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6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8-03 09:33:48

  “什么都不了解的前提下, 你们也敢玩通灵游戏?”

  汪书桃嗫嚅着说:“方岩说,只要在游戏开始到结束的两个小时内藏好,然后烧掉人偶娃娃就没事了。我们……我们明明都烧了娃娃, 怎么还会被缠上?”

  林克:“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这通灵游戏本就是与三足凶灵密切相关的降灵术, 又怎么会被轻易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一一盯着四人的眼睛说道:“记住你们开始玩游戏的时间,因为凶灵会在第三天开始猎杀你们。”

  汪书桃和小胖子吓坏了, 连龚良也哆嗦手脚, 蒋淳捏着手小心翼翼询问:“你们是为了那只凶灵才到青德高中的吧,能、能不能救救我们?”

  林克还没开口, 便听殷栩冷淡的回答:“他只是来解决凶灵, 不为救人。”

  蒋淳四人一听就知言外之意是拒绝, 顿时面露绝望之色。

  林克瞥了眼殷栩,轻咳两声说道:“如果你们愿意听话, 我会尽我所能救你们。”

  “真的?!”
“谢谢你呜呜――”
“好人一生平安。”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就让蒋淳以身相许吧。”
“喂!”
“那能怎么办?如果林先生中意,我不是不愿意!”

  林克:“我不愿意的谢谢。”

  大高个龚良闻言露出一个‘真的不要吗’的失望表情,其他三人仿佛被雷劈一样震惊, 大概是没料到自己朋友原来能骚成这样。

  林克笑了笑, 看他们脸上还残留恐惧和阴霾,却还努力活跃氛围, 其实都是些品性不错的少年。

  他回头, 发现殷栩已经离开休息室, 林克和龚良他们三个约定今晚见面的时间,然后追上殷栩,并肩边走边问:“殷先生, 您生气了吗?”

  “嗯?”殷栩:“我为什么生气?”

  林克迟疑:“因为我多管闲事?”

  “你想多了。”殷栩:“救不救那群学生对我来说无所谓,但对于你来说, 不救的危害远大于救他们时带来的麻烦。”

  林克:“比如?”

  殷栩:“坐视三足凶灵杀更多人会助长它的嚣张气焰和力量,毕竟危险等级的评判里,杀过多少生灵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是你。”

  林克:“我?”

  殷栩驻足,‘看’他:“林克,你会愧疚、后悔,百分百的可能不会继续干这一行。”言罢,他扯了扯嘴唇,继续大跨步前行:“走了。”

  烈日炎炎之下,林克却觉得浑身有点冷,他目送殷栩的背影,再次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殷栩温和待他的表面下,拥有多么冷酷理智的内里。

  如果没有他在,殷栩会不会管那群学生的死活?而殷栩之所以多次迁就他,为他多做思量,只是因为他灵感强,不舍得他埋没天赋?

  “啧。真是理智得可怕。”

  林克搓了搓手指,忽然有些好奇理智冷漠的殷栩疯起来会是什么样?

  双手枕在后脑勺,林克眯着眼慢悠悠向前走,“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当我太叔婆,她一定是个巾帼英雄。”

  因为无法离开校园,所以学校安排了两个双人宿舍给林克三人。

  殷栩毫无疑问单独住一间,另外一间双人宿舍就留给林克和程飞遥。傍晚六点将近七点时,晚霞布满天空,程飞遥带着飘‘香’十里的味道回来。

  林克捏着鼻子:“你钻粪坑了?”

  程飞遥:“下水道跟粪坑有区别?”

  林克:“有进展?”

  程飞遥进浴室洗漱,闻言回答:“我顺着下水道凶灵出现过的痕迹一路追寻到学生宿舍门口的下水道井口,一路追踪,越靠前,灵感探测仪的波动越大。”他开门,露出湿漉漉的脸和头发对林克说:“你猜哪里的波动最大?”

