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61章:默契等于胜利

书名:背靠王爷好敛财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楠奚 更新时间:2021-02-24 00:02:14

  易思瑾眼睛里只有叶倾城拿着匕首要刺向叶歆恬的画面,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动作和听力都不如之前那么灵敏,估计是因为心系其他事,导致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而叶歆恬则在易思瑾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只需一眼,就看到易思宇举箭对准易思瑾的后背,好一个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这两夫妻真是坏到一块去了,竟然在秋猎这么重要的场合,要置他们于死地,真不知道说他们是聪明,还是愚蠢。

  抑或,易思宇以为自己对她仍有留恋?只可惜,她是穿越过来的,而不是原身。

  “叶歆恬,躲开,快躲开!”易思瑾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双手拼命挥手示意,恨不得脚下生风,能第一时间上去阻止。

  他同时在心里默默决定,不会放过叶倾城,也不会轻易饶恕叶倾权!

  相较于易思瑾的紧张,叶歆恬就显得十分淡定,她能清楚地看清楚每个人脸上不一样的表情,判断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叶倾城匕首对准的位置是她的心脏,就算插不到心脏位置,也能令她失去活动能力;易思宇的目标是易思瑾,其次目标是她叶歆恬,二选一的抉择,肯定是易思瑾。

  “叶歆恬,你去死吧,哈哈哈哈……”叶倾城挥动匕首,大声喊着,那副模样就像已经得手了一样。

  叶歆恬深呼吸,四周的一切仿佛都是慢动作,她清晰地看到匕首挥动的轨迹,叶倾城狰狞的脸,易思瑾着急的样子,易思宇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

  所有都是那么地清晰,就好像是慢动作的电影,她洞悉了一切的行动。

  叶倾城朝她扑了过来,她没有移动半点脚步,反而是把身体重量往下压,稳稳钉在地面上,在匕首挥过来的时候,忽然往下一蹲,趁着叶倾城还没反应过来,她迅速起身,双手扣住叶倾城的手腕,用力一捏,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她立刻接手了掉下来的匕首,然后用力投掷了出去。

  易思瑾只觉得耳边一阵风掠过,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感受到危险的来临,猛然顿住脚步。

  “嘶……”身后传来易思宇的低喊声。

  叶倾城则惨叫出声,两只手垂在身前,好像断掉了,她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抬头望着面前的叶歆恬。

  “为什么?”叶倾城自言自语说了句,双目没有聚焦直视前方。

  易思瑾错愕转身,看到弓箭掉落在地上,易思宇一只手捂着另一只手手背,指缝之中似乎有红色液体溢出。

  叶歆恬被刚才那情形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她掷出去的匕首,擦到了易思宇的手背,疼忽如其来的疼痛令他下意识丢下了弓箭。

  易思宇瞪着叶歆恬,不明白她为什么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刚才要不是他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挡了一下,她的匕首要划伤的是不是他的脸?

  她这是要他也尝一尝叶倾城被毁容的感觉?好一个感同身受!

  易思瑾看到自己的皇兄眼底带着怒意,于是快步走到叶歆恬身边,颓坐在地上的叶倾城,他看都没看一眼,拥着她远离叶倾城。

  叶歆恬被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但她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没有笑出声,眼下这情况,实在不是该笑的时候。

  叶倾城双手被拧断了骨头,易思宇手背上的伤,两个都是她造成的,这下仇恨更深了,化解是不太可能了,她得今早把还能和解这样的想法,烂在心里。

  “本宫倒是小瞧了你!”易思宇瞪着叶歆恬,没想到她会有一天在他身上留下这么刻骨铭心的伤口。

  叶歆恬本不想纠缠,但身体一靠,就是易思瑾温暖的怀抱,她胆子也大了起来,忍不住嘲讽回去:“是啊,在太子的心里,我们女子大概就是鱼肉,任你宰割是吗?”

  “你可知伤了本宫的后果?”易思宇冷哼出声,目不转睛盯着她问。

  可是,易思宇的视线只传送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被易思瑾给拦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黑暗令叶歆恬一愣,感受到这温暖属于谁,她马上放松了下来。

  她伸手拉下易思瑾的手,与他对视了一眼,微抬下巴对易思宇说:“到时候在圣驾面前,我定然会一字不漏说完今天发生的事。”

  “你竟然威胁本宫?”易思宇十分不服气说,同时瞪了眼坐在地上的叶倾城,想着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叶歆恬故意轻笑出声,笑声里充满了不屑,她说:“是不是威胁就得看太子怎么理解了,带着这样的猪队友也敢做这么重要的事,也不怕她卖队友!”

