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10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6 12:22:42

  程潇潇已经陷入昏迷,生命体征下降,后背的肉瘤正在疯狂吸食她的生命力,而传闻中的444号铺面根本没有五谷母的身影。

  封闭空间里的四个角落全部放置点燃的白色蜡烛,驱散渺无边际的黑暗,为他们争取到一丝光明。

  崔不忘抬头看了眼林克:“我没办法直接切割肉瘤,程潇潇也熬不了多久。”

  林克单膝蹲地,两指并拢按住程潇潇肉瘤的根部,但见根部肉块坚硬如虬结盘曲的树根,而他能清晰分辨肉瘤上42张人脸的表情。

  它们眼神惊惧、唇角上扬,形成上下割裂的诡异感,就像那个被从天而降的玻璃铡断头颅的男人死亡后凝固的表情。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潇潇脖子上怎么长了这么大一颗肉瘤?外面那些东西又是什么?”姜嘉木战战兢兢的问:“我们、我们会不会死?”

  林克:“是标记。”

  姜嘉木:“什么标记?你是指肉瘤?你的意思是说成广大厦里面有些邪门的东西标记潇潇想要杀了她?”他恍然大悟,惊喜地说:“那就是说不关我的事呀!”

  程潇潇惨遭无妄之灾,现在危在旦夕,而姜嘉木居然庆幸事不关己?!

  崔不忘惊呆了,“原来自私才是真实人设。”

  林克:“?”

  崔不忘解释:“现在娱乐圈明星不都有人设吗?姜嘉木人设也很多,曾经炒过‘真性情’实则自私的人设,我还以为夸张没想到是仅存硕果。”

  姜嘉木耸肩:“更爱自己有什么不对?我不想死,更不乐意被程潇潇连累去死啊。”他完全忘记就在不久前还被程潇潇救过,哪怕记起来,估计也会认为是她应该做的,“程潇潇雇佣你们办事,说到底也是为钱……那这样,我出双倍雇佣你们护送我安全离开成广大厦怎么样?”

  崔不忘目光冰冷,林克婉拒:“我们和程潇潇签了合同,违约损失赔不起。”

  姜嘉木:“死人不会追究合同赔偿。”

  林克表示:“企业的基本准则就是契约精神,做人不能太目光短浅,否则容易破产倒闭欠一屁股债。”

  他说的是真话,但姜嘉木以为林克故意嘲讽自己,因为没什么能比一个驱邪灵巫满口创业致富生意经更具嘲讽性。

  “你们三个抱团作死别连累我。”姜嘉木不敢一个人离开铺面,怕被外面那群凶物撕碎,于是远离林克三人躲到墙根处。

  崔不忘翻白眼,“垃圾。”

  林克:“严谨点,是有害垃圾。”

  崔不忘抹了把脸说:“你说过今天是五谷母的生祭,程潇潇就是活人祭品,等于说她是五谷母的食物。为什么你觉得五谷母会救它盘子里的食物?就因为民间传说里它是正神的形象?”

  林克:“不可否认传说都经过美化,但是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真实,越古老的民间传说越可靠。作为正神形象流传千年的五谷母,性情至少没那么暴-虐。而且,五谷母不一定喜欢活人祭品。”

  崔不忘回想他之前在酒店搜寻到的五谷母相关信息,身份农神,喜住田埂,喜食五谷,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生祭祭品多是五谷制成的素食,不沾荤腥。

  “但成广大厦已经死了四十二人,这数目可不小。”崔不忘问:“如果它是正神,为什么还接受活人祭品?”

  “和它无关。不管它喜不喜欢,活人祭品已经送到眼前。大部分人不是被五谷母杀害,而是死在了其他凶物手里,例如直播探险的小喵一行人、电梯失事等。”林克说:“只有在五谷母生祭当天死亡才是活人祭品。他们被提前标记过,起初是一个黑色手掌印,靠吸食生命力养成一个肉瘤。”

  “等程潇潇的生命力被完全吸收至死亡,这时肉瘤成熟,自动脱落,然后被摘取下来擦洗干净摆上供桌——像不像春耕秋收的果实?”

  崔不忘震惊:“哪个憨批想出这么恶心的生祭?”能把活人当成肥沃的土壤种植‘农作物’再摘取下来送至供桌,不是一般的蠢毒作。

  “照你这么说,不是五谷母害程潇潇,而是种植‘祭品’的憨批信徒挑中了她?”

