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想开点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8-03 21:22:54

  赵王长这么大,从未被人打过脸。

  “叶夕雾,你竟然对本王动手!”萧慎很快认出了她是谁,脸色都快扭曲了。

  赵王性子暴虐记仇,如果先前还对苏苏容貌感兴趣,此刻恨不得折磨死她。

  她竟敢打他!
  他要让一群人玩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来人……”

  站在一旁的虞卿,也十分意外。他跟着赵王这么多年,自然也识得苏苏身份。

  虞卿饶有兴趣地看一眼苏苏,拦住赵王。

  他面上忧虑地规劝道:“殿下息怒,她是叶啸唯一的嫡女。”

  赵王俨然快要失去理智,他眸光阴毒:“本王今日要她死!”

  苏苏怕他才有鬼。
  破壳而出这些年来,苏苏怕过许多事,她怕人间正道沧桑,怕稚童老人挨饿,怕同门灰飞烟灭。

  但她唯独不怕这世间渣滓!

  她听得清清楚楚,赵王对澹台烬和他的奶娘做了什么。她第一次能理解,为何每个身怀邪骨的人,最终都会成魔。
  若身处地狱,善良和软弱不可以保护自己,自己便化作刀刃,又有何不可?

  别说澹台烬,她听见那些话,都想杀了这个赵王。

  苏苏抿紧嘴唇,弯腰扶起地上的澹台烬。

  出乎意料,少年的体温比她还冷。
  他漆黑的瞳,直直看着她,此刻倒映着她的模样。少年的双眼幽深,看不出情绪。

  苏苏看见了方才那一幕,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干脆轻轻给他拍身上的积雪。

  她小声在他耳边说:“放心吧,赵王不敢杀我们,我爹就在不远处。”

  澹台烬仍是定定看着她,半晌垂下眼睛。
  “嗯。”

  他声音又低又哑,苏苏只当他被羞辱,情绪不好。

  她冷笑地看着赵王:“萧慎,我称你一声王爷,你还真当自己可以随意践踏我叶家之人。别说是你,就算换作萧凛,也得掂量掂量。”
  “我叶家忠君爱国,忠的可不是你这样的人,我爹爹征战沙场二十年,也不是为了让叶家受你这份折辱!澹台烬是我夫君,你辱他,等同辱我。你无故辱我,还不许我反抗么?”

  赵王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虞卿心里有几分幸灾乐祸,他轻咳了一声,帮着添了把火:“望王爷三思。”

  今日这件事,本就是赵王动手在先。而且叶三小姐这幅狼狈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弄的。
  大夏兵权都在叶啸手中,谁人不知,大夏十余年安稳,全靠叶啸。

  要是唯一的嫡女出了事,叶啸气性上来,真的反了,萧慎想做皇帝都没得做。

  皇帝尚且忌惮叶家,萧慎但凡聪明点,就知道叶夕雾不能动。

  没看六殿下萧凛虽然也不喜叶夕雾,可是从来都只对她视而不见吗?

  虞卿见赵王依旧咽不下这口气,低声道:“王爷,即便你要教训她,也不能在明面上,咱们改日找机会。”

  赵王被拉住,理智总算回笼,他挤出一个笑:“误会而已。”脸上被砸的地方,拉扯着痛。

  赵王目光阴恻恻的。

  苏苏道:“自然是误会。”
  下次还敢!她早晚还找机会抽赵王这个大王八羔子。

  看着苏苏和澹台烬离开,赵王捂住通红的脸,气得狠狠踹了一脚轿子。
  “叶夕雾!本王不会放过你!”

  *
  苏苏心里也没底。

  她其实不确定叶啸走没走,叶大将军这个便宜爹爹,常年征战在外,鲜少关怀几个子女。
  原主记忆里,叶啸用兵如神,一杆长-枪舞得虎虎生风。

  然而比起关注娇弱的女儿,他更热衷训练资质不凡的长子。

  苏苏带着澹台烬走了没多远,看见了脸色难看的叶啸。

  她松了口气,好在虎毒不食子,叶大将军没有丢下她。

  叶啸皱着眉:“夕雾,你去了哪里?”
  “爹爹,我被人群撞开,与你们走散了,幸好逃了出来。”苏苏说。

  叶啸上下打量她一番,心中还在为宴会上的事诧异。

  夕雾确实学过剑术,可她今天的表现,就算是长子,也比不上她。如果不是小女儿,恐怕他今天得葬身宣王府。

  然而这里不是问话的好地方,想到里面那些怪物,叶啸说:“先回去。”

  他心里沉甸甸的,妖物现世,恐怕大夏十余年安稳不再。
  要变天了。

  春桃见了苏苏,红着眼眶道:“小姐,奴婢以为你出事了,呜呜呜……吓死奴婢了……”
  苏苏好笑又感动:“放心吧,你家小姐福大命大,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喜喜哽咽着,捧来暖炉和披风,把苏苏围得严严实实。

  苏苏实在狼狈,白嫩的手全是划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方才只顾着逃命,没觉得疼,冷到麻木。现在暖和下来,才觉得一阵刺痛。
  周身暖和,她好受不少。

  澹台烬在角落,沉默不语。
  从离开赵王以后,他就分外安静。

  少年连往日的柔弱可怜都不再伪装,脸部线条冰冷,一如外面十二月的冬雪。
  不知道他心里是屈辱更多,还是憎恨更多。

  苏苏看向澹台烬的手。
  他的指骨被赵王踩碎,无力地垂着,血肉乌青发紫。
  未来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这一年,只能在人间万般苦楚中沉浮。

  苏苏憎恶他未来的所作所为,然而想到冷宫中疯掉的妇人,心情难免有些复杂。

  她在心里一遍遍念清心咒。
  让自己不要同情他,不要去想他过往遭遇了些什么。

  马蹄哒哒声中,苏苏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魔王到底是怎么觉醒的?

