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羞辱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7-24 20:20:42

  苏苏觉得不对劲,就如同原本一天应当吃三顿饭,她少吃了一顿般,浑身别扭。

  脑海里灵光一闪,苏苏问:“我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做?”

  原主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做什么来着?

  塌下,铺床的澹台烬,身体顿了顿。

  他放下手中的活,转而从苏苏床下拿出一个盒子。
  苏苏定睛一看,里面有条血红的鞭子。

  澹台烬递过来,苏苏下意识接住。

  少年平静地看着她。

  苏苏身躯一震,这回想起来了。

  我了个擦!原主这辈子最生气的事,莫过于嫁给了澹台烬,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质子夫君,以至于每天晚上都要抽他一顿鞭子解气。

  这已经成了惯例,怪不得方才澹台烬站在她床边,在等着什么。
  原主这是何等的变态!没抽他,身体本能竟然都不习惯!

  苏苏半晌没动手,眼前的少年安安静静打量她,苏苏一阵毛骨悚然,他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苏苏只好挥了挥鞭子,鞭子撕裂风声,煞气凛然。
  她催眠自己是叶夕雾,掌握力度冲少年挥了过去。

  鞭子抽在澹台烬胸口,他低低闷哼一声。

  少年一双漆如点墨的眸子,冷冷看着苏苏。从他眼里,苏苏总算看见了隐藏得特别深的厌恶。

  苏苏说着叶夕雾的固定台词。

  “都是因为你的存在,六殿下才不愿意娶本小姐,你怎么不去死!”

  她又一鞭子抽在少年手臂上。

  他目光像一汪深潭,闷哼了一声。
  身体也跟着轻轻颤了颤。
  在冰面跪了那么久,身体已经微肿发疼。此刻两鞭子,抽在原本已经麻木的手臂上,把疼痛放大了无数倍,骨头都跟着一阵抽搐的痛。

  苏苏拿着鞭子的手一僵。
  看见澹台烬闷哼发颤,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爽,有种为修真界报仇的快-感。
  苏苏一惊,连忙念清心咒。一来,她的任务并不是杀了少年魔尊,或者凌虐他。二来,修真大道,守住本心才是根本,叶夕雾的情绪还残留在身体里,但她不是叶夕雾,也不能被叶夕雾的暴虐同化。

  况且,她有原主部分记忆,自然清楚这件事到底错在谁。

  原主早就知道,六皇子心悦自己的庶姐叶冰裳,她妒火中烧,想毁了叶冰裳的清白,于是想了个馊主意。
  在宫宴上给庶姐下药,想让她出丑。

  没想到,药没作用在脑满肠肥的尚书公子和庶姐身上,反倒作用在了自己和澹台烬身上。

  让叶夕雾更觉得耻辱的是,那个漂亮孱弱的少年,明明和自己一起中了药,但澹台烬除了脸色潮红,别无反应。

  最后还是叶夕雾忍不住,命令他帮帮她。

  少年冷冰冰看着她,始终没有动。
  他坐在角落,用一种冷静的目光,看这位千金身体扭动,媚意低吟地拉扯她自己的衣裳。

  此后碍于清白,叶夕雾不情不愿和澹台烬成了亲。

  每当回想少年的目光,叶夕雾就觉得一阵耻辱。
  他怎么可以那样!
  用那种平静的、毫不动容的眼神,看着她。

  像看一尾在砧板上的死鱼。

  所以这桩婚事,说白了,其实是叶三小姐自己弄出来的扑棱蛾子。
  没害到叶冰裳,反倒把自己搭了进去。

  原主气愤难平,逮着澹台烬撒气,在她心里,这个夫君连下人都不如。
  澹台烬一个被周国放弃的质子,从小什么都没学,他又生得那样好看,天知道在宫里,被多少人玷污过。

  叶夕雾嫌他脏,不让他上她的床。心里也还有最后一丝妄想,自己留着清白的身子,将来和六殿下就还有可能。

  苏苏从小受的教育,不能恃强凌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修仙之人,决不能主动造业障。

  瞧瞧这位三小姐,这都造多少业了!
  少年魔尊日日被体罚,怪不得五百年后会变成嗜杀暴虐的模样。

  苏苏说:“今日我累了,看见你这张脸就烦。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和叶冰裳有什么牵扯,我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她把鞭子扔到澹台烬身上,自己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作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终于不用再打他了,苏苏连忙念了十来遍清心咒。稳住道心才发现,良心好痛啊!

