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5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8-01 12:41:50

  食堂后面的小路很快就被包围, 学校保安和老师紧急赶过来驱散围观的学生们,校长和教导主任满头大汗、神色急躁,探头看了眼下水道里的尸体, 纷纷扶着树干呕吐。

  校长:“报、赶紧报警!”

  林克三人赶到现场, 程飞遥和校长交涉,而林克和殷栩到最里面尸体所在的下水道, 周围已经清出一片空地, 但没人敢去打捞尸体。

  林克刚蹲下就闻到恶臭味,他想叮嘱殷栩别过来, 然而一回头就发现殷栩在他身后。

  殷栩递给他一个香包:“里面装祛味安神的药材, 拿去吧。”

  林克接过香包闻了闻, 萦绕鼻间的恶臭味顿时驱散不少,属于药材的清香直蹿脑门。

  “谢谢。”他道谢, 随后好奇询问:“您不用吗?”

  殷栩摩挲中指的戒指:“我有其他。这香包你拿着, 一周换一次药材,祛味提神的药材到灵协分局申请就行。”

  林克:“灵协分局怎么什么东西都有?”驱邪武器就算了,居然连除臭药材都可以免费申请?!

  殷栩:“你很惊奇?”

  林克:“配置很齐全不说, 关键是灵协分局还会考虑到干这行的灵巫经常闻到恶臭味而时常准备除臭安神、清心静气的药草, 我觉得这份心意很温暖。”大方的上司谁都爱!反正彩虹屁吹起来不要钱。

  殷栩沉默片刻,回道:“只是基本配置。”

  仅仅一点算不上福利的配置, 林克就感动成这样, 他以前过的什么苦日子?如此一想, 殷栩不由稍稍柔和心肠,伸手拍了拍林克的头当作安慰:“你以后便在我眼皮底下做事。”

  拍头的动作稍纵即逝,掌心蜻蜓点水似的擦过林克的头发, 轻得他差点以为是错觉。然而林克还未从被太叔公安慰的震惊错愕中回神便听到那句潜台词‘以后我罩你’的话,登时头皮发麻。

  啊啊啊他只想攒够圆梦基金就跑路!谁敢继续在太叔公眼皮底下做事?那分明是作死!毕竟他还没忘记自己曾经‘眼瞎’的设定!

  “好了, 别发愣,去看看怎么回事。”殷栩说。

  林克应了声,用香包捂住鼻子蹲下来查看下水道。

  下水道井口狭窄,大概是20厘米X30厘米的面积,浅层深度不到十厘米,往前的水泥层下面安装了一个弯的水管道,弯水管道下方则是较为广阔的下水道。

  林克只能看到浸泡在井口黑水里的尸体头颅,肩膀以下塞进被水泥层覆盖的下水道,但是按照常理来说,水泥层覆盖的弯水管道到井口处的宽度根本塞不进一个人!

  除非他是被硬生生拖进狭窄的弯水管道!

  大半个头颅腐烂,更多是被蛇虫鼠蚁啃咬出来的痕迹,肩膀以下的部位不好描述,依稀可见青德高中校服的衣领。

  这是个学生。

  简单检查完毕,剩下就交给警察处理,林克起来到殷栩身边说:“死状诡异,正常人塞不进狭窄的下水道井口,但要说是被拖拽进去……普通人也没那个力量。”

  殷栩:“先查清身份,再看他有没有玩通灵游戏。”
林克:“好。”

  这时程飞遥脸色难看的过来:“信号断了,我们打不出去,没办法报警。”

  林克皱眉:“有没有可能只是信号不好?”

  程飞遥摇头:“校内可以互相通信,行政楼信号最好,校长刚才打电话通知留守在行政楼的老师打电话报警,但是报警失败。我觉得不太对,让校长赶紧通知门卫出学校报警,传来的消息是出不去!”

  林克:“你的意思是我们被困在青德高中?!”

  程飞遥面色严峻地点头。

  林克立即转头去看殷栩,后者吐出两个字:“鬼蜮。”

  程飞遥下意识反问:“这是什么?”

