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祥之感

书名:甜蜜扣杀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绛河清浅 更新时间:2020-09-16 22:32:05

  周羽的电话打过来,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正好把萧子锋给救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萧子锋借机退出。

  明显审视了萧子锋片刻,乔芳点了点头。

  虽然如蒙大赦,萧子锋却保持着应有的姿态,刻意不紧不慢地走出病房,直至站到走廊上,他才长长地吐了口气。

  乔芳给了他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两人当时的约定,并没有因为周羽前往北京而作废。大家都是聪明人,乔芳自然知道,周羽和萧子锋的联系根本没有断过。可这事不能拿到明面上来。什么时候乔芳认真追究起来,便代表……她的底线被触碰到了。

  萧子锋并不清楚,刚才乔芳只是随口一问,还是有心试探。反正,他只要回应,就是把柄。

  对于如何改善乔芳对他的印象,萧子锋其实束手无策,只能按郭炳辉说的办法……继续在那儿磨。

  因为一直没人接,电话已经断了。萧子锋赶紧拨了回去,很快听到周羽“喂”了一声。

  “师兄,是不是在忙啊?”周羽在那头问道,显然是觉得萧子锋接电话太慢。

  “不忙,比赛结束了?”萧子锋不自觉间,已经笑意盈盈。无论如何,此刻能听到小丫头的声音,都是件快乐事。

  周羽嗯了一声,又问:“比赛视频……师兄看了吗?”

  “看了一下。”萧子锋随口回道,想起今天的住院账单还没拿,便朝着护士站走去。

  “然后呢?”周羽迫不及待地追问。

  “真想听?”萧子锋故意卖了个关子,“有人会不高兴的。”

  周羽勇气十足地道:“师兄批评吧,我扛得住!”

  “好吧,实事求是地说,表现得不好,连正常水平都没达到。虽然在后面两场找到点感觉,但依旧让人失望,”

  此刻萧子锋一面翻着放在护士站外资料架上的账单,一面铁面无私地评价着,“三场比赛,尤其是头一场,看不到任何亮点。我无法想象,你还曾经战胜过对手。心态浮躁,技战术粗糙……”

  周羽:“……”

  “如果确定要和赵子昂搭档,两人就必须拿出足够时间合练,尽快找到你们的默契,”萧子锋一讲到专业,便容易滔滔不绝,“你可能忘了我跟你说的话,赵子昂和林扣扣风格大相径庭。你应该放下之前已经形成的惯性思维。我个人建议,在赵子昂适应你之前,主动去适应人家。”

  周羽:“……哦!”

  “你们俩对于搭档这事,有没有达成共识?”萧子锋又问。

  其实有些事情,萧子锋虽然远隔千里,比周羽知道得还清楚,就比如,周羽和赵子昂的配对,已经得到队里的初步认可;还有,赵子昂的兼项申请,昨天下午已经得到正式批准。

  “差不多……吧!”周羽犹豫地回道。虽然早有准备,可被萧子锋如此吐槽,搞得周羽都有点没信心了。

  护士站外的监视器,响起病人要求帮助的呼叫铃声。

  周羽耳朵还挺尖,立刻问道:“你在医院吗,谁生病了?”

  “一位长辈,我过来探视。”萧子锋赶紧把话糊弄了过去。

  “吓死我了,我以为是萧教授……”周羽说到一半,又马上解释:“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啦!”

  “没关系。”萧子锋决定还是换个地方,免得让周羽察觉到蛛丝马迹。

  萧子锋又往回走,刚站到电梯间,便看见一部电梯门打开,席溪捧着一束花,跟着人流走出来。

  萧子锋朝席溪点了点头,又拿手指了指自己手机。席溪会意,转身往郭炳辉的病房走去。

  等看不见席溪了,萧子锋再次开口:“不管输赢,现在都放下。有空就主动找赵子昂聊聊天。你们本来就不算陌生,多了解彼此性格,对形成默契有好处。那小伙子挺稳,在单、双项上都表现得不错,相信时间长了,你能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知道了,萧老师!”周羽故意拉长了声调。

  萧子锋立刻意识到,他一直在说教,不免有些哭笑不得,还特意问:“我很啰嗦吗?”

