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8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8-04 21:43:50

  林克回宿舍后没睡, 根据谢星河发来的资料简单整理收录三足凶灵的计划,整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九点钟。

  学校死了人、不能自由出入更无法向外界传达消息,但为了稳住老师和学生, 校长听从殷栩的建议并未公开学校目前境况, 而且照常上课。

  现在是上课时间,朗朗读书声传来, 显得朝气蓬勃, 与鬼蜮、三足凶灵共存同一个校园堪称违和感十足。

  砰砰砰!

  突然一阵剧烈敲门声传来,林克回头, 听见外面是蒋淳三人的声音:“林先生!林先生!程先生!你们在不在?”

  林克蹙眉, 起身去开门, 门口是焦急不已的蒋淳三人。

  他们一见林克,立即面露惊喜:“林先生你在太好了!快――汪书桃不见了!”

  林克:“什么意思?”他摆着两手说道:“深呼吸、慢慢说, 汪书桃怎么不见了?你们从哪听说的?都找遍了?”

  蒋淳开口:“早上我去上课, 龚良他们都请假。”

  “都这样了还上课?”林克很欣赏:“小伙子前途无限。”

  “谢夸,好好学习是我的座右铭。”蒋淳的人生理想朴素无华,他继续说道:“我没看到汪书桃来上课, 问老师, 老师说她请假。我一开始以为是真请假了就没放心上,然后是下课时间, 我在走廊听到汪书桃舍友讨论方岩, 顺便提起了汪书桃。她们说汪书桃没来上课也不在宿舍, 可能回家去了。但是――”

  蒋淳吞咽着口水:“但是校门已经出不去了。”

  林克:“你怎么知道校门出不去?”

  蒋淳:“龚良昨天下午试图出去买包烟,他出不去。戴从书想给家里打电话,也没信号。所以我想, 我们可能都被那只凶灵困住了。”

  林克点头:“是被困住了。”

  蒋淳:“话说回来,我发现汪书桃没来上课也不在宿舍后, 我就回去找龚良和戴从书,因为女生宿舍这会儿没人,所以我们就……呃,撬锁进去了。”他面色严肃而惊恐:“我在汪书桃的床铺上看到一个被烫黑的盐圈!”

  林克:“凶灵触碰到盐圈就像被火灼烧,原地也会留下被灼烧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汪书桃在宿舍里遇到了三足凶灵,但她那个时候应该躲在盐圈里才对。”

  蒋淳重重点头:“对!这就是我们疑惑的地方,我发现那个盐圈有一小块地方被抹开了。”他们很疑惑:“难道三足凶灵附在活人身上,利用活人抹掉盐圈,然后进去抓走汪书桃?”

  “就算附身在活人身上,它也会害怕盐。”
“所以?”

  “所以就是有人故意抹掉盐圈,帮助三足凶灵捕杀汪书桃。”

  蒋淳三人:“卧槽!!是谁?!”

  林克回宿舍戴上铜制手-枪再出来,边关门边询问:“汪书桃的舍友都有谁?”

  蒋淳分别念出五个人的名字,然后一一说明:“她们都是我们班的女生,平时看上去都挺善良,不像会成为凶灵帮手的样子。”

  龚良口快:“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还不是被方岩给坑了。”

  顿住,蒋淳和戴从书都面露黯然,龚良心里也不太好受。接着,小胖子戴从书忽然说道:“不对啊!夏茵不是我们班的!”

  林克:“夏茵?”

  蒋淳也反应过来:“啊对,夏茵是上个月刚从二中转到我校,插-进隔壁四班,刚好分配到汪书桃的宿舍。汪书桃提起夏茵,说她有点孤僻,平时只跟她班里唯一一个朋友兼同桌玩耍,人有点沉闷害羞,但是长得挺漂亮。”

  “走吧,去图书馆查一查夏茵。”

  “还能查到吗?不是说没信号?”

