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薄情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8-07 21:48:50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苏苏进到屋内,看见几个产婆围着一个穿亵衣的女子。
  女子模样美丽,额上全被汗水浸透,眸色痛苦。

  “娘娘!你坚持住!”

  产婆们也是满头大汗,苏苏手中的热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接过去。
  她被挤出人堆外,只能看着事态发展。

  “这可怎么办?”一个产婆焦急道,“柔妃娘娘早上发动,这都傍晚了,还没生出来。”

  床上的柔妃早没了力气,嘴里含着参片,她坚持着用了会儿力,最后还是昏迷了过去。
  鲜血顺着她光裸的腿,蜿蜒流下。

  纵然苏苏没见过生孩子,也能猜到,这种情况下,昏过去意味着什么。

  果然,产婆们脸色都白了。

  有人迅速做出决定:“去告知皇上情况……如今,保大还是保小……”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皇帝震怒的声音。

  “混账东西,没用的废物,给朕保柔妃,要是柔妃出了什么事,你们都给朕陪葬!”

  苏苏看向柔妃高高隆起的肚子。
  心知这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然而出乎意料,正当医女和产婆们要动手的时候,柔妃醒了过来,她双眼迷离,嘴里喃喃道:“皇儿……我的皇儿……”

  柔妃潸然泪下:“求你们,保我的孩子!”

  所有人神情悲恸,苏苏心里也一阵难过。
  皇帝下令,自然只会保柔妃。

  突然,产婆惊喜道:“娘娘,用力!我看见孩子的头了!”

  柔妃嘴唇哆嗦着,咬牙!

  产婆喜道:“孩子出……”
  下一刻,产婆们突然一声尖叫。

  苏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样大的响动,让外面等候的皇帝踹门而入。

  皇帝定睛看去,只见被鲜血晕开的床榻上,一个男婴躺在血泊里。
  他睁开乌溜溜的眼睛,手中拽着柔妃的肠子。

  男婴似乎好奇手中是什么物什,温热,柔韧,扯不断。
  他张开嘴巴,咬了咬。

  男婴露出森冷乳白的牙齿。
  而床上的柔妃,大睁着眼睛,已然咽气。

  产婆和医女颤抖着跪了一地。
  “皇上……皇上……这……”

  这小怪物生出来没有啼哭过一声,还长了牙齿!指甲更是穿破了柔妃的肚皮!

  苏苏几乎瞬间明白了这是谁——竟是澹台烬!
  她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到了澹台烬的梦境中,还见到了他出生这一幕。

  小魔物感知到自己被放弃,于是果断杀了母亲,想要出生。

  皇帝看着柔妃的尸体,突然拎起男婴,将他狠狠摔在墙上。

  “怪物,你这个怪物,去死!”

  地上的男婴被这样摔,却没断气,大口大口的血从他嘴里吐出来。他吚吚呀呀,吹起血泡泡,竟快活地咧起嘴。

  这幅天真又无辜的邪物模样,骇人至极,产婆尖叫一声,吓晕了过去。

  澹台烬嘴角沾着血,漆黑的瞳,对上苏苏的眼睛。

  苏苏和男婴四目相对那一刻,空间一阵扭转。

  等到再站稳的时候,有人小声在她耳边道:“也是苦了你,那小孽障还要你去收尸,扔在冷宫那么多天,尸体都臭了罢……”

  言语间,宫女已经离开,苏苏独自站在一扇宫门外。

  她犹豫片刻,推开门,看见枯草旁,丢弃着一个破破烂烂、沾满血污的襁褓。

  原来柔妃毙逝以后,澹台烬被人扔在了这里。看样子,已经好几天了。

  苏苏走过去。
  她知道,这显然是了解魔神过去最好的机会。

  襁褓中,“小魔物”十分狼狈。
  襁褓沾满泥巴草屑,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全是蚊虫叮咬的痕迹。
  还有擦伤,摔伤,一张脸脏得看不清模样。

  没人给他换尿片,襁褓里弥散出来一股臭味。
  澹台烬死死抱着一只死去的灰老鼠,眼睛紧闭着。

  老鼠血,一半沾在他嘴上。

  苏苏总算知道,他一口母乳也没喝,到底是怎样活下来的。
  老鼠想吃他,反而被他捉住,当作食物。

  他小小的身体在颤抖,抱着死老鼠,像是抱住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

  那只老鼠已经发臭了,澹台烬依旧舍不得扔。

  男婴仿佛明白,没有人养他,没有人会照顾他。
  他伤得很重,此刻嘴唇发乌。

  苏苏的心情难以形容。

  短短时间,她见证他的残忍,又见证了他的可怜和脆弱。
  这种矛盾的心态,从她穿越到五百年前起,就一直存在。

  如果有选择,让她在童年就杀了他,苏苏知道,自己一定会动手。

  然而邪骨只要存在,魔神便永生不灭。

  杀不杀由不得她选择。
  她蹲下去,正要把他拎起来,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苏苏连忙躲起来。

  只见那日的绯衣宫女,红着眼睛走进来,抱起澹台烬,泣不成声:“我可怜的娘娘,小殿下……小殿下……”

  宫女哀泣着哭了许久,最终咬唇,抱走了孩子。

  苏苏若有所思,这大抵是柔妃最衷心的宫女,一面憎恨澹台烬害死柔妃,一面念及这是柔妃最后的血脉,柔妃宁愿自己死,也要保住孩子。
  这才把澹台烬捡了回去。

  苏苏刚想跟上去,下一刻,头晕目眩。

  她认命地想,又要强制换场景了。

  *
  苏苏再醒来时,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跪在地上。

  宫女说:“来呀,再学一声。”

  男童歪头,乖巧叫起来:“汪!”