  过去镜看不到前因后果,那么,澹台烬是被人杀死、还是意外死亡?总不可能想不开自己不想活了吧!
  最后一种可能……看着少年阴郁的侧脸,苏苏整个人都不好了。

  澹台烬脸上没有露出疼痛之色,显得十分麻木。
  他冷冷地想,叶夕雾之所以帮他,一定是觉得他丢了叶家的脸。
  她中了结春蚕,无论如何都得保住他的命。

  他等着叶夕雾同他算账。
  就像以前一样,嘲讽他是个没用的废物。

  如他所料,少女果然倾身过来。

  但她并没有骂他,反而犹豫地解下腰间的玉,系在他身上,说道:“这个给你,赵王见了它,总会忌惮些。”

  这是叶三小姐出生那年,皇帝御赐的,彼时叶大将军还在沙场,叶三小姐才出生便没了母亲。

  皇帝可怜她,赐了这样一块玉。
  也是身份的象征。

  苏苏说:“赵王再如何阴毒,几十年后不过照样一捧黄沙。说不定命差劲点,活不到那时候。你现在或许不能做什么,但一定要活得比他久,再久一点。过往只是过往,人活着,要永远向前看。”
  她干巴巴地安慰道,希望澹台烬无论如何,得想开点。
  他想不开,三界众生都会陷入炼狱。

  澹台烬抿紧了唇,苏苏靠过来那一瞬,他身体下意识绷紧,想离她远一点。
  少女馨香,弥散在整个马车内,让人无处可逃。

  他的手指无意碰到了那块色泽莹润的玉。
  分不清是暖是凉。

  从澹台烬的角度看过去,少女脸上脏兮兮的,墨发散落下来,被化掉的雪打湿。

  她毫不在意地擦擦脸蛋,手上全是伤痕,因为手背白皙,血痕显得非常狰狞。
  她为什么会受伤,澹台烬再清楚不过。

  他盯着她的发旋,心中萦绕着无尽的嘲讽。
  多么愚蠢。
  这样蠢的人,也难怪运气会这般好,还能活着回来。

  他想像以前一样,作出柔善可怜的模样,说些对她感恩戴德的话。

  这都是他最擅长的。

  可是今日,他嘴唇动了动,眼里依旧是冷的,一如骨子里的凉薄。

  澹台烬放弃般闭上眼,索性不再看她。

  *
  苏苏休息了两天,总算修养回元气。
  澹台烬依旧被关在东苑,天愈发冷,苏苏让人给他送两床被子去。只等府中二公子和三公子再次出门,就真相大白了。

  想到他那双手,她狠下心,没让大夫去治。

  立场不同,不能有多余的同情心。

  这跟豢养奴隶没什么两样,不管残不残,只要活着就可以。偶尔苏苏心里也会不太自在,随后一想到那些灵位,绵绵不绝的尸山,整个人又可以了。

  苏苏担心那日自己斩杀赤炎蜂,会让叶啸起疑,于是早早打好腹稿,等着叶啸叫她过去问话。

  谁知道叶啸根本没有回府,这两日都在外面。
  府里情势莫名紧张起来,一种惶恐的氛围,包围了大夏皇城,早晨吃饭的时候,杜姨娘说:“将军两日没回府了,那怪物,当真像外面传的那样厉害?”

  叶岚音说:“姨娘问三妹妹,三妹妹不是见过吗?”她看向苏苏,脸色不好,还在为自己嫁妆失窃的事恼恨。

  苏苏点头:“确实厉害,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少出门。”

  杜姨娘道:“我听说,那东西是从周国流传出来的,周国培养那些怪物,会不会又想……”
  想开战。

  十多年前,周国惨败,送来皇子澹台烬为质。

  如今的周国,今时不同往日,休养生息,兵强马壮,水草丰美,而大夏冰雪覆盖。周国本就对大夏虎视眈眈,周国突然攻打边境不无可能。

  杜姨娘这番话,让众人都有些忧虑。
  毕竟真要打仗,叶家的男人,会第一个上战场。

  老夫人不悦地打断杜姨娘:“内宅不要妄议。”
  总不能还未开战,就闹得人心惶惶。

  这样微妙的局势下,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府中对澹台烬的议论。

  下午春桃焦急地道:“三小姐,那些下人说质子是灾星,还说周国如果和大夏开战,将军会第一个斩下质子首级,这是真的吗?”
  春桃很担心,在小丫头看来,质子是小姐夫君,她怕这样的事发生。

  苏苏写字的手顿了顿。
  她第一次体悟到,有人想安稳活着都这样难。

  连苏苏这种不懂凡间战争的人都明白,两国开战,澹台烬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对于周国来说,他是颗被抛弃十多年的弃子,对于大夏来说,他是个毫无尊严的俘虏。

  她如果不想办法救他,就一定要在他出事之前,想办法抽出邪骨。

  

10901 3697400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7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