  林克挑眉:“女生宿舍楼。”

  程飞遥惊讶:“你怎么知道?”

  林克:“凶灵看上的人都是学生,它最大概率出现的地方当然是宿舍楼。而你应该进不去,那就只可能是女生宿舍楼。”

  程飞遥:“我没说过我进不去。”

  林克:“如果你进去了就不会在我面前逼逼叨那么多废话,而是直接告诉我凶灵藏匿或曾经藏匿的地方。”

  “行啊老铁。”程飞遥穿上衣服开门出来,说道:“三足凶灵和一人捉迷藏的来源是岛国关西,它的诞生地应该也是岛国关西某个不知名的小村庄。但它现在漂洋过海到阳城杀人,说明它拥有了一个寄存体。”

  不可名状之物离开诞生地时必须寄存或依附在其他物体,被依附的物体便名为寄存体,只有拥有寄存体,这些东西才能离开自己的诞生地。

  更简单点的解释,譬如民间传说里的妖物剥下人类皮囊套在自己身上伪装成人类,这副人类皮囊便是寄存体。再比如,鬼魂邪灵附身某些年代久远的、邪门的物品,这物品就成了寄存体。

  饿者骷髅没有寄存体无法离开诞生地,当它被锁进青铜盒子里,盒子就成了寄存体。五谷母被收录进人类为它塑造的庙宇、雕像,后者就成了寄存体。

  三足凶灵的诞生地在岛国关西,而它现在出现在阳城,只能说明它附身在某个物体上。

  而这物体,就是寄存体。

  他们想解决三足凶灵、离开鬼蜮,就得找到三足凶灵的寄存体。

  林克和程飞遥互相交换信息,“我怀疑三足凶灵利用学生的恐惧心理,要挟玩过游戏的学生引诱其他学生加入通灵游戏。因为方岩的死亡时间和他玩游戏的时间不对,凶灵不会擅改杀人的时间,除非方岩不是昨天凌晨而是前天凌晨就玩了通灵游戏。”

  “而他玩通灵游戏的地点就在学校下水道。”

  程飞遥:“如果你猜测没错,除了方岩,还活着的汪书桃四人,青德高中应该还有更多学生玩了通灵游戏。”

  林克:“是。”

  程飞遥喃喃说道:“麻烦啊。凶灵杀的人越多,力量就会越强大。”

  林克:“必须在它进行下一轮游戏或下一轮屠杀之前,先抓住它。”

  程飞遥抓着头发颇为苦恼:“抓住它有什么用?我们不一定对付得了它!这是只高危凶灵,我没把握收录!”

  “知道它的来源就能找到对付它的办法。”

  “问题是现在我们没办法知道它的来源,我们出不去、查不了资料,整个学校的网络都在它的掌控之中,而学校图书馆没有岛国偏冷门的怪谈记录。”

  “消息发送不出去但没说不能接收。”林克淡定的掏出手机点开一个小时前收到的银行欠费催收短信,“这个世界上谁都会忘了你,但银行欠款催收一定每月准时发来爱的慰问。”

  不仅是爱的慰问,还是光的希望。

  绝处逢生的转机令程飞遥感动,他说:“老铁,你借高利-贷了?这都快9个0了,你咋欠那么多?”

  林克沉默片刻,“年轻不懂事,搞了P2P。”

  程飞遥同情:“卖肾了吧。”

  林克:“男人两个肾缺一不可。”

  程飞遥:“要不你来我组织里打工?”

  林克拒绝,他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以前玩过金融投资但赔钱不大,欠费主要还是他的梦想太烧钱。

  “我有朋友在调查三足凶灵,他会把资料发过来,但我们需要在收到资料之前先找出其他玩了通灵游戏的学生。”

  程飞遥:“直接问估计不行。”

  林克:“找班主任。”

  程飞遥:“有用吗?”

