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邪骨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8-05 21:20:49

  “你在做什么?”苏苏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

  廊下的少年冷冷弯唇:“你不是都看到了吗?”他虽然在笑,可是声音里没有笑意,反而用冰冷戒备的眼神看着苏苏。
  似乎在斟酌苏苏看见了多少。

  苏苏全看见了,以至于现在的心情惊恐又复杂。

  她提灯的手微微发抖,白日里叶哲云被轻轻惩处,苏苏当时虽震惊,但什么都没说。
  毕竟老夫人庇佑叶哲云,同时,老夫人也庇佑过原主,对于老夫人来说,他们是孙子孙女,澹台烬只是个外人,所以偏心无可厚非。

  人非圣人,苏苏扪心自问,就算在自己心中,爹爹和同门也比其他人重要。

  她不怪老夫人,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叶哲云这个混账。

  一想到他此刻应该在洋洋得意逃过一劫,而澹台烬被关在东苑那么久,苏苏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她夜半醒来,打算去祠堂,吓吓叶哲云,让他明白做了亏心事,半夜需怕鬼敲门。
  没想到看见了眼前这一幕,再来晚半步,叶哲云会被啄食到只剩一具骨架。

  红眼乌鸦四散开去,苏苏惊疑不定:魔王竟然这时候就觉醒了?

  难道过去镜显示有误?明明说他只是个凡人啊!

  她心脏扑通狂跳,深深吸了口气。

  好不容易混乱的头脑冷静下来,苏苏才看清目前的景象,叶哲云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衣衫单薄的澹台烬,站在寒冷的夜风里,似乎没有要过来弄死她的打算。

  咦?

  她仔细一看,才发现澹台烬沉着脸,心情很糟糕的模样。

  他嘴唇苍白,如果不是刚刚险些见他杀了人,此刻还以为他是无辜迷茫闯进祠堂中的。
  没有血瞳,也没有魔纹,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凡人。

  再一想到刚刚那些红瞳乌鸦,都是连化形都做不到的低等妖物,苏苏明白过来——
  原来还没觉醒啊,依旧是个凡人。

  她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随之放松。

  苏苏走过去。

  澹台烬用漆黑的瞳,紧紧盯着苏苏。他并不后悔今晚来杀叶哲云,唯一后悔的,便是不够谨慎,被苏苏看见自己驱使妖物这件事。

  都被她看见了啊……
  他袖中默默滑出一把匕首。

  苏苏反应迅速,足尖一挑,那把匕首脱落开澹台烬的手,落在雪地中。

  少年阴森森看着自己。
  苏苏:“……”原来不仅没觉醒,还是个战五渣。

  苏苏彻底放心,走过去三两下把澹台烬捆起来。
  他的手被苏苏的披风带子反剪住,声音很低,却带着满满不甘的恶意:“要么杀了我,要么我将来杀了你!”

  苏苏哼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脸:“老实点吧你。”

  他别开头,用一双冷漠的眼看着苏苏。
  仓冷的白雪,少年乌黑的瞳,看上去怪可怕的。

  但无论怎样看,一想到他被一招撂倒,苏苏就想笑。
  她没憋住,噗嗤笑出声。

  澹台烬冷冷盯着她。

  她还在笑:“不好意思啊……”

  见过他呼风唤雨,手指都不用抬就杀人,如今澹台烬被她的披风捆住,想把她碎尸万段,却没有爪牙的模样,让人莫名愉悦。

  苏苏不再理他,去看叶哲云伤势。

  她扶起叶哲云,探了探鼻息,还好只是晕了过去。
  叶哲云身上流的血多,看着可怖,实际都是皮外伤,甚至血已经止住了,他晕过去,更大的原因是被吓的。
  澹台烬是想慢慢折磨死他,但没有来得及。

  叶哲云虽混账,却也罪不至死。

  苏苏把祠堂里的被子抱出来,扔在叶哲云身上,可别没被澹台烬杀死,被冻死了。

  她不再管叶哲云,就这样,让叶哲云长个教训。
  少去欺辱人,万一欺辱到一个比自己还坏的人呢。

  她忙活一阵,轻轻喘着气。
  回眸便看见,澹台烬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腿坐在廊下,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她。

  明明和之前是同一副面孔,苏苏生生从现在的少年身上看见了几分冷冰的残虐感。

  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但不脆弱,还热衷于用残忍的手段杀人。
  他报复心极强,性格也极端。

  叶哲云陷害他,他便要叶哲云的命。

  苏苏见他柔弱感不在,适应力良好,问他:“你自己走,还是我把你拖回去?”

  他嗓音冰冷沙哑:“你不喊人?”

  “我喊什么人?哦,你怕我告诉爹爹呀。”苏苏在他面前蹲下,瞬间明白过来澹台烬的顾虑。

  前两日宣王府的事,让整个大夏国草木皆兵。
  皇上开始召集世间的除妖师和道士,大肆搜捕出逃的赤炎蜂和隐匿在大夏国内的妖物。

  如果这时候澹台烬被发现会驱使妖物,一定逃不过死的下场。

  澹台烬沉默不言,冷冷看着苏苏。
  他目光像吐着信子的毒蛇,不怀好意。
  苏苏毫不怀疑,他现在一定在想,如何在被人发现之前,悄无声息弄死自己。

  可惜,世上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无效。

  正如五百年后,修真界无论如何都杀不死魔王,五百年前,还未觉醒的澹台烬,也不能把苏苏怎么样。

  苏苏自然不会把澹台烬的事情说出去,不但如此,她暂时还得保护好他,然而理由不能告诉他。

  她下意识摇摇头说:“我当然不会说出去,我还中了结春蚕,所以不会让你死。”

  他薄唇翕动,冷冷吐字:“不知羞耻。”

  苏苏也反应过来,那个药需要她做什么。她脸蛋微微发红,毕竟作为修真界才成年的姑娘,把交合说得这样理所当然,有点儿尴尬。

  但总之,她不会和魔物交姌就对了。

  她略微气恼地瞪着他说:“你要不要走,不走你就待在这里吧!”