  “是有一点……其实还好啦,比我师父的道行差远了,”周羽说着,便乐起来,随后又道:“前天你不是说,师父手机坏了吗,我也是佩服死他了,到现在都不去修,我怎么找他呀!所以我昨晚买了个新手机。刚才看订单,已经发货。等他收到,你帮他换个卡,还要教他怎么用。我师父有时候笨得吧,能把你急哭了!”

  萧子锋挑了挑眉心,算着再过两、三天,郭炳辉应该能开口说话,这事大概也就混过去了。

  周羽又提醒道:“我师父又要复查了,师兄要是有空,记得押着他过去,别管他说什么理由,一定要见到医生。”

  “知道了,周小姐。”萧子锋也学着周羽,拉起了长音。

  周羽像被点了笑穴,又咯咯乐了半天。

  萧子锋索性问道:“有什么开心事?”

  “其实……也是瞎开心,”周羽忽地压低声音,“中国羽毛球公开赛的大名单,一位混双的师姐因病退赛,队里正在考虑替补人选,然后听说,我和赵子昂……机会最大。”

  “是吗?”萧子锋笑了笑。

  作为过来人,萧子锋自然知道,在国家队,“听说”两个字最不靠谱。

  “正式国际比赛哎,能代表国家夺金的。”周羽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向往。

  萧子锋没有附和周羽,他是专业教练,以周羽这次对抗赛的表现,如果由他做出决定,周羽绝对不是首选。

  “好啦,就当我在做梦,”周羽似乎猜出萧子锋的想法,“其实,替补也不一定能打上比赛。我想参加的另一个原因吧,比赛在锦城打,到时候还能回来看我妈、看我师父和席溪,对了,还有林扣扣。”

  “不想看到我吗?”萧子锋忽地矫情了一下。

  周羽很含糊地回了一句什么,似乎是不好意思了。

  正当两人之间气氛融洽的时候,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喊:“医生,25床昏过去了,快来呀!”

  “出什么事了?”周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好奇地问了句,随后又忍不住嘀咕:“怎么像席溪的声音。”

  萧子锋正要冲向走廊,几名医生、护士已经从他眼前跑过去。

  “不是她,你听错了,”萧子锋心底浮起一丝不祥之感,匆匆地道:“小羽,我还有点事要办。”

  根本不敢耽搁,萧子锋挂断了电话,抬脚往郭炳辉的病房跑去。

  此刻站在国家训练馆运动员宿舍楼下,周羽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就觉得不对劲。

  从小和席溪一块长大,周羽要是连她的声音都分辨不出,朋友就算白做了。

  所以,周羽能确定,电话里喊出那一嗓子的,就是席溪。

  周羽听过席溪开心的大笑,听过她愤怒的大吼,却从没听到,她慌张到声音发抖。

  到底出了什么事?

  周羽脑子飞快地转着,萧子锋说是来看长辈,席溪正好也在,刚才那么惊慌失措,难道是她家里有谁……

  想到这里,周羽不敢耽搁,立刻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各位乘客,前方到达锦城站,感谢大家乘坐本次特快列车,火车即将进站,请携带好各自行李,有序下车。”一个甜美的女声在车厢里响起。

  车厢尽头的洗漱区,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女孩正弯腰站在洗手台前,拼命用凉水泼着自己满是倦容的脸。

  好一会后,女孩关掉水龙头,抽出一张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脸,随后将方才搁在旁边的双肩包背起。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女孩子木讷地站在洗手台边。

  放在女孩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女孩反应显得有些迟钝,直到旁边经过的人提醒之后,她才像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掏出了手机。

  “小羽,我在出站口等你。”席溪只简单说了一句,便准备挂电话。

  嗯了一声之后,周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急着问道:“……师父怎么样了?”

  顿了好一会,席溪回道:“还在重症监护室,小羽……出来再说吧!”

