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9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8-05 21:43:51

  听到教学楼里接二连三有人死亡, 龚良跑出去观看。

  一段时间后,他和其他看热闹的学生被老师们赶回来,周老师脸色惨白的在讲台上说:“同学们, 听话, 躲在教室里别出去。”

  龚良悄声对蒋淳和戴从书说:“死去的那些人好像是第一批玩通灵游戏的学生,他们就跟方岩那样引诱其他学生玩通灵游戏让自己活下来。但现在时限到了, 统统被杀。”

  小胖子戴从书忍不住问:“但是死得也太惨了。”

  蒋淳沉默片刻说道:“被欺骗的学生一共七人, 已经失踪。”

  失踪什么寓意,大家心知肚明。

  戴从书心情沉重的收回不合时宜的同情, 正要再说话的时候, 忽听外面爆发惊恐的尖叫:“死掉的人活了!!”、“他们变成丧尸了吗?!”

  “回教室!所有同学立刻回教室, 锁紧门窗,不要出来!老师已报警, 老师已报警, 请各位同学赶快回教室保护好自己!”

  周老师在门口用扩音器通知学生回教室,并谎称报警安慰受到惊吓的师生们,暂时稳住混乱的情况。

  他忽然听到身后有风袭来的动静, 下意识回头看, 见是头颅烂了一半的学生扑过来,而他脚步踉跄来不及躲避。

  周老师惊恐的以为自己将死之时, 忽然看见班上两名学生冲出来, 一人拽住他胳膊, 另外一人冲扑过来的活死人泼白盐。

  被白盐泼中的活死人惨叫一声,立刻化成一滩血水。

  ‘砰’一声,蒋淳关上门, 对发愣的周老师和惊愕的同学们说道:“现在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但是你们谁有带盐?盐可以阻挡门外那些怪物……哦不, 还可以杀死活死人。”

  全班寂静。

  半晌后,有人怯生生举手:“我有一小罐盐,够吗?”他手里拿着牙签盒似的小罐子。

  蒋淳:“……您觉得够吗?”

  同学小心翼翼:“够塞牙缝?”

  蒋淳:您可真有才。

  此时所有班级的门窗全都紧闭,而半分钟前死亡的学生、门卫全在三足凶灵的鬼蜮影响下变成活死人,步履蹒跚的走过来,纷纷围住高三两层楼所有班级。

  学生们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出一口。

  蒋淳这边和龚良搜集全班以及两人准备的白盐,不到三斤的白眼根本拦不住门外的活死人。

  “活死人在外面砸门窗!我们抗不了多久――”堵门的学生大喊。

  “再撑几分钟,救援马上到!”蒋淳扒着头发焦急说道:“艹!我他妈没想到那只凶灵能搞这一出,身上没带多少白盐!”

  “我带了白盐。”
“谁带了?带多少?”
“我。应该……十来斤吧。”
“……”

  众人回头,发现是小胖子戴从书。

  戴从书让开身后课桌下藏的一大麻袋白盐,冲着蒋淳等人不好意思的笑说:“我、我害怕,所以早上又回食堂偷偷搬了一大袋。”

  龚良瞪圆了眼睛:“我今天才知道胖子你很稳重!太稳了!稳得我想以身相许。”

  戴从书面容失色:“我不要!”

  众人哄笑,紧张氛围中透露出一丝轻松。

  而蒋淳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家,我有个主意。咱青德高中高三文理两科共十一个班,就我们班有白盐但其他班没有。外面那群活死人、凶灵都会攻击其他班,我觉得我们应该尽量救助他们,因为我们手里拥有武器。只要坚持一会,我们绝对可以等到救援!”

  其他人面面相觑,龚良说:“你说说你的计划。”

  蒋淳:“由我们班来玩通灵游戏,吸引活死人,用白盐困住他们拖延时间!”

