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栽赃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7-28 19:20:45

  刚回府,春桃就看见将军府前,站着一个双十模样的丫鬟。

  那丫鬟瓜子脸,眉毛修得细细的。
  见了她,春桃吓得连忙低下头去。

  细眉丫鬟嗤笑了一下,挤开春桃,迎上前来:“小姐,碧柳回来了,碧柳扶你下车。”

  苏苏掀开轿帘,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听她自称碧柳,苏苏瞬间就明白了她是谁。

  原主有四个贴身丫头,银翘被祖母送去庄子嫁人,这段时间跟在苏苏身边的丫鬟是春桃和喜喜。
  但这两个丫头胆子都不大,在原主看来,太过木讷,愚钝至极。原主一向不太喜欢她们。

  叶夕雾最喜欢的丫鬟,便是眼前这个叫做“碧柳”的丫头。
  在原主的记忆里,碧柳聪明伶俐,办事利落,嘴巴也甜,深得她心。

  苏苏摸不准,碧柳是什么样的人。

  她思考间,已经被碧柳小心扶下车子。

  春桃站在一旁,像见了老虎的小鹌鹑。

  春桃怕碧柳?
  再一看同样垂着脑袋的喜喜,苏苏明白了什么。

  这个碧柳,看来真的在原主身边的地位不一般。苏苏才穿过来的时候,春桃动不动吓得磕头,这个碧柳在苏苏面前,却毫不拘谨。

  主仆几人往府里走,碧柳道:“三小姐,碧柳有话要和你说。”她神色隐隐亢奋。
  碧柳回头对春桃和喜喜道:“我和小姐说说话,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苏苏不动声色,她倒要看看,这个碧柳到底要做什么。

  碧柳带着苏苏拐进一座假山处,从衣袖里摸出一张纸。

  “三小姐,你看,碧柳找到了什么东西?”

  苏苏展开纸张,上面有一张栩栩如生的美人图。
  美人坐在荷花池旁,低头浅笑,不胜娇羞。

  碧柳神色兴奋,满脸写着求表扬。

  苏苏有点儿懵地看着这张画,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小姐,你看落款。”

  落款:庞宜之。

  竟然是状元爷,如今的礼部侍郎庞宜之,上次火急火燎跳下去救叶冰裳那个。

  如此看来,图上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说实在的,不愧是新科状元,画画功力真不错,寥寥几笔,叶冰裳风情无限。

  碧柳:“小姐,你让我去大姑娘前年养病的庄子调查,他们果然有奸-情,那贱-货在和六殿下成亲前,就已经和庞大人暗通款曲了。”

  “庞大人还画了这幅画,以慰相思。”

  “庞大人上京前,让小厮烧了这幅画,但是小厮觉得可惜私藏了起来。碧柳幸不辱命,把这幅画买回来了。”

  碧柳雀跃道:“小姐,六殿下看见这张画,肯定会怒不可遏,休了那贱-人。到时候,没了那贱-人,六殿下眼里的人,就会变成小姐!”

  苏苏:“……”
  你认真的吗?

  苏苏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前原主和叶冰裳落水,六皇子作为叶冰裳的夫君,跳下去是情理之中。但庞大人跳下去,就耐人寻味了。

  原主疑心这一点,便派出自己最“得力”的丫鬟碧柳去调查。
  希望调查出庞大人和庶姐的奸-情,好让六殿下休弃庶姐。

  “小姐,需不需要碧柳找人,把这幅画送到六殿下手中?”

  苏苏把画收起来:“暂时不用。”

  原主已经成了亲,苏苏完全没有搅和萧凛感情的想法。
  而且,就一张画而已,顶多说明庞宜之倾慕叶冰裳,叶冰裳被人画下来,又不是叶冰裳的错。

  碧柳满脸写着可惜,但是也不敢违逆苏苏,只当小姐还有什么高招。

  苏苏收好画,准备找个时间把这祸害玩意烧了。

  她才出去,春桃一脸不安地来通知:“三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碧柳训斥道:“好好说话,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苏苏皱眉,看碧柳一眼,对春桃缓和语气说:“你慢慢讲。”

  春桃咽了口唾沫,道:“莲姨娘早上发现,库房里丢了很多东西,老夫人的玉观音不见了。一经查探,杜姨娘房里也失窃,她给二小姐准备的嫁妆少了大半。”

  “大公子的玉佩、四公子的例银,通通不见。现在,莲姨娘、杜姨娘,还有二小姐她们,正在厅堂审问……”

  苏苏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们怀疑谁?”

  “质子殿下。”

  苏苏皱眉问:“为什么怀疑他?”

