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章 暗潮涌动

书名: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莫以衣上尘 更新时间:2020-07-27 22:41:51

  竹庐。饭后,男人并未和莫尘说任何昨夜的事情,莫尘的脑海里已经有了第一重功法,只是这修炼的媒介……绝不能在灵武山提起。

  而张君恒一直在竹屋门口兜兜转转,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终于似乎被他抓住了机会,一把将莫尘拉到了一旁炼丹的“火炼室”里。

  “尘儿,不管你做什么,师父和师娘都支持你。但修炼天魔炼这件事情,你切记不可和任何人提起,就算是最亲近的朋友也不行,记住了吗?”

  “嗯!徒儿谨记。”莫尘重重的点头。

  男人在丹炉的背后摸索了许久,弄得整个人灰头土脸,才从丹灰里摸出来两个漆黑的小瓷瓶。

  “这一味是‘摧体丹’,服下之后五脏六腑剧痛无比,用来破坏人的体质、根骨,阻塞修炼。而另一味是‘断灵散’,服下之后,将会吞噬人的真气,使一个人的修为倒退、甚至是直接毁掉一个人的修为。”

  张君恒一脸严肃的看着莫尘:“你一定要谨记,魔功需要辅佐,一定要先服摧体丹,如果不适立刻前来找我,至于断灵散的药效之毒几乎无法根治。”

  莫尘将每一个字都谨记于心。

  “如果你还想要更多这种类型的丹药……有一个地方妖兽成群,用来炼制毒丹效果最甚。只是此地凶险万分,每年在里面丧命的武师都不在少数。放眼整个大宋国的门派,也没有几个敢把弟子送到那里去的。”

  “什么地方这么危险?”

  男人哼哼了一声:“那便是灵武山之外,玄河上游,影之森林。此地之危险,绝非寻常武者之流能够踏足的,至少也得是苏烟那个级别的内门。你一个先天境的进去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虽然说我当年就是……”

  “不说这个,尘儿,你如果前去,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危险的不是妖兽,是人心。”

  “徒儿一定谨记……对了,师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莫尘开口问道。

  男人摆了摆手,“现在还不是你知道这些的时候,等你成为亲传弟子,或者等你登上云梯顶端的时候,才是真相大白的时候。”

  莫尘依旧云里雾里。灵武山内传言他师父只是一个普通人,因为高超的炼丹技艺成为了挂名长老,但是总不受人待见。

  可今天看来,他的师父似乎曾经也是灵武山的弟子。

  “至于现在,你还是准备好眼下的门派小较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内息和御气是怎么回事,但门派小较可是有先天巅峰的外门高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莫尘连忙答应,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就是自己的师父师娘,所以莫尘格外的听他们的话,因为他知道,师父师娘是真的为自己好。

  “眼下谜团重重,师父真的并不简单,而且我总能够隐隐感觉到有一股庞大的危机感,比王羽之辈要强大百倍、千倍……”

  莫尘忧心忡忡,告别了师父师娘,揣好两瓶丹药,下山回到了外门的住所。

  就在徒弟走后,那师父思前顾后,终于起身出门:“老婆等着,看我给你弄点大补的回来。”

  他悄咪咪来到了溪流的上游,看中了一只又大又肥的乌龟,一把把它抓住,拔腿就要跑。

  “呵呵,你胆子还真大,早上偷拿了一条鲤鱼我就当给徒孙补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还敢打我灵龟的主意?”

  一道苍迈的声音响起,如同鸿蒙之声,辽阔有力。

  张君恒听到这个声音,笑容满面的回过头去:“哪有,师父,这是我这些日子里养的一只宠物乌龟,他可听话了,我让他游到对岸去,他还会自己回来。”

  “胡说八道。”老人根本不信。

  于是男人把乌龟放回了河里:“你瞧好了!”

  乌龟游走了,两人就这么在岸上等了一炷香的功夫。

  老人问道:“乌龟怎么还不回来?”

  男人回答:“什么乌龟?”

  此话一落,老人脸上挂上了“慈祥”的笑容,狂风大作,连天空都阴沉下来。

  “师父,你莫要冤枉弟子啊,做事要讲究有理有据……”

  男人头也不回,拔腿就跑,一路下山了。

  “给他挣脱了?”老人仔细的端倪了一番,有些惊讶:“居然又破境了?”

  飞奔下山之后,男人在靠近竹庐的岩石后看到一身影闪烁而过,果不其然,自己的一举一动尽在监视。

  这长老的身影张君恒再熟悉不过,一时间怒从心头起,双眸之中满是血腥的红色。他双拳紧握,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冲上前去将那人撕裂。

  “倘若天下安乐,我辈愿渔樵耕读,江湖浪迹。”

  默念一句,男人逐渐平静下来,竹庐之门缓缓打开,张君恒看着自己的妻子,脸色从狰狞变成了忧愁:“哎,被师父他给抓了个先行!老婆你等着,我晚上再去……”

  白发苍苍的老者收起手中浮尘,看着那道身影跑去灵武山内门的方向。

  “倘若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当万死以赴。”

  ……

  莫尘回到外门,这一路上的弟子指着他窃窃私语,骂声依旧,大都是说他伪造修为之类的坏话,那关于他偷袭和下毒的流言是再也没有。

  那是因为,名为张君泽的副掌门今天早上出面了,说他已经查明此事,如果有人继续污蔑莫尘按照门规的“散播谣言”处理。

  众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门规是非同小可,还想骂莫尘的话只能够拿昨天的事实来骂了。

  莫尘听到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他现在已经明白这些人的嘴脸,自己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变强,强到让任何人都闭嘴。

  而莫尘不知道的是,一场暗中的阴谋,正在蓄势待发。

  内门大殿,王志平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额头流下汗水。

  “既然明的不行,现在就只能来暗的了,他上山的第一次历练地点,就是他日后的坟墓。”

  王志平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他脸上的狠色可比自己要浓郁的多,他也不知道莫尘到底哪里得罪这个副掌门了,但只要能让莫尘死……他并不想知道理由。

10907 3695121 MjAyMC8wNy8yNy8jIyMxMDkw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7/10907_3695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