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9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5 10:17:45

  林克:“我们方向跑反了。”

  身后的尽头处才是传闻中444号铺面所在。

  崔不忘:“林克,五谷母真的会救程潇潇?”

  林克:“会。”

  “好。”崔不忘说:“我数123你们就跑,我负责挡住他们。5分钟够不够?”

  林克:“我想不需要了。”

  “什么意思?”崔不忘刚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他回头,发现声音是从电梯里传出来,而电梯正缓缓上升,似乎有什么东西跟了上来。

  他绷紧神经,铜护腕对准电梯口小心询问:“电梯女鬼?”

  林克:“说不准。”

  他们三人被围堵在中间,前面是不知道什么鬼东西变成的全剧组人员,身后则随时会扑上来更恐怖的东西。

  此时,整栋大厦所有凶物的目标都是程潇潇。

  程潇潇紧张不已,“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唐僧肉。”

  “别这么想,吃唐僧肉能得道升天,吃你只能填饱肚子。”林克:“我这么简单一说,你有没有发现区别?”

  程潇潇精神萎靡:“别骂了别骂了。”

  林克笑了下,同她说:“所以稍微放宽心,你的处境没那么危险。”

  程潇潇一愣,这才知道林克看穿她内心的恐惧,所以通过插科打诨的方式缓解她恐慌的情绪。

  说实话,有被安慰到。

  “在我右后边大概四米远的地方是已经关停的扶梯,我们先从扶梯跑上五楼,再从对面的扶梯跑到四楼,那里距离444号铺面很近。”林克盯着缓慢上升的电梯,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直冲天灵盖:“直觉告诉我,别跟电梯里的东西硬碰硬。”

  不必林克再多说,崔不忘此时完全相信他,因为他也感知到了电梯里的凶物有多可怕!

  他的身体出于生物自我保护机体本能而开始出现应激反应,寒毛直竖,掌心和后背开始冒冷汗,毛骨悚然的阴影笼罩全身,始终挥之不去。

  崔不忘的手臂全是浮起来的小颗粒,他紧扣住铜护腕说:“我断后。放心,我保证保护好你们。再不济,还有殷先生在外面看着我们。”

  到底是灵协局录用的人才,林克自然相信崔不忘的能力,但他不想深思什么叫‘殷先生在外面看着我们’,会让他想起学生时代班级后门那张‘亲切’的面孔。

  林克:“我说开始就立刻跑——”

  前方全剧组人员见程潇潇不上当,齐刷刷停止呼喊,声浪戛然而止,空间在一瞬间恢复成诡异的死寂。他们排成排,突然扭动脖子、撑大嘴巴,皮肤变成死灰白且泛黑,嘴里大口大口的掉出血液,浓黑色的血液混合着残缺的牙齿、舌头,好似嘴里的器官只是粘贴上去而现在掉下来了。

  所有人的眼睛变成全黑,不约而同盯准林克三人。

  同一时间,电梯门失去控制的打开而电梯箱不见了,八条钢丝绳缓慢拉动,‘刺啦——’声响有一下没一下极为刺耳,像有人拿刀在钢板上来回划。

  “——跑!”

  话音刚落,背着程潇潇的林克和崔不忘转身冲向右后边的扶梯,而意识到他们竟然敢跑的剧组人员发出野兽般的咆哮扑杀过来。

  与此同时电梯里的钢丝绳拉动速度瞬间暴增百倍,‘砰——’巨响震天动地,电梯坠楼。

  咣地声响,电梯里的凶物起跳落地,刚好和跑到扶梯口的林克三人对上眼。程潇潇两眼一翻假装不省人事,崔不忘不断抽气,而林克低咒了一句,更是马不停蹄的逃亡。

  但见落地的凶物身高将近三米,腹部畸形而四肢瘦长,皮肤黑乎乎像煤炭,两条麻杆似的细腿的膝盖向前弯曲,长至两米垂到膝盖处的手拖着一把大砍刀,比起肿大的肚子显得更加畸形的小小的头颅,依稀能看出那个专门在防火门猎杀人类的怪物小女孩的影子。

