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72 章

书名: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20-10-18 08:18:08

  

  “你这是在干什么?”宴芳林厉声问。

  朝山道人脸色苍白, 神情却很阴戾,道:“他已入魔,你如今救他, 就是在害他。”

  宴芳林却觉得郁青池身上的魔气几乎都看不见了, 倒是朝山道人,身上魔气弥漫。

  “我将他身上的魔气引渡到自己身上, 就是为了他好。”朝山道人镇静了一些, 道:“把他放下, 还有救。”

  宴芳林却没有说话, 抱着郁青池便要走。

  朝山道人拦住他:“你不信我?”

  “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 这不过一两天时间, 他便奄奄一息,我属实不能信你。”宴芳林道:“你要拦我?”

  朝山道人没有说话, 却也没有松手。宴芳林抿着薄唇,黑玉剑便从他袖中飞出, 一道剑光劈了过去,朝山道人猛地松开了手, 后退了数步, 见宴芳林抱着郁青池要走,便又立马跟了上来。

  两人交手,宴芳林凭借强大的法力,直接将他震飞了。

  只不过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朝山道人法力虽不及他,内力却极其深厚,身上魔气雄浑, 再看他怀中的郁青池,他便恍然意识到, 郁青池身上的魔气和内力,恐怕都被朝山道人给吸走了。

  炉鼎。

  他脑子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这个词。

  郁青池也是炉鼎之体。

  朝山道人脸色惨白,再要去追,宴芳林却已经带着郁青池不知所踪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一时又惊又急,便感觉体内魔气几乎要失控,他急忙坐了下来,念动咒语,压下了体内的魔气。

  等郁青池醒来,只怕会将所有真相告知宴芳林。

  他断不能眼见如此。

  可是他如今虽然内力超群,但他并没有修习过《魔域秘籍》,空有一身魔气,却不懂御敌之术,当今最重要的,便是将那最后几页邪术修炼了。

  宴芳林抱着郁青池,穿行在山野之间,他回头看了一眼,见朝山道人并未追来,便寻了一处密林停了下来。

  郁青池已经睁开了眼睛,怔怔看着他。

  宴芳林道:“你怎么样了?”

  “你是……”郁青池也算聪明:“师父。”

  宴芳林注视着他,点了点头。

  郁青池眼中似悲似喜,只抓住了他的衣襟。

  他看起来比当初修为尽废的时候还要虚弱。

  宴芳林心中微痛,道:“你先别说话了,我这就为你疗伤。”

  他将郁青池扶起,自己面对他坐下,两人双掌对接,他便将体内的魔气输送了部分过去,只是郁青池如今身体太过虚弱,就连这点魔气,也有些承受不住。宴芳林不敢输太多,便又将他接在怀里。

  “你休息一会吧。不用怕,有我在。”宴芳林道。

  郁青池沉沉地点了一下头,便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山林幽幽,宴芳林心下一片混乱,他从未想过朝山道人会是这样的人,反转的有些措手不及,他几乎觉得自己现下是在做梦。

  朝山道人如此高风亮节的君子,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的爱徒,难道只是因为他看不惯郁青池修邪道?

  可他从前那样包容甚至纵容他和郁青池,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伪装的?

  这期间是否有什么误会,也只能等郁青池清醒一些的时候再问个明白了。

  第二日天色微亮,郁青池便醒了过来。他怔怔看着抱着他的这个人,是宴芳林,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微微垂着,似乎是睡着了。

  记忆纷涌而来,朝山道人如何要杀他,紧急关头宴芳林又是如何救的他,宴芳林便是他那个神秘师父的事,他全都想了起来。

  他那位魔域师父可能就是他认识的人,他早就怀疑过,可他却从未怀疑到宴芳林头上去,因为宴芳林就像未经过风雨吹打的娇花,美丽又柔弱,仿佛永远都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他的那位神秘师父就是宴芳林这件事,冲淡了朝山道人带给他的悲痛,他一时心头酸楚又温暖,盯着宴芳林看。

  宴芳林睁开了眼睛,两人四目相对,宴芳林逐渐清醒过来,嘴角动了动,说:“你醒了,好点了么?”

  “宴……”郁青池怔怔地,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叫宴芳林。

  宴芳林便伸手抚上他的额头,又往他体内输了些魔气,郁青池抓住他的手:“我没事,你要保存点法力,我怕师父……他下一个便是要取你的……”

  他眼神一黯,脸上全是受伤神色。

  这也不怪他,宴芳林觉得自己都很震惊,何况是小白花一样的郁青池,他一直都把朝山道人当做亲生父亲一般来敬慕。

  “师父他……”郁青池说着眼眶一红,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宴芳林道:“我正有许多疑问要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郁青池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给他讲了一遍,宴芳林听了紧抿着嘴唇,扭头看向一旁。

  朝山道人收养两个有炉鼎之身的人,其实他当初也和其他读者一样,怀疑过朝山道人别有居心,只是原著里的朝山道人,很快就领了盒饭,而现实里的朝山道人,又那样美丽,高洁,温柔,君子,朝山道人大概瞒过了所有人,这一切,或许从一开始便是他设下的温柔陷阱。

  “糟了。”宴芳林神色一凛,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郁青池问。

  “我把《魔域秘籍》最后几页交给他了。”宴芳林面色苍白地看了郁青池一眼:“他若练成那上面的邪术,只怕你我两个联起手来,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在此等我,我回去看看。”

  他说完脚下一点,便纵身飞去。郁青池喊道:“你要小心!”

