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8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3 10:13:41

  “红衣衫的稻草人?”程潇潇看向塑料模特,全一体的白,跟裹尸袋里的尸体一个样。

  崔不忘:“我这么问吧,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很老的鬼故事:红坎肩。”

  每个人的童年里都有那么十几二十个精炼简短但恐怖效果一等一的鬼故事,比如程潇潇听过后列为童年阴影的‘好朋友,背对背’和‘红坎肩’。

  于是她懂了。

  三个人蹲在盆栽后面瞪大眼睛盯着前面十来只塑料模特,程潇潇问:“大师,我们要在这里蹲到天亮吗?”

  林克:“能等到天亮也不至于那么麻烦。”

  程潇潇:“您的意思?”

  林克:“你们谁带了手机?”

  崔不忘:“我不小心——”丢了。

  林克说:“崔不忘你闭嘴。”

  崔不忘沉重的叹气,他就是太紧张才把手机砸了出去。

  他们俩的手机都丢了,理所当然剩下程潇潇,她兜里确实有一支节目赞助品牌的手机。

  程潇潇:“给。”

  林克接过手机打开拍摄视频,开始录制程潇潇和崔不忘,后者惊讶:“您录我干嘛?”

  “别看我,看它们。跳绳谣里的‘看着’它们,顾名思义,眼睛瞳仁里必须倒映它们的身影,每漏一只就会有一只失去定身效果。”林克说完,拍摄完毕,按下暂停键。

  他起身挪到道路中央,那群‘稻草人’纷纷扭头,蠢蠢欲动。手机屏被设置成长亮,林克放下手机,慢慢后退,塑料模特没有动。

  成功了!

  程潇潇原本紧张得心跳如擂鼓,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她才放松不到几秒就听到由远及近的、熟悉的鞭地声和童声稚气的跳绳谣。

  “……走过五谷田,红衣衫的稻草人注视你。别回头,别害怕——咦?”她似乎发现了有趣的东西所以暂时停了下来。

  距离太近了!
  就在十几只暂停的塑料模特身后三四米远的地方,一间品牌服装铺面旁边就有一个防火门!

  而跳绳的孩子通常就在防火门的附近。

  她现在就在防火门附近徘徊,距离林克一行人大概十三、四米远。

  ‘吱呀——’她推搡着防火门,然后猛地‘砰!’,防火门被撞开,绳子鞭地的声响清脆响亮,一下一下又一下,正在接近、不断接近,就快要走出视线死角!她就快看见他们了!!

  “咯咯……”程潇潇恐惧得喉咙颤抖,正要起身提醒林克和崔不忘逃跑,肩膀猛地一塌,下巴和胸膛贴地,仿佛有很重的重物压在她的肩膀处,重得她已经完全失去力气支撑起头颅,她很惊恐:“我……唔、怎……怎么了?”

  崔不忘脸色难看的瞪着程潇潇肩膀一颗头颅大小的脓包——不!准确来说是一颗长着无数五官并开始清醒过来的肉瘤!原来那个黑色手掌印居然是这种东西?!

  “林克!”崔不忘背起程潇潇,低声喊着林克便站起来:“来不及了!”

  林克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向他们:“跑。去四楼!”

  两人向前快速奔跑,身后的怪物小女孩就在这时走出来并一眼看到前面奔逃的三人,惊喜瞬间充斥心脏和头脑,小女孩狂喜得整个人都开始扭曲了。

  “嘻嘻嘻嘻……”她兴奋过头,连手里的绳子都不要了直接扔掉,像只壁虎四肢着地飞快奔跑,嘴角咧开、舌头淌出,涎水滴答,看上去更像一只扭曲的怪物。

  怪物喜欢自称五六岁小女孩:“别跑呀~~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别跑呀,人家跑不动了,人家才五六岁,好累哦。”

  崔不忘回头看了眼,面孔狰狞:“她加剧了我的恐娃症!”

