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9章:利箭所对准之人

书名:背靠王爷好敛财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楠奚 更新时间:2021-02-22 00:02:16

  “好,我们一起赢秋猎。”易思瑾几乎是没有犹豫就回答,那坚定的语气,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叶歆恬从他怀中错愕抬头,问:“王爷不问我为什么?”

  “问你你会说吗?”

  “不会。”

  “那不就得了,本王本来也是个重视结果的人,对于过程本就不想深究。”易思瑾为了让她好受一些,说了谎。

  叶歆恬抬头望着他,心中涌现出一股暖流,他是想给她保留面子,她怎会看不出来,这种贴心的男人,真的让人毫无抵抗力。

  “走吧,我们得抓紧时间了。”她说着便拉起他的手,两人走向白马。

  是啊,既然要赢,那就要赢得漂亮,时间很关键。

  叶倾权能在秋猎现场出现,那就证明私炮房的事烧不到他身上,怕是已经找了替死鬼了,果然钱是万能的,只要给得够多,就会有人愿意去赴死。

  易思瑾扶着叶歆恬上马,然后再跨上去,一夹紧马肚,马儿就往前奔跑,他把缰绳交到她手上,接着从后背抽出弓箭,拉满弦对准某个移动速度极快的猎物,食指和中指同时松手,箭如利刃一般射了出去。

  只听见一声闷哼,还有草丛传来悉悉索索,有东西倒地的声音传来。

  “去捡猎物吧。”易思瑾边说边翻身下马,扶着她的腰将她带下马背,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说。

  叶歆恬正想夸他一下,只见他又举起弓箭,对准另一处,她只好扯了扯嘴角,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

  马蹄声传来,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她正准备把中箭的兔子捡起来,突然一只手横插了进来,快速将她的猎物抢走。

  她皱眉,伸手想去跟对方抢,一抬头她就顿住了,问:“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如今猎物在我手中,就是我的,姐姐另外寻找猎物吧。”叶倾城把兔子抱在怀中,避开了叶歆恬伸过来的手。

  “凭什么?这是我家王爷打下来的猎物,该寻找别的猎物的人,是你们吧!”叶歆恬气不过,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就是不想让了。

  如果说之前对叶倾城被毁容还有同情心,那么此刻是完全没有了,只觉得满脑子怒火。

  “姐姐也真是好笑,如今猎物在我手里,是我说了算,姐姐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叶倾城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冷哼出声,挑衅的意思极其明显。

  “把东西还给我!”叶歆恬朝她伸出手,脸上带着怒意。

  “兔子被打掉躺在地上,姐姐怎么就说是你的东西呢,妹妹也可以说是妹妹的东西。”叶倾城就是跟她杠上了,有着非要赢的决心,无论是用什么卑劣的手段,都要赢。

  可是,想要赢的,何止是叶倾城一个,叶歆恬也想赢,她想借着这次机会,好好证明自己,告诉别人她不是软柿子,不用捏她,她有自己想做的事,也有不想做的事!

  “你可以不给,但我要是动手抢,你就未必是我的对手!”威胁嘛,她叶歆恬也会。

  叶倾城冷冷勾唇,就是抱着兔子不撒手,微微抬起下巴,斜睨着叶歆恬。

  难怪说今天早上醒来,眼皮就一直在跳,叶家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都给她好日子过的节奏,叶歆恬心想。

  另一边,易思瑾连发出好几箭,都射中猎物之后,回过头来发现叶歆恬捡猎物还没回来,这么小的事情不应该耽搁这么久才是。

  他收起弓箭,弯腰捡起刚才射中的几只不同的猎物,口哨一吹,白马立刻跟上,他隐约听到有人在吵架,于是他顺着吵架声走去,拨开一处茂密的树枝,就看到两道纤细的身影。

  正想张口示意叶歆恬不要跟叶倾城争论,忽然耳边黑发被扬起,有东西硬生生划开空气,逆着风,朝着争吵的两人而去!

