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罚跪

书名:黑月光拿稳BE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7-23 22:14:35

  原来,约莫半月前,叶夕雾和庶姐叶冰裳,一同掉入湖中。
  结果,六皇子跳下去救庶姐,状元郎也跳下去救庶姐。不但如此,连叶夕雾的夫君澹台烬,跳下湖也是游向庶姐。

  最后还是叶夕雾的一个暗卫,见势不对,把叶夕雾捞了上来。

  叶夕雾险些淹死,回来以后大发雷霆,她没法冲着六王爷和状元郎撒气,只好死命逮着澹台烬发火。
  她想了个主意,让他去跪结冰的湖面,她什么时候原谅他,澹台烬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随后叶夕雾受凉生病,祖母带她和澹台烬去寺庙上香祈福。
  这才有了在庙里,被山贼捉走那一出。

  出发前,叶夕雾恶狠狠交代过,让澹台烬回府后再接着跪,休想逃脱惩罚。
  这事耽搁了几天,前两日澹台烬回来,将军府管家便笑吟吟道:“希望质子殿下,没有忘记三小姐的话。”

  管家脸上流露出轻蔑之色。

  澹台烬一言不发,过去跪在了结冰的湖面。

  今年冬天比以往都要冷,几个丫鬟从湖边走过去,窃窃私语道:“三小姐又在惩罚质子了呀?”
  “怎么才从天华寺回来,三小姐又让质子罚跪,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嘘,小声些,你不怕三小姐啊。”

  自从三小姐和质子殿下成亲以后,这一出,每个月都要上演好几次。

  谁都知道,三小姐心仪六皇子,如果不是那桩丑闻,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和质子成亲。

  三小姐是叶大将军最疼爱的女儿,而质子澹台烬,是周国皇帝最讨厌的儿子。
  质子在大夏国这么多年,连奴仆都可以欺辱他,更遑论金枝玉叶的三小姐。

  不待见一个人,不就随着心情,任意磋磨?

  他们看澹台烬的目光,有的同情,有的幸灾乐祸。
  毕竟府中的趣事儿不少,但都是背地里的腌臜事。把自家夫君脸面,放在明面上践踏,只有跋扈的三小姐做得出来。

  叶大将军哪怕知道了这些事,顶多教训爱女两句,就不了了之。
  久而久之,下人们都习惯了。
  有时候质子被罚跪,有时候被鞭笞。

  澹台烬看着大雪覆盖了远处的青松,心中毫无波澜。

  膝盖下的冰,冻得骨头生疼。他跪着的姿态变也没变,像没有生命的物件。

  想起两日前,他把三小姐从山贼窝里抱回来的时候,叶家老夫人的脸都青了。

  “这件事谁也不许传出去,如果让我知道谁的口中走漏了风声,叶家定不饶他!”
  老夫人神色凌厉,眸中透露出浓浓的威胁。

  随后老夫人又安抚地看向他:“府中嬷嬷检查过,夕雾身上衣物完好,定没有发生对不起你之事。”

  他当时怎么回答来着?
  “祖母多虑了,我自然相信夕雾。”

  老夫人看他一眼,满意地点头。

  澹台烬瞥了眼冰面自己的倒影,人影模糊,看不清神色。

  叶三小姐被山贼掳走的事情,就这样隐秘地瞒了下来,老夫人却依旧在查。毕竟叶家卫队随行保护,多少年来从未出过这样的意外。

  老夫人非常怀疑,山贼为何会盯上他们家三小姐?这件事怎样想,都不太对劲。

  那群乌合之众,完全不可能轻易将叶夕雾带走。

  然而不管老夫人怎样查,都没有个结果,这件事只能归咎于意外。

  苏苏赶来湖边,就看见了这样的场景。

  少年在结冰的湖面上,跪得笔直。
  他脸上并没有被折辱的羞恼之色,平静得过分。

  他脸色苍白,唇微微发乌。

  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少年抬起眸,正好对上苏苏的目光。
  两人隔着湖面遥遥相望,一时间空气安静下来。

  苏苏身边的春桃,忍不住小声问:“小姐,需要叫质子起来吗?”

