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I《家有鬼妻13》

书名:极品渣男[快穿]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19:02:05

  做好晚饭, 众人一起把饭菜端去堂屋饭厅的时候,楼岚才后知后觉发现叶姐不见了。

  心里一沉,楼岚找了个借口上楼回房, 还是没找到叶姐。

  不死心地又到处找了找, 都没找到人,楼岚不得不承认叶姐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一次离开了。

  这让他心情有些低落, 低落中还夹杂着愧疚。

  ――叶姐特意来看他, 他却因为工作的原因去跟其他人互动交流, 完全忽视了叶姐。

  她转身离开时的背影该多清冷孤独啊?

  只多想一下那幅画面,楼岚心里就沉得慌。

  感性的人多数也比较情绪化, 低落的心情让楼岚在稍后的“营业”中也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晚饭后的“才艺表演”中, 女团成员自然是抓紧时间唱跳了她们的专辑主题曲, 期间还多次暗示楼岚站起来加入她们。

  楼岚都只当没听懂,老老实实窝在小马扎上认真剥明天要用的板栗, 时不时还往火盆里丢一小把烤着吃。

  可以说很接地气了。

  十点多结束了拍摄,楼岚回房关门,脱离了镜头,整个人肉眼可见地萎靡不振起来。

  两个小纸人跳着爬到楼岚肩膀上,唧唧哇哇地说话, 楼岚有一句没一句地听,把揣在兜里用纸包着还热乎的烤板栗放在桌子上, 然后扯围巾,脱外套。

  正低头扯皮带, 坐在窗台上看不下去的叶箬无奈,不得不敲了敲玻璃引起某人的注意。

  楼岚果然动作一顿, 抬头看过去,见本以为已经离开的叶箬竟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惊喜扬眉,第一时间就去摸烤板栗,发现热气还没散完,更高兴了。

  “姐你没走啊?”拿着烤板栗走过去,“尝尝看,特意给你烤的,还热着。”

  叶箬笑了笑,接过烤板栗,安静地剥着吃了一颗,抬眸就见小弟弟正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抬着脸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好吃吗?”

  叶箬心念一转,改变了准备直接吞掉板栗的想法,放慢动作细爵慢咽片刻,才点头:“不错,好久没尝到这么纯粹的味道了。”

  楼岚眉眼笑开了:“是吧?这些都是我跟仲哥他们一起去山里打的,百分百纯天然无污染的野生板栗。”

  说罢,楼岚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继续说:“原本说是要包饺子的,结果女团里有人不喜欢吃,彤姐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偷偷跟我们抱怨过呢。不过没包成也好,明天等她们走了我们再做,人少了我们还能多吃点......”

  脸上的笑渐渐变成迟疑,楼岚问:“姐你明天还在吗?”

  叶箬又剥了一枚栗子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随意点头:“最近都没事,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楼岚也没问她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都在忙什么,只是单纯高兴于她能有一段时间都有空闲,热情邀请她:“那姐你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呗,别看这里除了山就是水,其实好吃的好玩的还是不少的。”

  像极了一位热情推销景点的旅游业工作者。

  好在最后他的推销很成功,唯一的“客户”答应停留一段时间,并对他口中宣传的那些项目表示了期待。

  第二天,仲莱跟周彤就发现他们这位昨天还心情低落的小弟忽然跟打了鸡血一样,又是上山设陷阱套野兔打麻雀掏鸟窝,又是下河摸鱼翻小河蟹。

  要是提前一天,他们还可以理解为楼岚是因为来的飞行嘉宾都是年轻女孩儿,所以动了孔雀开屏的心思。

  可关键是他这么努力展现自己的时间点恰好就是女团成员离开后。

  看着不远处对着几只刚买回来的小鹅崽认真说教的楼岚,周彤挽着手上的柴一边摇头感慨:“小弟这是还没开窍啊。”

  那么多漂亮女孩子走了,他反而高兴了,这叫什么事啊。

  仲莱忍俊不禁,一斧头劈开一块木柴:“小岚年纪也不大,这方面男孩儿本来就比较晚熟。”

  周彤还是在念叨:“晚熟成这样的也少见,对了,下午要来的飞行嘉宾里漂亮妹妹吗?”

  仲莱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汗,站起身回头看楼岚,随口道:“谁规定一定要喜欢漂亮妹妹?漂亮姐姐就不行啊?”

  周彤若有所思:“年下小奶狗......”