  林克:“至少青德高中的高三一定有用,因为校长重视升学率,上行下效,班主任会对班里每个学生负责。”

  程飞遥:“时间不多,我们现在出发去调查。”

  “行。”林克答应后,两人分头行事。

  青德高中高三一共十一个班级,五个理科班和六个文科班,班主任都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他们刚得知学校发生命案,听从校长指令安抚完班里学生,疲惫的回到宿舍又接受林克和程飞遥的询问。

  一开始都不太配合,直到对方说一种网络自杀游戏可能在高三学生间流传,他们才吓得赶紧配合。

  调查直到深夜十一点钟,两人回宿舍各自对比名单后,由林克总结:“十一个班一共有五个学生表现异常,七个学生从请假到失踪,但消息被学校压下来,再加上方岩,我估计目前已经死了八个学生。”

  “完全没消息传出!怪不得其他学校出了事,只有青德高中没出事,我还以为没被盯上!原来是把消息压了下来,这校长居然不顾学生死活还继续补课?”程飞遥很惊讶。

  林克:“我收回之前对他还行的评价,不过看他发现方岩死亡立即报警的表现,他应该不知道其他失踪学生已经死了。”

  青德高中的校长重视升学率,但还不至于真的不顾学生死活。

  程飞遥:“现在怎么揪出这五个学生?”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他们是不是已经带其他学生玩了通灵游戏。”林克皱眉。

  程飞遥一想也是,而且即使找到五个学生进行盘问,但他们因害怕不肯说,他们也没办法。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两人回头看,见是殷栩。

  殷栩晃了晃手机说:“那五个学生来找我了。”

  程飞遥扑过来但很快站定,隔着两米惊呼:“卧槽!你怎么说服他们的?”

  殷栩:“让他们知道方岩的死就行。”

  程飞遥一时反应不过来,而林克立即恍然大悟:“方岩死了,等于告诉他们就算听话也会被凶灵杀死!”

  距离汪书桃玩游戏的时间还有5个小时,林克和殷栩三人来到操场,操场上立定五人。两女三男,一见林克三人就哆嗦着问:“方岩真的死了?!你们别骗我们,我们不想死!”

  程飞遥冷着脸:“要不我带你们去方岩死亡的下水道井口看看?”

  五人惊恐抽泣:“食堂下水道发现的尸体是方岩?!”、“那只凶灵真的在骗我们!!”、“它根本没想放过我们!我就知道――我们被玩了、我们会死,那个婊-子!”、“我早说过不想玩,你们非拉着我呜呜……我不想死……”

  “谁他妈想死!”
素质堪忧啊。林克的大拇指抠着食指心想,同样是学生,同样是在作死,好像汪书桃他们比较可爱,至少没想拉别人垫背。

  “行了。”林克开口:“想活命就把你们骗的人的名字都写下来。”

  五人迟疑:“你没骗我们?”、“你……你想保证你会救我们!”

  林克目光冰冷:“你们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我们有时间救其他人,你们还有时间等我们救吗?”

  五人一梗,面面相觑,惊慌不甘之下,还是将名字告诉他们。

  粗略一算,这五人竟然在短短两天内坑骗了十七人!

  程飞遥啧啧称叹:“你们作死时不怕,坑杀别人不愧疚,轮到自己死亡却怕得可以泯灭良心,够自私。”

  五人羞惭,憋着气,其中一个没忍住回:“说得正义凛然,难道你们不怕死?”

  林克:“谁不怕死?但别把自私恶毒当成人的本性自我欺骗。”他嘲讽:“我们要是不够‘正义凛然’能站这儿跟你们唠嗑?”

  五人:“……”没话说了。

  记录下十七个被坑骗的学生的名字、时间,林克三人回宿舍先补觉,睡了三个小时后起床来到学生宿舍楼。彼时蒋淳三人已经爬出男生宿舍楼,正在女生宿舍楼铁网外面帮助汪书桃逃跑。

  林克吹了声口哨:“挺有绅士风度。”

  蒋淳三人回首看到林克三人很惊喜:“林先生!”

