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7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2 10:20:37

  程潇潇记得她正在拍摄,她抢到了铃铛成为‘老鼠’,老猫是姜嘉木。

  姜嘉木脸色兴奋地扑过来,程潇潇当时心里一惊,条件反射拔腿就跑,跑得飞快。

  姜嘉木在后面喊她:“潇潇!潇潇!给哥面子别跑那么快——慢点——”

  慢个屁!姓姜这小白脸是她师兄,早她几年出道,一开始混得贼惨,出去卖都会被富婆嫌弃的那种落魄。结果没想到这两年转综艺主持后竟然混得风生水起,往哪个综艺台上一站,哪个综艺就火爆,就年初的时候还被票选年度最佳、最受欢迎主持人。

  程潇潇不喜欢姜嘉木,因为这人艹粉!而且艹她的粉!

  那女孩未成年,后来还是她出钱帮忙堕胎和善后,而姜嘉木得知真相就飘来一句话‘确定是我的吗?那种女孩一看就很随便,别扣我屎盆子啊师妹。’

  操!越想越气。

  程潇潇跑楼梯,抬眼一看,前头伸手不见五指,她下意识紧急刹住脚步,但惯性使然还是一把摔进了黑暗里,等她龇牙咧嘴捂着摔疼的胳膊转身想回去,却发现身前身后都是无尽的黑暗和死寂。

  “卧——槽。”
  “有人吗?”
  “有没有人?姚姐——林先生?殷先生?你们在哪?别吓我……”

  声音在空旷死寂黑暗的空间里回荡,像扔出去的东西换了个角度又扔回来,而程潇潇被困在此处出不去、走不了。

  程潇潇在原地站了十来分钟,确定完全无光无人,寂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后,开始鼓起勇气摸索爬楼。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爬到四楼说不定能见到同志们呢?

  于是她摸黑爬楼,黑暗中,她的脚步声、呼吸声、心跳声格外清晰,而且声音像立体环绕播放,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程潇潇恐惧地吞咽口水,莫名想到了潮水退却后,沙滩遍地的黑色海蟹,它们聚拢在砂砾堆里产卵,黑乎乎的卵一摞一摞堆叠,然后破开、爬出一只又一只、数以万计的拇指节大小的海蟹。

  她就站在密密麻麻的海蟹堆里,无处落脚。

  程潇潇不用看镜子就能猜到她现在脸色惨白,额头布满恐惧的冷汗,手脚虚软无力,脖子越来越重,她没发现自己走路的姿势已经变成了老妇人似的、佝偻着腰背,每一步前行都像是拔出深深陷入烂泥里的脚。

  “救、救命——林先生、林克,救命——呜……”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突如其来的鞭地声自头顶传来,越来越急促,由远及近。
  程潇潇抬头,不知怎么突然就能看到三米内的环境,然而她宁愿自戳双目什么都看不见。

  前面是一道防火门,旁边是楼道口,鞭地声像有人在跳绳。

  程潇潇捂住嘴巴躲在防火门后面,那道鞭地声靠近了、停下来,就停在防火门后面,有个小女孩在哼唱:“……穿过小河流、拜过土地庙,别和跳绳的孩子说话。别回头——”

  她停下来,试图推开防火门,但她推了几次推不动,哼哼着说:“我是小女孩、五六岁的小女孩,我没有力气,我推不动,里面有没有人?有没有哪个好心的大姐姐、大哥哥帮帮我,帮我推开门?”

  程潇潇一边无声流下宽面泪一边在心里骂:就你妈五六岁身娇体弱小女孩!谁还不是个易推倒的小白兔?不开不开就不开!

  她悄悄抬头,发现小女孩试图挤过巴掌宽的防火门门缝,脑袋给挤扁了、眼珠子都挤秃噜了还拼命往里头挤。

  程潇潇心想她要是胆儿大点,这会就上手压回去了。

  可她胆小,针尖那么小,她不敢。

  防火门吱呀吱呀响,不堪重负似的,眼见小女孩的手和脚都挤了进来,程潇潇的心吊到嗓子眼,差点就被吓死的时候,小女孩的头被卡住了。

  她进不来,尝试了好一会,讪讪放弃,跳着绳边唱边跳远了。

  她一走,程潇潇立刻飞奔上楼,刚跑到楼梯平台却听‘砰——’地巨响,整个空间仿佛在颤抖,去而复返的小女孩蹦跳着进来说:“上当受骗了吧!五六岁的我力气可大了!大得能拧断大哥哥、大姐姐的头哦~~~”

  程潇潇矮身躲起来,而小女孩在防火门后面徘徊找人,似乎疑惑后面是真的没人还是这回躲在后面的人跑太快了?

  查询半晌没找到人的小女孩懊恼的跳着绳走到下个防火门,程潇潇立马飞奔跑上楼,跑了好一阵后停下来大口喘气,她猜到小女孩就是跳绳谣里的‘跳绳的孩子’。

  刚才真的好险,如果她性格谨慎点没及时逃走,估计现在就被小女孩抓到了。

  程潇潇苦笑,一般恐怖片戏码不是‘鬼’假装走了,主角出于谨慎继续躲,结果发现‘鬼’真的没走而逃过一劫吗?

  怎么这‘鬼’与众不同?