  苏苏反应过来,抿着唇摇摇头,不悦的说:“谁说我要让他起来了?让他多跪一会儿,长长教训。”

  苏苏心里纠结地抓头发,她现在是叶夕雾,叶夕雾生性残忍,以别人的痛苦为乐,绝对不可能这样轻易的原谅一个人。

  这个世界鬼神并存,夺舍这样一件事,虽然人间知道的少,但不代表没人知道。
  用了叶夕雾的身份,苏苏就不能让人看出太大的区别,至少不能一夕之间,性格大变。

  她看澹台烬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拂袖走了。

  澹台烬早知如此,冷淡地收回目光。

  *

  苏苏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才午睡起来,因着信佛,屋子里檀香袅袅。

  苏苏进去的时候,屋里还站了一个豆蔻年华的青衫姑娘。
  青衫姑娘原本在给老夫人捏肩膀,见苏苏进来,便停了手。

  苏苏认不得人,没有做声,那姑娘倒是主动冲她点了点头,轻声喊:“三妹妹。”

  原来是叶家庶出的二小姐,叶岚音。

  苏苏颔首,打招呼道:“二姐姐。”

  叶岚音没想到苏苏会回应自己,她心中惊讶,局促地看苏苏一眼,冲老夫人福了福身:“祖母,岚音明日再来陪你礼佛。”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点点头。

  苏苏算是看明白了,原身在叶家是个小霸王一样的存在。
  她来了,叶岚音就得给她让位。
  自己喊叶岚音一声二姐姐,都让人家诚惶诚恐,忐忑不安。

  所以原主平时是有多恐怖?

  叶岚音一走,老夫人刻板的脸上,显得宽和了不少:“三丫头,过来让祖母看看,身体好了没?”

  苏苏走过去,笑着说:“多谢祖母关心,夕雾的身体没事了。这些天,让祖母担心了。”

  老夫人亲昵地点点她额头:“祖母年纪大了,没几年好活,你这丫头,就让祖母省点心吧。”
  苏苏抱着老夫人,软软撒娇道:“祖母身体康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娘呢,要一辈子护着夕雾。”

  “嘴上没个把门,胡说八道什么。”老夫人佯装训斥道,但眼里的笑意盖都盖不住。

  叶将军的嫡妻,生下原主就去世了,叶将军没有娶续弦,老夫人便亲自把原主抱到身边养大。
  自己养大的孩子,真是含在嘴里怕坏了,偏心偏得厉害。

  原主这样跋扈,祖母的宠爱占了很大的因素。原主也精明,平日里歹毒归歹毒,讨好长辈很有一套。
  好在苏苏以前就是仙门团宠,应对老夫人得心应手。

  大夏国推行孝道,叶将军是出了名的孝子,连带着叶将军也十分疼爱原主这个唯一的嫡女。

  “寺庙的事,祖母已经封了下人的口,你自己也不要到处说。姑娘家名节为重……”顿了顿,老夫人又道,“你也要懂点事,去宽一宽质子的心。妻子发生这种事,每个男人心里都难免有芥蒂。”

  苏苏想起两日前,大雪里平静的少年。

  澹台烬哪有半点担忧和介意的样子?
  恐怕她光着身子跑出来,他也能面不改色地把她带回来。

  但是面对老夫人,她不能这样讲,只能不甘不愿地点头:“夕雾知道了。”

  老夫人点头。

  “祖母,银翘找到了吗?”

  老夫人笑着说:“那丫头啊,找回来了,没有受伤,祖母把她送去庄子了。银翘早就到了婚配的年龄,这次她勇敢护主,总不能再让她在府里耽搁。”

  苏苏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意:“那就好。”

  “前段时间,宫宴上的事,祖母一直没说你。你大姐姐都出嫁了,你去为难她作甚?还和她一同落下了水。”

  “祖母知道,你以前心悦六皇子,可你大姐姐现在是六皇子侧妃,你也嫁给了澹台烬,听祖母的话,以后离六皇子远些!”

