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3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30 18:49:52

  叩叩。

  谢星河扒着门口探出头来问:“林克, 我能进来吗?”

  林克:“进来吧。有事?”

  谢星河摇头:“我们在灵协论坛发布了招聘启事,过几天就会有人来面试,想问问你有没有空一起当面试官。”

  林克:“我应该没空, 接到了新单。”他指了指电脑屏幕。

  谢星河凑过来看:“三足怪谈?妈呀, 我一听这名字就起鸡皮疙瘩。”

  林克:“你听过?”

  谢星河:“我以前去岛国当一年交换生,从一个岛国学生口中听到的偏冷门日式怪谈。起源是明治时代某个偏远山村, 有一年遇到大雪封村, 村里所有人只能在夜里躲进神社生火取暖。深夜一到,所有人陷入熟睡, 只有守夜人看着火堆出神, 突然听到‘咚咚咚’的声响, 他回头去看――发现外面有什么东西绕着神社转圈,它似乎企图通过门缝挤进来。”

  “万籁俱寂, 只有柴火不时爆火花和外面‘咚咚咚’的声响, 守夜人头皮发麻,心生恐惧,不敢发出一丁半点的声响。忍到天亮, 神社外面的东西终于消失, 而雪地里留下一串小巧的脚印和脚印中间一条长长的拖痕。”

  “守夜人不敢将这事告知村人,他以为那东西不能闯进神社。第二天后半夜, 村民依旧熟睡, 火光还是那么耀眼, 神社里温暖如春天,守夜人昏昏欲睡之际,他再次听到‘咚咚咚’的声音。他扭头去看, 惊恐的发现神社的门被推开了!门缝足足有成年人的一个巴掌宽!”

  谢星河故意压低了声音制造恐怖氛围,死死盯着林克说:“你猜他看见了什么?”

  林克:“凶灵?”

  谢星河:“是比凶灵还可怕的东西!是一个皮肤像死人的青灰色、头发稀疏而浑身都是可怕伤口的少女!她硬是把身体挤进来一半, 把神社的门挤得‘嘎吱’、‘嘎吱’响,可她头颅太大了,像大头怪婴长大后的样子。她焦躁而恼怒的拍着神社的门,‘砰砰砰’巨响,诡异的是神社里的村民没有一个醒过来,他们仍旧睡得很香甜。”

  “只有守夜人看到,只有他独自一个人面对这份不可预知的恐惧,他吓得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守夜人怕被发现,于是假装睡着,就像第一天那样。”

  “到了第三天夜晚,等所有人睡着后,守夜人搬来重物堵在门口、封死窗户,果然后半夜没有推门的迹象。守夜人终于放松精神,仔细盯着炉火。神社外面风雪交加,树枝被狂风吹得噼里啪啦响,山间静寂得仿佛所有的生灵都死在了这场异常可怕的大雪中,守夜人心想,是不是村里遭到了祖先神灵的诅咒?否则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令人疯狂的大雪?然而村民淳朴善良,每年诚惶诚恐的供奉祖先神灵从不懈怠,怎么可能会被诅咒呢?”

  “由于前两个晚上的恐惧和忧虑使守夜人白天也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所以睡意很快找上门。当他快要睡着时,忽然听到了‘咚――’,像石子掉进水里荡开一层层看不见的恐惧涟漪。守夜人知道,那只东西又来了。而这一次,他听到的声音不是从门口、更不是从窗户那边传来,而是从头顶。”

  “他惊恐的想起神社的天窗没有彻底封死!”

  “他听到了OO@@的声音,像一大群黑色的、拇指大小的虫子铺天盖地爬过来,蚕食木材、昆虫、肉类,任何东西都被蚕食。”

  “守夜人太害怕了。因为看顾炉火需要随时添加柴火的缘故,所以身前有一堆柴火挡住了他,于是他悄悄睁开眼回头看,愕然发现村民们正被屠杀!而屠杀他们的东西正是前两晚在神社外面徘徊的少女!更可怕的是守夜人发现少女的右大腿内侧还长着第三条腿!”

  “沾血的、破碎的裙子下面,一共三条腿!第三条腿仿佛没有骨头、软趴趴的垂在地面像条尾巴,当少女模样的凶灵蹦蹦跳跳前进时,那只没有骨头的脚就会重重砸在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守夜人终于明白雪地里足印中间的拖痕是怎么回事!”

