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4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31 12:26:50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左右, 程飞遥到别墅找林克,林克正好在喝粥。

  程飞遥看到餐桌上的外卖包装,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看我这破记性, 忘记帮你们订餐了。”

  林克:“没事, 我们自己叫餐也可以。你这么早就来?”

  程飞遥:“早点过去,以防万一。”
林克点头:“那行, 我吃快点。”

  程飞遥环顾四周, 抬头就看到下楼梯的殷栩。后者一身宽松的休闲装,眼睛的位置戴着个黑色无图的眼罩, 行若无阻的下来。

  肤白如玉, 面孔漂亮, 身量颀长,垂在身侧的手清癯修长, 如青铜所铸, 有一种苍老亘古的力量。

  程飞遥不认识殷栩,他只知自己面对这人时不由自主产生敬畏之心,不敢不恭敬、不敢靠太近, 大概是因为这人的气势太强盛了。

  他凑到林克跟前小声问:“林克, 你同伴是不是在修什么禅?”

  林克:“什么什么禅?”

  “佛道修行,像闭口禅、闭眼禅――”

  林克打断他:“没有闭眼禅这种修行。”
程飞遥一笑:“不然为什么戴眼罩?别告诉我他是瞎子――”他看着林克, 笑容渐渐消失, 神色惶恐, 差点尖叫:“除了灵协分局那一位患有眼疾,应该还有其他瞎灵巫对不对?林克你告诉我,你跟灵协分局那一位不认识对不对?那位一直以不出任务不加班闻名, 总不可能陪你接小活儿……”

  林克感觉他要是点头承认了,程飞遥会就此窒息, 于是他选择点头:“你说的都对,他只是我的同伴。”顿了顿,他补充道:“灵协分局那位是他崇拜的对象。”

  程飞遥一想便通了,估计是崇拜得走火入魔所以跟着模仿眼瞎的外型设定,他摇头:“可惜模仿终究是模仿,一点都不像。”

  林克闻言,表情怪异。

  程飞遥以为他听不懂,主动解释:“因为灵协分局那位经常在眼睛上缠绷带,我从没听过他戴墨镜或眼罩。”
林克心想,你没听过但其实已经看到了,可不可怕?!

  两人对话间,殷栩已经到了餐桌前,林克下意识站起来问:“先生,您喝粥吗?”

  殷栩:“不了。”他进厨房倒了杯白开水,喝完后才出来,往客厅一坐,说是等林克填饱肚子就出发。

  林克哪敢真让他等?三下五除二解决早餐,抽出纸巾擦擦嘴就走到殷栩跟前说:“先生,我吃完了。现在就能出发。”

  殷栩:“不急。”他问:“真饱了?”

  林克:“饱……嗝!”
“???”林克:“!!!”

  许是林克表情太过震惊,反应激烈且整个人处于地崩山摧的状态,殷栩稍稍偏过脸,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很给面子的没当面笑出来。

  他轻咳两声,起身跨步出门了。

  林克晕晕乎乎地跟着上车,瞪着倒退的景物和红绿灯,意识慢慢回笼,想起刚才吃太急而当着殷栩的面打嗝那一幕,尴尬得手脚蜷缩能掘三室一厅。

  他通过车窗偷偷打量殷栩,后者以一个端正但颇为放松的姿势在养神。

  林克发现殷栩的侧脸实在是很优秀,额头饱满、鼻梁高挺,皮肤看不见痣、雀斑等瑕疵,完美无瑕得像一尊精雕细琢的人偶,如果不笑的时候确实很像一尊严肃的雕像。

  不知道眼睛会是什么形状,应该不会太难看,就算生得差强人意也没关系,因为其他五官部分已经太完美了。

  胡思乱想之际,时间过得飞快,汽车已经到达青德高中的停车场,程飞遥说声到了后就下车。林克和殷栩分别下车,由程飞遥带领他们先去校长室交代一下情况。

  “我们是以网络安全教育和心理健康辅导专家的身份来青德高中,这样能最大程度得到校方极力配合,有助于之后一切行事。”程飞遥边带路边说话:“毕竟大家都是搞科学教育,不可能几天之内改变三观相信凶灵的存在……到了,前面就是校长室。”

  到达校长室,程飞遥先敲门,然后进去和校长聊天,顺势介绍林克和殷栩,说是和他一起来青德高中展开心理辅导和网络安全教育的同事。

  校长冲林克两人点点头,看到殷栩脸上的眼罩时有点不太满意的皱眉,但很快就被程飞遥转移注意力。

  林克悄悄离开校长室到外面的走廊观察青德高中的地形,校长室在行政楼,正对着一大片草坪和草坪对面的食堂。

  食堂左边则是一栋‘回’字型结构的教学楼,一共五层。高三学生就读于二三楼,从这里眺望还能看到二三楼教室里攒动的学生们。

  教学楼前面是综合楼,右边则分别是教师楼和学生宿舍楼,为了提高升学率、避免浪费时间,青德高中强制要求全体高三生住宿。

  日光正好,绿草如茵,夏风拂面,而不远处的操场上传来学生跑操和锻炼的口号声,声音整齐伐一、铿锵有力。

  抬眼看去,蓝白色校服的学生排成排做操,一派生机旺盛的景象。

  没过多久,青德高中高三四班已经集体解散、自由活动。

  学生三两成群打闹到一起,树荫下几个女生围坐着聊天喝饮料,篮球场上的少年们活力四射,草坪的兴趣学习小组围成圈讨论试卷习题。

  “今晚周五不查寝不登记,有没有人想玩点不一样的?”有一个男生凑过来问女生们,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同班男生说道:“我们准备了一个丰富的节目,就问你们来不来。”

  女生们:“玩什么你先说。”

  男生:“特刺激的游戏!”