  澹台烬接住鞭子,他脸色本就苍虚弱,挨了这两鞭子,变得更加苍白。

  他心里的疑窦却散去不少。

  叶夕雾似乎真的忘记了一些事,可她的狠辣歹毒,并没有改变。

  澹台烬收好鞭子,在塌下入眠。

  脖子上有个东西硌得伤口一痛,他拿出来。
  是一个早已褪色的平安符,平安符用黑线串着,常年掩藏在他衣襟之下。

  想到那个冲他微笑的女子,他抿住唇,眼里的冷光散去些许。

  他妥帖收好平安符,盯着不远处塌上叶夕雾入睡的背影。少年眸中漆黑。
  宫宴那天,他亲眼看见,叶夕雾把叶冰裳推下湖。

  叶家老夫人和叶大将军,都包庇这个女人。叶大将军手握重兵,皇帝都要忌惮几分,六皇子再生气,这件事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但那又如何。
  做错了事,总得接受惩罚不是吗?

  澹台烬眸中漆黑一片,想起两日前,那个身上中了无数刀,死不瞑目的丫鬟,她眼睛睁得那样大,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悔,选择让叶夕雾逃跑。

  丫鬟变成一具僵硬的尸体,身上的血液染红了雪地,一路蜿蜒到他的脚下。

  他漠然抬脚,跨了过去。

  *
  叶家早膳饭桌上,苏苏总算把一家人认齐了。

  澹台烬并不在。
  苏苏小声询问起春桃。

  春桃惊讶地说:“小姐忘了吗?你不许质子殿下与你同桌,让他在下人房,和下人们一起吃饭。”

  苏苏:……
  好吧,可以,很强大。

  老夫人坐在主位,旁边英武严肃的男人,是叶大将军叶啸。
  叶啸今年三十有八,蓄了胡子,看上去更显得端正严肃。

  他死了嫡妻以后,这么多年并未再娶续弦。

  用叶啸的话说,征战沙场的人,脑袋都拴在裤腰上,指不定哪天就马革裹尸,没必要再娶个嫡妻,让她担惊受怕。

  话说得挺好听,但叶啸有三个小妾。

  苏苏目光从三个姨娘脸上划过,三种完全不同的类型,各有千秋。

  府中-共有四位公子三位千金。
  除了苏苏是唯一的嫡出,其他兄弟姊妹,均为庶出。

  大公子和三公子是莲姨娘生的,莲姨娘是叶啸年少时的通房,比叶啸还大两岁,姿色普通,但是因着产下长子,她在府中地位很高。
  平时老太太会让她帮着掌管府中中馈。

  杜姨娘吊梢眼,眉眼带着一股小家子风尘气,她是二小姐叶岚音的母亲,也属她穿得最艳丽。
  老夫人最不喜欢她。

  至于最后一位,苏苏看过去,是府中的云姨娘。比起前两位姨娘,她看上去秀雅温柔,头上别着一支简单的发簪,整个人像一朵出水的荷花,带着难以言说的气质。

  单这气质,就远胜另外两个姨娘好几筹。

  她是叶冰裳和四公子的母亲,也最得叶将军宠爱。

  虽然苏苏还没有见过叶冰裳,但看云姨娘就能猜到,叶冰裳是个美人。

  一大家子,坐了满满当当一桌。

  苏苏有些鄙夷叶大将军,他们修真界,可没有小妾这种说法,只有唯一的道侣。
  苏苏的娘亲死了一百年,爹爹依旧每日擦娘亲的骨笛。

  有时候还边擦边抹泪。

  当然,也有些不太好的风气,比如豢养炉鼎。这种事也只敢背地里做,说出来是为人不齿的。

  人类不如修真者强大,反倒有三妻四妾的毛病。

  “三小姐这是怎么了,病还没好吗,脸色这样苍白?”云姨娘这温和的一问,所有人都看向苏苏。

  苏苏也放下筷子。
  她昨晚没睡好,打了人才后知后觉晓得怕,唯恐床下的少年突然暴起,捏碎她的脖子。
  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撑不住才眯了一会儿。

  云姨娘不说还好,一说这事,叶啸放下筷子,不悦的睨苏苏一眼:“上次宫宴你和六皇子侧妃的事,传到了太后耳朵里,太后让你今日去宫里坐坐。”

  苏苏只能应一声。
  歹命啊!事情不是她干的,现在一堆锅却要她背着。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老夫人见不得心肝儿受委屈,立即道:“啸儿,夕雾还小,上次自家姐妹发生冲突,多有误会。再说了,大丫头也不至于和夕雾计较,你说对吗,云姨娘?”