  “只是被单方面切断信号,能上网、能搜索信息也能接收信息,就是不能发送而已。”林克向前走,路过殷栩那屋,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时,门忽然由内打开。

  殷栩走出来,林克:“殷先生,我――”

  “我听到了。”殷栩的声音略低沉,有点困倦和懒散,他说道:“我屋里有电脑,能进校园网。进来看看。”

  能省去图书馆的功夫自是好事一桩,林克没多犹豫就进屋,鉴于殷栩有些洁癖和重视私人空间,所以他让蒋淳三人在外等待。

  门半开半掩,屋里没开灯,有些暗,桌上一台老旧台式电脑如风烛残年的老人,正艰难的进行运作。

  殷栩点开页面,招手让林克过来:“夏茵,年初开始转校,先后在一中、二中读高三,高考结束后忽然转入青德高中说是复读。在这期间,夏茵分别去过另外两所学校参加考试,她离开没多久,这两所学校发生学生意外死亡事件。还有其他七所高校,或多或少都能看见夏茵的身影。”

  林克眯起眼说:“谢星河发来的文件里说三足凶灵需要寻找一个同伴替它照看寄存体,不用猜,这个同伴就是夏茵。”

  门‘吱呀’一声,林克回头,见是不知何时回来的程飞遥。

  程飞遥晃了晃手里的灵感探测仪:“我探到两处峰值,一次在女生宿舍楼某层某个房间,很可惜我翻不进去。一次是在下水道。你们查到了什么?”

  林克把当前进度告知程飞遥,后者惊愕得张大嘴巴:“你这是告诉我进度条快结束了?”他还在起始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林克他们已经准备打BOSS了,差距要不要这么大?

  林克拍了拍程飞遥的肩膀,安慰道:“我开了挂。”

  程飞遥:“啥挂?多少钱?链接发我,我能买不?”

  林克瞥了眼殷栩,然后对程飞遥摇头:“不是买不买得到的问题,关键是运气。”

  程飞遥委屈的哔哔,他讨厌欧皇。

  抹了把脸,收拾情绪,程飞遥说道:“汪书桃失踪,不确定生死,现在去找夏茵?”

  林克应声同意,殷栩不发表意见。

  林克和程飞遥出来,带着蒋淳三人分头寻找夏茵,半个小时后在教学楼门口的榕树下集合,双方表示都没找到夏茵。

  “她躲起来了。”程飞遥说:“教学楼、综合楼和宿舍楼都找不到她,高校那么大,她要真有心躲藏,我们不一定能找到。”

  林克:“你刚才说灵感探测峰值最高有一次是在下水道?”

  程飞遥:“你怀疑夏茵可能藏在下水道?”

  林克:“她不会离凶灵的寄存体太远。”

  程飞遥想了想便说道:“行。但是下水道地形复杂,最好先拿到学校下水道的地图。我记得在校长室有一个学校下水道地形三维模型,我去拍照,你准备好足量的盐和其他装备,到时候还在这儿集合。”

  林克:“好。”

  程飞遥前往校长室,林克则对蒋淳三人说道:“我们准备去下水道找那只凶灵,你们跟着去的话太危险。”

  蒋淳:“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也很担心汪书桃。”

  林克实话实说:“你们跟着去只会添乱。”

  三人不得不承认他们跟着去确实只会添乱,他们有些失落,但还算听林克的话,于是询问:“那我们现在回宿舍?”

  林克寻思片刻说道:“去人多的地方。”他看向面前的教学楼,然后说:“记得带盐。”

  三人会意:“好吧。麻烦您一定要救回汪书桃。”

  林克:“我保证。”

  三人踌躇一一会,迈开脚步齐齐进教学楼,他们的班级在二楼,那儿人多、阳气足。看着同学们亲切的面孔、听着周老师关切的问话,三人忽然觉得凶灵和死亡距离他们其实很遥远。

  蒋淳告诉周老师他没事、汪书桃在宿舍休息后就回到靠窗的座位,转头看见程飞遥已经和林克会合,不远处还有殷栩。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一切顺利,诸事平安。

  这厢,林克、殷栩和程飞遥三人来到女生宿舍楼后面一个下水道入口,用铁锹撬开井盖,一人一支手电筒下去。

  林克落地,先用手电筒照射一圈,转身差点撞上殷栩。

  殷栩伸手扶住他的肩膀:“后面没路,向前走。”

