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三本足01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8 15:17:44

  林克忽然觉得眼前这团巨大的、筋肉遍布的粉色肉团似乎没那么恐怖了,他旁观殷栩和粉色肉团的交流,他们不是通过语言进行交流,所以林克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

  几分钟后,粉色肉团肉眼可见的缩小、再缩小,变成一个足球大小,表面覆盖一层光膜,因为本体是粉色的,所以连光膜都变成了粉色。

  不仔细看的话,这就是一个粉光团子。

  老实说,还挺萌。

  粉光团子漂浮在半空,然后飞向林克,绕着林克盘旋两圈后,停在殷栩的肩膀,然后逐渐消失。

  林克:“它走了?”

  殷栩:“隐身沉睡。它喜欢睡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是在沉睡。”

  空间里的黑雾如潮水褪去,裸-露出原来的模样,而姜嘉木已经消失不见,估计已经彻底被黑雾吞噬并同化了吧。

  林克想起刚才那个粉色光团围绕自己转了两圈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好奇之下问出来。

  殷栩闻言,表情有点奇怪,但很快恢复平常的冷淡:“它在表达欢迎你。”

  林克:“……哦。”这会儿软萌可爱粉嫩嫩,仿佛刚才杀他的凶物和它无关。

  殷栩:“走吧。”

  言罢,他便踏出铺面,而林克跟着出去。两人前后脚刚跨过玻璃门,身后的444号铺面就消失了,只剩下一堵围墙。

  四楼灯光大亮,氛围静谧、安宁,令人不由自主放松心情,明白意识到此刻身处人间。

  崔不忘一见林克当即敞开怀抱:“克克,快让我送上爱的关怀。”

  林克身旁的殷栩闻言稍微侧头‘看向’崔不忘,然而后者没发现,正兀自和林克表达彼此间的感情。

  崔不忘扑过去:“快,像乳燕投林一样别犹豫。”

  林克躲开:“你的孝心我感动,你的怀抱我拒绝。”

  崔不忘从善如流的关上怀抱:“我也只不过是客套一下。”

  林克懂,转而问:“程潇潇怎么样?”

  “好了。”崔不忘指着后面抱膝蹲坐在地面的程潇潇说:“刚才有一道粉色的光穿过玻璃门落到她身上,那颗肉瘤就消失了。”

  程潇潇已经醒过来,经历过九死一生以及姜嘉木果然是个大垃圾的认知后,她的三观成功被重塑。

  “谢谢你们救了我。”程潇潇对林克道谢,紧接着询问:“姚姐他们还活着吗?”

  林克点头:“你经纪人应该还在酒店。至于其他人,我怀疑他们一开始就不是人,你没发现所谓‘综艺下期’拍摄里的嘉宾只有你和姜嘉木?”

  程潇潇哭丧着脸:“别提醒我,我已经决定失忆了。”

  林克耸肩,程潇潇的经纪人姚姐曾在酒店和他们见过面,那时没觉察出异样,应该就是本人没错。但他只和剧组其他人在成广大厦内部见过面,当时已经身处凶物的领域,没发现异样很正常。

  程潇潇一边和林克聊天,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努力恢复精神。

  崔不忘抱胳膊看了会儿,摇摇头笑了笑,转身一看发现殷栩杵在旁边赶紧凑过去卖狗腿:“殷先生累不累?五谷母收录了吗?要不我帮您拿着。”

  他有自己的小算盘,打算借此研究殷栩的收录物品,说不定能学到其凶悍强大的能力。但是左看右看,没看到殷栩手上有其他疑似收录不可名状之物的物品。

  崔不忘:“先生,您没收录吗?”

  殷栩不答反问:“一万字分析稿动笔了吗?”

  崔不忘声音越来越小:“……还没。”

  殷栩淡声:“加到两万字吧。”

  崔不忘:“!!”为什么!!他又哪里惹到殷先生了?!

  等林克一行人离开大厦才发现外面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原来他们不知不觉已经在里面待了一整个晚上。

  回到酒店后,程潇潇和她经纪人见面,姚姐按着太阳穴说她昨天突然困乏睡了过去,天亮后才醒。

  接着姚姐问程潇潇的问题是否解决,得到肯定答案后才放心。

  姚姐向林克等人道谢:“谢谢你们救了潇潇。”

  林克:“不用谢,我们业务能力一向过硬,担保顾客绝对没有后顾之忧是我们的企业宗旨。”一边说话一边掏出名片塞给姚姐,同时笑得人畜无害:“如有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我司随时接活。熟人介绍一律打九折,老客户打八点五折包售后服务。”

  姚姐动了动嘴唇,感觉大师的光环碎得有点彻底。

  但她还是接过名片,毕竟娱乐圈事逼那么多,保不定哪天又撞邪了。

  姚姐和程潇潇上楼,林克微笑目送,心里盘算一旦打开娱乐圈人脉大门,便是财源广广进,要是能收录到类似于五谷母‘丰收’祝福之类的小凶物,说不定还能扩展其他业务。

  崔不忘啧啧称叹:“见缝插针的推广业务才是真的劳模。”

  殷栩走过,闻言留下一句:“是比你敬业,而你们还嫌弃965想争取自由工作。回去后再写份关于业务推广的报告给我。”接着又对林克说:“你跟我回趟灵协局,看他们怎么测评凶物。还有武器,回头打份申请报告给我。”

  林克点头,接着问:“我是先去挑武器再打报告?”