  女生们:“真情得来不易,套路少点多维护。”

  男生耸耸肩,压低了声音颇为神秘的说:“一个通灵游戏。”

  “噫!没意思!”、“我觉得有点意思,具体怎么玩?”、“我想知道刺不刺激?刺激的话,我就报名参加了。”

  ……夏茵捂着肚子不太舒服,她胆小,连鬼故事都怕更别提玩通灵游戏!

  她总觉得那些东西最好别去碰,奈何夏茵性格羞怯,不敢大声提反驳意见,本来想劝一劝最好的朋友别作死,可惜朋友对所谓通灵游戏颇感兴趣,当即就举手跃跃欲试。

  夏茵腹痛加上紧张害怕,更是痉挛得脸色苍白、额头冒冷汗,她连忙爬起来匆匆留下一句:“我不舒服,先回宿舍休息。”言罢就匆忙跑远了。

  操场距离学生宿舍楼有一段距离,需要经过食堂,而夏茵选择绕远路从食堂后面走,因为食堂前面是片草地,从那儿经过的人实在太多了。

  人多的地方,夏茵一个人不自在。

  夏茵走食堂后面的小路,小路两道是疯狂生长、嚣张占领道路的杂草和灌木丛,几个月前有学生跑进杂草丛里玩,结果不慎被蛇咬伤。

  幸运的是蛇没有毒,但足以说明这条路不安全。

  茂密的草丛里,藏着从食堂里倒出来的脏水,水滋润土地,吸引和生养着无数蛇虫鼠蚁。

  谁都不知道杂草丛里有一个多盛大的虫类王国。

  茂盛的灌木丛也因食堂里的脏水和被昆虫尸体滋养过的土地而愈加枝繁叶茂,肥硕的树冠严严实实的挡住了阳光,使这一小截路途变得阴森凄凉。

  食堂后面的墙壁铺了蓝白色的墙砖,特别显旧,经年累月层层覆盖的油污爬到了三楼,而二楼底下已经被藤蔓植物占据,远看像一座阴森鬼楼。

  唰啦――!!
呱!呱!呱!
哗哗哗――!

  突如其来的黑鸟惊飞打破小路死寂般的安静,连锁反应似的引起难听的鸟鸣虫动。先是树枝猛然晃动,三两只不知名黑鸟展翅飞翔,再是听起来令人心慌的难听至极的叫声,最后是脚边的草丛哗啦惊动,吓得夏茵揪着心口发抖。

  环顾四周,死寂而恐怖的氛围令人心慌。

  夏茵忽然后悔走小路,虽然人多不自在,但至少比这里安心。

  她在心里默数一二三,鼓足勇气后埋头小跑起来,眼睛死死盯着路面,刻意忽略周围异常的死寂,眼角两侧实物随步伐加快而被飞速甩到身后,渐渐看到了距离很近的阳光、仿佛听到了朗朗读书声。

  夏茵慢慢放松心情,加快了速度。

  这时忽然从草丛里跳出一只巴掌大的黑黄色蛤-蟆,头上、背部全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小疙瘩,跳停到路中央而夏茵来不及停止步伐。

  就在她快一脚踩中蛤-蟆时,那只蛤-蟆察觉危险而反应极其灵敏,纵身一跃冲夏茵的脸扑过来。

  夏茵瞳孔紧缩,惊慌恐惧之下用力冲向左侧成功躲开了迎面扑来的大蛤-蟆,却因使力不匀而将自己摔进了潮湿恶臭的草丛里,她忍着疼痛爬起来,左手抓住草丛借力爬起来,一个没注意直接薅下草丛,好在这时她已经稳住了身体。

  校服脏了,浑身沾满臭味,夏茵恶心得想吐,顺手扔掉薅下来的草,不经意一瞥,登时浑身僵硬:那个草,怎么那么像头发?下面红色、黄色的块状物是什么?!

  她不敢深思,可脑子不受控制的告诉她,这就是头发!头发下面的块状物是带血的头皮。

  “呕!”

  夏茵忍着狂风骤浪似的恐惧,僵硬的扭头去看她刚才扑倒的位置――

  黑乎乎的下水道入口处,狭窄、低矮、污水遍布,长满黑色的苔藓和嗡嗡作响的蚊蝇,自肮脏处爬出来的蛆虫,井盖被掀起丢弃到一旁,污水堆积在井口处酿成了更为恶臭的黑色脏水,而堵塞住下水道的东西赫然是一颗腐烂了大半的头颅!

  头颅完好的小半张脸被污水泡得像发胀的白面馒头,虽早已变形,仍可看出一丝残余的、临死前的恐惧。

  “哈、哈、哈……哈嗬――”夏茵的心脏因恐惧而急剧收缩,不断大口喘气,浑身颤抖,喉咙像被一只大手死死扼住而始终发不出声音。

  死、死人了。
死人了。
下水道,有人死了。

  她尝试数次都没能成功发出声音,直到最后爆发出惊恐万状的尖叫:“啊啊啊啊啊――!!!”

10886 3696285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6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