  他话音刚落,宴芳林已经不见了踪影。

  昨夜他昏迷了过去,如今亲眼看到宴芳林如此超群的身手,便更确信他是教自己邪术的师父。他心里被一股说不清的情绪给盈满了。

  他这一身邪术,都是宴芳林教的。

  这仿佛让他和宴芳林之间多了一层束缚,将他们俩捆绑到一起,他又想起朝山道人说的话。

  “你们以为你们用神识相交相会,我会不知情?”

  如果只是一场梦,朝山道人又怎么会知道。

  宴芳林既是他那位神秘师父,那便和他一样,也是可以进入别人识海的。

  所以那一夜,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春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么?

  宴芳林落到了青竹峰的庭院里,他直接去了他和朝山道人的房间,推开门进去,扒开香坛,却未见那几页秘籍。

  他心里一惊,便从房间里出来,却听见青竹峰弟子住的庭院里,一声惨叫声传了出来。

  他脚下一点,刚飞至庭院门口,便见有弟子衣衫不整地赤脚跑了出来,一头撞在了他的衣袍上。

  “宴……宴师叔……”那弟子呆呆地看着他。

  随即便有更多的弟子逃了出来,有个弟子胳膊上甚至挂了彩,跌跌撞撞地喊:“师父……师父……”

  宴芳林便看见朝山道人裹着一团魔气从背后突然而至,直接伸手握住了那弟子的脖子,宴芳林长袖一甩,袖中黑玉剑便飞了出来,划过那弟子的脖颈,剑光便割破了朝山道人的衣袖。

  朝山道人猛地收手,看到是他,唇角露出一抹极诡魅的笑容来,一把握住了黑玉剑,剑身划破他的手指,他却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鲜血淋漓落下,宴芳林喊道:“师父!”

  朝山道人这样子,显然已经开始修那最后几页的邪术,他如今要杀青竹峰的弟子,便是在修杀人祭剑,人血淬魂那几招了。

  只是他才刚吸了一身魔气,还未学会控制体内魔气,便修这样血腥的术法,只怕会被魔气反噬,迷失本心。

  果然,朝山道人冷笑道:“怎么,你要拦我,还是要杀我?!”

  “他们都是你的弟子。”宴芳林道:“你若愿意,我愿意将我和青池修炼的法术都默写出来给你修炼,这最后几页的邪术有违人性,残忍血腥,你若修了,有可能会永堕魔道,你不要练。”

  朝山道人说:“那我岂不是将命都交给了你。”

  “我说到做到。”

  朝山道人用手指捏弯了黑玉剑,掌心魔气直接将黑玉剑爆成了两截:“我却不信你。”

  他说完便朝宴芳林袭来,宴芳林袖子一挥,便将身后的青竹峰弟子尽数卷过矮墙,自己脚下一点,便迎了上去。眼瞅着快到朝山道人跟前的时候,他忽然收了手,径直迎向朝山道人的掌风,朝山道人掌心里的魔气汇聚成了一把利刃,直接刺向他的胸膛。

  强劲的掌风卷来,他长发飘扬,衣袍也盈满了风,簌簌作响,眉眼却谨慎又肃穆,直直地看着朝山道人。

  朝山道人愣了一下,掌心的魔气忽然消失于无形,大手抱住了宴芳林的腰,宴芳林仰起头来,抵上他的额头,叫道:“师父。”

  朝山道人怔怔的。

  便是此刻了。

  宴芳林眼睛一闭,神识便冲进了朝山道人的识海里,刚冲进去,便和朝山道人的神识交缠在一起,两个人的神识纠缠着斗争,都试图控制住对方,他模糊听见朝山道人叫他:“宴宴。”

  他瞬间的退让让宴芳林占据了先机,朝山道人的眼睛瞬间变成赤白色,胳膊却还抱着宴芳林的身体,两人一起从空中落下来。青竹峰的弟子惊惧地扒着矮墙,看着两人轻轻落到地上。

  他借着朝山道人的身体,看向远处,便见嘴角带着血的陆星河提着剑,站在门口,畏惧地看着他。

  “星河,”他说:“别怕,带师弟们去布阵,布降魔阵。”

  陆星河惊惧地看着他面前的朝山道人,他双眼红白相间,嘴角流出一道鲜血来,衣袍上沾染了许多血,雪色长发披肩,美的像一个魔。

10920 3722878 MjAyMC8wOC8wNi8jIyMxMDky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8/06/10920_3722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