  殷栩果断:“我挑你用。”

  林克:“行。”殷栩挑的有保障。

  而铁骨铮铮的崔不忘忍不住留下了被针对的男儿泪。

  忙活一整晚的林克进房后简单洗了个战斗澡就扑到床上补眠,一觉睡到下午两点钟,刚醒就有人来敲门。他出去打开门,门口站着穿戴整齐十分禁欲的殷栩。

  “醒了?”殷栩侧着脸,脸上戴着一副墨镜,不摘下来的话谁也看不出他眼瞎,“收拾东西回去了。”

  林克应了声:“好。”他便进房收拾几件衣服再匆匆出来,发现殷栩居然还留在走廊里等他。

  他愣了下,想起崔不忘说过殷栩有洁癖,不喜与人同行,但殷栩似乎每次都会等他一起走。

  林克上前:“殷先生,我都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殷栩便迈开步伐前行,林克一开始和他并肩同行,之后又刻意落在后面,然而殷栩没在意、依旧是不疾不徐的步伐。

  林克捏了捏鼻子心想果然是他想多、也是崔不忘说错了,殷栩并非在意与他人同行,而是根本不在意、无所谓,他自行他的道途。

  回去仍是崔不忘开车,殷栩坐后座,但林克这回钻进了副驾驶。

  林克抬头看后视镜里的殷栩,他摘下了黑色眼镜正在养神状态,嘴唇抿成一条线,看着就是不苟言笑的模样。

  淡色衬衫的袖子整齐折叠了两圈,堪堪露出手腕桡骨,手背青筋清晰可见但不暴凸。十指交叉,指甲修剪得很短,圆润淡粉色。

  林克眨了下眼睛,收回目光,听到崔不忘问有关于五谷母的疑惑。

  “之前被当成人祭而死亡的人数一共12人,也就说包含姜嘉木在内已有12人是五谷母信徒并害死了人?”

  “是这样没错。”

  “他们怎么知道祭拜五谷母能获取丰收祝福?”

  “第一个人或许是误打误撞,但其他人从什么途径得知祭拜五谷母能获取祝福我就不知道了。”林克回头问:“殷先生,您知道吗?”

  殷栩:“我也不知道。回去查一查。”

  林克有点惊讶,原来还有殷栩不知道的事吗?

  后车座的殷栩唇角微勾,没人发现他笑了。

  林克一次性解释:“成广大厦原址是一大片稻田,四楼444号铺面的位置曾经是一座山的山顶,五谷母就在山顶沉睡。后来土地开发,山峰夷为平地,高楼拔地而起,但五谷母还继续留在那个位置沉睡。它是级别比较高的凶物,代入传说中的神话体系等于‘神’,所以在它的领域里不可避免产生其他凶物。”

  “那些凶物应跳绳谣而生,以吃人杀人为乐。而444号铺面源于网络一个经常被404的网站编写的灵异传说,或许是说的、信的人一多,五谷母沉睡的位置就真的变成传闻中的444号铺面了。”

  “除了人祭,其他误闯444号铺面的人都没死,他们是被大厦里其他凶物杀死的。”

  “五谷母其实欢迎人类的到来,因为人类曾经为它创造了千百年的五谷乐园,奉上它喜欢的五谷祭品。它不喜欢人祭,但出于是人类的供奉,它勉强接受。”

  五谷母对人类很宽容,但它并非不会生气。

  说到底这是一只不可名状的凶物,它脾气好,可以接受人类的供奉并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祝福,也可以不管其他凶物在眼皮底下杀人,更会因为生气而杀人。

  “姜嘉木贪心的想要两次祝福,两次送上五谷母不喜欢的人祭,由于有了第一次,五谷母记得他的气息,所以没有得到第二次的宽容。”林克说:“他将永远行走于黑暗中,直到消失。”

  崔不忘评价:“活该。”

  ***

  黑暗的房间里,电脑开着七个群聊视频窗口,其中六个窗口已经暗下去,只剩下排在中间的窗口里还亮着灯,有人坐在镜头前。

  那是个穿高中校服的女孩。

  女孩泪流满面,惊骇至极地直视镜头,嘴巴鼓起来,像是含着什么东西。她惊恐得浑身抽搐、发抖,‘唔唔唔’叫着仿佛想说些什么。

  视频开着语音,音响里播放‘咚咚咚’的响声,像是有人在走路,但是发出的频率很古怪。然后是‘吱呀’的推门声、关门声,接着又是‘咚咚咚’的声响。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镜头里一直没动静的门被推开,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衣柜被打开、被单掀起、床侧翻,它无视女孩到处找东西。过了一会,门开了又关上,那东西走了。

  屋内重新恢复安静。

  女孩抽噎着吞下嘴里的盐水,颤抖着手想去关掉视频窗口,卧室门突然发出巨响,而与此同时一道红白色的身影倒映在电脑黑色的屏幕里,就在她的后背上。

  一双青灰色的小手慢慢爬上女孩的脖子,“找到你了。”

  咔擦。

  女孩的脖子被一百八十度扭断。

10886 3695327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5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