  宫女们捂着唇笑。
  有人扔出去一串糖葫芦:“喏,捡吧。”

  男童飞快跑过去,把糖葫芦捡起来,低头咬在嘴里,也不在乎上面的泥。

  绯衣宫女怒气冲冲出现:“你们在做什么!”

  宫女们瘪嘴,四散开去。

  绯衣宫女含泪拉起男童,怒而不争道:“殿下,你怎可这样?咱们虽然失势,可你是主子,你竟然学畜生叫,还给奴仆们下跪!”

  澹台烬抬起小脸,乖巧地道:“兰安姑姑,她们说我学狗叫,就给我吃的。”

  他咬碎嘴里的糖渣,把糖衣咬得咯吱响。

  兰安愤怒道:“殿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自尊!”

  澹台烬疑惑道:“什么是自尊?”

  他瞳孔漆黑,脸上没有半点屈辱之色。兰安心里一惊,猛然明白,眼前的男童,天生缺乏羞耻心。

  兰安嘴唇翕动:“就是……她们在耍你的意思……”

  “是吗?”澹台烬偏头,褪去眸中天真,冷静地问,“不是要给我吃的?”

  兰安:“不是。”

  澹台烬咽下嘴里的糖渣,舔了舔唇:“这样啊……”

  苏苏此刻作为一只小奶猫,站在假山上,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过了两日,湖里发现一具宫女的尸体。
  正好是让学狗叫的宫女。

  她身体发胀,尸体浮起来,丑陋可怖。

  苏苏用猫爪子抱住脑袋,这倒底是什么见鬼的梦魇啊!

  兰安拉着烛光下的小男孩,颤抖着唇:“殿下,是、是你做的吗?”

  澹台烬歪头:“我做什么了?”

  “殿……殿下……”

  “为什么三皇子和五皇子,有人伺候,有书念,我没有?”男童打断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问。

  兰安苦涩道:“因为,咱们无权无势,没有依仗。”

  澹台烬沉思片刻,冷漠道:“他们也没有依仗的话,是不是我和他们就一样了?”只要他们也没了母亲,大家就都平等了。

  兰安捂住唇,大惊失色后退两步。
  “你!”

  澹台烬说:“你在怕我?”

  兰安勉强笑道:“殿下误会了。”

  男童低下头,眼中茫然不解。

  苏苏万万没想到,兰安走后,她会被澹台烬捉住。
  男孩的手瘦骨嶙峋,他拎住她的后颈,作为小奶猫,苏苏毛都要炸了。
  “我发现你了。”他说。

  下一刻,澹台烬松开手,把她摁到一个小鱼干前。
  “吃。”他命令道。

  苏苏心想,我傻了我才吃。

  然而附身的小奶猫,已经凭着本能,不受控制地舔起小鱼干。

  苏苏在心里一边流泪一边绝望。
  没多久,她的猫身抽搐着,没了气。

  澹台烬平静地把小猫埋了。

  苏苏身体被迫离开,这一次,她不知道自己附身了什么,竟无法动弹。

  雷雨夜,门被人推开。

  兰安把小男孩推了进来,崩溃大哭道:“我错了,我不该救你,不该求皇上念旧情,留你一命。你不是柔妃娘娘的孩子,你是个怪物!”

  “兰安姑姑?”

  “闭嘴!”兰安歇斯底里,“你竟然试图……鸩杀三殿下!”

  “他没吃。”澹台烬想了想,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他不是没吃吗?姑姑别生气。”

  “那是因为我阻止了他!”兰安颤抖着唇道,“我教不了你,从此以后,你自生自灭吧。”

  澹台烬笑容消失,抬眸:“你也要背叛我了吗?”

  兰安没回答,推开他,消失在雷雨中。

  澹台烬盘腿坐在蒲团上。

  雷劈开天幕,露出男孩冷静苍白的脸,他动了动脸部的肌肉,试图露出一个天真无辜的可怜表情。

  下一刻,他又恢复成冷漠的模样。

  俯视着他冷漠的样子,苏苏猛然意识到,他半点也不在乎。甚至可能在想,兰安背叛了他,也该死。

  原来所谓天生邪骨,竟是这样的。生来嗜血暴戾,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他缺乏同情心、怜悯心、不明白什么叫做羞耻。

  或许……苏苏出神地想,他并不懂爱和感情是什么,天生凉薄。
  这才是为何,爹爹说身怀邪骨,永远不会被感化。

  兰安对他那么好,养育他,他看向兰安的眼神却冷淡且毫不在意。

  兰安不要他,他没有不舍,只有被惹怒的不悦,漆黑的瞳显得十分沉郁。

  闪电照亮屋子,澹台烬冷不丁看见高台之上,有一尊琉璃神女像。

  琉璃明澈通透,神女长发及腰,裙裾层层叠叠,眉间一点朱砂。
  她执着剑,显得勇敢又圣洁。

  他一眨不眨盯着琉璃神女看了许久。

  苏苏毛骨悚然。

  随后,他竟然开始往高台上攀爬,爬到一半,他摔了下去,被木屑划出三寸长的血痕。
  他若无其事爬起来,继续朝她靠近。

  苏苏都快尖叫了:你不要过来啊!

  反复几回,最后,她终于被澹台烬握在了手中。
  他用沾满鲜血的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稚弱的嗓音低声道:“好漂亮。”

  长发朱砂。
  执剑勇敢圣洁的神女,黑暗被划破后,惊艳得不可方物。

  他看着掌心的琉璃神女,用沾满鲜血的手,着迷地把她身上涂满自己的血。

  苏苏感受着他冰冷的手指,整个人都不好了:“……”神经病啊!
  所以她现在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
  

10901 3698539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