  “小心!”易思瑾惊觉不对劲,立刻大喊出声,希望能引起叶歆恬的注意。

  叶歆恬听到声音,偏过头奇怪看着不远处的易思瑾,这时她的视线里不止出现了他,还出现了一个黑点,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她们。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与其两个人一起倒霉,不如只倒霉一个,于是她伸出手,推了叶倾城一把。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叶倾城反手推她,将她双手负于身后,紧紧扣着,然后把她推到利刃所对准的方向。

  叶歆恬想挣开叶倾城的手,可叶倾城变得异常恐怖,面露狰狞,一双手不知道为何十分用力,她竟一时挣脱不了。

  “叶歆恬,你去死吧!”叶倾城瞪大眼睛,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强行将叶歆恬按到那个方向。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令在场的人始料不及,来不及做出反应。

  利箭划破天际,对准所要对准的人,周围鸟儿突然受到惊吓腾空而起,落叶漫天飞舞,掩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

  叶歆恬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她在闭上眼睛之前,看到易思瑾被易思宇缠住,她则被一双恨意的眼睛所仇视,看来这一箭她要硬生生接下了。

  突然,咔嚓一声,东西裂开的声音显得特别清晰。

  而在叶歆恬这里,却误以为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是为什么身上一点都不疼?到底是射中了她,还是没射中她?

  她皱眉,慢慢掀起眼帘,双手还是被反向扣在身后不能动,低头看自己身上有没被利箭贯穿,却什么东西都没看到,视线稍稍上移,地上躺着一支中间被劈开的箭。

  她喘着气,那是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一定要亲身经历之后,才能体会。

  视线再往前看,她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手里正拿着弓,另一只手微微颤抖,维持着射箭的动作。

  她大概能猜到刚才的情形,易思瑾虽然被易思宇缠着,两人似乎有动手动脚,似乎在争吵,本以为不能顾及到这边的情况,易思瑾却在关键时刻拉弓对准疾驰的利箭,将那支不怀好意的箭从中劈开。

  这样的箭术,得苦练了多久,才能练到啊。

  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易思瑾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发出了那支箭,所幸结果是好的,他不禁松了口气。

  确定叶歆恬没事,他重新把视线落在易思宇身上,冷声问:“皇兄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易思宇气得不行,隔着一段距离,狠狠瞪了眼叶倾城,暗暗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

  这边,经历过惊险一刻之后,叶歆恬快速回过神来,趁着叶倾城还没反应过来,反手将叶倾城的手抓住,然后一个转身,把叶倾城扣在手里。

  动作跟之前两人的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个不同的人。

  “叶歆恬,你放开我!”叶倾城低吼着,心里却不停问为什么,只差一点而已,就能让叶歆恬消失了,为什么老天爷不帮她!

  叶歆恬无奈叹了口气,毫不客气用力扭了下叶倾城的手臂,听着她惨叫一声,才开口说:“安分一点,不然就不是手臂疼了,也许是断掉。”

  “我就不该心软,叶歆恬你不得好死!”叶倾城见手上不能动,脚也踢不到,只好开启咒骂模式。

  叶歆恬懒得跟她废话,真的动手,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耳边只剩下惨叫声了,叫了一会之后,某人声音沙哑,跪坐在地上,没了刚才的嚣张样。

  “你确实不该心软,我也不该对你这么仁慈。叶倾城,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顾念姐妹之情。”叶歆恬警告说。

  “谁要你假好心!”叶倾城恨啊,从小到大,她都在叶歆恬的光环之下长大,凭什么啊!

  叶歆恬看着跪坐在地上,捂着一只手臂,狼狈的她,蹲下来说:“嗯,你说对了,我的好意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浪费在你身上。”

  叶倾城错愕望着她,不知为何心里因她这句话拔凉拔凉的,到底是她的威胁起到了效果,还是她真的如易思宇所说,本就害怕叶歆恬?

  另一边,易思瑾和易思宇仍旧在对峙,谁也没有第一时间去管那边的事。

  易思瑾相信,只要箭被他打了下来,叶歆恬就有办法去处理,不用他担心,他需要做的是,不要让易思宇去掺和她们的事。

  易思宇则没想过自己亲弟弟的箭术已经出神入化到这种地步,那是不是能说明,之前的春猎和冬猎,都是他在有意让着自己?

  一想到这,易思宇就非常生气,易思瑾这是在嘲笑他吗?觉得他不如是吗?

  “易思瑾,没想到你扮猪吃老虎还扮上瘾了!”易思宇毫不客气,出口就是嘲讽。

  易思瑾冷哼了声,经过刚才的事,他对亲哥哥的印象又加深了,这可不是好事情。

  “皇兄,朝堂之事就应该比谁更有能力去处理,而不是在人家姐妹之间挑拨离间,这样也未免太小人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被逼到这份上,再不反抗就等于被人踩在脚下了。

  “不是没成功吗,弟弟在慌什么?”易思宇的眼睛,就像能洞悉一切,他笑着说。

10896 4246974 MjAyMC8wNy8xOC8jIyMxMDg5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8/10896_4246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