  林克点了点头,随即表情严肃的说:“从现在开始,24小时之内,那只凶灵会用尽各种手段追踪你们、杀死你们,而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活过24小时。”

  蒋淳四人异口同声:“明白!”

  林克:“现在出发去食堂!”

  方岩就死在食堂那儿,四人一听食堂就害怕,表现踌躇。

  汪书桃问:“为什么去食堂?”

  林克:“食堂盐多。”

  汪书桃:“盐能克那只凶灵?”

  林克:“不然你们玩游戏时为什么含盐水?盐水可以让你们暂时避过它的耳目,但现在不确定有没有用,因为它升级了。不过岛国和西方国家的怪谈、都市传说里,盐能驱邪。”

  一边说话一边前进,很快就到了食堂。食堂大门锁住了,程飞遥说道:“让开,我来。”然后他三两下解开了锁,转身就看到一排人用奇怪的目光看他。

  程飞遥:“……行走江湖,基本艺能,我没偷没抢。”

  林克:“信你,不用解释。”

  程飞遥:你眼神不是那么说的。

  一行人进了食堂,林克让人都搬出食盐洒在窗户、下水道口、通风管道口等等,最后洒出一个盐圈,汪书桃四人踏进盐圈。

  林克三人则在外布置其他陷阱,程飞遥操控他的灵感探测仪,殷栩双腿交叠,坐姿优雅,没怎么参与他们的行动。

  林克也不喊他帮忙,反正人到了就是最大的倚仗,毕竟这位是单枪匹马干翻A+高危凶物的大人物。光坐着就能镇场子。

  所有人安静等待,挂在食堂墙上的时钟‘嗒嗒嗒’向前走了一圈又一圈,食堂的灯大亮,冷白色,莫名像停尸房的光。
‘咕咚’,不知是谁恐惧的吞咽唾沫,盐圈里的四人四下张望,眼神里全是恐惧,像惊弓之鸟。食堂很安静,是一种没有虫鸣、鼠声的死寂,恍如到了墓地,一排排冰冷的桌椅如整齐的墓碑,冷冷注视唯一的生灵。

  砰――!
“啊!”

  忽地巨响吓得汪书桃发出短促尖叫,待发现只是虚惊一场才勉强的笑了笑,其他人没心情责怪她,因为恐惧深深的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上。

  咚。
轻微声响,如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

  灵感探测仪一抹橙色闪过,程飞遥没发现。

  咚。咚。咚。

  汪书桃左手紧张得痉挛:“那个,你们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蒋淳:“什么声音?”
龚良:“我没听到啊。”
戴从书:“汪书桃你别吓我。”

  林克和程飞遥也一脸没听见的表情看向汪书桃,汪书桃表情难看:“我、我可能听错了吧――”

  砰――
咚咚咚咚……
哔哔哔哔――

  话音刚落,巨响伴随古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密集的攻击过来,玻璃震碎,桌椅晃动,灯光闪烁、忽明忽暗,灵感探测仪吵闹不止,汪书桃四人被吓得尖叫。

  恐怖的吼声袭来,桌椅掀翻,林克看向程飞遥手中的灵感探测仪,探测仪一片大红色,方向混乱,一会指向门外、一会是窗,下一秒又蹿到地下,这只凶灵正在试图寻找入口闯进来,而盐挡住了它的步伐。

  林克:“别喊了!安静!它进不来!”

  汪书桃四人瑟瑟发抖躲在盐圈里,瞬间感觉很安全。

  凶灵闹出很大的动静,仿佛发生了地震,大概震了十来分钟,发觉没用,凶灵便停止这攻击手段。

  林克:“走了?”不对,他还是能感觉到潮水一般拥挤窒息的灵压围绕在周围。

  程飞遥:“没有。它还在。”

  殷栩摩挲着中指的戒指,不发一语。

  程飞遥:“它在观察,它拥有智慧。”

  林克:“显然智商不低。”

  锵锵锵。锵锵锵。

  林克皱眉:“什么声音?”他顺着声响看过去,猛然瞳孔紧缩:“水管!”