  春桃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苏苏,“有人在质子殿下的平安符里,搜出了一只私藏的耳坠……”

  碧柳一听,愤愤道:“小姐,质子做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简直给你蒙羞。”

  春桃想说什么,念及碧柳在,最后还是低下了头。

  苏苏看碧柳一眼:“事情结果还没出来,不要乱讲话。”
  快闭上嘴吧,不然她忍不住想揍这丫鬟一顿了。

  从小爹爹就教苏苏讲礼貌,明黑白是非。这个碧柳张口闭口“贱-人”、“奸-情”,好好说话有那么难吗?

  苏苏听得浑身不舒坦,最让人生气的事,碧柳还明里暗里欺压喜喜和春桃。

  苏苏怀疑,这个丫鬟唆使了原主做了不少事。
  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是个好姑娘能干出来的事吗?

  但苏苏现在也没时间料理碧柳,她对春桃说:“我们去厅堂看看。”

  春桃连忙行了个李,带路。

  碧柳被苏苏警告不要乱讲话,呆在原地。她完全没想到三小姐会斥责自己。
  按理说,小姐听到质子给她丢了脸,杀了质子的心都有了。

  但三小姐竟然只让自己闭上嘴。

  碧柳脸色扭曲了一下,看着前面春桃的背影。定是自己不在的时候,春桃和喜喜这两个小蹄子,给小姐说了自己的不是。

  明日就是十五,想到什么,碧柳恍然,怪不得小姐没有狠狠唾骂质子呢,这时候质子确实不能出事。

  碧柳连忙跟了上去。

  *
  苏苏还没走进厅堂,立刻有人给莲姨娘汇报:“三小姐回来了。”

  此言一出,椅子上坐着的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澹台烬。

  少年的手臂被扣押住,他抿唇,漆黑的眸看着地面,眼里又冷又沉。

  苏苏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三位姨娘,莲姨娘坐在主位,两位姨娘分坐在两侧,二小姐叶岚音脸色难看地挨着杜姨娘坐。

  除了他们,府里最小的四公子也在。

  四公子今年才六岁,因着年龄小,将军宠爱,他整个人胖成了一颗球,窝在云姨娘怀里吃糕点。

  除了下人,所有人都坐着,只有澹台烬站着。

  倒是莲姨娘先道:“三姑娘回来了,来得正好,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想必你也听说了。质子是你的人,妾也为难,三姑娘看,要不这件事,你来审?”

  说着,她让出主位给苏苏。
  莲姨娘虽然偶尔帮着老夫人主中馈,但她不过一个妾,苏苏是唯一的嫡女,她一进来,莲姨娘自然不敢再坐主位。

  其余两位姨娘,也忙跟着朝苏苏行了个李。

  叶岚音被杜姨娘撞了一下,脸色难看地喊:“三妹妹。”

  苏苏坦然坐下,小厮连忙给苏苏倒了杯茶。

  苏苏喝了口茶水,看向被扣住的澹台烬。

  他衣衫被人扯乱,地上一个陈旧的平安符,平安符上有脚印,显然被人踩过。
  澹台烬的目光,落在那个平安符上。苏苏进来,他毫无反应,连抬眸看苏苏都不曾。

  “莲姨娘,既然先前是你们在审问,那现在便继续吧,我听着就好。”苏苏不想插手,她知道自己对澹台烬没有好印象,她掺和进来,难免有失公允。

  此言一出,澹台烬倒是有反应了,他抬起头,冷冷看苏苏一眼。

  “既然三小姐吩咐,妾便继续了。”

  “质子殿下,一来,这么多年,府中财务从未失窃。”莲姨娘看着白衣少年,言语中的意思很明确,而澹台烬来府上,不过三月,就有这么多财物失窃。

  “二来,库房只有主子们能靠近。府中众人,都有月银,但是质子你……”莲姨娘顿了顿,没把话说明白。

  众人却明白,澹台烬虽然也算府里的半个主子,但是将军府可不会给他月银。
  一个敌国战败的俘虏,给口饭吃就算好了,还是看在他和三小姐关系的份上。

  澹台烬抬眼,说:“不是我,我没做过。”

  苏苏交叠的手指紧了紧,其实依她看,莲姨娘这些说辞太勉强了。

  澹台烬在府里地位低下,因为原主对他的态度不好,他地位形同下人,去库房本就很难。怎么能凭猜测,就妄定一个人的罪?

  再者,苏苏看少年一眼——

  额发遮住他阴郁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活在阴暗中的生物,暗沉不讨喜。

  苏苏信澹台烬未来会暴虐杀人,但这种盗窃财物的事情,她觉得不是他。

  杜姨娘语调尖锐道:“不是你,难不成还能是府里其他公子?质子,我们将军府好心接纳你,你就是这样回报的?莫不是从小没人教规矩,现在才手脚不干净吧?”