  电话已经断了好久,周羽却忘了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直到发现,不少乘客提着各自行李站起来,将车厢过道堵得满满当当。

  原来,车已经到锦城了。

  周羽被挤在当中,一时动弹不得,只能顺着人头的缝隙望向车窗外。

  天色已经蒙蒙亮起,高高矮矮的建筑,伴着苍白的晨雾,从周羽眼前一掠而过。几个月来,她一想起,便倍感牵挂和温暖的这座城市,今天突然变得冰凉而陌生。

  车晃了晃,终于停住。

  一间空荡荡的重症监护室外,周羽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只觉得双腿像被用钢水浇铸在地上,根本动不了。

  周羽想找人问,师父去哪儿了?可她的四周,也是一片空荡。

  热泪在周羽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流下来,她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撕扯着,痛得无以复加。

  蓦地,周羽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是小羽吧?我认识你妈妈。”

  周羽猛一抬头,泪眼朦胧中,看到了一个笑容憨厚的男人。

  周羽愕然地瞧着对方,师父竟突然变年轻了。

  郭炳辉还穿着十多年前体校发的球衣,手里举着一支球拍:“小羽,老蹲在这儿有啥意思,跟小家伙们打球去?”

  “师父……”周羽喃喃地叫出了声。

  “姑娘,既然肯叫我一声‘师父’,从今天开始,我就教你打球,咱们以后像你妈一样,当世界冠军!”郭炳辉说着,便笑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

  周羽一直记得,她这位师父,不仅教她打球,还教她……重新学会了微笑。

  “小羽,注意平抽的角度,一定要下压!”

  “我家姑娘就是厉害,你这样不当冠军,谁还能当冠军?”

  “你妈今天又去忙工作,奶奶给你做了好菜,我跟着你沾光!”

  “师父一辈子窝囊,也就这一身本事还用得着,不教给你,我教给谁呀!”

  周羽怔怔地看着正啰啰嗦嗦的郭炳辉,原来师父还好好的,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有人突然拍了拍周羽肩膀,周羽整个人一抖,猛地睁开了眼。

  懵了片刻,周羽视线里出现一扇白色的门,以及门边挂着的“重症监护室三”的牌子。

  昨天下午,拒听了周羽好几次的席溪,终于回了电话,告诉她,郭炳辉做了心脏搭桥,出现并发症,人经过抢救,已送进重症监护室。就是……此刻周羽对面的这个病房。

  “这样睡不累吗?”有人蹲到了周羽跟前,轻声问道。

  周羽瞧着萧子锋。原来她刚才在椅子上,就这么坐着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

  “很抱歉,一直没告诉你实情,”萧子锋看向周羽,眼神里有一丝闪烁,“炳叔知道你在打比赛,也知道……你得到消息,一定会回来。”

  周羽:“……”

  “想不想进去看看他?”萧子锋问道。

  周羽顿住,一脸的不可置信:“能进去吗?”

  萧子锋点了点头:“一会有专家会诊,允许一名家属进去。”

  “好!”周羽说着,眼睛又望向了对面的病房。

  半个小时后,周羽和大家一样,穿着厚厚的无菌服,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有护士叮嘱家属,不要随意走动。周羽乖乖地站在病房中央,等待叫到自己。

  虽然人不敢动,周羽眼睛却在几张病房间来回搜寻,却找不到郭炳辉。

  各床家属被一个个叫了过去,周羽只得用排除法,确定郭炳辉躺在最里面。

  “郭炳辉家属。”护士终于叫到了周羽。

  终于到自己了,周羽忐忑地走上前:“我是!”

