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过往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7-27 18:18:41

  九公主在萧临身后,讥诮地看着苏苏,她最喜欢看叶夕雾在六皇兄面前出糗。

  苏苏好郁闷,说好比试的后果九公主担着呢?
  九公主这样出尔反尔的人,放在修真界,会被实力强悍的人杀人夺宝一万回。

  春桃非常担心。

  三小姐平日里最在乎六皇子的看法,每次六皇子冷言冷语,三小姐会被气得发疯。

  这段时间,好不容易三小姐变得和颜悦色,回去指不定又要大发脾气。

  春桃悄悄抬起眼看向三小姐,却没在三小姐脸上见到难过痛苦之色。

  苏苏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五百年前,大师兄还不认识自己,他护着亲妹妹也情有可原。
  跨越五百年时空,能再次见到已经陨落的人,苏苏觉得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大师兄为保护宗门而死,他是英雄。

  苏苏想了想,对萧临说:“不管殿下相不相信,我没有主动挑衅九公主,这里是皇宫,太后传召,我总不可能特地来堵住九公主欺负她。”

  萧临怔了怔,忍不住看苏苏一眼。

  以往叶家三小姐,总是用一种痴迷到欲说还休的眼神看着自己,做了错事死不悔改,行事狠辣恶毒。
  他的记忆里,叶夕雾长着一张丑陋扭曲的嘴脸。

  萧临自然知道,她恋慕自己到了疯狂的地步,但他每次见她,心里不断生厌。

  今天却完全不同,她眼里很明亮。

  眉宇坦然,身上小袄是粉白色,靴子在地上踩出几个小小的脚印。
  过往的煞气和哀怨不见,他方看清,叶三小姐容颜并不可憎。

  她眼里映着白雪,脸颊软软的,竟显出几分纯然。

  听了她辩驳的话,萧临看向九公主:“昭玉,你主动找叶三小姐切磋的?”

  九公主眼里的心虚之色一闪而过,扯住萧临袖子:“皇兄……”

  萧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性格磊落,是个真正的君子,这件事既然是妹妹挑事,他自然不会再责备苏苏。
  “本殿下先前不知,三小姐见谅。”他对苏苏说。

  苏苏没想到萧临会道歉,连忙摇摇头。

  大师兄天下第二好,仅次于爹爹,怪谁也不怪大师兄。

  在苏苏看来,原主性格不好,眼光却没得说。她大师兄光风霁月,正直坦荡,只可惜他陨落得太早。

  先前萧临那么讨厌原主,其实不是没道理,一来原主的确不干人事,二来原主死鸭子嘴硬,即便做了坏事,也理直气壮。

  萧临虽说向道了歉,对苏苏的观感却并没有转好。

  毕竟那日他的妻子叶冰裳落水,实打实就是叶三小姐搞出来的幺蛾子,所以他只是冲苏苏淡淡一点头,看也不看苏苏,转身走了。

  九公主没想到,以往只会发疯的叶夕雾,今日竟然不吵不闹,好好给皇兄解释。
  眼看皇兄不会帮着自己斥责苏苏,她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皇兄,等等我。”

  萧式兄妹一走,苏苏回头,看见春桃在傻笑。

  苏苏忍不住问:“你笑什么?”

  春桃下意识回答:“这还是六殿下第一次对小姐服软呢。”

  叶将军手握重兵,连皇帝也不会轻易动三小姐。
  但芝兰玉树的六殿下,从不掩饰自己对三小姐的讨厌,以往每次都是沉着脸,冷冷将小姐训斥一顿。

  最严重的一次,那时候大小姐还没出阁,三小姐想打大小姐巴掌,六殿下直接把三小姐甩开。

  那一回,三小姐气得把房里的东西能砸全都砸了。

  听春桃这样讲,苏苏也有些想笑。

  春桃这傻丫头,也真是心宽,要知道刚刚九公主那一鞭子抽实了,春桃可就毁容了。

  结果小丫头心里,还是在想自家小姐和六殿下那点儿爱恨情仇。
  两人都已分别成婚,早就不可能。

  萧临平平静静说句见谅,春桃竟然可以高兴成这样。
  原主以前是被讨厌成什么样子了啊?

  想到小时候大师兄温柔为自己束发的模样,再想到大师兄很少厌恶一个人,而他如今对自己这具身体,非常不待见。

  苏苏对自己如今在他人心中的印象,感到绝望。

  *
  太后留苏苏坐了一会儿,就放苏苏走了。

  如叶大将军所说,太后看上去很是慈祥宽宥。

  但苏苏并不这样想,九公主找苏苏比试的事,按理太后早就知道,可太后一个字也没提。

  苏苏猜,或许九公主过来,是太后默认的。

  毕竟假使九公主进展顺利,苏苏现在已经被抽得狼狈不堪。到时候太后安慰几句,反成了那个好人。

  苏苏暗暗道,看来叶家树大招风,皇室已经对叶家不满了。

  有时候别人对你宽宥,并非喜爱,而是忌惮。

  以前常常有仗要打,萧家皇族需要叶大将军这个“战神”,但近几年国泰民安,皇帝稳坐高位,未免就对能威胁到自己的臣子不满。

  苏苏虽没入世,对人间的规则懵懂,但这样的道理,她也能领会。
  就是不知道叶大将军怎么想。

  苏苏回宫的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问领路的小太监:“你知道澹台烬以前住在哪里吗?”