  小奶狗是不可能小奶狗的,下午新的飞行嘉宾过来,自持成熟的楼岚主动包揽了杀鸡的任务,刀子往神气的大公鸡脖子上隔空虚虚一抹,脸上露出一个狰狞邪恶的笑:“叫你每天都跑到我窗户下面打鸣!”

  大约是感知到了楼岚的邪恶气息,原本认命的大公鸡忽然亢奋起来,奋力挣扎,有力的翅膀双脚又扑又蹬,楼岚一时不察,真叫它越狱成功。

  接下来,就是楼岚满脸震惊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丢了菜刀就满院子去追,飞行嘉宾里有小时候被大公鸡啄过,生出童年心理阴影的,一看见虎虎生风冲自己跑来的大公鸡,顿时吓得丢了盆抱头逃窜。

  偏偏凑巧他逃跑的路线就是大公鸡的逃亡方向,其他人反应过来后辇在后面帮楼岚追。

  一时间,原本充满恬淡无争桃源气息的庐舍里一片鬼哭狼嚎鸡毛飞溅,负责拍摄的工作人员笑到差点打跌,镜头直晃,

  等到播出来后,观众们也纷纷爆笑,没有任何资本运作,硬生生送《青山庐舍》节目上了回热搜。

  当然,最后这一幕中的每一个人,也都没能逃脱被截图做成最新爆款表情包的命运。

  还是一个系列带完整剧情的那种。

  逞威风不成,反被大公鸡用最后的鸡生来了次下马威的楼岚很郁闷,晚上早早就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捂着脑袋,拒绝跟叶姐继续每晚都会有的睡前闲聊。

  叶箬也没强迫他,只是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安静地坐在飘窗上,或是看看窗外,或是回头看看床上鼓成一个大包的楼岚。

  死前她是职场上的强势精英,死后短暂的懵懂过后,就是谋算着如何变强,连报仇都是顺带的,并不急切。

  等到算计了仙女村整个地图的鬼怪及任务者,顺利升到BOSS级别后,叶箬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利用从赵盛那里得到的黑环钻漏洞,游走在其他地图中壮大己身,探索传说中未知的神灵,黑环世界的根源。

  可以说,没有一刻是清闲的放松的,她享受步步为营的谋算,享受腥风血雨中的意外与惊喜,同时也留恋停留在楼岚身边的惬意轻松。

  叶箬知道楼岚与其他人类是不同的,他身上,或者说是灵魂中,自有一股宛如清风譬如雨露的气息。

  擅占卜预知的西天鬼王说那是传说中的灵体,是据说只有神灵才能拥有的气息。

  她诉说时鬼眼中爆发出的贪婪让叶箬不悦。

  好在她早有准备,问过之后就让西天鬼王成为过去式了。

  一切都没有改变。

  除了她,再没鬼怪知道楼岚的特别。

  十一月,山里的夜空依旧清亮,凉如水的月光下,叶箬微微皱眉,心里还是有着担忧。

  不行,谁知道除了西天鬼王,其他三大鬼王会不会有别的途径知道?

  有风吹过,轻柔地卷起窗帘,而后又很快消失不见。

  一开始楼岚是不好意思,在装睡。可久了,就不知不觉真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便签,得知叶箬有事离开了,楼岚舒了口气,夹好便签,揉着头发去洗手间洗漱。

  叶姐已经在这里停留好几天了,楼岚早就预计她大概这两天就要离开,所以并没有因为她的不告而别而失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楼岚也只是想多跟自己这位特殊的朋友说说话。

  对方能停留这几天,楼岚已经挺满足了。

  还没下楼,就听见楼下传来阵阵说笑声。

  楼岚加快步伐,还没出现在镜头里,脸上就自然而然带上了朝气蓬勃的笑。

  半年后,楼岚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上映。

  因为有环球娱乐的资金支持,加上在演艺界人脉颇广的仲莱照顾,电影里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都是娱乐圈里颇有演技的艺人。

  仲莱从来没有让这些人压制自己的演技来给自己的学生做配抬轿,楼岚的表现也没让他失望。

  在一群老戏骨实力派的包围下,楼岚非但没有暴露薄弱处,反而绽放出独属于自己的灵气与光彩,一举拿下金杯最佳新人奖及最佳男演员奖。

  这一年,是属于楼岚的丰收年。

  前脚刚拿了金杯两座奖杯,后脚又接连斩获最受欢迎男明星奖,最佳流量奖等多个奖项。

  年末时,歌后周彤再出新专辑,毫无悬念占据各大歌曲榜榜首,亲自操刀创作歌曲的楼岚,作为最具潜力音乐人,登上另一个艺术舞台。

  参加完春晚后赶着回首都的家里陪着父母家人过年,吃过热闹的年夜饭后,楼岚借口要出去走走,戴着帽子围巾,穿着厚厚的能遮掩身形的大衣,楼岚走出别墅,没有方向地随意转悠。

  时间已经很晚了,该等跨年的都已经跨完了,几乎家家户户都关灯休息了,就算有精力旺盛的准备通宵玩耍,也多半都留在家里陪着家人说说话打打牌。

  外面还下着不算大的雪,扑扑的,偶尔能听见压垮了枝桠的声音。

  绕着附近的别墅转了两圈,楼岚才等到想等的人。

  或者说,鬼?