  这话说得难听极了。

  云姨娘怀里的四公子,跳出云姨娘怀抱,跑到澹台烬面前,踹了他一脚:“敢偷将军府的东西,我要让爹爹打死你!”

  云姨娘连忙把四公子抱回来:“卓儿,不许胡言!”

  澹台烬眼尾微微泛出猩红之色。
  他冷冷重复道:“我说过了,不是我。”

  因为杜姨娘和四公子的直白,和平审问表象,被击破得粉碎。

  苏苏心里莫名堵得慌,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脑海里却猛地想到爹爹沉痛的脸。

  青衫仙尊说:“这些年,我们修仙界无数尊者陨落,包括你大师兄,为了宗门,死在那邪物手中。苏苏,你是修真界最后的希望,此去五百年前,切勿心软。”

  苏苏平复了下呼吸,反复告诉自己,澹台烬并非什么好人,这才忍下冲动。

  莲姨娘摊开手,露出一只精巧漂亮的白玉耳坠:“那质子如何解释,身上的这一只耳坠?”

  澹台烬看着莲姨娘手中的耳坠,紧紧抿唇。

  苏苏也看向那只坠子。

  莲姨娘:“碧柳,你来看看,这只耳坠,是三小姐的吗?若是三小姐的,倒是我等失礼了。”

  当然不可能是,苏苏心想,原主讨厌澹台烬都来不及,怎么会把女孩子的东西送给他。
  苏苏清楚,其他人也清楚。

  苏苏想到什么,看向澹台烬。
  她想,她知道这是谁的东西了。

  澹台烬竟然贴身藏着,这点可怜又阴暗的心思,的确见不得光。

  碧柳上前来认了认,道:“莲姨娘,这只耳坠不是我家小姐的。”

  “质子如何解释?”

  澹台烬目光森然,没说话。

  倘若先前,他眼里还带着些许愤怒,现在眸中就只有一汪死水。

  莲姨娘对着苏苏盈盈一拜:“三小姐也看见了,质子不愿解释。”

  叶岚音哀怨地道:“质子殿下,岚音平日里,没得罪过你。你可否将姨娘为岚音准备的东西,还回来?”那可是她的嫁妆!

  她们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将一个屈辱的罪名,安在了澹台烬身上。
  苏苏觉得,这也太荒谬了。

  澹台烬也明白了什么,冷笑道:“无话可说,任凭你们处置。”

  苏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冷笑的神情,他的脊背挺得笔直,笑完之后,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线。

  莲姨娘为难地说:“倘若府中下人偷了贵重财物,要打断双手,撵出府去。”

  云姨娘皱着眉,忍不住轻声细语求情道:“莲姨娘,质子的身份,到底不同寻常,怎能用下人与他比较?”

  莲姨娘说:“云姨娘误会了,妾不是这个意思,质子自然不同于下人。但既然犯了错,不论是谁,都应该惩处。三小姐,你看,让质子还回财物,再小施惩戒如何?”

  如何?
  不如何!

  这些人都疯了吗?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苏苏实在忍不住了,她站在修仙界的立场,不该替未来的魔王说话。
  只要他命还在,他不论狼狈成什么样,她笑吟吟看戏就好。

  但不管过去多少年,即便长大了,她依旧是黎苏苏,那只从世间最干净的天堑仙池中睁开眼,俯瞰众生、眉间红羽的好奇小灵鸟。

  她可以光明正大握剑杀了他,甚至将来一定会无情碾碎他的神魂,但她不能和别人一样,以污蔑折辱他为乐。

  她不能明明睁着眼睛,却蒙上双眼,装作什么都不知。

  苏苏站起来,脆生生道:“我不同意,他既然是我的人,那这件事我来查,一定给诸位姨娘和二妹妹一个交代。”

  莲姨娘十分错愕,不是都审完了吗?

  苏苏板着小脸,看向其他人:“怎么,有异议?还是对我不放心?”

  莲姨娘立刻笑道:“不敢,我们自然相信三小姐 。”

  苏苏捡起地上的平安符,走到澹台烬面前,塞进他手里:“东西收好了,再让人抢出来践踏,我都嫌丢人。你说不是你,那就最好不是你!否则我查出来……”

  他抬起黑黢黢的眼睛,看着她。

  “我亲自打残你!”她喘了口气,瞪着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得可怕。

  她眼中明亮,胜过屋外十二月的冰雪。

  澹台烬看着面前又凶又气的少女,无意识握紧手中脏污的平安符。
  

10901 3695366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5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