  小太监之前也知道叶家这位三小姐的脾气,为她带路都低着头,此刻猛然听到苏苏问话,连忙答道:“质子殿下以前住在冷宫。”

  “冷宫啊,可否带我去看看?”

  小太监神色有些为难。

  苏苏想到爹爹教的,来人间要懂得人情世故,于是拔下头上一根簪子递给他:“劳烦公公。”

  小太监连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这位将军家的小姐不抽他就好了。

  苏苏道:“没事,收下吧。”

  小太监挣扎片刻,收好簪子,为苏苏带路。

  没一会儿,苏苏看见了一处残败的宫殿。

  “这就是质子殿下先前住的地方,叶小姐,奴才还要回去当差,冷宫荒凉,叶小姐切莫多逗留。”他收了苏苏的东西,便忍不住好心提醒一句。

  苏苏点头:“谢谢你。”

  小太监走了。

  春桃也是第一次来冷宫,她看着杂草都三指高的院子,想到冷宫常常闹鬼的传言,忍不住抖了抖:“小姐,我们来冷宫做什么?”

  苏苏走进来,也感觉到一股阴气。
  但她现在是凡人之躯,什么也看不见。

  “你要是害怕,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苏苏对春桃说。

  春桃连忙摇摇头:“我跟着小姐。”
  三小姐地位何其尊贵,要是她出了事或者受伤,春桃也没命。

  见春桃坚持,苏苏也没多说什么,拎着裙摆踏入冷宫。

  她想了解澹台烬的过去。

  千万年来,世间总共出过两个身怀邪骨的天生魔神。

  第一位魔神出世时,无数上古神尊陨落,献祭自身万年修为,连神器也一一破碎,才将它消灭掉。

  许多年后,第二个魔神澹台烬,横空出世。

  但这时候的修真者,早已没有前人强悍,数万年来飞升成神的仙尊,少得可怜。
  加上神器也没有了,他们根本对澹台烬毫无办法。

  身怀邪骨,天生就是半神之魂,自洪荒以来,众神便无比忌惮。在澹台烬之前的那位魔尊,基本上灭了上古神物。

  没有足够的参考,修真界完全不知道,魔王怎样诞生,为什么那么强大,死穴在哪?

  修真界被魔军打得撑不住的时候,终于有人提出,用神器“过去镜”寻找办法。

  众仙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捡回来“过去镜”碎片,好不容易修补好。
  残败的镜子,却只能模糊看到最后的契机——五百年前的魔王原身,叫澹台烬,是个脆弱的凡人。

  他的死穴、他堕落的原因,全都照不出来。
  而且邪骨这个东西,毁灭肉身和灵魂都没有用,澹台烬肉身一死,十八年后,他肉身重聚,只会更加强悍。

  简单说,杀他使他更强大。

  众仙尊:……

  长老们愁坏了,眼看修真界快要撑不住,他们咬牙,决定献祭了近万年修为,扭转乾坤。
  占卜选人后,他们送苏苏回到五百年前,希望她抽出澹台烬的邪骨,从而彻底摧毁他。

  没了邪骨的魔王,脆弱得不堪一击,再也不可能吸收天地怨气和邪气复活。

  这是最后的办法。

  想得倒是挺美的。

  苏苏出发前,认真请教爹爹:“苏苏应该怎么抽回邪骨毁掉?”
  青衫掌门咳了咳:“女儿你要自己想办法,了解他的过去,找到他最怕的东西,届时你娘亲留下的玉镯,应该能帮到你。”

  说了当没说,所以到底应该怎么做?

  仙门不靠谱,苏苏得自己想办法摸索。

  苏苏不确定地想,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去他住过的地方,应该能找到不少信息。

  冷宫中央,只有一口井。

  苏苏走过去,蹲下看看,她一眼就看到井底,有几具森森白骨。
  是口枯井,不知道多少年头了。

  澹台烬以前原来住在尸骸扎堆的地方啊。

  苏苏连忙对身后的春桃说:“你别过来。”
  春桃不明所以,听话地点点头。

  苏苏找了几块石头,在井边布了一个往生阵法,希望能帮助它们散去怨气,早些转生。

  她没有灵力,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春桃觉得到处都阴森森的,她难以想象,质子殿下是怎样在这种地方长大的。
  春桃越害怕,越忍不住四处看。
  “小姐,那间房好像有声音?”春桃抖着嗓音说。