  “你以为本宫只留了这两手吗?”易思宇笑着问。

  叶歆恬挑眉,然后说:“你也只能留着两手,不是吗,太子?”

  易思宇没有接话,看向叶歆恬的眼神变得复杂,换做以前,她是不可能化解眼前这情况的,难道真如叶倾城所说,叶歆恬早已不是当初的叶歆恬了?

  “秋猎是很重要的场合,每个人能带进来的人是有限的,登记在册的,防止有人把不相干的人带进来,当然太子也可以事后埋伏,但既然是秋猎,辰皇出宫的日子,也是守卫最密集的时候,太子能把人调开,下这两次手,已经是极限了。”叶歆恬说得相当有把握,仿佛这就是事实。

  易思瑾听完后,讶异看着怀中的叶歆恬,心想她什么时候能有这种聪慧了?以前那样的刁蛮任性,与现在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区别。

  易思宇的脸色则是难看到极点,不知是被说中心事,还是江郎才尽的窘境,事实上他心里已经在盘算要不要下第三次手。

  叶倾城双手被废,已是无用之人,那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面对易思瑾和叶歆恬了,胜算有多大呢?

  “胡闹!”突然,第五道声音响起,一道黑色身影从天而降。

  叶歆恬并不意外叶倾权的出现,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倾城,他肯定会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就不知道是不是易思宇计划中的一环。

  叶倾权一落地,便朝着地上的叶倾城而去,完全忽略被易思瑾护在怀里的叶歆恬,就当是个透明人一样。

  叶歆恬看到这一幕,心有不甘地握紧拳头,狠狠瞪着地上的叶倾城,就好像被夺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易思瑾察觉到她的异样,于是扣紧她的肩膀,无声告诉她自己还在,她不用担心无人可依。

  “爹爹救我,姐姐要杀我!”叶倾城满脸泪痕,哭着爬向叶倾权,以前只要她哭,叶倾权就会不问缘由惩罚叶歆恬,这次也会是一样!

  叶歆恬听到这么搬弄是非的,恨不得刚才就打晕,可眼下确实是叶倾城和易思宇身上都有伤,反倒是他们两个安然无恙,该如何解释呢?

  叶倾权心疼地弯腰去扶叶倾城,一伸手发现叶倾城的手垂着,像断了筋骨,一摸后顿时满腔怒火,他瞪着叶歆恬问:“是不是你把你妹妹弄成这样的?”

  看吧,看吧,她爹爹就是这样,每回只要叶倾城身体有伤,就一定是她叶歆恬要背锅的,是她弄伤了叶倾城,多少年了都是一样的戏码!

  易思瑾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禁握紧了叶歆恬的肩膀,听到她倒抽一口冷气,他才惊觉自己失态了,于是说:“叶将军好一个先入为主啊,本王还在呢,您上来二话不说就骂本王的王妃,可把本王放在眼里?”

  叶倾权不忿地双手抱拳行了个礼,然后说:“王爷,这是下官的家事,还请王爷不要插手。”

  “是吗?本王可是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叶将军敢说与本王无关吗?”易思瑾甩袖冷哼,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他生气了。

  “哼,也许是王爷包庇某人,是不想让瑾王府赔进去吧。”

  “叶将军是在质疑本王的所见所闻吗?”

  易思瑾和叶倾权一上来就互相堵对方的话,怒火瞬间蔓延到周围,谁都不肯先让步。

  ‘啪啪啪……’忽然响起鼓掌声,一道明黄色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好兴致啊,看来朕的秋猎没有举办错。”

  “参见皇上。”

  “参见父皇。”

  大家陆续跪下来行礼,想着是不是他们的吵架声传到了辰皇的耳朵里,可此地与辰皇休憩之地是相反方向,距离很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这是抢猎物抢到打架?”辰皇笑眯眯地问,接着说:“看来都想赢啊,这么希望朕应允一个愿望吗?”

  易思瑾上前想解释,辰皇却举手示意他不要说,他只好乖乖站到一旁。

  “回禀皇上……”只有叶倾权不怕死地跳出来,打算解释现在的情况,却被辰皇瞪了一眼,他只好咽下接下来的话。

  辰皇一一掠过众人,注意到易思宇手上的伤,于是对身旁的侍卫说:“去给太子找太医过来包扎伤口。”

  周围很安静,大家都不敢乱说话,只有辰皇在处理事情。

  辰皇的视线在叶歆恬身上停下,皱了皱眉说:“瑾王妃,你跟朕来一下。”

10896 4248621 MjAyMC8wNy8xOC8jIyMxMDg5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8/10896_4248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