  与此同时,靠近教学楼的下水道井盖被撬开,程飞遥从里面爬出来,听到了来自教学楼的广播,低咒不停。他赶紧爬起来,快步朝广播室跑去。

  复杂的下水道里,脚步声清晰,还有从狭窄的排水管道里发出来的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响以及啃噬、咀嚼的声响。

  咣当。
干枯瘦长的东西挣扎着爬出排水管道口,肢体扭曲的停在管道口摆出蓄势待发的姿势,闻到生人气息靠近便张牙舞爪扑杀过去,‘嘭’地一声,被随意一刀割下头颅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殷栩甚至没有放慢他的脚步,再一次解决不长眼的怪物,捂住口鼻继续前行,只在感觉到灵压飙升到最高阈值时稍稍停顿。

  他在前方拐弯,弯腰穿过一道矮门,矮门后面是颇为宽敞的积水台。积水台里充满废弃的人偶,像是将整个阳城被丢弃的人偶全都收集到此处一般,塞满积水台。

  人偶逼真、破旧,有的肢体残缺,各种颜色的逼真的眼珠齐刷刷对准门口的殷栩,仿佛拥有生命。正中央躺着被打扮成人偶的汪书桃,面色红润,陷入昏迷状态,呼吸正常,人还活着。

  汪书桃身旁摆放着其他祭品、身下画着巨大的符阵,殷栩左手握着一把袖中刀,右手捏着刀尖,站在汪书桃身侧细细琢磨片刻便看懂那些符阵和陌生符号的意思。

  原来那只三足凶灵想替换汪书桃的皮囊作为人类活着。

  殷栩左手持袖中刀,蹲下来用刀尖磨地面,几下便错开符阵。

  低头忙碌的时候,汪书桃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握着一把尖锐的木刺冲殷栩露出来的脖子凶狠的刺下去。

  锵!袖中刀和木刺用力相撞,殷栩语气漠然:“现在没空陪你玩这些小把戏。”言罢,一手刀劈晕汪书桃,在她身边洒了一个保证不会被破坏的盐圈就起身走了。

  咚。咚咚。

  林克逃到一条死路,他慢慢转身,脊背绷紧成一条直线,手中紧紧握住一把铜制手-枪,危险的感觉如悬在头顶欲落不落的钢刀,凶灵逼近而造成温度下降、以及毛骨悚然之感,恐惧不受控制的产生、蔓延,攫住心脏,占据四肢百骸。

  林克不能控制生理反应引起的恐惧,但他头脑清醒、意志坚定,眼神冷静至极。

  咚咚咚……声响越来越急促,直至近在眼前,倏然停顿,眼前出现一具一米来高、手持尖刀,身穿红色蕾丝边白色洋裙的娃娃,肤色呈青灰而面孔精致如一少女。

  它就是三足凶灵!

  三足凶灵以林克准备的人偶为新寄存体,当它俯身到新寄存体体内时就会让人偶变成它最初的寄存体的模样,同时也能看出它对最初的寄存体很满意。

  毕竟是用自己的皮制成的人偶。

  三足凶灵:“嘻嘻嘻……找到你了。”话音一落,它立刻闪身出现在林克背后,尖刀高高举起,冲着林克头颅而下。

  林克似有所感,向前扑倒的同时侧身一枪对准三足凶灵的眉心射击。凶灵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林克的头顶并揪住林克的衣服用力一把甩了出去,后背正中墙壁痛得林克肩膀一缩,可他没时间细细感受这股疼痛,而是顺着力道边跑边射击。

  三足凶灵显而易见变得更加强,许是外界的杀戮增强了它的力量,它此刻不像凌晨时脆弱。一记盐-弹顶多让它消失一两分钟,及到后面,凶灵中了盐弹之后,身体只闪烁了几下,根本没有消失。

  三足凶灵狞笑着扑过来,林克愕然过后,耸肩说道:“□□持久,男□□音。”嘴贱完拔腿就跑,眼角余光瞥见三足凶灵四肢在地上跑了一阵后就变成青蛙似的上蹿下跳开始弯道超速。

  林克实在没想到他们这些凶物这么能玩,于是猛提一口气再加快速度奔跑,内心咆哮程飞遥他怎么还没解决凶灵寄存体,接着又呼喊不知在哪的大家长!他被欺负了啊!