  苏苏回头,朝着那间房走过去。

  “小姐……”
  “没事的。”

  苏苏推开门,灰尘扑簌簌地掉。屋内结满了蜘蛛网,苏苏呛得咳嗽几声。

  一个老妇人蹲在墙角,眼神空洞,抱着身子在摇晃。

  苏苏愣了愣,没想到这里还会有人。

  她走过去,老妇人毫无知觉。
  苏苏闻到一股馊味,是老妇人身上传来的。

  “婆婆,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妇人毫无反应,充耳未闻。

  春桃见是个活人,松了口气,不确定地说:“小姐,我听说,质子殿下被周国送来为质的时候,才六岁大,身边跟了一个照顾他的奶娘。”

  但是一个小皇子的奶娘,来时顶多二十多岁,如今不过短短十四载,怎么会变成这幅枯槁的模样,像个六十岁的老太太,还疯掉了。

  苏苏也愣了愣,这竟然是澹台烬的奶娘?

  她在五百年后,也在动荡的世界,见过这样可怜的老人。但这个世界明明还没有魔王,怎么会有人变成这样?

  这让她依稀觉得,自己还在之前的糟糕动-乱世界。

  苏苏没说话,把老妇人头发上的蛛丝细细弄掉。

  春桃不安地说:“小姐……”

  “我们出去吧。”

  按理,最了解的澹台烬的人,应该就是老妇人,可她已经没了神智。

  苏苏坐在轿子里,没有急着回去,她唤来一个宫女:“可否帮我找一个掌管冷宫的嬷嬷过来?”

  日头正高的时候,一个紫衣嬷嬷,踏着厚厚的积雪走过来,给苏苏行礼。
  苏苏问:“澹台烬的奶娘,为什么会疯?”

  她依葫芦画瓢,给了嬷嬷一根金簪。

  那种邪物,一定是连自己奶娘都不放过。

  嬷嬷喜滋滋地收下金簪,她在冷宫捞不到什么油水,苏苏出手大方,嬷嬷一时间恨不得什么都抖出来,反正澹台烬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多谢叶小姐赏赐,这事老奴还真知晓一二。质子和那刘氏,十四年前来的冷宫。”

  “那时候的质子啊,长得可水嫩了。冷宫是个腌臜地方,宫里不少侍卫和太监,都有那种癖好……”

  春桃脸色红了又白。

  “刘氏护住了质子,自己却遭了殃。他们在皇宫本就没什么地位,老奴听说,他们没吃的,冬日没穿的时候,刘氏也会……”

  “行了。”春桃忍不住道,这些话她听得都心惊肉跳,怎么能让小姐听见。

  “让她说,说说澹台烬吧。”

  “唉哟叶小姐,对于质子殿下,老奴知道得也不多。皇子们小时候爱玩闹,喜欢把质子叫去当玩伴,老奴偶尔看见质子,身上没一块好肉。”

  她讲得隐晦,其实好几次,嬷嬷都看见过,他们把质子当畜生欺辱。

  说到这里,嬷嬷戛然而止。
  她猛然想起眼前这位,和以前冷宫那位是个什么关系。
  嬷嬷心头讪讪,也不知道叶小姐对质子是什么态度,她就挑轻的讲了几句实话,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苏苏抿紧了唇,心里沉甸甸的。她没想到,刘氏变成这样,不是澹台烬害的。

  她眼前骤然浮现少年精致漂亮的容颜,还有他目光中的沉冷阴郁。
  怪不得挨打罚跪都不吭声,像个木头人,对他来说,可能这些都是家常便饭了。

  “澹台烬出宫后,刘氏谁在照顾?”

  嬷嬷惯会察言观色,斟酌了一下,见叶三小姐看上去没有恶意,说了实话。

  “据说质子出宫前,给了浣衣局的赵嬷嬷些银子,让她给刘氏送些饭。”

  然而那点儿钱,赵嬷嬷顶多想起来就给刘氏扔个馒头,喂狗一般。

  苏苏说:“春桃。”

  她从春桃手里接过荷包,拿出几锭金子,递给嬷嬷:“嬷嬷得空,也照看下刘氏,为她换身衣裳,擦洗一番。让她吃食也好些,倘若我下次入宫,看见刘氏养得不错,定会好好答谢嬷嬷。这件事别告诉其他人。”

  紫衣嬷嬷笑得见牙不见眼,接过沉甸甸的金子:“叶小姐说的哪里话,您的吩咐,奴婢省得。”

  等嬷嬷走远,春桃眼睛亮亮的,小声道:“小姐,你在同情质子殿下啊?”

  苏苏板着小脸:“胡说,我那是同情澹台烬吗?我不过是念及刘氏勇敢护主,不该落得如此下场。”
  她哪怕同情一只小蚂蚁,都不能同情澹台烬。

  春桃捂着唇笑。
  

10901 3695053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5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