  本以为等不到了,楼岚都准备回去烧一支叶姐留下的寻踪香,没想到她还是来了。

  这一刻楼岚才发现自己其实挺喜欢这种等待的,总会有种惊喜的满足感。

  “姐,新年快乐,给你准备的礼物。”楼岚抽出一支插在大衣兜里的手,手心里握着一个小盒子。

  雪越下越大,依旧一身红裙的叶箬站在雪地里,透出一股惊心动魄的美感。

  垂着眼眸盯着小盒子看了一会儿,叶箬伸手轻轻拿了,指尖在楼岚没有戴手套的手心里留下一抹冰凉。

  楼岚察觉到她兴致不是很高,脸上的笑慢慢淡了,眼里升起一抹担忧,却没有主动多问,只是默默陪着她。

  叶箬引着他陪自己走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回到了楼家别墅大门前。

  到了这里,叶箬停下脚步,转身回眸看他,妖异的脸上露出浅淡的哀伤:“小岚,答应我,以后要幸福。”

  楼岚心头一跳,不好的预感越发浓郁,忍不住靠近一步,急切地询问:“姐你是要去哪里?以后都不来看我了吗?”

  叶箬迟疑着没有说话。

  等到楼岚急得团团转时,她才含糊其辞地说:“你还记得我们的那个婚约吗?”

  她忽然提起这个话题,楼岚不明所以,却也免不得顺着发散思维:“记得,难道是这个婚约有什么问题吗?”

  叶箬摇头,耳畔一缕碎发掉落,被她抬手轻柔地挽回了小巧苍白的耳朵后面:“没有,我找到解除的办法了。”

  此时此刻,楼岚再傻也明白,一定是解开婚约需要她付出什么难以想象的代价。

  果然,叶箬轻轻说:“人鬼之间的婚约,便是冥婚,哪怕等你死了也摆脱不得。除非......”

  “除非什么?”楼岚迫切追问。

  “除非消失的是我。”叶箬说得轻巧,好似她并不是要消失了,只是离开一段时间。

  楼岚抿紧了唇,眉心蹙成个解不开的结。

  叶箬还在安慰他:“这件事本身就是我连累了你,要不然你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不能随意谈恋爱,不解决的话,以后还会影响你结婚要孩子.......”

  “而且本来我就已经死了,现在这样也没什么意思,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我认识的人一个个老去,只留我一个孤魂野鬼在世间如浮萍飘荡吗?”

  “迟早有一天我会选择自我消失,所以早一天消失,晚一天消失,都一样,你不要有心里负担。”

  楼岚板着脸:“不是,不一样,不行。”

  之后不管叶箬说什么,他都倔强地重复这句话,跟个复读机一样。

  叶箬无奈,只能歇了劝他的想法。

  可了解她的楼岚却知道,她这样并非放弃了这个打算,反而是准备不再顾忌他的想法,打定主意一意孤行。

  楼岚莫名生出一股委屈来,小半张脸缩在围巾里,眼巴巴看着她:“姐,你就这么嫌弃我?”

  宁愿魂飞魄散彻底消失,都不愿意跟他保持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叶箬叹了口气,用一种无法描述,却让楼岚潜意识里心跳加快的眼神注视着他,半晌,才苦笑一声,垂眸道:“我只是,害怕。”

  “害怕有一天,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感情。”

  嘭!