  林克狂跑但冷静:“五六岁小女孩不服。五六岁小女孩凭什么被这样侮辱。”

  眼见怪物逐渐拉近和他们的距离,林克清楚地知道光拼速度绝对输,因此他当机立断冲向电梯所在的方向并脱下程潇潇的跑鞋狠准快的扔过去——正中电梯开门按钮。

  “崔不忘,进电梯!”

  感觉程潇潇越来越重的崔不忘喘着气大喊:“电梯里他妈也有一只!”

  林克大声吼回去:“我解决!”

  怪物小女孩察觉他们的意图,笑声逐渐凄厉、哀求到最后愤怒:“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我!太过分!太过分!太过分——”

  她因为怒吼而张大像是青蛙一样的大嘴巴、内里一片猩红而嗓子眼竟还生长着一只两岁小孩的手,那小手拼了命似的企图爬出来。

  近距离目睹这一幕的程潇潇瞳孔紧缩,脸上喷满怪物小女孩的唾沫,腥臭味令她直作呕。

  怪物小女孩此时直立上半身,扑过来作最后一搏,与此同时电梯门已经打开,里面的高中生长发女鬼正四肢反曲在身后而头颅内缩到胸口以极其扭曲的姿势等待林克他们的‘投怀送抱’。

  前狼后虎,绝境!

  程潇潇绝望的闭上眼睛,希望被撕成碎布条的时候速度快点,别让她痛。

  崔不忘心中惴惴不安,心脏剧烈跳动,尽管如此仍旧相信林克能够处理好险境,他只需要背着程潇潇埋头向前冲就可以了。

  此时,林克前脚踏入电梯,画面仿佛负二倍速慢放,电梯里的高中生女鬼扑向林克,长发似有生命般率先缠上林克的手臂,而林克却反手抓住长发并拽到手上,两臂共同作用,以奇怪的、仿佛盘着什么东西的姿势把女鬼盘出电梯。

  下一刻,崔不忘背着程潇潇冲进电梯。

  林克按下关门按钮。

  高中生长发女鬼被盘出去的瞬间和扑杀过来的怪物小女孩狠狠撞到一起并因惯性力摔出一段距离,而这一系列经过只在短短几秒内发生。

  电梯门关上了。

  电梯女鬼和怪物小女孩瞬间厮杀到一起,最后是离开地盘的电梯女孩被怪物小女孩完虐。

  怪物小女孩瞪着电梯,一边吃掉电梯女鬼一边咕哝:“讨厌讨厌讨厌……”她扭头,撑着被塞大的肚子爬向那群塑料模特,喉咙里发出不甘心的咕咕声:“吃、全部吃掉……”

  然后,去四楼。

  电梯里,林克心情凝重的看着程潇潇后背的肉瘤,凑近仔细数肉瘤上聚集了多少个人脸。

  崔不忘放下程潇潇,龇牙咧嘴说道:“数这干嘛?”

  林克:“我记得成广大厦建立至今大概四十三年,第一次发生命案是在大厦成立的第三年,一个修电梯的工人坠楼而亡。之后大厦落魄了半年多,很多人以为它会关门大吉的一年后,忽然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第二年年中,大厦再死人,可是没有影响生意。时隔八年后,再度死人。算起来,死亡人数总共43个,除开第一次命案,一共42人。”

  “成广大厦自成立至今,非自然死亡人数多达42个人。”林克抬头,指着程潇潇后背的肉瘤:“正好42张人脸。”

  崔不忘头皮发麻:“我靠。”

  那些死去的人全都在程潇潇的后背?背了42个人的怨念,怪不得程潇潇脖子快断了。

  程潇潇快喘不过气了,此时压根顾不得害怕,她翻着白眼、累喘吁吁地问:“救、呼……救我……怎、怎么办?林先生,怎么办?”

  林克:“到四楼。进444号铺面,找跳绳谣里的五谷母。”

  程潇潇:“不、不是吧……它会、杀了我……”

  崔不忘皱眉,看向林克平静而笃定的神色,心里有了些许揣测:“因为五谷母在古老的传说里一直是以正神的形象出现,所以你才认为444号铺面里的‘凶邪’能救程潇潇?”

