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7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8-03 21:53:50

  水管爆裂, 自来水喷洒而出,冲走阻挡三足凶灵进来的白盐,食堂内灯光全灭, 黑暗中震天动地的巨响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投掷而来。

  林克一手捂住被震痛的耳朵, 另一手握着铜制手-枪凭借直觉捕捉三足凶灵的落脚点,但这只凶灵闪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他连续几枪都落空, 而三足凶灵左弹右跳, 越来越靠近他们一行人。

  灵感探测仪‘哔哔哔哔’响个不停,程飞遥捂住痛得快爆炸的脑袋大喊:“它在靠近!越来越近!三米之内――林克!右上方!”

  林克举-枪冲右上方射击, 已经替换成盐弹的子-弹正中天花板的管道, 发出清脆的响声, 击出火花,黑暗中传来刺破耳膜的嚎叫, 转瞬即逝。

  显然他刚才那一枪打中了三足凶灵, 暂时击退它。

  轰隆隆……桌椅剧烈颤抖,哐锵!将桌椅固定在地面的螺丝被悄然拧动、抽出,扔了出去。哐当!左右各三张铁桌霎时并在一起猛然掀翻、直立, 齐刷刷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中间的林克、程飞遥等人扑过来。

  倘若被夹中, 他们估计连内脏都会被挤碎。

  林克大喊:“――快闪开!”言罢就地一滚飞速逃过左右夹击,程飞遥和汪书桃四人也狼狈的逃蹿, 而殷栩几个脚步错落间就躲开了。

  食堂内无光, 自来水喷洒, 食盐变成盐水,桌椅四下掀飞而风扇开始缓缓转动,电管噼里啪啦发出蓝白色的光, 正在灼烧电线,如丝线被火灼烧般从中而断, 电线掉下来。

  线头闪着电光,水流缓缓流动过来,而林克他们正被三足凶灵骚扰,没人发现黑暗的角落里有一根断掉的电线即将碰到水。

  说时迟那时快,在电线线头将与水碰触时,一只瘦削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捏起电线管搁在电箱上,食堂出现瞬间的安静,随即是更为喷怒的作乱和咆哮。

  林克护住程飞遥:“去关水阀!”他放出十来枪盐弹至少中了三四枪,一开始不太熟练,但之后越来越熟练的运用他的灵感感受三足凶灵的灵压,模拟出其行动轨迹。

  及到最后,几乎百发百中。

  在他身旁的程飞遥在惊险的同时甚至还有余力感叹林克的天赋,不愧是唯一能从灵协分局抠出活来的人!

  电闸箱表盖被掀开,三足凶灵的足迹自凌乱的桌面弹跳到天花板管道,林克举枪射击,火花四溅,底下的铁桌铁椅朝汪书桃四人重重砸去,尖叫和撞击巨响同时响起,林克连连射击逼退三足凶灵,而程飞遥此时已经摸到水阀――

  他关上了水阀!

  林克:“蒋淳!龚良!向你们脚边的通风管道口洒食盐!”

  二人来不及思考,满脑子都是听令行事,抓起手中的食盐袋猛地向后脚跟的通风管道口洒过去,但见一声野兽似的咆哮响起,三足凶灵退去。

  同一时间,电闸被打开,灯光刹那洒满整个食堂,食堂亮如白昼,众人在疲惫惊骇之余,仿佛绝处逢生,再次见到生还的希望。

  不得不说,光可以点燃生命之火。

  蒋淳喘着粗气,小心翼翼的问:“凶灵……跑了吗?”

  龚良如惊弓之鸟环顾四周:“不知道。”

  小胖子戴从书战战兢兢:“汪书桃呢?”

  三人回头,见到汪书桃正背对他们面向墙壁而站。三人喊她:“汪书桃?”、“汪书桃你没事吧!”他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迈开步伐向汪书桃走去。

  距离最近的小胖子拍着汪书桃的肩膀,慢慢凑过去:“汪书桃你――卧槽啊啊啊!!”

  小胖子吓得左脚踩右脚摔倒了,而汪书桃突然浑身颤抖,手脚痉挛、扭曲,嘴巴大张到几乎快撕裂下颔骨,眼球上翻,眼睛全是眼白,仿佛羊癫疯发作但比这病症更为恐怖。

  因为她开始掐自己的脖子,用一种快掐断脖骨的力道掐着自己,舌头和涎水都吐了出来,蒋淳三人惊恐莫名:“林、林先生――救命啊!!”