  林克解释:“高危不可名状之物通常拥有自己的领域,就像我上回收录的C+高危凶物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领域。而这只凶灵显然也拥有自己的领域,说明它已经成为一只高危凶物。”

  他没说的是不可名状之物之间的领域也有区别,分别为:鬼蜮、神域、凶域、墟和归墟。

  神域即类五谷母的领域,通常来说比较温和,不具有太大危险,只要误闯的生灵别做得太过分。

  鬼蜮是凶灵的领域,凶域则是古战场万骸尸坑或冷兵邪器生出灵智的领域,因血煞怨气极重,所以尤为凶残、难以避免流血,更甚会出现大规模屠杀情况。

  墟是大型而古老的墓葬或坟墓,归墟则是海中无底之谷、万水汇聚之地,传闻无数纪元灭绝的生灵就在那里得到安息。

  归墟记载于族中最古老的文献,末尾标注一句:未知真假,无从辩证。

  这是林克了解到的领域。

  程飞遥忍不住咋舌:“我听过鬼蜮,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日你妈个仙人板板,没想到我也有碰到高危凶灵的一天!”他喃喃自语:“这要是能活着出去,就是哥扬名的好机会。”

  林克好心提醒:“碰到鬼蜮的话,要么你死,要么凶灵死,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你死。”

  程飞遥有点想哭:“我死后还能不能扬名?”

  林克:“你要相信高危凶灵的名气,死在它手里,你光荣,你虽死犹荣。”

  “谢谢,有被安慰到。”程飞遥调整表情,从一直提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灵感探测仪,打开后边测试边说:“但我计划八十岁后再考虑死得光荣还是走得安详,所以现在先努力自救。”

  林克凑过来看程飞遥使用灵感探测仪的步骤,发现很简单,只需按下黄色的小开关,探测仪的光屏就会出现一个扇形波纹,如扇形波纹骤然变色并发出‘哔哔哔’的响声就代表测到了波动起伏较大的灵感。

  根据波动起伏分析凶物的存在或其爬行过的痕迹。

  当程飞遥将灵感探测仪伸入下水道井口黑水表面时,扇形波纹迅速变橙色并发出紧急仓促的鸣声。

  程飞遥:“好强的灵感!”

  林克:“意思是说凶灵就在附近?”

  程飞遥摇头:“不,橙色预警只表明它曾在这里出现过。”他关掉探测仪并收好,说:“死在下水道里的学生确实是凶灵所杀。探测仪越深入,预警越森严,说明凶灵在下水道徘徊或近期于下水道徘徊。”

  林克皱眉,他其实也能感觉到灵感的存在,但分辨不出其强弱,有时可以看到普通人肉眼看不见的凶物,可并非时刻灵验。

  “这只凶灵和通灵游戏里的三足凶灵是不是同一只?如果是同一只的话,为什么不是在封闭的房间里杀死他反而是在下水道井口处?”

  程飞遥被提醒,也觉得疑惑:“通灵游戏里的规则之一就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人偶当‘鬼’的时候,作为人的那一个在躲藏时不能逃到外面去。难道他在下水道里玩?”

  林克有不详的预感:“下水道也是个密闭空间。”

  两人对视,分别产生了一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这时殷栩突然开口:“他是被凶灵从下水道其他出口一路拖上来,最后卡死在井口。”

  殷栩的语气太飘忽、毫无感情,无任何渲染氛围的修饰词,只是平铺直叙但就是成功勾起在场两位听众丰富的想象力。

  “弯道口很狭窄,越逼近井口越狭窄,凶灵力大无穷,人类没有还手之力。”

  林克不由自主跟随殷栩的描述还原当时的场景,一个作死的学生在三天前玩了‘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被招来的凶灵盯上。

  死期在第三天到来,作死学生或许是为了躲避凶灵的追杀而逃进下水道,千辛万苦以为终于逃过一劫时,
却被凶灵抓住一路拖拽到井口。

  连接井口的弯管道越来越狭窄,头颅顺利通过而肩膀以下的躯体恰在逼仄的弯道口,他拼命挣扎但力量敌不过凶灵,意识清醒的感受身体里的骨骼被一寸寸挤碎,在绝望和饱受惊吓中死亡。

  被凶灵杀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过程漫长而痛苦。

  殷栩轻声:“怕了?”

  林克摇头:“没怕。”他不怕凶灵,只有些恐惧被困在逼仄狭窄的空间里。
殷栩若有所思:“这东西在青德高中开了鬼蜮,它想大开杀戒。”

  程飞遥凑过来:“但不是有死亡条件的限制吗?就算是在鬼蜮里,三足凶灵应该也摆脱不了限制吧。只要没人玩通灵游戏,它就杀不了人。”

  林克指出问题:“学校里现在被困师生大概六七百人,储存的食物撑不到三天。如果再来个断水断电,被困校园鬼蜮,你猜有多少人会崩溃?这时再告诉他们,只需要玩一个小游戏就有机会离开学校,你猜又会有多少人踊跃参加?”,

  前仆后继。程飞遥动了动嘴唇,烦躁的扒头发,颇为惊愕的说:“这凶灵的智商也太高了!”而且性情恶劣凶残,显然不是能沟通的好对象。

  殷栩:“先安抚其他人恐慌的情绪,封锁被困境况的消息,查死亡学生的身份,找出和他关系较好的同学,他们可能也参与了通灵游戏。”言罢,他转身去和正焦急拨打电话的校长交谈。