  和叶哲云待在祠堂,天一亮,都不用苏苏出卖,他就可以从容赴死了。
  澹台烬扫了眼她绯红的脸蛋,移开目光,站了起来。

  看着少年走在前面的身影,苏苏松了口气。
  好在不管经历了什么,少年魔王依旧想要活下去。

  苏苏扁扁嘴:活下去,为祸苍生。

  *
  叶哲云一大早被发现身上带血在祠堂外面。

  春桃道:“小姐,到处都在传,三公子说自己看见了妖孽,莲姨娘都快哭晕过去了,说要等将军回府,让道士来看看呢。”

  果然,下午叶啸回来,也听说了这件诡异的事。

  比起天资聪颖的长子,叶啸很是看不上叶哲云这种纨绔,但府里出现妖孽,无疑挑动了叶啸敏感的神经。

  叶啸问叶哲云:“你真看见了?”

  叶哲云发着烧,要死不活地点头道:“爹,我发誓,我没骗人。那些乌鸦眼睛都是血红的,还会发光!您看儿子,儿子身上全是伤……”

  叶啸皱眉,说:“闭嘴,让人去找个道士,或者除妖师,声势小些。”

  外面风风雨雨,声势太大,对叶啸也不好。

  叶哲云全身都痛,后怕道:“我、我还看见了一个驱使妖物的人。”
  叶啸更加严肃,能驱使妖物,显然比妖物还要棘手。

  苏苏闻言,也提起心来,不会真被叶哲云看见了吧?
  她悄悄看一眼澹台烬,少年面色平静,镇定自如。

  “他……很可怕……好像是一团黑影,比房梁还高,声音阴森森的,长着血盆大口!”叶哲云哆嗦着说。

  澹台烬讥讽地弯了弯唇。

  苏苏:“……”
  这个牛吹得不错,果然非常叶哲云。她都想捂住叶哲云的嘴,都这副模样了,还胡说八道不尴尬吗?

  没多久,府里来了个白须白发的道士。

  道士看上去仙风道骨,先给将军和老夫人见了礼,又问:“公子是在何处看见的妖物?”

  “在祠堂!”老夫人说。

  道士点点头:“贫道去看看。”
  老夫人连忙道:“慈鸿真人,这边请。”

  苏苏凡人之躯,看不出道士的道行,她其实还挺好奇凡人道士如何抓妖孽的。

  慈鸿来到祠堂,叶家亲眷都紧张地跟了上去。

  谁都怕将军府真有妖孽,危害到自己的命。叶哲云说得那样夸张,现在人心惶惶。

  慈鸿拿出一个罗盘,围绕祠堂绕了两圈,语气沉重道:“贵府的确存在妖物。”

  苏苏心中怀疑,老道士真会捉妖吗?

  慈鸿说:“给贫道准备黑狗血,朱砂,还有染了三公子血的衣物来。”

  连忙有人去办,没多久,道士开始作法。
  澹台烬靠着雪枝,冷冷看着慈鸿。

  大冬天,叶哲云穿过的衣物猛然烧起来。

  灰烬飞上天空。

  “看来这妖孽,道行不浅,还藏在府中。”慈鸿道,“现在贫道要找出这个人。麻烦诸位上前来。”

  首先是老夫人,手心被画了一个繁复的符号。

  道长摇摇头。

  其次是叶啸和几位公子,再然后,轮到了叶岚音和苏苏。

  二小姐叶岚音紧张得直咽口水。

  苏苏伸出手,老道在她手心画了个符号,摇摇头。

  说实话,苏苏没见过这么庄严的仪式,修真之道,至繁至简。

  轮到了澹台烬,苏苏看过去。

  澹台烬伸出手,嗓音清润:“劳烦道长好好看看。”

  慈鸿依法画符。

  澹台烬偏头,无辜笑道:“道长可是看出什么了?”

  慈鸿依旧宝相庄严,摇摇头。
  澹台烬收回手,眼里满是讥讽。

  慈鸿越排查,额上的冷汗越多。到了晚上,喜喜突然来禀报说:“道长找到妖孽了!”

  “在哪里?”春桃连忙问。

  “后山,据说是将军以前猎回来的一只花斑豹作恶!”

  春桃松了口气,露出笑容:“找到了就好。”

  苏苏趴在案桌上,无言以对。
  她轻轻磨牙,以为是道友,还想拜托慈鸿帮忙送个信给神龟,没想到慈鸿是神棍。

  真正的邪物,此刻正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盛开的梅花。
  灯下他眉眼隽秀,红唇凉薄。

  苏苏心想,今晚得把他绑起来!

  这两日都是这样过的。
  偶尔她半夜醒来,觉得后脑勺凉凉的,一睁眼便看见一双带着血雾的瞳,冷冷盯着她。

  什么是天生邪骨?数万年才会诞生一个这样的存在。

  那便意味着,无论如何,他一定会走向血.腥的路。杀人和凌虐,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无法被感化,只能被剔除,谁都无法扭转。

  没过两日,宣王府也出事了。
  大夏朝廷上下人心惶惶。

  据说,六殿下那位倾国倾城的侧妃娘娘,在两日前,陷入昏迷,如何也唤不醒。
  苏苏想到那位温柔的病美人庶姐,也有些为她担心。

  夜半,苏苏梦中不安,突然惊醒。

  她猛然看向床下,果然,少年不见踪影,地上只有一团凌乱的绳索。

  

10901 3697960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7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