  在厨房的林克和程飞遥听到动静飞奔出来,但殷栩快了他们一步,顺手抓起桌上一罐白盐上前抓住汪书桃的肩膀,一用力将她胳膊卸了下来,然后往她嘴里灌入白盐。

  “啊啊啊!”

  白盐灼烧企图夺取汪书桃身体的三足凶灵,它在痛苦和怨恨中,被殷栩赶跑。

  这时汪书桃力道松懈,渐渐恢复神智,殷栩才将她胳膊正回去并退开。

  林克和程飞遥赶到汪书桃身旁,见她生命无恙才放心,林克抬头看向殷栩,后者挑了一下嘴角作为回应。

  没有见死不救,或许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冷酷。林克挠了挠脖子,轻咳两声便听到苏醒过来的汪书桃说:“我看到那只凶灵的样子!那是一只用人皮制造的洋娃娃!!”

  汪书桃抬头:“一米高,惟妙惟肖,它皮肤是青灰色的,这点和真人区别,但我能感觉到它的皮肤是人皮!除此之外,它就完全像一个相貌精致的真人。它走路会有‘咚咚咚’的声响,我看到地上的影子,它好像长了一条尾巴?软趴趴的,但镜子里只有两条腿。它穿着红色蕾丝边的白色洋裙,头发乌黑色,是个东方娃娃的形象。”

  程飞遥:“影子长出一条尾巴?应该是第三条腿。”

  林克呢喃:“人皮娃娃?”

  程飞遥:“怎么了?”

  林克:“岛国江户时代流行一种‘布娃娃’艺术,后来将这种艺术发扬光大成就了人形艺术。即制造出非常像人的人偶娃娃,岛国的女儿节会在家中女儿幼年时制作等身人偶娃娃,他们相信这种娃娃有灵、可以替家中孩子抵挡灾祸。后来,有人相信人死后会附身于人形娃娃再次回到阳世和亲人团聚,而用人皮制造的娃娃更具有灵气,甚至可以成为沟通鬼神两界的寄存体。”

  “一人捉迷藏必须用到人偶娃娃,也是基于这个理由,他们认为通过降灵术召唤来的东西可以寄附在人形娃娃里。”

  程飞遥:“所以三足凶灵的寄存体是一只被制造出来的人皮娃娃?”

  林克:“也有可能人皮娃娃就是它自己。”

  程飞遥:“什么?”

  这时,殷栩开口说:“四点半了,食堂快开门,有人来准备早餐了。先走吧。”

  蒋淳三人扶起汪书桃毫无主见的跟着走,林克愣了下,也快步跟上去,程飞遥环视混乱的食堂询问:“我们就这样离开?”

  殷栩:“你可以留在这里帮忙打扫、还原,没人阻止你。”

  程飞遥想了想,觉得傻逼才留原地。

  一行人匆匆离开食堂,没走出多远,他们就看到食堂的灯光被打开,里面传出厨师愤怒至极的吼声。

  程飞遥缩着肩膀,蒋淳四人也都心虚不已,而并肩行走的林克和殷栩此时有志一同当没听见,心理素质可谓稳得一批。

  林克:“别担心,反正校长会出钱修理。”
他送汪书桃四人到学生宿舍楼,对他们说:“现在都回去休息一两个小时,记得用盐圈住自己,那只凶灵暂时不会动你们。你们会有几个小时的安全休息时间,等天亮后,我们再来。”

  四人面面相觑,最终点头爬回宿舍。

  程飞遥晃了晃手里的灵感探测仪说道:“我先趁夜色掩护,去女生宿舍周围绕一圈,看哪里的反应最强烈。”

  林克点头:“行。”

  程飞遥就走了,原地剩下林克和殷栩。

  林克:“殷先生,那……我们先回宿舍?”

  殷栩开口:“你的灵感和枪法都不行。”

  林克:“我知道。”
殷栩:“枪法回头可以去射击场练,你办个射击俱乐部卡,每周去练三次,一次三个小时。”

  林克刚想回话就被堵回来,殷栩说:“不是跟你商量。林克,以你的灵感,你本来可以更快的赶走它。”

  林克无话可说,他点头:“解决这事后,我会去练习。”

  殷栩:“还有灵感。你的灵感很强,你需要在实战中积累经验,不过平时更需要加强练习。有些人灵感不足,需要依靠灵感探测仪才能发现凶灵的存在,而一旦你练习到位,你就可以凭借灵感准确快速的‘看到’凶灵的足迹并捕捉它。”

  林克挑眉:“这么牛逼?”