  苏苏嘴角抽了抽。

  她心里好绝望,对,原身不仅性格有问题,还喜欢自己姐姐的男人。成了婚都不死心,刁难陷害,一样不落下。

  而澹台烬,则喜欢她大姐姐。
  多么厉害的关系,他们两夫妻,分别对人家两夫妻求而不得。

  老夫人见她不吭声,小脸苦巴巴的。以为她还想不通,恨铁不成钢地拍她的背:“回答祖母的话。”

  “是,夕雾知道了。以后一定离六皇子远远的。”她想到什么,颊边抿出两个小小的笑涡,补充道,“和质子殿下好好过日子。”

  *
  叶岚音走出老夫人屋子。

  她的丫鬟巧儿连忙迎上来:“二小姐,今日怎么出来得怎么早?”
  “三妹妹来了。”

  巧儿心中了然,酸道:“老夫人也太偏心了。”

  见叶岚音没有阻止,巧儿继续说:“三小姐当着六皇子的面,推大小姐下水,老夫人都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丑事,指不定三小姐都成六皇子正妃了。”

  叶岚音眸色动了动。

  三个月前,叶夕雾在质子的床上醒来。她哭着喊着,自己被下了药,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可这件事很快传开,叶夕雾清白有损,叶家不得不让质子娶了叶夕雾。

  随后,六皇子提亲,求娶叶家庶长女叶冰裳。

  大姑娘到底是个庶女,不能做皇子侧妃。
  换作府里的嫡女三小姐,估计就真成正妃了。
  可当时叶岚音远远看见,六皇子的眼里,全是对大姐姐的爱意。

  想到此,她狠狠攥紧了帕子。

  都是庶女,凭什么叶冰裳能被皇子这样爱重,而自己却只能讨好老夫人,寄希望她将来给自己许一个好些的人家。

  叶岚音心口堵得慌,直到看见冰面上罚跪的少年,她神色终于缓和些。

  连巧儿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三小姐是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又如何,嫁给一个低贱如斯的质子,后半辈子,还有什么荣宠可言?
  都知道,澹台烬六岁到大夏国为质,一直被囚困于宫里。
  听说他给太监洗过脚,连狗食都吃过。

  这样卑贱的人,或许连大字都不认得一个,哪里比得上文韬武略的六皇子半分。

  嫁给他的第一个月,三妹妹哭了许久,又发脾气又谩骂。
  这两个月才稍微好了些,但也不把澹台烬当人看。

  可不是嘛,叶夕雾金尊玉贵养了十六年,结果嫁给这么一个玩意。

  叶岚音用帕子捂唇,掩盖住嘴边的笑意。

  大夏国推行武道,听说那个澹台烬,小时候根骨被毁,现在手无缚鸡之力。
  孱弱不堪的少年郎,放在以前,她不可一世的三妹妹,怕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祖母总有作古的时候,一个连宫殿都没有的质子,到时候能给叶夕雾什么?

  叶夕雾这辈子还不是任人磋磨的命。

  巧儿道:“听说质子都在冰上跪两天了,奴婢看他脸色,恐怕快要坚持不住。二小姐,需要给他一件披风吗?”

  平日里,叶岚音十分喜欢施舍下人,在府中口碑很好。

  温柔善良的名声,可比三姑娘叶夕雾得人心多了。。

  叶岚音有几分意动,她看向澹台烬。

  质子的身份上不得台面,那张脸却着实长得不错,比她一个女子都精致好看。

  叶岚音颔首,默认巧儿去做这件事。

  她自己则站在凉亭之上,冲质子温柔颔首。

  澹台烬也看见了府上的二姑娘。

  巧儿拿了一件雪白的披风,小心踩上冰面,朝他走过去。

  苏苏陪完祖母回来,就看见这一幕。

  她二姐姐,正在对澹台烬献殷勤。
  苏苏本就觉得冰天雪地罚跪不好,但她的人设并不允许她放过他。想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掉头就走。

  可没想到,澹台烬已经看见了她,并且抬眸望着她。
  苏苏头疼极了。

  她揣摩了一下原主的人设,当即气势汹汹过去。

  “叶岚音,你做什么?”

