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11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7 10:21:45

  崔不忘扣紧铜护腕,低声说:“林克,姜嘉木他在地上画了祭祀的阵法。我看不懂,但应该是召唤五谷母的祭祀阵法。”

  林克:“我知道。”

  空间四角的白蜡烛是祭祀阵法开始的一环,姜嘉木躲在墙根处时并没有闲着,而是继续完成祭祀阵法,当林克和崔不忘发现他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祭祀阵法完成,只等程潇潇这个祭品成熟,姜嘉木就可以收割了。

  姜嘉木张开双手说:“别用这种看垃圾的眼神看我,我其实没那么坏——你们看,我本来没想杀你们,我给过你们很多次机会。很多次。我还打算给你们钱,希望你们放弃程潇潇,那样你们能活着离开、而我得到我想要的,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林克:“他好贱。”

  崔不忘:“我很难不赞同。”

  姜嘉木脸色阴沉,忽地笑出声:“‘她’就快出来了,你们谁都跑不掉!”

  “有自信是件好事,但太自大容易变老变丑,你应该找面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有多狰狞。”林克此时的语气还算淡定,他说:“你也只能靠‘她’杀我们。”

  姜嘉木:“那也足够了。”

  林克摇头:“你还不知道自己干了多蠢的事。”顿了顿,他补充:“抱歉,应该说是你们。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然你们认为自己付出了同等代价……也就是人祭,恶心的人祭。啧!”

  姜嘉木冷笑,他觉得林克是故意激怒他,死到临头所以狗急跳墙。他在墙根处来回走动,脚下是已经摆好的阵法中心,手中拿着白蜡烛,嘴里用古老的方言念叨奇怪的咒语。

  咒语有点像乡间神婆呢语,带有一种古怪规律的韵调但是完全没办法听懂,就算用文字表达出来也完全不理解其具体意思。

  因为据闻这是人类与不可名状之物沟通时的语言,难懂、晦涩,而且神秘。

  随着姜嘉木念叨咒语的时间越长,阵法起了效果,火光闪烁,空间开始颤抖,起初很轻微,之后开始变得剧烈,伴随剧烈震动而来的是黑暗。

  黑暗像雾气一样弥漫过来,肉眼可见的吞噬可视的物体,任何分子构造的物体被吞噬后消失,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那是真正的黑暗,它会吞噬所有物理意义的光、声音、触感和时间,如果人身处其中就会失去对外界的感知,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实存在,不能肯定自己是实体还是只是一个意识。

  时间一久,便会精神崩溃、发疯,继而遗忘,最后融化成黑暗。

  林克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内心震惊不已,原来这就是殷栩口中的属于‘不可名状之物’的领地!那些曾经存在于漫长岁月里、人们口耳相传和文字记录里的传说——它们的世界!

  崔不忘瞪着黑雾,不受控制的恐惧、害怕,牙关禁不住颤抖,手脚也在瑟瑟发抖,他全身细胞都在尖叫着‘逃跑!快逃跑!不逃就一定会死!’,大脑保护机制发出一级危险警报,而他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没有当场尖叫着逃亡。

  “林克,黑雾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存在?”

  恐惧和理智并存,所以崔不忘知道他怕的不是黑雾,而是黑暗里未知的东西。

  那东西在民间传说里是‘农神’,是婆婆、是五谷母、是被误传性别的男神,也是程潇潇描述里的潮湿蠕动的肉壁。

  它的形象未知多变,也不是绝对正面的角色。

  它拥有‘丰收’祝福的能力,它喜五谷却不介意人祭,它或许是凌驾于人类这种生物之上的另外一种生物,被视为‘神明’的不可名状之物。

  林克也感到恐惧,也许是殷栩提前铺垫过的原因,他现在的情况比崔不忘好多了。

  “先出去。”林克吐出这几个字,然后抱起程潇潇朝门口跑过去,门口还没有被黑暗侵蚀,“快!”