  程飞遥:“快关水阀!”

  然而慢了一步,水管出现裂缝,裂缝越来越大,‘砰’一声爆开,水冲出来,将盐浸湿变成盐水冲进下水管道,灯管噼里啪啦爆裂、熄灭,黑暗来临前一秒,他们清晰的看到厨房排水口里,伸出一只青灰色的小手。

  “……找到你们了!”

  …………
…………

  终于捱到了天亮,林克和程飞遥累得虚脱,汪书桃四人更是无精打采,眼下青黑。食堂的人就要来工作了,死寂的学校渐渐恢复生气,吵嚷声和清晨第一缕光辉驱散黑暗。

  林克说那只凶灵暂时不会出现,大家先离开食堂,尽量混在人群中,绝对不要单独行动。

  四人点头如捣蒜,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食堂,到外面的凳子休憩片刻。之后,学生们陆续起床,食堂很热闹,一行人简单填饱肚子再去上课。

  汪书桃中途想去上厕所,她打着哈欠十分困倦的向林克表达自己想去洗手间,问他能不能陪自己去,她一个人害怕。
林克想了想,点头同意。

  汪书桃便放心的去洗手间,小解结束,到洗手台洗手。

  厕所很安静,隔间的门半敞,灯管发出‘嘶嘶’的声响,窗外植被遍布而厕所里一只蚊子也看不见,汪书桃没发现异常。

  她认真的洗手。

  水声哗哗,厕所里间的隔间‘吱呀’轻响,门板上霎时出现一道小巧的湿手印。湿手印一道又一道,盖在门板上,直到第一个隔间骤停。

  猛然出现在了洗手台的镜子上方,而汪书桃很困,她捧着水洗脸,没发现镜子上水雾逐渐蔓延,里面有一个‘她’直起身、抬起头,眼珠下移,盯着洗脸的汪书桃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汪书桃抬起头来擦脸,擦着擦着发现异样――镜子里的自己不是她!

  “嗬嗬嗬!”她呼吸急促,想呼喊门外的林克,但见镜子里的‘她’忽然笑着掐住‘自己’的脖子,而汪书桃呼吸困难,眼睛暴凸、舌头伸出来,窒息的痛苦淹没了她。

  救、救命!
救命!救命!救命!

  “汪书桃!醒一醒!汪书桃!”

  忽地一罐如雪的白盐灌入大张的嘴巴、倒进被掐紧的喉咙里,一股仿佛灵魂被灼伤的极其痛苦的感觉几乎快杀死了她,但紧接而来就是得到缓冲的呼吸,窒息感消失。

  汪书桃趴在地上拼命咳嗽,咳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同时呕吐出黑水和白盐,她抬头发现同学们都还在食堂里,正担忧而惊恐的望着她。

  她断断续续的问:“我……我怎么……怎么了?”

  小胖子不忍的说道:“你刚才突然中邪,眼睛上翻,肢体扭曲,掐住自己的脖子,要不是林先生及时往你嘴里灌白盐,你可能已经把自己脖子扭断了。”

  汪书桃打了个寒颤,情绪缓解不少后问道:“那只凶灵呢?”

  小胖子小声说:“被那位戴眼罩的先生赶跑了,但还在附近徘徊。”

  汪书桃下意识看向殷栩,后者偏过脸来,轻声问没事吧,她心想原来是个很温和的人。

  林克单膝蹲下来,递给汪书桃一杯白开水:“怎么样?”

  汪书桃接过,点点头,接过白开水喝了两口,便顶着疼痛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林先生,我……我刚才看到、看到那只凶灵的样子了。”

  林克:“说。”

  汪书桃惊恐万状:“那是一只鬼娃娃!一只用死人皮造的洋娃娃!”

10886 3697243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7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