  “病人是你的什么人?”护士问道。

  看了看病床上突然老了好多,此时双目紧闭,吸着高压氧,手背插着吊针和各种管子的郭炳辉,周羽大声回道:“是我爸爸。”

  郭炳辉一向要面子,刚才那些家属,不是夫妻就是儿女,周羽总不能让人觉得,师父孤苦无依,病成这样,连个亲人都没有。

  “这就是那个搭桥手术后昏迷的病人?”被人簇拥着站在中间的一位医生问道。

  “我们的老病号,本身因为高血糖引致冠状动脉狭窄,一年多前放置支架,定期过来复诊。本来已经情况稳定,结果前几天突然看诊,说是胸闷,背痛。做过造影和CT,确定动脉狭窄80%,鉴于前期支架对病征没有明显改善,我们建议搭桥。”旁边有人回道。

  那位医生接过旁边人递来的片子,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病人术中曾出现心肌供血不足,做了处理。术后三小时清醒,昨天下午进食流质,突然发生昏迷,当即进行急救,做了核磁共振,确定是高血糖引起并发症,随后送进重症监护室……”

  医生们开始讨论病情,周羽听到后面,只觉得全身无力。明明已经很小心地控制郭炳辉的血糖;明明每次复查,医生都说维持得不错,可还是出了事。

  那位明显是大专家的医生放下片子,对周羽道:“属于搭桥手术后并发症,从目前情况看,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现在就等病人醒过来。看他年龄不算大,能不能过这一关,靠病人自身的机能和意志力。”

  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周羽原本黯然的双眸里,总算又有了一丝光亮。

  重症监护室外,周羽脱到无菌服,坐到了正等着她的萧子锋旁边。

  “问过医生,说人只要能醒,就没事了。”萧子锋拉住周羽的手,放在自己掌心。

  周羽:“……”

  “相信你师父,他不会服输,炳叔还没看到你拿世界冠军。”

  周羽抿了抿唇,是啊,师父肯定想活下去。

  “听陆教练说,为了能回来,你差点跟领导吵起来了?”萧子锋问道。

  周羽怔了怔,看向萧子锋。

  昨天下午,她挂掉席溪电话,便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找陆教练。

  最后周羽糊里糊涂地冲进了一间会议室,当着正在开会的所有人面,向陆教练请假。周羽也不记得,她到底说了什么,更想不起来,自己和谁吵了架。

  当时周羽的想法简单,就算不让她请假,她也要走了。倒下的是从小把她带大的师父,没有任何事,能阻挡周羽回到正经历生死考验的师父身边。

  还好,假最后批了,是陆教练说的情,虽然只有两天。

  “我已经跟你们领导和陆教练道过歉,”萧子锋说着,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周羽头顶,“猜我跟人家说什么,我说,周羽属牛的,倔起来,谁都拉不住。”

  明白萧子锋在帮她放松心情,周羽也只是勉强咧了咧嘴。

  “咱们要不要打个赌?”萧子锋问道。

  周羽眼皮有些撑不住,打了声呵欠,才低头嗯了一声。

  萧子锋放开周羽的手,将她的头轻轻按到自己肩上。大概怕周羽靠得不舒服,又伸出胳膊,温柔地揽住了她。

  这个姿势,让周羽从心底生出一丝从没有过的安全感。

  “什么赌?”周羽问了【cl-ewx.c o m首发】出来。

  “炳叔很快就能醒,说不定是今晚,也可以是明天、后天,”萧子锋低头瞧着周羽长长的睫毛,“总会有一天。”

  沉默了片刻,周羽道:“师兄,我听席溪说了,是你陪师父来的医院,也是你为他安排了一切。虽然这件事……你瞒了我,可我没资格怪你。我真得很感激,你做了我该做的事。”

  “又要跟我客气?”萧子锋表情松了松,他还真怕周羽因此生他的气。

  “我……能多待几天吗?”周羽忍不住又问。

  “周羽,我刚得到一个消息。”萧子锋突然道。

  “什么?”

  “关于中国公开赛的替补人选,现在队里讨论的结果,后面几天,会对候选的三组混双进行考评……”萧子锋想了想,没有说下去。

  周羽一下抬起头,看向了萧子锋。两人的鼻尖,几乎撞在了一起。

  “周羽。”席溪的声音,忽地在不远处响起。

  两人一块转头望去,又一块站了起来。

  乔芳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她的身后,是一直冲着周羽递眼色的席溪。

10898 3713026 MjAyMC8wNy8yMC8jIyMxMDg5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20/10898_3713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