  林克应了声,然后向前走。他在中间,程飞遥和殷栩分别在他的前方和后面,下水道里一片乌黑,手电筒的照射范围直径不到两米。

  污水滚滚,散发着一股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恶臭味。

  肥硕的老鼠躲在下水道干涸的洞穴里,在水管上快速爬过去,不时发出‘唧唧唧’的声响,在空旷幽长的下水道里制造无数令人惊恐的回音。

  脚步声叩叩响,如果只有一个人在这黑暗里行走,估计会自己把自己吓得精神失常。

  前面是一个十字拐弯,三人驻足。

  林克看着手机里的高校下水道三维模型图片说道:“直走向前二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十字拐弯口,现在左右两条路都有可以到达前面拐弯口的路。我们分头行事,谁先到地方划个箭头作记号,表示自己进了哪条路。”

  程飞遥:“我没意见。”

  殷栩:“嗯。”

  于是程飞遥选择直走,林克选了左,剩下右边无需决定就是殷栩了。

  临行前,林克说:“三足凶灵经过一百多年的杀戮已经拥有不亚于成年人的智慧,它不会轻易让我们找到它,尤其我们对它来说是一个威胁。”

  程飞遥不解的看着他,殷栩淡声说:“所以你想主动当诱饵?”

  林克点头:“是。”他拉开藏着捕捉凶灵装备的背包,露出里面一个借来的人偶,直视殷栩说道:“我要玩通灵游戏!”

  ***

  程飞遥率先离开,而林克也先殷栩一步进入向左边的下水道。

  越深入下水道,恶臭味越浓重,同时伴随水流、浓郁的黑暗以及各种看不见的、只在黑暗里生存的蛇虫鼠蚁,越来越多。

  前方又是一个拐弯,林克走过,走了几步忽觉不对便停下,水声有些异样。

  他转身,手电筒指向拐弯处一个圆形管道排水口,水流似被堵塞住,流速断断续续,污水恶臭味中还混合着其他颇为熟悉的臭味。

  迟疑了几秒,手电筒照向圆形管道排水口里面,布满黑色苔藓和垃圾的排水口半米深堵着一个破旧的麻袋,麻袋鼓鼓囊囊,里面装着东西。

  手电筒的光成一束,在麻袋上晃来晃去。

  林克在附近找到一根木棍,用这木棍挑开破旧麻袋口,‘啪嗒’一声,里面掉出掺杂血肉的一团头发,还有碎成一团的肉块。

  麻袋里装着一具尸体?

  林克心中浮起不祥的预感,麻袋口挑开渐大,露出大半个尸体。

  是个蜷缩在麻袋里、被钝器砸死的学生,穿着青德高中校服,头颅旁边忽地掉出一块校牌,就在死亡学生的耳朵旁,林克伸长手臂去够这块校牌。

  捡起一看,是青德高中失踪的七个学生之一。

  原来他们都死在了下水道里!
林克归还校牌,刚要收回手,麻袋里猛然伸出一只干瘪、血肉模糊的手狠狠扣住他的手腕并企图将他拖进下水道排水口里面。

  “艹!”林克手臂传来撕扯般的疼痛,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摸出手-枪冲那具突然活过来的尸体就是一枪爆头。

  林克甩了甩手臂,没多停留,继续向前走。

  到了下一个十字路口,林克开始玩通灵游戏。他玩的是一人捉迷藏最早的版本,名为‘活娃娃游戏’,相比于一人捉迷藏游戏的复杂程度,活娃娃游戏简化了很多不必要的步骤。

  林克拿出两面镜子,面对面摆放,在镜子中间放一根蜡烛和人偶,然后翻出手机看时间,他需要等到中午十二点开始玩。

  活娃娃游戏必须等到夜晚十二点,因为这个时间点阴气最足,与凶灵磁场最贴近。林克等不到晚上,只能挑中午十二点来玩。

  很多人以为中午十二点太阳正中,阳气最足。

  实则不然,盛极则衰、物极必反,因此中午十二点既是阳气最盛也是阴气最凶之时,而下水道集黑暗、阴冷、污臭于一体,是滋生阴气最佳的地方。

  若敢在阳气最盛之时出现,便能滋生出最凶的阴气。

  那只三足凶灵再聪明,它也抵挡不了这个诱惑。

  嗒嗒嗒……秒钟马不停蹄的追赶,分针和时针转过一圈又一圈,终于停在12点。

  林克点燃蜡烛,对人偶说:“新的身体在这,享用它吧。”