  “可是,晚了。”

  “村民全部被杀死,血流成河,整个神社内充满刺鼻的血腥味,连祖先的牌位、神灵的雕像都沾着村民的血和肉。他们无动于衷的看着凶灵残杀子孙信徒。”

  “守夜人躲在柴火堆后面不知过了多久,风雪停了,鸦默雀静、阗寂无声,头顶的神灵木像浑身浴血,血液一滴一滴坠落,密密麻麻滴到他的脸上,但他不敢发出声音、不敢动,直到第一缕天光破开黑暗。此时炉火熄灭有一段时间了,守夜人冻得浑身僵硬。他哆嗦着爬起身,刚动了一下,感觉脖子后面碰到了柔软的东西,他颤抖的回头看――那只三足凶灵正趴在上面的柴火堆看着他!原来三足凶灵一直没离开!!原来它一直、一直在看着守夜人恐惧的模样!!”

  “三足凶灵对守夜人说:是你一直在偷看我吗?我找到你了。”

  ‘咔擦’。

  “啊啊啊啊啊!!!”

  林克和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崔不忘都被谢星河突如其来的尖叫狠狠吓了一大跳,崔不忘愣愣地吃掉咬了半片的薯片,‘咔擦咔擦’吃得很香。

  “你们在说鬼故事?”崔不忘问。
林克扭头问谢星河:“你鬼叫什么?”

  谢星河委屈:“人家害怕。”

  林克明示:“我手痒了。”

  谢星河识时务:“我害怕。那只三足凶灵‘咔擦’一下把守夜人脖子拧断了。”

  崔不忘觉得神奇:“一个不知真假的怪谈就把你吓成这样,你还敢干这行?”

  谢星河动了动嘴唇:“是真的。”

  崔不忘:“哈?”

  谢星河:“我去过这个山村采集素材,当地很荒凉,没有人居住,出路都被封住,只有一条废弃隧道能通往外界。出于对三足凶灵的好奇,我去这个山村之前先调查了一番,发现明治末年记载整个山村所有村民被杀死在神社里,而官府对外宣称是山匪恶徒劫杀了这个村庄。”

  崔不忘:“也有可能确实是山匪干的。”

  谢星河捏着鼻子,表情苦涩:“可我当晚就看到了那只三足凶灵。”

  崔不忘停下吃薯片的动作,“就……明治末年村民被灭杀到现在,只有你们去过?”

  谢星河:“很多人去过,附近喜欢冒险刺激的年轻人也经常去玩。”

  崔不忘:“他们没遇见三足凶灵?”

  谢星河快哭了,“没有。”

  崔不忘:“那你还挺倒霉。”

  谢星河忍不住哽咽,发出‘呜’的哭声控诉:“我又不知道和我同行的人居然是去作死!他们居然在那种地方玩通灵游戏,还是那种被列为禁忌的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他们简直有病!!”

  崔不忘觉得听起来更倒霉了。

  林克突然开口:“一人捉迷藏?”

  谢星河:“怎么了?”

  林克刚才一目十行看完了殷栩发过来的文件,这会儿招呼谢星河和崔不忘过来看:“今年入春以来,阳城不断有学生发生意外死亡。前几天有学生在自己家里和同学开视频聊天不幸摔断脖子死亡,据当时和他开视频的同学所说,死亡学生当晚情绪不太对,神色紧张、左顾右盼,好像身边有什么东西跟着。过了一会又表现疯疯癫癫,拍着电脑屏幕说看不见同学,最后呆坐在电脑屏幕前不动,死亡前十秒,视频黑屏,同学只看到他扭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头颅。”

  “那边有人怀疑是凶灵作祟,经过调查后发现所有发生意外的学生都在死亡前三天玩过一种名为‘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于是上报灵协分局。”

  阳城没有灵协分局,一切不可名状之物都归滨城灵协分局管理。

  崔不忘闻言皱眉:“这么巧?该不会就是谢星河遇到的那只三足怪谈?”

  林克迟疑:“应该是吧。文件名写着三足怪谈。”

  正文里没有提及三足怪谈,只提到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要不是谢星河补充三足怪谈的知识,或许林克还处于迷惑之中。

  因为三足怪谈太过冷门偏僻,所以在网上根本查不到这个怪谈的记录。

  而且怪谈源自岛国,国内论坛和灵协局并无关于这只凶灵的过往记录,等于说又是一只未被收录过的凶灵,尤其它沾了许多条人命,可见其凶残和棘手程度不一般。

  “得去查一下。”崔不忘:“殷先生发给你的文件?”