  “噗!”林克后背被踢中,胳膊还被划了一道,顿时血流如注不说,喉咙一甜也跟着吐了血。

  白光自头顶划来,林克想也不想就空手接白刃――当然他眼睛利、速度快,接的是三足凶灵的手腕,死死扛住抵在眼球上的刀尖。
林克力气大,凶灵的力气更大,两人间不分伯仲。

  三足凶灵冲着林克咆哮:“杀了你――!!”

  咆哮声不亚于两颗手-雷在他耳边炸开,轰然巨响,差点让他耳鸣,手腕一抖,刀尖快跟眼睫毛相触了。林克涨红脸,憋足了气,松开手掏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对准三足凶灵的眉心――

  三足凶灵:“盐弹现在对我不起效用――呃!”

  子-弹击中三足凶灵的眉心,中间迅速浮现一个黑金色的孔洞,带有灼烧邪恶的可怕力量令三足凶灵露出愕然的表情。

  林克:“谁说我只有盐弹?”

  “啊啊啊――”三足凶灵嚎叫着消失。

  林克扶墙站起,给铜制□□换上两颗纯铁子-弹,咕哝道:“没想到真的有用。”他接手这单时查过三足凶灵害怕白盐和盐水,而西方传说里,鬼怪恶魔不仅害怕白盐,也害怕纯银、纯铁之类的东西。

  于是顺便找崔不忘要来几颗纯铁子-弹,没想到威力比盐-弹好用。

  ‘咔咔’两声,林克装好子-弹,看向空荡荡的下水道,一边前行一边说:“别跟我说你怕了?喂喂,在不在?不会被刚才那一枪吓得跑回妈妈怀里哭唧唧了吧。”

  死寂的下水道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响,躲藏在黑暗里的三足凶灵因为迟迟没能解决林克这个总是吵它、烦它的人类而焦躁不已!

  灵压波动起伏过大,林克明显的感觉到了。

  他停下来,陡然扭头看向发出动静的排水口,但见里面爬出几只包裹在麻袋里的怪物,应该就是此前玩通灵游戏被害死的学生。

  他们在鬼蜮影响下成为被凶灵操控的怪物。

  林克啧了声:“打不过就请外援,果然是乳臭未干的小鬼!”

  灵压瞬间浮动,林克眯眼,对付几只麻袋怪物的同时不忘用言语刺激三足凶灵,直到他完全跟得上三足凶灵的灵压波动,通过灵压起伏而顺利捕捉到三足凶灵的所在。

  一拳击倒扑过来的麻袋怪物,沾了满手的脑浆粘液,林克给恶心得够呛,他灵活的穿过麻袋怪物,飞快前冲到第四个排水口时忽然急刹车并将枪口对准排水口,‘砰’一声,黑黝黝的排水口传来刺耳的咆哮。

  再次受伤的三足凶灵被彻底激怒,它放弃了躲藏、戏耍,只想快速拧断林克的脖子。

  红蕾丝边洋裙的人皮娃娃爬出来,扔掉尖刀,面孔裂开,全身出现针线缝补过的痕迹,獠牙暴突,形如猛兽,它张开口咆哮,声浪震碎墙壁,簌簌落下无数碎石块。

  身影一闪,下一刻出现在林克眼前。

  林克举起手-枪,手-枪被夺走、扔出去,砸中墙壁摔下来,三足凶灵举起手冲林克的脸颊狠狠扇去,林克向后缩,肩膀被扇中的一刻像被巨石击中,疼得他冷汗直冒。

  三足凶灵步步逼近,林克在这瞬间无处可逃。

  林克距离死亡最近的刹那,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认知,原来这就是被评为高危、不可抵抗、不可靠近的凶物的恐怖之处?!

  石火电光之间,殷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三足凶灵后面,左手举刀横过三足凶灵的脖子,利落一划便几乎割断凶灵的脖子。

  殷栩稍稍偏过头来,‘看向’林克:“怎么样?”