  他在分别时对殷栩和程飞遥说:“我要玩通灵游戏召唤它,当我召唤它的时候,它会脱离寄存体附身在和我玩游戏的人偶身上。这时候,凶灵的寄存体最没有防备,也最容易被找到。”

  林克接着对人偶说:“来玩吧。”

  “当它脱离寄存体的那一刻,灵压会提高到某一个阈值。程飞遥,一旦你的灵感探测仪出现峰值,就代表它、夏茵和汪书桃就藏在附近。”

  “来玩吧。”林克一共说了五句‘来玩吧’,然后喝了口盐水,起身睥睨着两面镜子中间的人偶说道:“来找我,找到我就赋予你生命。”
它渴望生命。

  无论多么热衷杀戮、无论有多强大,三足凶灵最渴望的东西就是生命,但它永远都不会再像个人那样活着。

  林克说完,消失在黑暗中。

  烛泪垂落,下水道不知打哪来的风吹晃着烛火,火光明灭,两面镜子倒映着中间的人偶。当火光晃动时,镜子里的人偶猛地扭头。

  烛火被压得很低、几乎快熄灭,过了几秒,邪风消失,烛火恢复正常,然而镜子中间的人偶已不见踪影。

  同一时间――

  哔哔哔哔!!

  灵感探测仪红光大作、刺耳噪音不绝,而探测到的灵压数值竟已超过80!数值超过80的凶灵被评为高危、极凶,不可正面对抗。

  但这数值此刻完全不重要!!

  程飞遥瞳孔紧缩,猛地抬头看向上方:“寄存体不在下水道?!”

  红光遍布对应高校地图三维模型的地方是……教学楼!!

  中午11点55分是放学时间,高三学生集体起立刚道完‘老师再见’,就听到广播被打开,而同时间的教学楼大门缓缓关上,门卫回头,以为是风吹,于是上前打算把门关上。

  刚握住门,突然一股巨力拉扯着铁门以电闪雷鸣之势关上,‘咣’地重响,滚烫鲜血洒落一地。

  广播‘滋拉兹拉’响了一会,连接上线路,传出一把温柔的女音:“老师们、同学们,中午好。我是夏茵,我邀请大家一起来玩游戏。”

  高三三班,蒋淳愕然:“夏茵?!她怎么会在广播室?”

  小胖子戴从书瑟瑟发抖:“林先生他们还在下水道吗?”

  龚良面色难看:“教学楼的铁门被关上打不开,门卫……死了。我艹!这凶灵居然玩声东击西!林先生他们仨进下水道找它,结果她们跑广播室里来搞我们!它、夏茵,他们想干嘛?”

  蒋淳:“我没猜错的话,那只凶灵要我们都全体师生玩通灵游戏,供它随时杀戮,同时干扰林先生他们的抓捕行动。”

  “太毒了!”龚良二话不说撸袖子:“绝对不能如那只辣鸡所愿!你们都带了多少盐,我们把门窗都封起来,用盐封住,只要扛到林先生他们到就行。”

  蒋淳:“先保我们班。快!快行动起来!”

  铛。铛。铛。
十二点的铃声敲响,甜美的女音在广播里说:“游戏开始。”

  唰!
砰――
啊啊啊啊――

  “隔壁班有人跳楼摔死了!”
“七班有个女生用削橡皮的小刀割破自己的喉咙!!”
“老师!救命啊!”
“五班有个男生被热水机里的热水煮熟头颅……可是热水机最高温度不超过60度啊。”
“怎么回事?世界末日吗?”

  夏茵在话筒后面抱着人偶娃娃,亲昵的脸贴脸,微笑道:“躲猫猫输了的话,会死哦。”

10886 3697680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7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