  叶岚音吓一跳,没想到苏苏出来这么快,自己被当场抓包。
  她连忙说:“三妹妹,你别误会,我是想着天气这么冷,又开始下雪了,质子跪在冰天雪地里,万一出人命不太好,于是让巧儿给他一件披风。”

  “澹台烬需要你关心?”
  叶岚音脸色一白,不敢说话了。

  苏苏扁扁嘴,她看向冰面上的澹台烬,冲他喊话。

  “叶岚音给你披风,你要不要?”苏苏冷笑着。

  好在穿着袄裙,没人看见她凶相毕露下,腿悄悄一抖。

  澹台烬回叶岚音道:“多谢二小姐好意,在下不冷。”

  这就是回绝了。
  叶岚音心中有几分尴尬。

  “既如此,不打扰三妹妹和质子了。”她也待不下去,带巧儿离开。

  苏苏松了口气,她真怕澹台烬和她反着来。

  她看澹台烬一眼,趾高气扬道:“算你识相,跪到酉时,就自己滚回来吧。”

  澹台烬盯着她,没说话。

  苏苏带着春桃离开,整个人都是飘的。

  爹爹,师兄们,苏苏现在不得了了,竟然对着魔王说“滚”字。
  这件事,她以后可以吹一百年。
  如果她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叶大将军晚上没回府,老夫人上了年龄,没什么精神,让众人在自个儿院子用晚膳。

  苏苏沐浴后,春桃服侍她睡觉。
  春桃给她散下头发,见她在灯光下眉眼乖巧可爱,忍不住夸赞道:“三小姐的头发又顺又软。”
  夸完一惊,生怕三小姐发火说她没规矩。没想到三小姐笑得眉眼弯弯:“你的头发也好看。”

  另一个叫做喜喜的小丫头跑进来,冲苏苏福了福,声如蚊蚋道:“质子殿下回来了。”

  苏苏抬眼,果然看见澹台烬走进屋子里。他的气场沉郁,与所有人都不一样。

  就如同,一个不受待见的人,原本和乐融融的环境,他一进来,大家突然都不笑了,气氛一下子冷凝。

  澹台烬就是这样的存在。
  他带着外面风雪的冰冷气息,抿唇看着苏苏。

  现在差不多刚好酉时,因为天冷,黑得快,外面已经漆黑一片。
  迎着他的目光,苏苏身体一僵。

  春桃和喜喜连忙道:“三小姐,奴婢们告退。”

  春桃的袖子被捉住。

  她低头,看见三小姐冲她疯狂眨眼睛。

  春桃疑惑道:“三小姐?”

  不要留我一个人面对疾风啊!
  苏苏苦着脸,用尽所有的意志力,收回了手指:“没事,你们走吧。”

  春桃和喜喜阖上了门。

  苏苏清了清嗓子,看向澹台烬,她努力将神色调整成高贵不可侵犯。

  澹台烬嗓音低哑,问道:“三小姐气消了吗?”

  苏苏结结巴巴道:“消、消了。”

  少年平静颔首。
  “我明日还用继续跪吗?”

  “不用不用。”她下意识惶恐说完,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争气点儿啊喂!
  拿出点原身的刁钻和邪恶啊!

  澹台烬站在屏风前,等了半晌,也没见那边有动静。

  他皱了皱眉,拿出房间里多余的被子,开始打地铺。

  少女依偎在床头,眼睛湿-漉-漉的,炯炯有神看着他。

  澹台烬垂眸,遮住眼里的情绪,难道叶夕雾真的在山贼窝里,吓失忆了?
  

10901 3693949 MjAyMC8wNy8yMy8jIyMxMDkw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3/10901_3693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