  林克点头。

  崔不忘:“看来是准备扔给你去解决。啧啧,这种活儿钱少棘手事逼多,撞我们手上一般是能推就推,推不了才硬着头皮接手。”

  林克:“怎么说?”

  崔不忘:“作死的人多,固执、不信邪、胆小怕死,不断添乱但你不能不管,但是很能锻炼人就是了。各方面都很锻炼新人的能力,G?这么一说我就知道殷先生为什么让你去解决了。”

  林克挑眉,没说什么,反复看堪称简单的文件,提取出来的关键信息仅有‘一人捉迷藏’、‘三足怪谈’以及‘三天后死亡’。
“死亡条件限定是玩一人捉迷藏的通灵游戏,死亡时间是三天后,被找到就会死。”林克问谢星河:“你之前亲眼见过三足凶灵?”

  “没有。”谢星河摇头说道:“但我听到它来的脚步声、看过它的影子。我没参与游戏,其他人玩了,死剩一个。”

  林克惊奇:“居然还有人活下来了?怎么逃过凶灵的追杀?”

  谢星河:“不知道。他很快退学,我也没他的联系方式、不知道他家住哪里,不过我还保留老师的电话,也许他知道怎么联系当年那个活下来的人。我回去翻找通讯录,查到消息后告诉你。”

  林克点头:“麻烦你了。”

  谢星河:“我的职责嘛。你打算接了?”

  “能赚钱的活为什么不干?而且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岛国凶灵,不知道是不是电影里那么恐怖。”林克满脸跃跃欲试:“我有点感兴趣。”

  崔不忘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因为林克说他从来没接触过岛国凶灵还含有一层歧义,即反过来说他曾接触过很多本土凶灵邪物?

  ……应该是错觉,相比较林克在处理不可名状之物时的娴熟,他对灵协和灵巫太陌生了。应该是个新手,只是天赋绝佳,毕竟连殷先生都亲口盖章他天赋好。

  如此一想,崔不忘便自己给自己解释通了。

  他定了定心神询问:“一人捉迷藏是什么通灵游戏?”

  林克退出文件,跳进网页,输入‘一人捉迷藏’很快就出现他们想知道的内容:“一人捉迷藏全称是一个人的捉迷藏,起源于岛国都市传说,据传最开始的雏形是流传于岛国关西的降灵术。”

  所谓降灵术即通灵术法。

  “这种降灵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悄悄出现在都市里,引诱着喜欢冒险和刺激的年轻去玩。在2006年的岛国关西,有人在网络上发布‘一人捉迷藏’的灵异游戏玩法,很多人开始模仿并在网上发布结果,最后衍变成一个新式通灵游戏。”

  崔不忘:“也就是说,‘一人捉迷藏’是一种流传很久远的降灵术?”

  林克:“对。”

  崔不忘:“有多久远?”

  林克摇头:“我查不到了。可能外网能查到,但最好还是查岛国关西当地文献比较靠谱。”

  “交给我吧。”谢星河这时候说道:“我还保留着留学时的图书馆登录ID,把域名改一改或许还能上,实在不行也可以拜托当地的同学帮忙查询。”

  林克:“谢星河,我突然觉得你像叮当猫一样可靠。”

  谢星河:“谢谢,我毕竟是咱们企业的重要股东。”

  林克:差点忘了他们这小破烂的企业还有股东这东西。

  林克:“一人捉迷藏的玩法很简单,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的捉迷藏,自己和自己玩。用人偶作自己的替身,一开始自己先当鬼,找到人偶后换人偶当鬼。过程中不能被‘鬼’找到,必须藏好自己。躲藏的过程中,不能发出声音,不能逃到房子外面去,嘴里必须含盐水,躲藏两个小时。时间结束后,出去找到人偶就算赢了。不过游戏彻底结束后需要焚烧处理人偶……和很多灵异游戏的流程差不多,玩法不同,核心相似,有始有终是基本规则。”

  谢星河搓着胳膊浮起来的鸡皮疙瘩说:“}人。人偶,当鬼,玩捉迷藏,自己当自己的替身和自己玩,就算不和邪物凶灵扯上关系,听起来也很恐怖,感觉像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精神病患者。”

  “创造出各种奇怪的通灵游戏的人,说不定真是沉浸在自我世界里的精神病患者。”崔不忘满不在乎的说:“自己构造世界观、规则,创造恐怖、杀戮,主宰生杀大权,享受生灵的恐惧――”

  “停停停!别说了,我害怕。”谢星河抱着胳膊同林克说:“我就是来说说招聘的事,林克你有其他事的话那就去忙,招聘会就交给我和周华期处理。”

  林克:“行。”

  谢星河:“那我先退了。”说完他一溜烟的跑了。

  崔不忘深觉好笑:“谢星河胆子那么小怎么还敢投资灵异组织?”