  怪物小女孩的头盖骨消失了,软趴趴耷拉在脑门处,长出无数双黑黝黝的眼珠子正在不安分的转动,嘴巴咧开像裂口女,犬牙交错处还有一张张樱桃小嘴,正在叽里呱啦的争吵。

  当林克和怪物小女孩对视,后者张开嘴,嘴巴里十几张樱桃小嘴顿住、停下争吵,齐齐咧开嘴笑,露出无数白亮的牙齿。

  林克瞬间头皮发麻,忍住想要冲上去打烂它所有嘴的冲动,埋头爬五楼。

  “吼——”怪物小女孩扭头冲冲到跟前的剧组全人员咆哮,挥起大砍刀、砍西瓜似的一刀一个,有时能带俩。

  等林克和崔不忘到了扶梯最高阶时低头向下看,剧组全人员已经被怪物小女孩屠杀殆尽,立在残肢断臂中间的怪物小女孩抬头对他们咧嘴笑,再次深深地伤害了彼此之间并不怎么深厚的感情。

  崔不忘深吸气:“我真想打烂她的嘴。”

  “很难不赞同。”林克说:“别耽误时间——她进化了,应该是通过吞噬其他凶物在短时间内将自身战斗力提到最高。等她消化完,我们就玩完。”

  言罢,两人飞速逃至对面扶梯,匆匆下楼,就在即将踩下最后一个台阶时,身后锋利的凉风袭来,林克大喊:“趴下!”然后护着程潇潇直接滚下扶梯。

  崔不忘反应迅速,就地一滚,头顶一亮,头发被刀风划过、卷起,差点秃成地中海。

  一道幽光闪过,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被一切为二。坚硬材质制造而成的扶梯像豆腐一样被轻松切割成几块,摧枯拉朽地坠落,巨响如雷鸣。

  林克和崔不忘爬起来,继续背着程潇潇朝最里面奔跑。

  怪物小女孩在五楼,她屈膝、弹起,‘砰’地跳落到林克和崔不忘的前面并顺势挥舞大砍刀,两人惊险躲过后,崔不忘冲上前架起铜护腕对准怪物小女孩软趴趴的脑门上的眼睛。

  细如牛毛的铜针射中乌溜溜不停转动的眼睛,无数张樱桃小嘴痛哭:“你们欺负我呜呜……讨厌讨厌讨厌你们——啊啊啊!”

  疼痛令怪物小女孩越发疯狂,她面孔变得更加狰狞,腹部肉眼可见的萎缩,消化速度加快而力量、速度变得更加可怕。

  崔不忘一个没注意,怪物小女孩就闪现到他身后,黑色滴血的大砍刀高高举起,正要落下时猛地整个身体被拽倒拖曳并重重地甩了出去——千钧一发之际,林克扑过去拽住怪物小女孩的脚用尽全力扔了出去。

  林克两手止不住颤抖,因为用力过度差点脱臼。

  “崔不忘,你带程潇潇去找444号铺面,我随后跟来。”林克低吼:“快!别他妈犹豫!”

  崔不忘一个激灵,深深地看了眼林克,转身跑去背起更重了的程潇潇,忽地想起什么,从后腰抽出一把手-枪扔过去:“林克,接住。”

  林克反手接住手-枪,脱下弹夹察看发现是铜制子弹:“你随身携带两把驱邪武器?”

  “铜制外壳,壳里装置朱砂,它能对凶物造成最大伤害,如果换成纯度更高的朱砂,可以直接杀了凶物。”崔不忘扛起程潇潇,临走简单科普:“我不习惯用手-枪,你喜欢的话,可以打报告向灵协局武器库申请。”

  林克还未开口,锋利的罡风袭来,他抬手就是连续三发射击,刚开始准头不好,两枚子弹打到大砍刀刀身,第三枚洞穿怪物小女孩的肩膀。

  铜制朱砂子弹的威力比牛毛铜针强多了,被贯穿的伤口顿时燃烧冒烟,怪物小女孩的樱桃小嘴齐刷刷嚎哭,混合声响险些洞穿耳膜。

  林克一边捂耳朵一边后退,趁怪物小女孩盯着肩膀伤口哭泣时,赶紧帮忙托举程潇潇奔跑至尽头。

  越深入越无光亮,寂静、黑暗,只能听到奔跑的脚步声,还有后面怪物小女孩用大砍刀划墙壁发出的刺耳声响。

  崔不忘:“看不见怎么办?”