  “什么?”崔不忘不解但本能使然,听话的跟在林克身后边跑边问:“不救程潇潇了?!”

  林克:“现在不行!它好像生气了!!”

  崔不忘:“?”

  林克:“一句话说不清楚,回头再解释——靠!”

  眼见门口就在两三步远的地方,结果姜嘉木捧着蜡烛扑过来挡在门口,而他身后出现几十个亡魂怨灵,全是曾经横死在大厦里的人,要是有点闲情趣志的话还可以在它们和程潇潇后背那颗肉瘤的人脸之间玩消消乐。

  姜嘉木面孔狰狞的吼道:“把程潇潇放下!把我辛苦栽种收获的果实——还回来!!!”

  随着他的愤怒,手中蜡烛的火光忽明忽暗,而几十个亡魂怨灵也在瞬间变得暴躁不安,敌意直冲林克三人而来。

  身后的黑暗一步步逼近,他们清晰的听到黑暗里某种潮湿的东西发出细微的、软体动物蠕动时的声响,令人毛骨悚然。

  崔不忘举起手按下机关,铜针即刻向姜嘉木发射而去,他身后的怨灵飞速挡住攻击,然后被铜针消杀。

  “妈的垃圾!”崔不忘愤怒的骂姜嘉木,平生头一次这么恶心一个人。

  林克单手背住程潇潇,在姜嘉木扑过来企图抢走程潇潇时,一拳揍到姜嘉木的脸上,后者惨叫一声,怨灵全都扑过来。

  “崔不忘,接住程潇潇。”

  崔不忘回头,配合默契的接住了林克扔过来的程潇潇并一脚跨出444号铺面,林克则转身朝姜嘉木而去,谨记殷栩的教导,用他盘了整整两晚的该死的核桃练出来的灵感控制,在怨灵中杀出万夫莫开的气势,直逼姜嘉木。

  姜嘉木见状,害怕,蹬着腿想跑,但被林克按住后脑勺牢牢钉在地面。

  姜嘉木反击,双手挥舞间碰触到黑雾,顿时失去对手掌的控制,然后是手腕、胳膊、肩膀……黑雾吞噬之处,万物皆被同化。

  “怎么回事?我的手、我的肩膀——啊啊啊啊我的手去哪里了?我的腿、我的腿消失了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救命,林克、林先生,救我、救救我,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害程潇潇,求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啊啊……”

  姜嘉木此时已经被黑雾吞噬得只剩下头颅和一只向前伸抓的手臂,他无暇细思为什么这次祭祀会失败、不明白赐予他‘丰收’祝福的农神为什么会夺取他的性命?

  明明不止他一个人那么做!明明他只是想要稍微幸运一点、只是贪心了点有什么错!

  林克岿然不动,冷眼看姜嘉木‘消失’。

  直到黑雾吞到姜嘉木的下巴,确定他逃不了,林克才松开钳制起身跨步逃出去,但当他想迈开右脚时却被一只手死死攥住。

  低头一看,却是陷入疯狂的姜嘉木那只还没被黑雾吞噬的手正死死攥住林克的脚踝:“你不救我,那就陪我一起死!!”

  破罐破摔之人的怨恨和爆发非常可怕,即使是林克也很难在几秒钟时间内挣脱,而黑雾将姜嘉木彻底吞噬,并且爬上林克的脚掌。

  “!”林克瞳孔紧缩,他感觉不到脚掌的存在了。

  崔不忘:“林克!快抓住我——”他冲过来,但444铺面的门突然‘砰’一声关上,任凭他使劲办法也打不开。

  铺面的门是玻璃门,所以在外面的崔不忘能清楚看到林克被逐渐吞噬的全过程,他急得焦头烂额,尝试各种方法都没办法打开门。

  “林克你别怕,我现在去找先生、先生他肯定能救你。”

