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章 门规

书名:我真不是天纵奇才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莫以衣上尘 更新时间:2020-07-27 22:41:12

  弟子们都慌了神,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莫尘掐着的郭泰已经口吐白沫。

  在他们的眼中,先天五层的郭泰不可一世!怎么会在莫尘的手中如此不堪一击?他不是只有先天境三层吗!

  而且为什么自己的攻击,仿佛打在了铜墙铁壁之上,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一名弟子率先反应过来,他咬了咬牙,从怀中拿出一个长长的蓝色药瓶,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就往莫尘的身上撒去。

  “去死吧!”

  【系统提示,宿主身中寒毒:每秒增加1%的修为,持续10秒。】

  “你……你疯了!”有一名弟子惊恐的叫到,这个蓝色的药瓶里装的,可是让人根骨受损的寒毒散。

  这种药粉无色无味,在空气中就可以侵入人的肌肤。先天境界的武修毫无抵挡之力,轻则修为受损,重则根基尽毁,灵武山明令禁止在切磋中使用任何毒药。

  一旦发现,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寒毒入体,莫尘放下不省人事的郭泰,看着那泼出药粉的外门弟子,一步一步的走去。

  【宿主修为增加10%,距离下一次突破还需要:30%。】

  莫尘并未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反而因为这寒毒增加了修为,他终于明白,如今他的系统是怎么一回事了。

  一切正面的效果变成负面效果。

  相反,一切负面的效果都会变为对他大大有益的帮助。

  修为倒退受人唾弃,内息紊乱实力倍增!

  逆天而行,反其行之。

  逆反二字,就是莫尘的道!

  “莫……莫师弟,都是王师兄让我的这么做的!他威胁我如果不来给你下毒,就让我在灵武山待抬不起头,我是逼不得已啊!”

  那名泼毒的弟子也是慌了神,这寒毒散对于先天境的武修来说基本无药可治,可莫尘的气息不降反增,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拿出来。”

  莫尘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然后那名外门弟子翻遍浑身上下,所有的真气丹、虎形拳武技等东西全都拿了出来:“都在这里了,师弟,我真的是被逼的!这些好东西我全都给你……”

  “我是说刚才的毒药!拿出来!”

  那名弟子咽了口口水:“不行啊,这是王师兄的,他特意叮嘱我,用完一定要还给他,不能多用,这东西价值不菲……”

  “如果给你了你,我会没命的啊……”

  莫尘看着弟子惊恐的神色,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冷,让那名弟子背后发寒:“王志平你们万般不敢得罪,我莫尘就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了?你们凭什么认为,我就一定会忍气吞声?”

  “我再说最后一遍,”莫尘伸出一只手去,“拿出来。”

  那名弟子终于颤抖着从怀中拿出那个长长的蓝色药瓶,放在了莫尘的手上。

  “你被王志平威逼利诱,我饶你不死,但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修为尽毁这么简单了……”那名弟子刚松一口气,就感觉到掌心之中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赫然正是淡蓝色的药粉——寒毒散!

  他立刻发出痛苦的尖叫,这一幕连金涛都看傻了,连忙开口:“莫师弟,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这一身修为可是努力了半辈子才的来的啊。”

  莫尘看着善良的金涛,轻轻摇了摇头:“胖子,你仁慈我不怪你,但我的道,绝不是心慈手软。他对着我洒出毒药的时候,可有想过我的结果?他们对你大打出手的时候,可有考虑过你?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至于结果……不要说是小小的王志平,就算是这天道不公,我也要逆天而行!”

  “好一个逆天而行!我到要看看,你如何能活着走出这里!”莫尘听到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莫尘淡然一笑,不仅仅是王志平,那一道高高在上的身影,如同俯视蝼蚁一般看着自己。

  目中无人。

  “偷袭伤人也就算了,你胆子居然这么大,还敢用灵武山明令禁止的毒药!这寒毒散损人根基,废人修为,你怎么敢如此歹毒?”王志平字字句句,全都是说给身旁的长老听的,仿佛慷慨激昂。

  厚颜无耻。

  “不必多说,我立刻废他修为,将他赶下山去。”

  那道高高在上的身影,似乎看自己的哥哥都很不屑,只是很不耐烦的朝着莫尘走来,走几步踩死一只蚂蚁他都很不情愿。

  王羽从出生开始就众星捧月,被视为王家发扬光大的寄托,所有资源都倾囊而受。而他果然不负众望,拜入灵武山仅仅三年,成为了最短时间晋升的武者,一时间名声鹊起。

  他的父母、王家家主见到他都是喜笑颜开。

  这样的一个天才,走到哪,眼神之中都只有不可一世。在灵武山外门呼风唤雨的王志平……放在他这,放在王家,连个屁都不是。

  “今天饶你不死,以后见到姓王的人,都要低着头走路,没有为什么。”