  林克:“跑到尽头,上手摸寻。”

  程潇潇第一次进444号铺面就是误打误撞摸索进去。

  崔不忘:“我知道了。”

  林克:“你先跑。”

  黑暗无法视物,于他们而言是阻碍,于怪物小女孩而言却是绝佳战场。她在黑暗中嘻嘻笑,引诱林克开枪耗费子弹。

  林克看不见,只能凭声音射击,但怪物小女孩的速度越来越快,子弹全部打空。

  他在黑暗里踽踽独行,因为打伤怪物小女孩而吸足对面怪的满格仇恨值。怪物小女孩放弃食物,专心致志对付林克。

  说对付是客套,她全程在戏耍林克。

  林克身上多出不少流血的伤口,猛地回头,枪口对准细微声响发出的位置、扣动扳机——咔咔咔,子弹打空而枪里没有子弹了!

  林克一惊,怪物小女孩无声地匍匐在黑暗里,也许此刻就在距离他很近很近的地方。

  滴答。

  一滴散发恶臭味的涎水自头顶滴落,他抬头,原来怪物小女孩一直紧跟在他身后,恶心畸形的头颅就在林克头顶。

  “嘻嘻,抓住你了。”

  林克猛地被掐住肩膀提起并重重甩出去,后背正中墙壁。

  骨骼和内脏在重击之下发出强烈疼痛的预警,林克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吐出一口血水后,擦了擦嘴角,猛地又被掐住喉咙。

  怪物小女孩凑近说道:“我要杀了你”、“剥掉你的皮”、“吃了你。”、“在你的躯干里塞稻草,把你变成稻草人。”、“不不不我不要——听我的话,我要让他变成‘公鸡’!”、“刚好有人带了一只‘公鸡’,我们去抓回来!”

  ……它们七嘴八舌的争吵,意见不统一。

  林克说:“兄弟姐妹太多容易起争执,不如你们互相杀几个?”

  “——”它们停止争吵,注意力集中在林克身上,主体的怪物小女孩说:“大哥哥,不要故意挑拨,我可是很聪明的~~不要、真的把我当成五六岁小女孩!”

  她一拳揍向林克,然后快乐地说:“我决定了!我要把你制成‘公鸡’!威风凛凛的大‘公鸡’,我要让你永远停留在黎明到来前的黑暗。”

  民间一直有‘公鸡’辟邪、驱邪的说法,公鸡鸣则光明到,逐阴导阳、金距花冠,一身正气,诸邪莫侵。

  除了驱邪,它还可以领魂、纳魂。

  领魂顾名思义,带领灵魂行走于阴阳两界的缝隙并保证魂魄的意识仍旧存在。

  南方民间有些地区入住新宅时,认为屋里有客需请走,请走的方式之一就是令它们附身在公鸡身上,然后驱赶公鸡、杀死再挂到桥头的位置。

  如此一来,另一个世界的住客就不会再回去破坏新宅。

  这是纳魂。

  传闻不知真假,但公鸡可纳魂,而听怪物小女孩的意思是她能抽出他的灵魂再塞进公鸡里?林克对此很怀疑,抽取灵魂的技能要求太高,多数凶物根本办不到。

  林克:“少吹嘘、多做事。你没那能力。”

  怪物小女孩不满地嘟哝:“谁说的!”

  林克摇头:“我不信,除非你让我亲眼看看。”

  怪物小女孩:“看看就看看——你以为我真的会这么做吗?”、“演技好差劲。”、“我才不会上当。”、“我好聪明的。”、“你们大人都喜欢自作聪明,其实都是笨蛋。”、“笨——蛋!”

  “我猜到了。”林克接着诚挚地说:“我们好歹有过一段你追我逐的感情,虽然短暂,但我珍惜。临走时,我希望你能领悟社会的残酷。尤其是成年人的世界,狡猾奸诈肮脏到处是坑。”

  怪物小女孩异口同声:“咦?”

  林克微微一笑,抬起手,手中握着一把枪,枪口对准怪物小女孩的胸口——‘嘭’,假装耗尽弹-药实则藏下最后一颗子弹就等着怪物小女孩得意放松的时候,一击致命。

  怪物小女孩不敢置信。

  林克推开她,扶墙站起后说:“我建议你可以出道干群口相声这活。信我作为成年人最后的纯真:群口相声,你已经赢在起跑线。”

  怪物小女孩:“……”

  林克前行四五米,身后的怪物小女孩猛然爆发凄厉的嚎叫,高大瘦长畸形的身体刹那间分崩离析,无数细碎的肉块纷纷脱离落满地。

  只看了两眼,林克就转身跑向传闻中的444号铺面,摸到门把后立即推开门,门内竟有微黄的光亮。

  光亮中一共三个身影,崔不忘、虚弱至极的程潇潇以及正在点亮白蜡烛作照明用的姜嘉木。

10886 3694402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4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