  程潇潇再也走不动了,脖子的重担压得她几乎抬不起头,她给自己按摩肩膀,至今都没发现黑色手掌印的位置长出一颗脓包,脓包越来越大,出现的五官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

  “嗬、嗬嗬……”好累。

  程潇潇摸到电梯口,打算搭电梯到四楼,因为她真的走不动了。

  叮。电梯门开了。

  程潇潇抬头,瞳孔紧缩,恐惧令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潇潇!我可终于见到你了!”电梯里是姜嘉木,他一见程潇潇就伸出手想拥抱:“大厦里突然停电,其他人都不见了。可吓死我了,还好遇见你。”

  一缕黑色的长发垂在姜嘉木的肩膀上,面孔像一张白纸而五官仿佛随便剪了几个洞凑合凑合的女鬼,穿着高中女生校服,手脚扭曲到后背,以奇怪的姿势趴伏在姜嘉木的后背。

  姜嘉木没发现,他觉得有点痒就挠了挠脖子,一不小心挠下女鬼的头发。

  程潇潇飙着眼泪心想:你看熬夜多伤身,连女鬼都掉发。

  她捂住嘴,抓住姜嘉木伸过来的手腕转身爆发全身力量开始狂奔,同时实在忍不住了扯开喉咙叫破嗓子:“啊啊啊啊啊妈妈奶奶有鬼啊啊啊救命————”

  “卧槽!”姜嘉木跟沙包似的被拖着长跑了一段路。

  他后背上的女鬼‘砰’一声摔倒在电梯里,四肢如蜘蛛似的趴伏在地面,冷冷注视姜嘉木和程潇潇的背影。

  电梯缓缓关上了。

  “哈!”程潇潇累瘫在地,实在跑不动了。

  姜嘉木在黑暗里,蹲下来询问:“潇潇,你没事吧?还能不能坚持?我们现在在三楼,再爬一层就到四楼了。”

  程潇潇摆手:“爬、爬不动了。”话刚说完,她就看到前面出现好多个人影,那些人影不动,以不同而奇怪的姿势伫立前方,看上去诡异至极。

  她声音发抖:“姜、姜嘉木,你看前面是什么人?”

  姜嘉木回头看,‘嗷’的一声跳起来,迅速躲到程潇潇背后并将她使劲往前推:“吓、吓死我了!潇潇,前面是什么东西?”

  程潇潇:“……”妈的她刚才就不该好心救这垃圾。

  她紧张地盯着那些人影看,人影半晌没动。紧绷的神经稍稍缓解,眼睛酸痛,程潇潇眨了下眼睛,再抬头时发现人影还以奇怪诡异的姿势伫立前方。

  然而她感觉有哪里不对,但她实在没发现不对的地方。

  程潇潇爬起身:“好像是塑料模特。”

  她向前走了好几步,而此时月光照了进来,看得清三楼的摆设,前面十来只高大的塑料女模特,也不知道是谁搬到路面中间吓人。

  程潇潇松了口气,左右环顾,发现三楼是服装市场,所有店面都是服装店,橱窗里摆放着塑料模特,有些位置空了出来,有些位置伫立着塑料模特,它们纷纷朝这边看过来——

  朝、朝这边……
  咕咚。

  程潇潇的胃又开始痉挛了,她扯了扯脸颊,咔咔转脖子去看前面十来只高大的塑料女模特,她们好像……距离越来越近了。

  “姜嘉木,”程潇潇小声问:“我怎么觉得这群塑料模特越来越近了?好像会走路一样。”

  姜嘉木在远方:“潇潇快跑——我刚刚看到那群塑料模特在跑!”

  程潇潇猛地扭头,发现姜嘉木早就跑到防火门门口,‘仁至义尽’的招手通知完毕就闪身不见人影,她顿时爆粗口:“贱人!!”

  她拔腿狂喷,从两旁的玻璃橱窗看到十来只塑料模特像木乃伊似的奔跑,明明奔跑姿势那么扭曲古怪可是跑得很快,其中有一个只有上半身靠着两只手扒拉的模特他妈愣是跑出残奥会冠军的气势如虹!!

  “妈妈啊——奶奶啊——”

  程潇潇哭娘喊奶的狂奔,眼看就要被十几只‘木乃伊’追上撕了,忽然从旁伸出一只手拽住她藏到了盆栽后面,然后她就听到了来自组织温暖的声音:“嘘,噤声。我林克。”

  大师啊……程潇潇扭头就想扑进林克怀里,却听林克说:“卖艺不卖身,如有需要,价格另算。”

  程潇潇心想,现在的大师都这么狗吗?

  她一扭身就躲到了林克身后,发现崔不忘也在,一下见到两位大师,程潇潇感觉自己能上央视采访吹爆幸福感。

  崔不忘发来温暖的慰问:“程同志你好,还活着呢。”

  程潇潇:“感谢我妈,感谢我奶,感谢我自己。”然后没了。

  崔不忘一听就放心了,还能叭叭,证明没疯。

  程潇潇发现塑料女模特不动了,惊叹道:“大师不愧是大师,一出场就震慑这群怪物!”

  “不是我。”林克说:“只要有人盯着它们,它们就不会动。一旦背过身不看它们就会被追杀并被同化成它们的同类。”

  程潇潇:“哈?”她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遇到它们了。”崔不忘:“本来林克用手机视频唬住了它们,结果你误闯进去被盯上了。”

  程潇潇傻眼:“它们到底是什么?”

  林克:“还记得跳绳谣里提到的‘红衣衫的稻草人’吗?它们就是。它们注视你,你也必须注视它们。它们是‘别回头’的对应物——”

  “看着我。”

10886 3693494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3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