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81章 旧事

书名:藏珠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云芨 更新时间:2021-07-23 01:35:50

  张怀德赐死以后,老余被放出来了。

  来传话的侍卫说道:“李大人问你想要什么,他会向陛下请功。”

  李大人?哦,刑部尚书啊!大理寺卿倒下,此案主审便是他。

  老余怅然道:“我毕生心愿,就是为枉死的亲人复仇。现下仇人已去,别无所求。”

  侍卫说:“张怀德伏诛,你的案子也平反了。只是你已受了宫刑,不能再官复原职,将来有什么打算?”

  老余摇摇头:“请大人不必为我费心,我一个不全之人,又已经入宫做了阉奴,余生就这么过吧!”

  侍卫心中了然,说道:“那你留在永寿宫如何?长宁公主心思纯善,必不会亏待你,将来成婚,再带你出宫。”

  这可不是刑部尚书能做出的许诺,老余定睛看过去:“大人可否告知,这是谁的意思?”

  侍卫笑而不语。

  老余大概明白了,也就默认了这个安排。

  他革职之前是录事,而且有举人的功名,刑部尚书上奏请皇帝封赏,提了他做永寿宫的掌事。

  徐吟探望完长宁公主,出来时看到正在安排宫务的老余。

  他恭恭敬敬地施礼:“县君走好。”

  徐吟微微一笑,举步出了永寿宫。

  虽然今生没有了共同挣扎求生的患难之情,但是能看到他安好,少受一些罪,这就值得。

  出宫的时候,一座步辇缓缓经过她身前。

  辇上妃子浓妆丽色,周围宫人簇簇,气派非凡。

  徐吟避到一旁,脸上掠过异色。

  竟是贤妃!那位低调不争的柳贤妃!

  看到她,柳贤妃低声说了句话,步辇在徐吟面前停了下来。

  “永嘉县君是来看公主的吗?”贤妃含笑问询。

  徐吟恭敬施礼:“是,娘娘。”

  “听说公主近日精神不振,本宫正打算抽空去看一看,未知现下如何了?”

  “回娘娘,公主已经好很多了,方才还和臣女玩了一会儿蹴鞠。”

  贤妃点点头,笑道:“果然还是你劝得动公主。”

  徐吟一直觉得贤妃这个人有古怪,并不想与她多说话,就笑了笑。

  贤妃也不再多谈,吩咐内侍抬起步辇,最后说了一句:“宫里女孩儿太少,县君有空多多进宫,你与熙儿年纪相当,定然处得来。”

  她和柳熙儿?处得来才怪。徐吟只当贤妃说客气话,低身施礼:“是,娘娘。”

  贤妃的步辇远去了,徐吟怀着心事出宫。

  直到回了府,料理完余事,心里还不安稳,她便让卫均给昭国公府递了句话。

  未几,燕凌来了。

  “找我什么事?”

  “你知道贤妃的事吗?”

  提到这个,燕凌恍然:“差点忘了跟你说,我写信回去问父亲了,原来我们两家确实有旧。”

  徐吟眉头一跳:“什么?”

  燕凌说:“我父亲幼时,昭国公府曾经遭过难,这你是知道的。”

  徐吟点头。他说的是镇北都护府的事,当时的昭国公还是燕凌的曾祖,前头拼死抵御外族,后头皇帝瞒着他和谈,还拿燕氏的利益安抚对方,以至于昭国公府元气大伤。

  “当时我们家处境艰难,我祖父曾经把我父亲送到京城一段时间,向当时的陛下誓忠。那会儿柳家还没败落,就住在附近,所以我父亲很早就认识贤妃。”

  燕凌停顿了一下,补充:“哦,应该说现在这位贤妃的姐姐,前一个贤妃。”

  “还有前一个?”徐吟意外。

  “嗯。先前那位贤妃,是陛下当太子的时候,和德妃、淑妃一起进的东宫。”

  徐吟知道这事,当年绿林之乱刚刚平定,先帝知道时日无多,匆匆封了太子,迎娶太子妃的同时又选了三位侧室。后来皇帝继位,太子妃封皇后,三位侧室封了德妃、淑妃、贤妃。

  “怪不得。”她轻声说,“我还想,明明资历相同,怎么贤妃总是低人一等。即便是膝下无出,也寒碜了。”

  “真正从东宫出来的贤妃不是她,而是曾经的柳大小姐。”燕凌说道,“我母亲未出阁时,与柳大小姐是手帕交。她说那位柳大小姐当了贤妃,初时颇得圣宠,可惜命中福薄,小产去世了。陛下念着这份情,见柳家又送了另一位女儿进宫,便也封了贤妃。”

  所以贤妃看着比德妃要年轻一些,敢情是个替身。

  燕凌说完旧事,问她:“你怎么突然问起贤妃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徐吟道:“我今天进宫看公主,路上遇到贤妃了,她看着真不一样,一副要当后宫之主的样子。”

  燕凌皱了皱眉:“这……不太符合她的性子啊!”

  “嗯,淑妃被废,德妃失宠,这都有阵子了,贤妃先前低调得很,怎么张怀德一死,她就张扬起来了?”

  燕凌若有所思:“她这是……有底气了?”

  徐吟继续道:“永寿宫的陈姑姑被抓了,说是端王的同党。”

  燕凌愕然,这个消息不是他的人提供的。

  徐吟嘲讽地笑笑:“你相信陛下有这个本事吗?”

  燕凌默然摇头。

  内廷几乎被张怀德把持,皇帝却不知情,可见他对后宫的掌控能力有限。那位陈姑姑可没遇过什么马脚,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查出来了?

  “我留意了,后宫被清理得很干净。”徐吟说,“我从来没想到陛下这么快就掌握了局势。”

  “贤妃。”燕凌断然道,“你记得吧?端王送薛如进宫当教习,走的是贤妃的路子。”

  徐吟轻轻点头:“这些年,她那里漏得跟筛子似的,其实并非无能。这位贤妃娘娘心里明镜一般,就是不知道她跟端王有没有牵扯。”

  她想起前世,端王上位,柳熙儿当了昭仪,是不是贤妃见事不妙早早下了注?

  今生端王提前倒了,贤妃没有便宜可占,干脆拿端王的势力向皇帝邀功。如今淑妃被废,德妃倒台,张怀德也没了,她干脆不再遮掩自己的野心,准备当后宫之主了。

  想明白这些事,徐吟一时哑然。

  怪不得贤妃对她这么亲切,若不是她弄倒了淑妃、德妃,哪有今日的机会?贤妃不知道,端王倒台跟她也有关,不然更要感谢她了。

10902 4335955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2_4335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