  然而此时黑雾已经爬上林克的肩膀,并以可怕的速度吞噬他的脖子、下巴、耳朵,眼睛被吞没、额头被吞没,只剩下头顶一个发旋。

  崔不忘声音颤抖:“妈的。”

  千钧一发之际,玻璃门突然出现一只白皙如玉的手,那手修长但瘦削,一层皮包裹着骨肉却藏不住其中的锐利锋芒。

  那只手很平常的、轻松的推开了崔不忘拼尽全力也打不开的玻璃门,然后一个虚影出现并跨了进去,短短瞬间,虚影凝为实体,背影高大但是很瘦,头发乌黑而隐约可见白色的绷带。

  那是殷栩。
  殷栩终于来了。

  崔不忘一放松,直接就软了腿,没办法止住颤抖的双手,但内心是高兴的。

  被完全吞噬的林克完全失去五感,不过他的意识还在,他试图运用自己强大但未被完全开发的灵感挣脱黑暗泥沼。

  可是越用力,他就陷得越深。

  正在苦恼之际,忽然闻到熟悉而陌生的冷香,那是混合了不知名冷香的檀香,对于林克而言本来是陌生的味道,可他接了程潇潇这单子后,先是一路同车后座,后是同个房间里相处超过八个小时,在枯燥的教习中一个没留神就注意到了这股香味。

  ——殷栩身上独特的香味。

  有点冷,像把历经时光不减锋利的青铜剑。

  林克莫名其妙开始胡思乱想,然后他就发现手臂被人握住——等等,他的手臂恢复触觉了?

  耳旁传来殷栩略带沙哑的嗓音:“不是可以喊我吗?”他握住林克的手腕,弹了弹套在他食指上的戒指:“我说过你光临此地,它便会欢迎你。怎么反倒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林克睁大双眼,发现殷栩所伫立的地方,黑雾自动褪去,腾出一片光明空地,而他的五感也都回来了。

  “殷先生?!”林克挺惊讶,随后听到他的话,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提前调查清楚,我以为信徒是第一次送人祭,所以没有多加防备……咳!殷先生,您怎么来了?”

  殷栩摘下林克套在食指的戒指,戴回到自己的中指上,动作缓慢而优雅。

  他不答反问:“想不想看‘它’的真面目?”

  林克回想程潇潇的形容以及刚才听到的濡湿水声,斩钉截铁回答:“不想,谢谢。”

  “哦。我只是问问,你别当真。”说罢,殷栩就抓住林克的手腕带着他破开黑雾去见‘五谷母’的真面目。

  林克:“……”他早该知道殷栩骨子里的□□!可是为什么还会上当?

  黑雾拨开,林克见到了五谷母的真面目,瞳孔放大、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

  说实话,因为母亲那边的宗族藏书量浩如繁星,所以林克比普通灵巫更为了解不可名状之物,然而他到底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些‘凶物’的经验,典型的理论知识大于实践经验。

  所以眼前这只‘生物’超出了林克的想象。

  但见眼前是个巨大的粉色肉团,它无头、无五官、无四肢,就是一团会蠕动的、潮湿的、筋肉虬结的粉色肉团,假使没有密恐和巨物恐惧症,那么还可以将它视为一个粉粉的肉团子。

  林克吞咽口水:“这就是传闻中的农神?”

  殷栩:“嗯。”

  林克:“怎么让它救程潇潇?还有要怎么收录它?”

  殷栩挑眉,他没料到林克的关注点这么实际,第一时间想知道的事居然不是满足好奇心而是怎么完成工作。

  他说:“满足它的喜好。”

  “送它五谷?”

  “送它万亩田埂野生大别墅。”殷栩淡声说道:“顺便稳拿‘五谷丰登’的祝福,促进滨城农业发展、提高土地生产率指标,帮助农业部门达成经济效果指标,有助灵协分局提高声望和后续发展。”

  林克嘴巴微张,看向殷栩的眼睛微微发光,原来这才是真正掌控全局、带动经济发展的一把手的风采吗?!

10886 3694962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4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