  不知哪里响起的烟花声点亮了身后的夜空。

  楼岚微微张嘴,讶异又不敢置信地看她。

  叶箬难堪地别开脸,宛若自暴自弃地喃喃自语道:“你这么优秀,这个世界上能不对你心动的女生,恐怕很难找到吧。很不凑巧,我并不是特殊的那个。”

  楼岚从突然被表白中缓过神来,热气直往脸上蹿,无措地眨巴眼,眼神也飘移不定,几次张嘴都美能说出话来。

  雪扑蔌扑蔌地飘落,落到人脸上,很快就化了,只留下冰凉的触感。

  不知过了多久,叶箬抬手,冲着楼岚那边点了一下,脸上重新露出大姐姐似的笑,却多了一分忧郁与不舍,轻声细语叮嘱:“快回去吧,雪越下越大了,别感冒了。”

  空气中荡开一层涟漪,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空气膜把楼岚包裹了起来,既阻隔了寒风雪花,也阻隔了冰冷的空气。

  说完,叶箬最后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不再犹豫地准备离开。

  眼看着她如同以前那般身形渐渐消失,想到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楼岚心头一紧,跨出一步,再次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姐!”

  叶箬消失了一半的身形一顿,却没有回头。

  楼岚顾不得自己微不足道的羞耻心,抓紧时间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姐你别走!留下吧,我、我其实,那个......其实跟你一起,也挺好的......”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却不是底气不足,而是羞耻心快要把他整个人给炸了。

  叶箬久久没有转身,楼岚伸出手,使劲搓自己脸,笨拙地挽留她:“虽然我现在,可能,嗯,不能回应你的感情,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做、做夫妻,也能接受。”

  越说越觉得自己像渣男。

  楼岚脑子卡壳,提取不出恰当的台词,急得拽围巾,最后还是只挤出干巴巴的一句:“我会努力的。”

  努力什么?努力回应这份感情?

  感情也能努力憋出来吗?

  楼岚不知道。

  好在,大概是被他的话打动了,叶箬终于转身,眸子里涌动着难以克制的情愫,脸上有明显的犹豫与动容。

  楼岚见状,松了口气,心下越发坚定了要努力的决心。

  就算最后没努力出爱情,至少他也要做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不能让姐难过。

  “那我们,适婚吧?”在爱情里,女人总是免不了卑微的期待,偏偏又舍不得委屈了喜欢的人。

  “你别有负担,如果觉得不喜欢,别强求自己。”

  楼岚心里又酸又软,觉得就算一开始有不适应,他也要努力逼自己适应。

  不都说习惯很容易就养成嘛。

  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等到适婚开始后,楼岚才发现,原来已婚男人能这么快落。

  繁忙的工作结束后,回家就有漂亮温柔的妻子在门口迎接他,给他脱衣服拿外套换拖鞋,等他去洗漱好出来,饭桌上就有他喜欢的香甜可口的饭菜。

  吃过饭后,如果他有工作要忙,贤惠的妻子必定安静地为他准备好水果点心茶水,然后自己去做家务,保证不会打扰他一分一毫。

  最让他心生隐秘快乐的,咳,自然是适婚半年,彼此都已经接纳对方后才开始的睡前活动。

  渐渐的,楼岚也体会到了妻子与众不同所带来的好处。

  无论是出国还是出省入山拍摄工作,身边总有人打理好他的私&生活,偶尔还能玩个特殊情&趣......

  一年后,楼岚提出扯结婚证的想法。

  总会乐于满足他的妻子第二天就虚构了一个全新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并且还满足了他一些不足为外人道来的小癖好,亲手安排了两人相识相知相爱的剧本。

  把偶像剧搬到现实中演绎,楼岚满足了。

  访谈节目上,主持人好奇地询问:“楼岚,据我所知,你跟楼太太相识不过半年,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么你会这么快就选择步入婚姻的殿堂呢?”

  被妻子亲手打理得光鲜亮丽的楼岚脸上露出个夹杂着得意与满足的表情:“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吧,只是单纯想要尽快体会已婚男人的快乐。”

  现场观众哄笑一片。

  节目播出后,无数网友刷起了新梗:#已婚男人的快乐,你不懂#

  原本因为哥哥突然宣布结婚而哀嚎痛哭的粉丝们:“......”

  哥哥,已婚男人的快乐我们不懂,但是我们懂伤口上被撒盐的快乐[微笑.jpg]

  独自在家守着看节目的叶箬失笑,想起阳台上的花还没浇水,手指懒洋洋一抬,花洒飞过去轻柔地为娇嫩的花朵洒下定量的水量。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继续播放的访谈节目里那个眉飞色舞说起婚后生活的年轻男人,叶箬歪头靠在手臂上,思考着晚上要给他准备什么好吃又能帮他保持身材的菜色。

  这么甜的弟弟,理应享受最好的一切。

  敲定了菜色,叶箬抬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而后在各个小地图里挑挑拣拣,如同在超市里尽心尽力挑选食材的家庭主妇。

10932 3723034 MjAyMC8wOC8xNS8jIyMxMDkzM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15/10932_3723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