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章 师父

书名: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莫以衣上尘 更新时间:2020-07-27 22:41:28

  陆明被气的胡子都竖了起来,这个小胖子居然敢这么和自己说话,质疑自己的权威。

  要知道,他看着这个胖子这么多年,对一个新上山的弟子都唯唯诺诺,今天为什么敢这样?

  这让他很没有面子!

  “金涛,你和莫尘一丘之貉,是他的帮凶,你的伤痕,不能作为证据!”王志平强词夺理,可是外门弟子居然尽数附和。

  莫尘看透人性,哈哈大笑,走过来拍了拍金涛的肩膀,这个小胖子都要急哭了,“兄弟,谢了,你看到没,他说你是我的帮凶,哈哈哈……”

  “他们不知道,他们每一个人,包括陆明,包括外门的各位,全都是帮凶。那他们说的话,又算什么?”

  “雪崩的时候,哪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你们这浩瀚人海,看似毫无干系,实则每一个人都递了刀,每一个人都是凶手!”

  莫尘说的话让空气都安静了数秒,随后王志平见时间不早,赶紧开口道:“陆长老,您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那寒毒散还在他的怀里,那就是证据!”

  “寒毒散?”莫尘突然想起,从怀里拿出那个蓝色的瓶子:“你是说,这东西是寒毒散?我就是用这个毒害弟子的?”

  王志平喜出望外:“你们看!这个家伙还敢自己拿出来!这简直是自投罗网啊!你死到临头了!”

  “哈哈哈哈……我贴身放的东西,你怎么知道是寒毒散?难道这东西原来是你的?”

  莫尘看着一双双眼睛,丝毫不慌,只是漠然笑着,让王志平心里发毛:“什么……什么我的!分明就是你之前拿出来过!”

  笑声依旧,莫尘缓缓地打开这个长长的药瓶,仰头看着天空,一饮而尽。

  “休要毁坏证据!”陆明无功不受禄,立刻催动起浑厚的内息,想要震晕莫尘,留下他犯罪的证据。

  “你们这帮畜牲!”一道大喝如同惊雷般从天空炸响,就在莫尘饮下寒毒散的刹那,莫尘又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有些惊讶。

  那浑厚的内息顷刻被这道吼声震碎,土崩瓦解,陆明如同遭受到了反噬,嘴角流出鲜血。

  “怎么……可能……”

  他死死地看着那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留着八字胡。这道身影在自己监视的时候,怎么看都是弱不禁风,如今居然能爆发出这么恐怖的内息?

  所有的弟子都震撼了。

  而道袍男子只是瞬息来到了莫尘面前,眼眸中是鲜血的红色:“要是我徒弟有什么三场两短,你们全都得……”

  莫尘晃了晃蓝色的长药瓶,舔了舔嘴唇:“师父?你怎么跑这么快,健步如飞啊。”

  “……?”

  “你上次偷鱼被抓到,要是有这个速度,就不会被师爷一顿揍了。”

  “……尘儿,你,你手里拿的不是寒毒散吗……?”男人眼眸中的红色渐渐褪去,有点发懵。

  所有人都傻了。

  【系统提示,宿主身中寒毒:每秒增加1%的修为,持续60秒。】

  莫尘看着张大嘴巴的王志平,还有表情凝固的王羽,笑道:“什么寒毒散,这是我用来装丹药的瓶子,不信你看我的修为。”

  【宿主修为增加60%,突破先天四层成功!距离下一次突破还需要:70%。】

  【当前内息:9(内息紊乱+5),当前御气:9(内息紊乱+5)。】

  “这个内息,不会错……你突破了!”男人点了点头。

  但他深知里面到底是什么,于是看着莫尘,有些楞神。

  王志平合上嘴巴,咽了口水:“陆长老,怎么办?事已至此……”

  “他连寒毒散都吃下去了,还能怎么办!你要他把瓶子也吃了吗!只能收场了。”陆明的眼眸中满是疑惑。

  他虽然疑惑莫尘为什么安然无恙,但是这个家伙如果聪明到把里面的毒药提前换掉的话,倒是不难解释。

  唯一让他看不透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张君恒。

  这个被灵武山,口口称为废物的普通人。被监视了几十年,灵武山太上长老之下,辈分最高的掌门师兄。

  他的过去,就像是被抹去了一样,掌门地位之下,没有一个长老知道,过去的张君恒,究竟是什么样的。

  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在灵武山上百年?而且如此容貌,不过中年。

  “你们欺人太甚!毫无证据,竟然污蔑我的徒儿,王羽,你别以为你这点天赋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放眼灵武山千年历史,你连前一百都进不去!”张君恒此话一出,王羽只是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如果是寻常的时候,这个普通人站在自己面前,他毫无顾忌。可刚才他的威压……只是一吼,陆明武师境界的御气都尽碎。

  太可怕了。王家的巅峰最强之人,不过武师而已,此人……在武师之上。

  “既然毫无证据,那么都是误会。”陆明捂着胸口,摆了摆手,“大家都散去吧,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莫尘眼神坚定,大吼一声:“算不了!”