  殷栩:“废话。”

  林克:“唔……殷先生,您也能捕捉到凶灵的足迹?不依靠眼睛。”

  殷栩:“嗯。”

  林克:所以刚才他都‘看到’了三足凶灵的运动轨迹?

  殷栩:“我都知道。”

  林克:G?殷先生怎么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殷栩:“……”他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其他话,反正在心里默默腹诽的小辈也挺有趣的。

  林克转移话题:“殷先生,您觉得三足凶灵的寄存体会藏在哪里?”

  殷栩:“人多而隐秘的地方?”

  林克:“会是哪里?”他想着这就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意思吗?

  殷栩:“自己思考。”

  林克捏了捏鼻子,心想太叔公真严格,像极了小时候教导他的那位严厉的老师。

  “三足凶灵的寄存体是人皮娃娃,一人捉迷藏是降灵术,之前已经假设过三足凶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并通过降灵术回到阳间进行捕猎。06年,也就是14年前,降灵术伪装成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在网络上出现,14年后,通灵游戏在阳城出现,三足凶灵进行第二次捕猎。”

  “但它应该不止两次捕猎,假如每隔14年捕猎一次,向上推论,推到明治时代的三足怪谈――”林克顿了顿:“三足怪谈里的村庄被一夜屠杀,该不会就是三足凶灵的第一次屠杀?怪谈和它的来源有关?那个偏僻的山村是它的诞生地?它是在那个村庄被制作出来的人皮娃娃?”

  一连串猜测没有实质文献资料能够证实,以至于林克内心跟被蚊子叮了似的,痒得难受偏偏又抓挠不到。

  林克追上殷栩的脚步,咳了咳,姿态有些低、声音也有点低的询问:“殷先生,您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殷栩没理会。

  林克握拳,跟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回忆他有所求于父母和族中长辈时,经常做出来的能令他们心软和妥协的表情,想着殷栩是他的大家长,所以根本没有区别、没有压力的――

  “拜托拜托……殷先生,告诉我吧,我不知道答案会难受死的。”林克扯住殷栩的衣袖:“殷先生,我现在心痒难受得不得了,拜托您快点告诉我吧。您肯定知道三足凶灵的来源,毕竟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形象高大伟岸……”

  殷栩低头‘看’向身旁的林克,小辈这是在……撒娇?

  新奇的体验,族中小辈一律怕他,不管大的小的都表现敬畏,始终保持绝不僭越的距离和分寸,当然这令殷栩很满意,他并不喜欢过分的亲近和他人的僭越,他也不喜欢威严被挑衅。

  可他不讨厌林克没有分寸的撒娇和吹捧,甚至觉得有趣新奇,就跟他平时逗弄小辈一样觉得很有趣。

  殷栩低笑了声。

  林克本来很尴尬,但他以前经常向父母长辈们卖乖讨巧,渐渐找回感觉就越来越得心应手,待听到殷栩笑声才猛然回神,抬头看去,却见殷栩抿唇板着一张脸毫无笑意。

  错、错觉?

  林克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松开殷栩的袖子,两手背到身后,可算想起他和这位大家长不仅没见过几次面,连岁数也相差不了多少。

  这就当成族里那些疼爱他的长辈来相处,一反应过来简直就是社会性死亡的尴尬。

  “抱歉,殷先生。”

  林克退后两步,隔开他和殷栩的距离。

  殷栩深深地‘看’他,几秒后转身继续前进,不过他开始回话:“你猜测的方向没错。”

  “?”林克跟上去。

  殷栩:“明治时代,末年。关西地区一个与世隔绝的偏僻山村世代以制造人形娃娃为生,村子通往外界的道路只有一条,那条路开凿出隧道,通了火车,只在每年春冬通车。一个季节往返通车一次,春天带走人形娃娃,冬天带来食物储存。”

  “村民不会离开,世代居住在山村里,他们不欢迎外人。”