  王羽慢慢的走到莫尘的面前,运起内息的一瞬间,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压迫感。

  莫尘感到窒息,额头留下了冷汗,先天与武者的差距,犹如鸿沟。

  可他丝毫不惧,只是淡然一笑:“呵呵,你们兄弟俩果然是一丘之貉,咄咄逼人,蛮不讲理。殊不知,你们在欺负弱小的同时,也体现了你们内心的狭小。”

  “我莫尘,才是真的看不起你们。”

  王羽眉头一皱,在自己武者的威压之下,为何一个先天境三层只是流汗?

  但他懒得去想,也懒得去管,只是高高的抬起双掌,运起武技,仿佛一掌下去莫尘就会灰飞烟灭。

  因为莫尘这种对于自己毫不惧怕、精芒毕露的眼神,让他深深地感到厌恶。

  “大拙手!”王羽大喝一声,掌风呼啸而来,摧枯拉朽般的攻势凌厉无比,这是灵武山可以排进前三的摧破武技,属于黄阶上品,几乎势不可挡。

  王羽武者的气息彻底展开,他虽然看不起莫尘,但是在心狠手辣方面他是出了名的,这是他的最强一击,一掌下去不要说是先天三层,先天境后期都要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莫尘咬着牙,眼神坚定。

  “王羽,住手!”随着一声娇喝,一把淡粉色的纸伞划破天空,王羽猛然回身,欲躲避而不及。

  纸伞就在接近他的身旁瞬间展开、旋转,如同一朵水中飘荡的涟漪。

  王羽转过身去,冷哼一声:“苏烟,你以为你在内门待了几年就可以多管闲事?我王羽可是有仇必报的人,你想清楚了要和我作对?”

  “作对与否,我根本不在乎,我只知道,白纸黑字的门规清清楚楚的写着,同门师兄弟不得无故自相残杀。”

  一面容清秀的女子手持纸伞,一脸的正义凌然,凌厉的美貌下是一副闭月羞花的样貌,格外引人瞩目的是他那双白皙修长的大腿,让人看了直咽口水。

  “竟然连内门的苏师姐也来了!”

  此刻,已经不仅仅是原先的几名弟子在此了,莫尘的住所门外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弟子围观,所有的男弟子都直勾勾盯着苏烟看,身材好的美女到哪都是焦点。

  再加上王羽的名气,还有莫尘早上引起的轰动,大家都来看热闹。

  不过他们讨论的言语,大多是向着王羽俩兄弟的,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帮着一个先天三层的废物说话。

  就在他们根本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咒骂起了莫尘,说他毒害外门弟子,用下等手段偷袭郭泰。

  “苏烟,你可知道他违反门规在先,我只是替灵武山清理门户!”王羽第一次用正视的眼光看着苏烟,可那股傲气依然不减。

  虽然苏烟暂时比他的修为高出不少,但王羽觉得自己迟早会超过她。

  “就算这名弟子他真的违反了门规,也轮不到你来处置,自有长老来定夺!”其实苏烟从头到尾都也没有看过一眼莫尘,她只是在维护她心中的正义。

  而王羽则觉得这句话充满了讽刺的一位,一时间眼神有些阴冷:“好!那就让长老来说。”

  “外门弟子,莫尘!你偷袭同门师兄郭泰,致其昏厥,随后用门派明令禁止的毒药寒毒散毒害外门弟子,使其修为尽毁,罪不可赦!”

  那在王志平一旁已经观察了许久的长老,厉声开口:“你可知罪!我现在要依门派规矩剥夺你的修为,驱逐你下灵武山!”

  莫尘冷冷一笑:“呵呵,陆明长老,你好大的官威啊。你所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一旁的金涛连忙脱下裤子,也不管众人的目光,指着自己腿上、身上触目惊心的淤青:“陆长老,我身上这些伤痕,都是郭泰和几名弟子所致,他们前来莫尘的家里,入室抢劫,依法当如何?殴打弟子,依法当如何?”

  “而且他们对莫尘师弟下毒在先,为什么你只对莫师弟讲法!”金涛据理力争,身上的伤口都火辣辣的疼,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大胆站出来过。

  为了莫尘,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就因为他这个受尽白眼、辱骂、殴打的人生,这个失败的人生,被莫尘点亮了。

  现在,他有难了,自己要挺身而出!

  “难道你也受了他们兄弟二人的好处,利欲熏心了吗!”金涛歇斯底里的喊道。

  “大胆!”

10907 3695118 MjAyMC8wNy8yNy8jIyMxMDkw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7/10907_3695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