  林克盯着殷栩左手那把金黄色的刀,摸不清其材质,但听殷栩关切的询问便摇头说道:“能呼吸,还没死。”紧接着,他看向只剩一层皮连着头颅和脖子的三足凶灵。

  三足凶灵捧着头颅,眼神无比怨毒地盯着他们两个。

  殷栩:“需要我帮忙吗?”

  林克:“收费不?”

  殷栩:“不收。”

  林克挺心动,但他还是摇头拒绝:“不用了,这是我的工作,我得自己来。”

  殷栩轻声:“可惜了。如果你让我帮忙,我会扣你这次雇佣费的百分之七十。但你拒绝了,我只能扣百分之二十。”

  林克:“???”他失声质问:“不是说不收费?为什么还扣百分二十?!”

  殷栩轻描淡写:“不额外收费,扣工资。另外,我救了你。”

  林克:“……”无法反对,他说得好对,但是扣费太贵。

  心痛的林克在殷栩的围观下继续捕捉三足凶灵,而在殷栩掣肘下的三足凶灵举步维艰。

  此时,教学楼高三三班全体同学互相配合,在蒋淳三人的指导下玩通灵游戏并逐一困住被召唤过来的怨灵,短时间内骗过广播室里的夏茵。

  等夏茵发现被戏耍时,她揪着人皮娃娃的红色蕾丝裙,愤怒地起身,对着话筒怒吼:“你们――怎么敢欺骗我?!!”

  “既然你们不喜欢玩游戏,那就都去死吧!”
“我要杀了你们!全都杀了!!”

  “高三三班同学作弊,我宣布将他们逐出游戏场。现在,谁能杀了三班学生就可以离开教学楼,不用参加游戏!”夏茵执着话筒,露出疯狂的笑容:“听到没有!只要杀了三班同学,你们就可以回家、你们可以见到爸爸妈妈――”

  嘭――
一声枪响。

  “呃!”夏茵低头看着被洞穿的腹部,鲜血汩汩流出,剧痛瞬间席卷全身神经,她紧紧抱住怀里的人皮娃娃:“救、救我……快救我!”

  三足凶灵此时不在人皮娃娃里,无法回应夏茵。夏茵回头,怨恨地瞪着气喘吁吁赶过来的程飞遥:“我不该放过你们!我早该杀死你们――!!”

  程飞遥扒开她的手指扯出人皮娃娃,拔-出锋利的小刀,闻言瞥了眼疯狂的夏茵:“别瞎吹,诚实点,你只是杀不了我们而已。”

  他用刀割开人皮娃娃的衣服、肚皮,扒开,开始切割人皮娃娃的第一根肋骨,而夏茵见状开始挣扎:“住手――住手!放开它!放开它啊啊……呜呜呜叔叔求求你,它是我唯一的朋友,全世界只有它爱我、只有它陪我,没有它我活不下去……”

  漂亮的女孩哭得梨花带雨,钢铁直男程飞遥颇有感触,然后下手更快更用力还安慰夏茵说:“别怕,叔叔会干快点,尽量不让你朋友痛。”

  顿了顿,这话听起来怎么觉得不太对?

  程飞遥摇摇头把这感觉甩飞,顺利割下一根肋骨后就面容和蔼的对夏茵说:“好朋友一生一起走。虽然它死了,但你还可以陪它一起死呀。既然活不下去,那就别活了。”

  夏茵:“……”目光更怨毒了。

  程飞遥高高举起肋骨,对准人皮娃娃的头颅,重重落入,刺入皮肉的触感无比清晰,伴随他每一次的封印,夏茵都会发出一声更比一声惨的凄厉尖叫。

  下水道里,林克发现三足凶灵若隐若现,动作逐渐迟缓,而灵压波动剧烈,一会低至察觉不到、一会高至阈值,呈现奇怪的两极变化。

  林克眯起眼,猛然回忆起灵压两极分化的情况同样出现在他召唤三足凶灵附身在新寄存体的瞬间,灵压阈值变化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三足凶灵现在是企图脱离新的寄存体?程飞遥那边成功了?它想逃跑?资料里提过人皮娃娃的肋骨能镇压三足凶灵,但没提过三足凶灵不在人皮娃娃里的情况。

  如果它能趁机逃到其他寄存体身上呢?

