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60章:卑鄙无耻

书名:背靠王爷好敛财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楠奚 更新时间:2021-02-22 23:58:12

  易思瑾一直在努力不和自己的亲哥哥有过多的矛盾,因为这样日积月累的难受堆积在心里,很容易变成负能量,能做出什么就不好说了。

  易思宇自从当上太子之后,就变得多疑,做事不计后果,很多人都告状告到圣上那里去了,每一次都是辰皇压了下来,辰皇希望易思宇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改正。

  可是,这似乎越来越是一种奢望,人一旦掉入了深坑,就很难再拉起来了。

  易思瑾也一直在努力,想要化解易思宇不知怎么起的仇恨,但每每努力都会付诸东流,反而更加加深了两人的不和。

  “怎么不说话了?被本宫说中了吗?”易思宇见他好一会都不说话,索性开口说。

  “皇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成见这么深,要是弟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说出来,弟弟一定改正。”

  易思宇大笑了一声,然后说:“易思瑾别再在本宫面前当好人了,本宫不信你。”

  “皇兄,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易思瑾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竟然有了不可解开的恨。

  “你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弟弟是真的不知,还请哥哥明示。”

  “好,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本宫问你,你为什么要插手私炮房的事?”易思宇认为,他的亲弟弟就是在嘲笑他的无能。

  “皇兄,我已经不是私炮房事件的主调查人了,事已至此,我不知道还需要解释什么。”

  易思宇听后,忽然大笑出声,笑得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他说:“呵呵,易思瑾啊易思瑾,都到这份上了,你还不说实话!”

  易思瑾抿了抿唇,没有再接话,免得令易思宇再激动。

  如今,朝中人人都惧怕易思宇,不仅因为他的身份,更因他做事过于狠辣,一旦有官员做错一点事,他就大事宣扬,还当众令人难堪,这才是所有人都想远离他的真正原因。

  可是,易思宇却不知道收敛,甚至还公然用‘进谏’之说来干涉私炮房的事,辰皇被迫改口,还在朝中结党营私,什么事都拉拢大臣上奏辰皇,导致辰皇颜面扫地,才生了撤储之心。

  如今朝中人人自危,都担心得罪易思宇,生怕丢了自己的性命,乃至官位,这样的储君,并不是好储君。

  再者,私炮房的事大家其实心里都清楚,跟叶倾权脱不了干系,跟太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不过,人人为了自保,都假装看不见,也不主动告发而已。

  “你虽然没有再参与私炮房事件的调查,可你暗地里调查啊,怎么,想收集皇兄的证据,好为自己能登上太子之位铺路吗?”在易思宇眼里,易思瑾的不说话就等于默认。

  既然话都到这份上了,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何不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

  “弟弟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绝对没有针对皇兄的意思。”易思瑾有时候真的百口莫辩,面对亲人的指责,他不知道从何说起。

  “得了吧,你这副可怜的样子,就留着在父皇面前演吧,本宫就不奉陪了!”易思宇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要防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人,真是千算不如万算。

  易思瑾无奈叹气,他只是想要一个结果,从未想着要对付自己的哥哥,但现在这情形,私炮房事件恐怕与他的哥哥有着很大的关系。

  查呢,还是不再查下去?要是结果并不好,他又当如何?

  ★★★★★★

  另一边,叶歆恬和叶倾城正大眼瞪小眼看着对方,谁也不想让步,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叶歆恬气还没消呢,毕竟没想过叶倾城会为了出口恶气,要自己姐姐的命;叶倾城则怪自己没找准时机下手,被叶歆恬逃过了一劫,如今反倒被别人控制在手中。

  叶倾城只有一只手能动,另一只手被扭断了,暂时翻不了大风大浪,想着养精蓄锐,等待反扑的机会。

  “你就这么想赢吗?”叶歆恬边起身边问。

  先是一直尾随,接着厚脸皮抢猎物,再然后推她去死,一件接一件,都是事先想好的,安排好的,如此狠心,毫不顾念姐妹之情。

  她之前还有那么一点愧疚,不然不会找人去送治脸伤的药,经过刚才那一推,直接想送她去死,她对叶倾城就没感情了,这只不过是个想置她于死地的陌生人。

  叶倾城大笑出声,笑得眼角带泪,但仍旧掩饰不了她眼底的恨意,她怒吼:“是啊,我想赢,赢了就能把你踩在脚下,没有比这更令我高兴的事了!”