  林克:“喜欢看恐怖片的人不也一样很怕鬼?有些人就是又怕又爱。”

  崔不忘仔细一想:“想的也对。”他敲了敲桌说道:“过来人送你一句经验,找个人陪你一起去阳城能互相帮衬,最好别一个人行动。好了,拿走不谢。”

  林克:“找谁去?”说完他就盯着崔不忘若有所思。

  崔不忘挺了挺胸膛,抛给他一个笑眼:“我很昂贵,你没机会。”

  林克:“你觉得殷先生有没有机会?”

  崔不忘:“老铁你很勇啊。”

  林克举起手机:“殷先生刚刚说让我看完文件然后准备资料和两张机票,他和我一起去阳城。”他谦虚的说:“不好意思,我不勇,但我怕被惯坏。”

  崔不忘:“……”他严重怀疑林克背着他偷偷认干爹。

  受到严重打击的崔不忘骂骂咧咧垂头丧气的走了,留下林克突然委顿不已,挠了挠脖子颇为烦恼。

  虽然在崔不忘他们面前表现得无所畏惧,但实际上他还是有点怂和殷栩的二人独处!

  林克私底下打电话向家里老妈打探那位住在宗族老宅里的太叔公,也就是殷栩,然而他亲爱的、敬爱的老妈照例吹了一通彩虹屁之后就啥也不知道了。

  照他老妈的说法就是这位太叔公辈分极高但没人知道他父母是谁,只是当时是族长也是村长的太爷爷突然宣布殷栩辈分最高,此事不容他人异议便定下来。

  之后殷栩一直在宗族老宅里长大,足不出户,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连林克的老妈都只在十几年前见过一面。

  所以林克想知己知彼,可惜路走了一半被堵死。

  林克在椅子上瘫坐了一会后,很快就打起精神,打开手机订去往阳城的飞机票,刚付完款就收到殷栩的电话,接通后便听殷栩问:“如何?”

  林克:“准备好了,已经订好飞机票,明天两点钟出发。其他资料补全需要时间查询,不过殷先生,三足怪谈和一人捉迷藏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个是冷门偏僻几乎没人知道的怪谈,一个是存在于都市传说里广为人知的降灵术,偏偏两者被牵连到一起。

  殷栩:“你不是有了点头绪?”

  林克确实有所猜测,“但我不确定。”

  殷栩淡声说:“没事,说吧。”

  林克:“降灵术召来了三足怪谈。一人捉迷藏说到底就是降灵术,一个通灵游戏,那些玩游戏的人说不定正好召到怪谈里的三足凶灵,至于为什么刚好召到三足凶灵……也许是两者之间有些特殊联系。”

  “不是刚好。”

  “什么?”

  殷栩说:“一人捉迷藏里用到的降灵术就是为了三足凶灵而生。”

  林克颇为震惊,低声询问:“您知道前因后果?”

  殷栩:“我知道的也并不多。先不提这事,核桃盘得怎么样?”

  一提这事,林克瞬间变得很冷漠:“我很好。”

  “……”殷栩:“没问你,我问的是核桃。”

  林克抿唇:“好得很。油光铮亮品相绝佳,出门往古玩市场一站立马围上来一圈老头问价。我从未如此受欢迎。”

  话筒那边的殷栩轻咳了声,旋即温和说道:“你悟性高,继续。到月底我们换个方式教学。”
林克:“……哦。”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委屈,像面对长辈时不想努力但又不得不努力的小孩。

  挂断电话,灵协分局正楼局长办公室里的殷栩坐在放下话筒,转椅转个了圈面向墙壁,几秒后,空荡的房间里传出略低沉愉悦的笑。

  殷栩单手撑着额头,笑得肩膀轻轻颤抖。

  ***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林克吃完午饭就提着行李,走几步路就到了灵协分局正楼门口,那儿停着一辆车。车门打开,殷栩在后车座让他上车。

  一回生二回熟,林克挠了挠脖子,飞快爬上车贴着车窗坐好,倒是没有第一次靠近殷栩时那么拘谨。

  车开了将近一个钟才到机场,期间殷栩问了林克几个简单问题,林克一一回答,之后全程无话。

  到机场后,殷栩掏出墨镜戴上,盖住缠在眼睛上的白色绷带,搭配冷淡强势的气质,而且视物无碍,看上去就是个不易靠近的正常人。

  两人下车,司机同殷栩说了些事,目送他们进机场才走。

  林克拖着行李箱正要去取票,但听殷栩说:“行李箱给我,我去托运。”