  云姨娘笑了笑:“是。”

  苏苏从那笑容里,看出几分勉强。也是,自己闺女受了委屈,还得笑吟吟原谅凶手。
  云姨娘心里肯定不好受。

  “三丫头到时候进了宫,你多护着些。”老夫人对大将军嘱咐道。

  叶啸叹了口气,也不敢忤逆老娘,点头:“太后宽宥,不会和小辈计较的,夕雾态度好些,这件事就过去了。”

  老夫人拍拍苏苏的手,示意她别怕。

  苏苏松了口气,有叶将军在,至少太后不会过分责备。

  *
  苏苏上了进宫的马车,当好背锅侠,认命去接受狂风暴雨的洗礼。

  一个丫头过来,福身道:“将军说,烦请三小姐等等。”

  等什么?

  很快苏苏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澹台烬从府里另一边出来。
  他来的方向,与叶家大堂相反。

  苏苏想起春桃的话——澹台烬在下人房吃饭。

  澹台烬走过来,他脸色很白,唇却诡异的红。
  苏苏看他气色,猜测他大概率发烧了。

  在冰面上跪那么久,谁都受不住。

  澹台烬才上马车,苏苏皱眉说:“你下去。”

  少年抿了抿嘴角,又下了马车。
  他已经习惯了叶夕雾挑刺,看他不顺眼,她歹毒的手段层出不穷,估计这次想看他跟着马车跑出糗。

  马车动了,苏苏觉察不对,撩起帘子看,发现澹台烬额上一层薄汗,跟在马车后面跑。

  苏苏只好说得更明白一些:“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进宫。”

  少年突然抬眸。
  他身后许多店铺才开张,袅袅人间气息,让他也多了一丝人气。

  苏苏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人,还不是多年后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王,他其实不过一个普通的凡人少年。

  看上去漂亮羸弱,没有一点儿攻击力。
  连仙门的小师弟扶崖,都比他强悍些。
  他肤色很白,透着几丝病气。

  苏苏想到,如果自己任务成功的话,眼前的少年,永远不会觉醒成魔王,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罢了。

  茅塞顿开,思维骤然通透。苏苏突然腿也不抖,腰也挺直了。

  再联想到弱气的扶崖,苏苏对这两天虐待澹台烬有点儿愧疚。
  她道行不深,心性不够,之前抽他的时候,想到那一堆牌位,当时觉得还挺解气的。

  “愣着做什么,我让你回去。”

  澹台烬看着车上香薰飘出来的浅浅白雾,哑声道:“将军说,太后宣我进宫。”

  苏苏下意识说:“爹骗你呢,他知道太后意难平,让你跟着我,不过是让太后有个出气的人。”

  别看叶大将军一个武夫,其实算计不比文人少,否则不可能在大夏有如此高的地位。
  为了让太后不动自己嫡女,又能给太后面子,就推一个人出来受气。
  澹台烬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如果去了,太后想着给六皇子长脸,澹台烬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

  她直截了当点明利害。

  澹台烬细长的眸抬起,一言不发看着苏苏。
  眼前的少女愣了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她眼里懊恼一闪而过,变得冷硬起来。

  “本小姐的意思是,你一个曾经连太监宫女都能任意折辱的质子,进了宫只会给我丢人。滚回府里去,别妨碍了我见六殿下。”

  他垂下眼,一字一顿冷冷道:“是我身份不堪,辱没了三小姐。”

  苏苏心里的小人,开始爆哭捶墙。
  当好叶夕雾,可太难了!

  然而她面上只能抬一抬下巴,示意他滚回去。

  澹台烬停下脚步,终于没再跟着苏苏的马车跑。

  马车跑出很远,苏苏到底没忍住,悄悄探出一个脑袋。

  她回头看去,澹台烬还站在原地,朝着她的方向。

  离得太远,他的神情苏苏看不真切。

  她扶额,对他又是凌虐又是羞辱,如果将来任务失败,澹台烬觉醒,第一件事,一定是杀了她。
  

10901 3694217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4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