  林克:“显然是这样没错。”

  崔不忘:“一般信仰不搞人祭,搞人祭的信仰不一般。现在问题不出在信仰上,那就是信徒脑子有泡,他想从五谷母这里得到什么?祭祀神明都是为了祈求或满足某种愿望,但五谷母只是个能带来丰收的农神。”

  “准确来说,五谷母能带来丰收。它喜住田埂、喜欢五谷,以前经常居住在种植五谷的田地里,因此带来五谷丰收而被记录为农神。其实真正的能力是‘丰收’,得到它祝福的人、事、物都能获取‘丰收’。”林克说道:“我猜第一个信徒就是成广大厦的缔造者。”

  “成广大厦建成后麻烦事不断,先是意外事故死了人,之后陷入一系列资金链断裂、现金流冻结和经济贪污风波的麻烦事,当时死气沉沉、无人看好,本来就要宣告破产重组资产,没想到半年后风生水起至今屹立四十多年。”林克下意识去摸口袋,忽然想起手机在逃亡过程掉了。

  “我手机里存了成广大厦历年来发生的命案,符合活人祭品死亡条件的人数一共12个,而这些活人祭品中都有一个在他们死后过得一帆风顺的朋友、亲人或同事。曾有一段时间,无论他们做什么都能得到‘丰收’的回报。”

  “一目了然了。”崔不忘跟着问:“你怎么猜到五谷母的真正能力是‘丰收’?”

  他也搜罗了很多五谷母相关信息,但是没有任何文字记录表明五谷母的真正能力是无差别祝福的‘丰收’。

  林克:“殷先生说的。”

  “什么时候说的?”

  注意力集中的林克没发现异常,直接脱口而出:“那晚——”

  “那晚——!”崔不忘捧着脸惊恐地尖叫。

  林克察觉不对,回头发现崔不忘已经震惊得面目狰狞。

  崔不忘泫然欲泣:“你对得起我吗?”

  林克:“……”他不懂这乐趣何在。“殷先生有可能在外面看着我们,你猜他能不能听到你这份心意?”

  “回头再说正事。”崔不忘生硬的转移话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五谷母一定需要祭品才会出现吗?”

  林克:“想得到祝福才需要祭品。”

  崔不忘:“懂了。”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会是谁害程潇潇?这次的信徒是谁?”

  林克正盯着白色蜡烛,突然开口问:“你哪找的蜡烛?”

  崔不忘:“啊?不是我,是姜嘉木。我进来时就看到他在点白色蜡烛照明——”

  话音未落,两人对视,电光石火间发现一直被忽视但仔细想来满屏都是bug的姜嘉木。

  即便灵感强如林克和狩猎经验丰富的崔不忘在对付成广大厦里聚集的凶物时都难免受伤,反观身为普通人的姜嘉木不仅活着到达444号铺面,而且没受一点伤!

  和程潇潇共事的剧组人员都是大厦里的冤魂作祟,偏偏姜嘉木是真实的!

  明明破绽百出,为什么他们直到现在才发现姜嘉木的不对劲?

  ——因为姜嘉木就是搞出活人祭品的信徒!因为程潇潇不是他制造出来的第一个祭品!

  拥有‘丰收’祝福的姜嘉木顺利的完成祭品的挑选、种植和培养,而林克和崔不忘在‘丰收’祝福下看不见姜嘉木身上存在的不合理之处,更可怕的是他们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丝违和感。

  林克和崔不忘同时感觉不寒而栗,他们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涌出的恐惧不是因为看得见、杀得了的凶物的可怕能力,而是明知异常就在身边却被他们视为正常!

  理智告诉他们异常,情感却毫无波澜甚至会说服他们应该接受异常。

  两人齐齐转头看向墙根处的姜嘉木,后者已经完成祭祀的准备仪式,举起打火机点燃最后一根白色蜡烛。

  察觉到林克两人的目光,姜嘉木抬头,起初还假装不知情,待发现林克他们流露出来的防备这才彻底揭下伪装:“你们发现了?果然一次祭祀效果能维持的时间不长,最多才两年。”

  他很遗憾:“令人烦恼。

10886 3694705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4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