  等不及慢慢验证结果,林克冲过去压住三足凶灵,对准凶灵的心脏就是一枪,趁其暂时动弹不得之际,回头冲殷栩喊道:“殷先生,麻烦刀借我一下。”

  殷栩把刀扔过去,林克接住,快速割破三足凶灵的衣服、划开皮肤,砍下肋骨,用力钉在三足凶灵的头颅。

  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几乎是和程飞遥那边同步,一个钉死凶灵最初的寄存体,另一个钉死三足凶灵本身,在不知不觉里做到同步行动。

  第六根肋骨钉进三足凶灵的锁骨处,三足凶灵发出凄厉惨叫,逐渐变成、蜷缩成团并散发出剧烈的白光,白光散去,原地留下一个毫无生命迹象的人偶娃娃。

  林克捡起娃娃:“成功了?”

  广播室,程飞遥抹了抹额头豆大汗珠:“结束了!”

  教学楼,围攻师生的活死人纷纷停止动作,下一刻倒地不起,而高三三班被怨灵追得鸡飞狗跳、慌乱泼洒白盐的众人听清广播里传来‘结束了’的代表安全的几个字,也都停下追逐,转身看,发现怨灵已经消失不见。
蒋淳:“真、真结束了?”

  龚良瘫倒在地,喃喃自语:“妈的!累死老子了!”

  小胖子呼哧呼哧喘气:“汪书桃应该也还活着吧。”

  ――“在积水台。”殷栩说:“你去叫醒她,该出去了。”

  ***

  三足凶灵被镇压,鬼蜮自动消失,高校信号终于恢复。信号恢复第一事,殷栩联系灵协分局的人立刻过来处理后续,包括但不限于处理死亡人数、全体高三师生亲身参与灵异事件等等。

  夏茵和人皮娃娃都被带走,伤员被送去医院,失职的校长等待有关部门调查。

  林克靠在灵协分局专车旁喝水,顺道问殷栩:“几百个人都是凶灵目击者,你们打算怎么解释?”

  殷栩:“宣传部门负责。”

  林克:“?还有这部门?”

  殷栩:“他们那张嘴很能说,先灌输知识,行不通就是吃了致幻食物,再不行采取催眠手段。”

  “致幻食物?”林克觉得这理由太牵强。

  殷栩举例:“有一次去处理龙,整个小镇都看见了。”

  林克张开嘴,不知该惊讶于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没灭绝还是震惊于整个小镇都看见了却没丁点消息传出来。

  “你们用什么理由解释龙?”

  “食物中毒。”殷栩说:“那个小镇在云南。”

  林克:“……因地制宜,入境随俗。”他喝掉半瓶水,挠挠脖子又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夏茵?”

  殷栩:“她是人类,就交给法律处理。不过鉴于她和凶灵共生祸害无辜,应该会被送至活人狱。”

  “那是什么地方?”

  “人间炼狱。”

  林克不问了,知道夏茵不会好过就行了。

  这时程飞遥踱步过来,站在殷栩和林克中间抖着腿说:“我刚问过夏茵的身世,她那么偏激又残忍,我以为她可能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或是痛苦的遭遇,结果没有。她是本性为恶,天性如此,可怕。”

  感叹完毕,他问林克:“你们俩要回滨城了?”

  林克:“嗯。”

  程飞遥:“要不留在阳城旅游,我带你们吃喝玩乐一阵。”

  林克拒绝:“我最近这段时间都得挑灯夜读。”

  程飞遥敬佩:“也不用那么勤奋,偶尔放松自我有助身心健康,何况你本来就很有天赋。”

  林克心情沉重:“你不懂。”
程飞遥:“?”

  林克表情严肃:“考公时间快到了,我没准备好。”

  程飞遥:啥玩意?!啥考公!

  停止喝水的殷栩转头‘看’向林克,万年淡漠表情的脸上缓缓浮现一点疑问:小辈想考公?

10886 3697967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7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