  林克点头。

  崔不忘:“如果四楼里的‘凶邪’不是五谷母,如果传说有假怎么办?我们三个过去就是自投罗网,还不如想办法联系殷先生。先生肯定有办法解决。”

  林克轻声说:“正是先生让我去找它。”

  崔不忘:“?”

  这时电梯门开了,只要跨出去就能到四楼。

  崔不忘再度背起程潇潇,一下被压弯膝盖险些扑街。他愣住了,卧槽怎么这么重?

  “我来背吧,你注意扶住程潇潇的头颅,别让她脖子被压断了。”林克接过程潇潇一把背起来,特别轻松的跨出电梯。

  程潇潇感动,体重是明星的尊严,林克此举说明她其实没那么胖。林先生人真温柔。

  崔不忘一边固定程潇潇的头颅一边感慨林克这天生神力,近战远攻皆可,对友对敌绝佳辅助,真是绝了。

  四楼仿佛完全浸在沉甸甸、湿漉漉的黑暗里,真正伸手不见五指,四面八方都是无边无际的死寂,哪怕知道身边站着个活人却完全感知不到对方的气息。

  崔不忘两手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变,然而手中触感空空,他甚至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五感完全被剥夺,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重量,他可能以为自己忽然陷入昏迷,此时只是在做梦。

  他问:“林克?林克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程潇潇?”

  没有听到回答,但是手中的重量依旧存在,手臂传来拖曳感,崔不忘很快意识到林克正在向前走,于是迈开步伐,根据拖曳力度配合黑暗中看不见的同伴前行。

  林克也失去了五感,凭借他对成广大厦四楼结构的记忆抹黑前行。他在心里默数步数,换算成距离,猜测自己走到了之前程潇潇他们拍摄的位置,走过殷栩曾经站定的地方。

  驻足片刻,林克继续走。

  埋头走了十几米,忽然灯光大亮,欢呼喝彩响彻耳际,林克眯起眼睛等适应刺眼的白光后才看向声源处,但见导演、姚姐和全剧组人员都站在他们前面。

  中间最前一人捧着红白两色的蛋糕、其他人手持喷彩带,面带笑容地欢呼:“恭喜我们潇潇获得本次综艺比赛冠军!”

  “潇潇你太棒了!”、“潇潇你赢了!”、“潇潇快过来吹蜡烛,拍完这个就收工,大家一起去唱K,导演请客!”

  ……他们争先恐后说话,生怕谁被落下,招手要程潇潇赶紧过去和他们享受胜利的果实。

  程潇潇懵了,“你们……是你们关了灯?”

  “当然!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潇潇,快点过来。”

  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熟悉的同事,受惊过度的程潇潇一下放松,心情就很感动:“林先生,麻烦您背我过去吗?”

  林克:“你确定?”

  “啊,”程潇潇发现林克语气不太对:“咋、咋啦?”

  林克:“中间那个捧蛋糕的女孩你认识吗?”

  程潇潇看了眼:“不认识。剧组招来的场务人员吧。”

  “她叫小喵,上周在成广大厦玩探险直播失踪,同伴基本都死了。”林克轻声问:“程潇潇,你和剧组相处也有一周了吧,你就没发现他们哪里不对?”

  闻言,一股凉气直蹿程潇潇脑门,因为她突然发现前面熟悉的同事们的脸上都挂着相当一致的笑容,标准到诡异的微笑弧度。

  他们对程潇潇说的每句话最终汇聚成一波声浪:“潇潇,快点过来。”、“潇潇,快点过来”、“潇潇……”

  程潇潇头皮发麻,她不敢想象自己到底跟什么东西相处了一星期。

  越深思,心态越崩,程潇潇‘呜’一声又想悲痛哭泣了

  林克语气轻松:“今天是农历六月十五。”

  崔不忘:“所以?”

  林克:“农历六月十五,五谷母生日。信仰她的朴实的人们就会举行生祭,我猜祭品是活人。”

  程潇潇颤颤巍巍:“活人是谁?”

  崔不忘保持沉默,林克:“小孩子不要知道太多。”

  程潇潇‘嗷’一嗓子嚎出来。

  

10886 3693808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3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