  不知他说了什么,林克只见愁眉苦脸的校长很快露出笑容,连连点头,随后通知学校保安处组织几个人过来挖开下水道、掘出尸体。

  程飞遥支着下巴说:“林克,你同伴牛逼啊。青德高中校长比头驴还拧,眼里全是升学率。我用免费心理辅导减缓高三生压力、提高成绩的理由才让他同意我们三个外校人进来调查,就这还不准我们留学校过夜,怕影响学生学习。”

  林克随口说道:“比不管学生、压榨老师和克扣教育经费的校长好多了不是?至少负责。”

  程飞遥:“也对。”

  “林克,过来。”殷栩在前面喊他。

  林克快步过去:“先生?”

  殷栩身旁还站着一个着装整洁的中年女教师,他对林克说:“她是周老师,高三三班班主任。她说她认识死者。”

  林克立即看向周老师:“周老师您好,我叫林克。您说您认识死者,难道他是您班里的学生?”

  周老师推了推眼镜有些拘谨的说道:“我不太肯定……但我班里确实有一个学生连续两天没来上课,他昨天请病假,今天早上没来上课也没请病假,问他同宿舍的男生们,一个个摇头说昨晚就没看见人。我以为这孩子回家,早自习课结束我就打电话给家长,但是至今没打通。”

  林克:“他叫什么?”

  周老师:“方岩,今年十七岁,篮球打得特厉害,男孩子有点皮,但是懂礼貌,尊师敬友,和同学相处挺好。”她摇摇头,眼睛有点湿润:“我私心里希望不是那孩子。”

  氛围沉闷,林克并不擅长安慰他人,他抿紧唇,半晌干巴巴的说了句没什么意义的安慰的话,接着耐心询问:“方岩这两天除了请假还有没有表现出其他异常?至少三天前,方岩他有没有做出某些异常行为?”

  周老师皱眉回忆:“异常行为?说起来,方岩他们几个最近情绪低迷,时常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课堂上也表现得心神不宁,难道是他们适应不了突然繁重的学业?”

  “他们?”

  “哦,就是平时和方岩走得比较近的几个学生,分别是蒋淳、龚良、汪书桃和戴从书,蒋淳和龚良都是我班里的学生,他俩和戴从书、方岩住同一个宿舍,平时老一块儿打球。戴从书和汪书桃都是隔壁四班的学生,汪书桃是方岩的小女友。”说起这个,周老师就露出无奈的笑:“他们这群小屁孩,自以为私底下谈恋爱隐瞒得天衣无缝,根本不知道老师全看在眼里,只是怕影响学习才没多说。”

  “对了!”周老师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手掌说道:“昨天凌晨三四点,我还见着方岩!”

  林克:“您在哪见到他?”
周老师:“在教学楼里。就我刚才说的那几个学生,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溜出宿舍撬开教学楼的门,跑里面玩什么游戏!”他忽的大惊:“――该不会是作死去碰外网流传广泛的死亡游戏?!”

  林克下意识看了眼殷栩,心里稍沉,估计方岩一行几人确实玩了会招致死亡的游戏,但不是引诱自残、自杀的恶心游戏,而是通灵。

  林克再问:“周老师,您确定是这几个学生在半夜玩游戏?”

  周老师点头:“我非常确定!抓包现场我就在。”

  林克:“是昨天凌晨而不是前天凌晨?”

  周老师:“是昨天,教务处有记录,你如果不信可以跟我一起去看。”

  林克笑了笑:“不用了。感谢您的配合,周老师。”

  周老师只说道没什么,而校长那边已经令保安挖开下水道井口,掘出惨不忍睹的学生尸首,在其校服上找到没摘的校牌,确认死亡学生的身份就是消失一天半的方岩。

  目送周老师离开,林克说道:“时间不对。如果方岩是在昨天凌晨玩通灵游戏,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第三天,也就是明天。”

  殷栩轻声:“除了方岩,其他人还没死。”

  林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殷栩口中的‘他们’指的和方岩一起玩通灵游戏的朋友们,“殷先生,您怎么知道方岩的朋友没出事?”

  刚才周老师并无多提及其他人。

  殷栩偏头:“看那边。”

  林克看过去,正好见到几个学生围在方岩尸首身旁边,表情各异,神色恍惚而眼神惊恐,其中一个小胖子男生更是脸色青白、直打哆嗦。

  周老师急匆匆过去,一边呵斥一边将几个人拉扯走,远远还能听到她喊他们的名字,分别与方岩的朋友一一对应。

10886 3696692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6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