  “在我的记忆之中,我们并没有很大的仇恨。”小吵小闹是少不了的,不至于要命,不是吗?

  会不会是原身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叶歆恬不得不怀疑。

  “没有吗?你怕是忘记了吧?”叶倾城笑着大喊,此时的心情就像是满腔的怒火,被对方声音软软地发问,好像天大的事都能被遗忘。

  “我记得你说过,我抢了王爷?”如果是因为一个男人,导致姐妹反目,那这爱不要也罢。

  “叶歆恬,你真的是好一个忘得彻底!”

  既不是因为男人,那敢情是因为父爱母爱?叶歆恬记得自己是个不被待见的,何至于抢走叶倾城这些?

  “从小你就像光芒,而我是追光的人,你学什么都比我快,做什么都比我厉害,我娘一边宠着你,另一边却是打着我,我每天被打得遍体鳞伤,你却穿着我娘买的衣服,在我面前嘲笑我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我很生气,就跟你打了起来,你当时咬着我的左手食指不放,导致后来这根手指废了,你忘了,我却没有忘。”叶倾城说着的同时,眼前就像出现了一个场景,她攥紧双手,用力到关节泛白,说话也是咬牙切齿。

  叶歆恬眯起眸子,盯着她左手食指看,她努力搜寻原身大脑的记忆,却没有找到这件事。

  原来,叶倾城手指废了,是她弄的。

  “我以为我当上太子妃,我就能折磨你了,可你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杀手也要不了你的命!”

  “树林那次埋伏,是你做的?为什么……”叶歆恬说着说着捂住了嘴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海里形成。

  叶倾城看着她,知道她已经猜到了,接着说:“为什么?因为我娘愧疚啊,她自己也认为自己对不起我,所以才甘心替我顶罪。”

  叶歆恬沉默了下来,真的是顶罪吗?还是一切都是叶倾城安排好的?她连自己亲娘都要害?

  “在我最生气的时候,我看到你对春珂很好,比对我这个妹妹还好,我就心生怒意,派人把春珂抓了,想着毒打她一顿,她就知道要远离你了,令你伤心是我最想做的事。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为了一个婢女,竟然做到了这份上!”

  叶歆恬本想继续追问,她却看到叶倾城嘴角微勾,这不像一个受制于人的人,脑中忽然警铃大作,她弯腰想去查看,突然眼前掠过一道寒光,与太阳配合得极好,一照进眼睛里,就令人有短暂的致盲。

  不好!她大脑在颤动,浮现这两个字的同时,一把锋利的匕首朝她挥了过来,她就知道叶倾城不会这么轻易妥协,果然废一只手是不够的。

  “叶倾城!”叶歆恬大喊一声,周围的栖息在树上的鸟儿扑腾一下飞到天空中,像是感受到危险的来临。

  叶倾城挥匕首的手没有半点迟疑,冲着叶歆恬就来了,下手又快又狠,这是要置人于死地的决心。

  叶歆恬屏住呼吸,定睛一看,在空中快速挥舞的匕首,模糊的视线忽然就清晰了,她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有一道身影朝她这边跑来,她知道一定是易思瑾来了。

  可是,他跑过来的时间,与叶倾城下手的时间,是有差别的,就差那么一点,但那一点足以致命。

  看来,她还是得靠自己,不然大罗神仙都难救。

  “叶歆恬你去死吧!”叶倾城嘴角带着嗜血的笑容,告诉自己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计不成,还好她有第二计,今天叶歆恬要是能活着走出秋猎围场,就算她输!

  叶歆恬拧眉,同时迅速伸出双手,在模糊的下手过程中,找到了一丝契机,她知道,机会只有一次,没有第二次。

  “叶歆恬,往后退,往后退!”耳边,是易思瑾着急的声音。

  但是,眼下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抓住锋利的匕首,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退一步,不远处的易思宇已经举起弓箭了。

  她分心看了眼向自己跑过来的易思瑾,难道他没有发现背后的危险吗?

  易思宇的箭表面上是对准她,实际上她和易思瑾所站位置是同一直线的,只要箭一射出,就会是一箭双雕。

  叶歆恬本以为,易思宇和叶倾城失败了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看来是她低估了他们的卑鄙无耻!

  这两人的配合,时机抓得这么准,明显是演练了很多遍。

10896 4247765 MjAyMC8wNy8xOC8jIyMxMDg5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8/10896_4247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