  “不用了,我来就行。”林克下意识拒绝。

  拒绝无效,殷栩已经轻松的提走了行李箱,手背轻拍林克的手臂示意他:“去取票。”说完就去寄存行李箱了。

  等林克取完票,殷栩已经寄存完毕。

  二人排队进候机室,飞机准点起飞,半个小时后到阳城机场。机场那边早就有人派了专机来接待林克他们,一出来就顺利对接。

  程飞遥是阳城这边一个颇有名气的私人灵巫组织成员,同时也是他发现近段时间在阳城悄然传开的‘一人捉迷藏’和诡异死亡事件,调查得出‘凶灵作祟’的结果后立刻上报滨城灵协分局。

  “最近正好放暑假,来阳城旅游的人数激增,好一点的酒店基本被订完了。所以我擅作主张请两位到我们组织住几天,那边是片私人住宅区,交通方便,环境优美清静,两位应该会喜欢。”程飞遥一边开车一边说:“对了,我叫程飞遥。”

  林克递上名片:“林克。”

  程飞遥接过名片不由多看林克两眼:“原来你就是林克!”

  林克:“你认识我?”

  程飞遥:“归滨城灵协分局管的灵巫们估计都认识了吧。你没看论坛?你和你们组织是目前为止,灵协分局唯一承认的外包合作对象!”

  林克:“唯一一个?”

  程飞遥:“对!我们羡慕得要死。”他们是真的艳羡不已。

  他抱怨两句:“灵协分局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一般灵巫组织根本够不到灵协局的最低要求,就拿我们组织来说,已经被连刷两次,更别提其他没什么名气的小组织。所以你们究竟有多厉害才能成为灵协分局唯一合作对象?!我还听说你们收录了一只C+高危凶物!你们到底怎么做到的?哥们,能透个底不?”

  林克打哈哈:“实力够强就行。”

  他瞥了眼后车座的殷栩,心想灵协分局不是急需人才?怎么原来很高要求?他经历的考核似乎没有多难,所谓C+高危凶物其实是对人类颇具好感的五谷母,而这考核任务是殷栩专门挑选的。

  林克一开始以为是为了选拔人才而降低标准,原来……不是么?

  程飞遥这人很擅长聊天,懂得看人眼色也会调节气氛,林克和他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落脚的地方。

  落脚的地方果然如程飞遥所说,是个绿化高达百分之九十、环境十分清幽的地方。

  程飞遥安排了一栋别墅给两人居住,送达地方后简单说明这次的情况:“通灵游戏主要在高中生之间广泛流传,阳城共有十二所高中。自三月以来,一共十一所高中死了人,每所高中大概死亡3-4个人,最后剩下青德高中还没发现意外,所以我们怀疑凶灵接下来的目标是青德高中。”

  林克皱起眉头:“一所高中上千个学生,怎么预防他们被害?现在又是暑假期间,一千个人分散在不同地方,怎么保护他们?怎么确定谁玩了游戏、谁会是下一个受害者?”

  程飞遥:“不用担心。青德高中高三生还没放暑假,他们继续补课到八月中旬。而这个凶灵似乎很贪心,它一次会杀好几个学生。”

  他掏出手机点开阳城高中论坛某个被封锁的帖子,说:“一人捉迷藏的游戏被更新过,和原版一个人独自在家里玩捉迷藏不同,新版游戏可以和同伴手机电脑在线玩。”

  林克惊讶:“这凶灵还会与时俱进!”

  程飞遥苦笑:“要不然怎么说很棘手?”

  林克颔首表示他知道了,“我今晚就去青德高中看看。”

  程飞遥:“明天再去吧。青德高中晚上关门不让外校人士进出。”

  林克:“也好。”

  程飞遥临走时,看了看里屋的殷栩,小声询问:“林克,那是你同伴?”

  林克不着痕迹的挡住程飞遥窥探殷栩的视线,说:“是。”

  程飞遥应了声,没再多问就走了。

  林克开始收拾行李,挑了间房搬进去,出来见殷栩在走廊便随口问:“先生,您住哪间?”

  被问话的殷栩顺势停下来,伸出左手拧开身侧的房门说道:“那就这间吧。”

  正好就在林克这间房的对面。

  林克:“……”到底是巧合还是巧合?

10886 3696026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6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