  “他们的祖先在战争中流亡到偏僻的山里,经年累月开辟出自己的村庄,定居、生产、繁衍,形成一个村落。后来,有一个僧侣到村庄里说经布施,教授他们铸造神社、供奉祖先和神灵,拥有自己的信仰,并带来人形娃娃的制造手艺。几十年后,山村靠一手制造出精致的人形娃娃而迎来繁荣。”

  两人行至教师宿舍楼,此时天光微亮,已经有老师起床了。

  殷栩:“明治末年,舶来品的冲击,外国的手艺流入,各地人形娃娃的精湛手艺发展到极致。山村偏僻,每年产出稀少,而外界人们的选择很多,自然而然被市场抛弃。”

  “他们迎来寒冬。”

  饥饿、贫穷、落后、封闭……大雪封山,于是恐慌蔓延,没有人愿意离开、也不肯接受失去富裕生活的未来。他们开始祈祷,一窝蜂涌向神社,向祖先、向供奉的神灵们祈祷。

  而这时,山村里有一个女人在神社后山的祭坑里产下一个女婴。

  “畸形女婴,在她的右腿腿根上多出一条发育不良的腿。村民视其为带来灾祸的邪灵,认为只要将她养到12岁大,再作为容纳邪灵的容器杀掉、埋葬就能驱除村庄里所有的不幸。”

  他们打碎女婴畸形的第三条腿,将她养在神社里,当成一条狗、一只猪那样养着,大人们、小孩们都当她是牲畜。

  在她12岁那年,村民把她拖离神社,带到后山的祭坑,对她进行了‘身削仪式’――

  “身削仪式是什么?”林克打断殷栩的讲述,提出疑问,他心中隐约有不太好的预感。

  “类似人棍的仪式。”

  林克瞬间露出憎恶的表情。

  殷栩淡声说:“岛国认为只有肉-身产生极致的疼痛才能使灵魂爆发强大的力量,用以镇守破坏和平的邪灵。”

  身削仪式之后的少女还没死,村民恐惧之下,剥下她的皮,用神社的龙骨削成木棍,作为神木桩插-进少女的心脏,如此才真正将她杀死。

  但是有人没有焚烧少女的皮,而是用少女的皮制作了一只精致的人形娃娃。

  这只人形娃娃黑发如墨、面孔精致,身穿红色蕾丝边的白色洋裙,惟妙惟肖如真人。

  它被拍出高价,而村民喜形于色,认为邪恶终于被杀死、不幸被驱除。

  事实上,少女的怨恨终日盘旋、咆哮,起先附着在人皮上,之后以人形娃娃为寄存体,诞生出一只只有怨恨、喜杀戮的三足凶灵。

  三足凶灵的第一次杀戮,就是大雪封山、神社里的屠杀。

  铃铃铃铃――学校早起铃突然响起,刺破宁静的校园,吓了凝神听故事的林克一跳。

  林克愕然,旋即发现有一点不太对:“三足凶灵和降灵术又是怎么回事?”

  殷栩打开宿舍门,闻言沉吟片刻说道:“大雪封山时,有人用了古老的降灵术,本来想召唤祖先救命,结果召来他们亲手制造出来的凶灵。”
还真是一个闭合的因果循环。

  但他们的因果结束了,三足凶灵却在之后的一百多年里,没有停止杀戮。

  林克若有所思:“殷先生,您什么知道的这些?”明明来之前,殷栩还说他知道的不多。

  殷栩:“来之前。”

  林克:“……”

  殷栩进屋,关上门之前对林克说:“这回就算了,下次你没有作弊的机会。”

  林克:哦,原来还是殷栩好心送给他一次免费的场外求助机会。

  殷栩关上了门,林克伸着懒腰,耸耸肩膀:“下次的事下次再说,话不要说得太满,人要有梦想嘛。”

  他回自己的宿舍,刚躺到床上就收到谢星河发来的文件,点开来,文件内容叙述和殷栩刚才说的差不多,不过提示比殷栩说的明白多了。

  谢星河发来的文件是教学材料,一字一句详解,而殷栩就是大学老师,内容简单过一遍,剩下靠他领悟成才。

  林克阅读到文件末尾一句话:“能再次杀死或收录三足凶灵的武器是神木桩。用神木桩钉入它的心脏可以杀死它,钉住它的四肢和头颅封进人偶里能收录它。”

  三足凶灵害怕盐,但盐只能阻止它的靠近、盐弹只能暂时逼退它,并不能杀死它、也不能收录它。

  只有神木桩能,而林克当然是选择……收录它!

