐自己说了什么让沈熙白更加生气。

  但是显然,他这样冷处理的方式只会让人更加生气。

  沈熙白轻哼了一声,在心里默默的给对方扎小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沈熙白的情绪,某鬼立马开始继续写字,--‘不要生气。’

  看着这四个字,沈熙白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又拿着卫生纸将字迹擦干,但某鬼隐隐约约地还是猜到了沈熙白应该是在气头上。

  ‘我知道错了。’沈熙白刚一擦干,某鬼立马接着写,态度可谓是非常诚恳。

  沈熙白顿了一下,但还是一如往常的抽出卫生纸将桌面上的水渍擦拭干净,虽然犹豫了一瞬,但依旧没有心慈手软。

  似乎意识到沈熙白根本不想听自己这些冠冕堂皇的屁话,某鬼又顿了一下,开始发挥自己厚颜无耻的真本事,开始出其不意地说骚话。

  ‘我爱你。’

  ‘你要不要尝试喜欢我一下。’

  沈熙白盯着这两行字,终于,拿着纸的他顿住了,这一次的他并没有像刚刚一样,狠心的将字迹擦掉。

  甚至沈熙白的表情也跟着变化起来,耳尖也开始发红,他抿了抿唇,喉结滚落,看起来也不知道是恼火多一点,还是羞耻多一点。

  终于,沈熙白憋不住了,低声又骂了一句,“不要脸。”

10936 3722981 MjAyMC8wOC8xOC8jIyMxMDkz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18/10936_3722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