  郭泰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都在颤抖,他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仿佛做了一场梦一样,梦到莫尘把自己掐死了……真是的,这种丢人的梦可以一定不能说出去!

  可是这外面一会就有人吼一声……怎么这么吵?

  郭泰猛然起身,看着自己身前的莫尘:“你这个废物!你对我做了什么?咦,王师兄,你怎么也来了?你看这个死胖子被我打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哈哈哈哈……”

  郭泰正要讨好王志平,就看到后者的脑袋上青筋暴起,眼神极其阴冷,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这是……这是怎么了?”郭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莫尘呼了一口气:“你们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胖子,你动手吧。”

  金涛艰难的支撑着,他的腿伤成这样,已经不能支撑他走路,却还一路跑着去追莫尘。如今伤口更加严重,撕心裂肺的疼。

  放在平时,金涛早就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觉得自己很男人,不能哭。

  “算了吧,莫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郭泰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突然反应过来,完了,自己闯大祸了!

  原来有这么多人看着!这下次自己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受王志平的指使打断金涛腿了吗!

  可金涛这个胖子,终究还是他自己,郭泰哈哈一笑:“是啊,我和金师兄开玩笑呢,他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莫尘似乎从这句话里面听出了一丝威胁,冷哼一声,吓得郭泰立马闭嘴。

  “胖子,你哪条腿受伤了,就打断他哪条。”

  郭泰听到这话,吓得立马向王志平投以求救的目光,哪知道对方看都不看他这个猪队友一眼,让他自生自灭。

  他这才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莫师弟……”

  “胖子,你想在外门抬起头来,就要告诉所有人,你不是好欺负的!”莫尘一字一句,直击金涛心灵。

  郭泰吓得立马又去看陆明,对方只是捂着胸口,疑惑地看着张君恒,同样没把他当一回事。

  他只能把希望放在金涛身上,他赌这个死胖子不敢动手,对,他绝对不敢。

  郭泰又赌错了。大错特错,错的一败涂地。

  “好,莫师弟,以后我听你的。”金涛第一次眼神如此坚毅,他的身形有些笨拙,却透着灵活,他运起先天境三层的内息,低低的喝到:

  “虎形拳!”

  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传来,郭泰的御气已经全都被莫尘撕裂,此刻的他就相当于先天一层人,膝盖处直接被一拳砸断。

  他的腿,废了!

  金涛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被莫尘一把扶住,张君恒则是走上前来给了他一瓶疗伤的伤药,叮嘱道每日口服。

  “君恒师叔,你都看到了,就算郭泰不对在先,你的徒弟也教唆他人行凶……”

  张君恒轻哼一声:“干什么!我觉得我徒弟说的没错!你去通报副掌门吧,就说是我指使的,让他来治我的罪!我到要看看,他这个师弟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兄!”

  “君恒师叔,你这一辈子护着这一个废物,希望你能护好了。”陆明似乎并不怕他,只是冷哼一声,大袖一挥离去了。

  外门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人山人海,早上还在破口大骂的人,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虽然说莫尘还是那个莫尘,但他们都觉得,莫尘变了。

  “干什么,不过是先天四层,连你也怕了?真是没用,弄不死他,以后别回王家了。”王羽扔下这样一句话给王志平,也离开了。

  王志平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莫尘。

  三天之后的门派小较,自己一定要废莫尘修为。

  苏烟早已离去,她只维护自己认为的正义,更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先天四层的人身上。

  “大家都散了散了,回去准备门派小较了……”

  今天的事,看似是一则插曲,其实是风起云涌的开端。

  郭泰已经无法修行,断腿的他此刻才是正的废物,疼晕过去。

  傍晚,金涛就在莫尘的住所睡下,而莫尘则跟着自己的师父走出外门,向山顶走去。

  “尘儿,原先我担心你和我一样误入歧途,被心魔控制,如今看来,你才是真正适合这本‘天魔炼’的人。”

  张君恒语气平淡,莫尘却震惊了。

10907 3695119 MjAyMC8wNy8yNy8jIyMxMDkw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7/10907_3695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