  收录比直接杀死它能带来更大的利益,而灵协局似乎也更倾向于收录不可名状之物而不是灭杀,只有确定完全无法收录,他们才会采取极端措施处理不可名状之物。

  不过他们现在在三足凶灵的鬼蜮里,应该到哪里寻找神木桩?

  林克的大拇指不小心下滑,手机翻页,他才发现后面还有内容:‘三足凶灵寄存的人皮娃娃的前三对肋骨就是当初杀死它的神木桩所制。

  当它开始捕猎,它会挑选一个少女作为同伴。同伴利用人们追求钱财、好运、愿望和刺激的心理,引诱他们使用降灵术召唤三足凶灵。

  猎杀时,它会拖离寄存体,以怨魂的形式出去捕猎,而它的同伴也会在不远处出现,看顾和保护它的寄存体。

  所以当三足凶灵展开猎杀时就是你们的机会!’

  林克:“哇哦。”谢星河真是个大宝贝!

  ***

  汪书桃打着哈欠回宿舍,洗澡、洗脸,换睡衣,向班主任发短信请假,然后爬到上铺的床,在自己周围认认真真地圈了一个椭圆形的盐圈。

  早起铃打响,宿舍里有人发出暴躁的呓语,有人醒了过来,扒开床幔露出头问汪书桃:“汪书桃,你回来了?”

  汪书桃:“嗯。回来了。”

  这女生抓了抓头发下床,她是隔壁班四班的学生,一个月前从二中转到青德高中,以插班生的身份进四班升高三,同时转入女生宿舍和汪书桃同寝。

  汪书桃对她蛮有好感,那是个颇为羞涩、胆小但是礼貌,而且挺漂亮的少女,昨天听说了发生在食堂下水道的恐怖事件而吓得不敢去上晚自习。

  像只小仓鼠似的,感觉还挺可爱。

  汪书桃扯了扯唇角,因为死的人是她男友,还因为她男友瞒骗她和好友们想害死他们而实在笑不出来。

  女生去阳台洗脸,穿着红色蕾丝边白色睡裙,到前面的柜子取校服。

  汪书桃内心忽然涌起一股不适,外面的打铃声还在继续刺耳,舍友们的呓语越来越暴躁,宿舍门牢牢锁紧,不知为何仿佛将宿舍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

  其他宿舍的学生陆续醒来,水龙头拧开、盆子和牙刷水杯碰撞声响,有人将毛巾扔进水盆里发出水花溅出的声响,抱怨声、拖鞋趿拉声、刺耳铃声……声声重叠,圈圈环绕,形成重重令人眩晕的音波袭来。

  汪书桃不知为何,感觉氛围就是很诡异。

  她觉察不出哪里诡异,但就是感觉哪哪都不对劲。

  “夏茵,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夏茵打开柜子,闻言回答:“什么?什么不对?汪书桃你怎么了?是不是一夜没睡导致脑子不清醒,要不先睡一觉休息。”

  汪书桃:“可能――!”她猛地止住话头,突然想起夏茵说的话,她说‘汪书桃,你回来了’、‘是不是熬夜’,可是夏茵怎么知道她熬夜了?为什么说‘你回来了’?

  她半夜出去的时候,宿舍里的人都睡着了!回来的时候,她们也在睡觉!

  夏茵怎么知道她出去了?!

  汪书桃浑身一激灵,如拨开重重迷雾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发现天没亮、夜色黯淡,早起铃没响,水声、吵嚷声、拖鞋声、刷牙声……全都是幻觉,一瞬间如潮水褪去、消失。

  而昏睡中的舍友们发出的暴躁的呓语渐渐汇聚成一句话――

  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汪书桃独自坐在盐圈里,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她咔咔转着脖子看向夏茵打开的衣柜,柜子里有一个惟妙惟肖、精致不已的洋娃娃。

  它皮肤是青灰色,穿红色蕾丝边白色洋裙,正盯着汪书桃,露出诡异恶劣的笑容。

  与此同时,夏茵忽然爬上汪书桃的床铺,美丽的少女面孔露出和人皮娃娃如出一辙的恶劣笑容,她直勾勾盯着汪书桃,手掌慢慢拨开盐圈,对着汪书桃说――

  “抓住你了。”

10886 3697415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7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