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6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1 10:17:35

  五谷母的信仰很古老,可以追溯到母系社会中的女性崇拜,源于粤东一带,每年的六月和十月十五日都是五谷母的生日。

  信仰五谷母的人们会在这两天举行生日祭。

  崔不忘:“越古老的信仰越黑暗,他们坚信越血腥暴力的祭祀越能吸引神明的注意。跳绳谣,生日祭,五谷母……会不会跟祭祀有关?”

  林克:“五谷母以五谷为祭,不杀生。”

  崔不忘:“还是位正神。”他想了想,说道:“我从程潇潇的描述里提取出几个信息,成广大厦至少存在三只凶邪。一只在电梯里,喜欢趴在别人的后背。一只在防火门附近,是个碎花裙小女孩的形象,喜欢跳绳。最后一只在传闻中的444号铺面,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但一定令人惊艳。”

  林克:“倒也不必饥渴至此。”

  崔不忘嘿嘿一笑:“你不懂未收录的不可名状之物的价值,尤其被标‘危’或者‘高危’的凶邪。成广大厦这只凶邪每年都杀人,几年下来应该杀了很多人,估计能评C+高危。”

  不可名状之物分高危、危、普通和无害四个等级,每个等级里划分三个档次,举例高危评级里三个档次分别为ABC,即A+高危、B+高危、C+高危。

  以此类推,每个等级里拥有三个档次的区分。

  林克:“你们是以凶邪杀死多少人来评级?”

  “当然不是。”崔不忘说:“灵协局的评级设置很复杂,有一套独立的公式算法。凶邪的能力、影响的范围、智商和凶残程度等等……凶残程度就是以它杀死多少生灵来判断,而这些都是影响因素。灵协局收录不可名状之物后就会对它们进行二次测试,测试得出的每样数据输入公式算法里,最后评定凶邪等级。”

  林克懂了。

  “如果没有程潇潇的委托,灵协局会不会驱赶成广大厦里的凶邪?”林克询问。

  “会。”崔不忘:“你是不是觉得灵协局见钱眼开、见死不救,居然放任成广大厦里的凶邪作恶几十年?”

  林克摇头,继而说道:“灵协局之所以没有处理,是因为你们也被凶邪欺骗了吧。成广大厦里的这只凶邪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商,或者比人类更高的智商,它每杀死一个人就会伪装成意外事故或自杀。”

  被杀死的人无一例外查不到诡异之处。

  崔不忘本来想解释,避免灵协局落下坐视不救的名声,没想到林克居然看得很明白。他扭捏着说:“克克,你好聪明,我有点心动。”

  林克:“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心动的男生,但我理解你的感情。所以只要你平时孝顺点,我就开心了。”

  林克他真的懂。崔不忘深情:“阿爸!”

  “欸。”林克把桌上打包的饭盒推到崔不忘面前说:“帮我给殷先生送饭可好?”

  傻逼才选择这个时间点去触殷栩霉头。崔不忘当即露出没有灵魂的笑:“嘿嘿,阿巴阿巴阿巴。”

  林克:“……”他知道崔不忘下限低,但没想到他根本没有下限这种东西。

  结束就餐时间,林克拎着打包的饭盒在殷栩的房间门口徘徊犹豫,严肃思考一顿不吃会不会饿死人。

  正当他陷入沉思,房门被打开,殷栩在门缝里说:“你是打算在我门口生蘑菇?”

  林克一个激灵:“谁的?”

  殷栩:“……”

  林克很想自打嘴巴,便听到殷栩低沉的笑:“蘑菇可以无性繁殖,所以你是想赖给谁?”

  在谁门口就赖给谁。

  如果换成崔不忘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人,林克肯定会反调戏回去,可惜眼前的人是殷栩,他的太叔公,比他太爷爷还高辈分的大家长。

  瞎几把调戏是被抓去写检讨的!

  林克选择遗忘刚才的对话,提起饭盒说他来送晚饭,接着就被殷栩抓进屋继续玩核桃,玩得他精疲力竭、肾虚劳累且两手颤颤,直到深夜回房都忍不住发抖。

  第二天早起,林克去搜集成广大厦的相关资料,一直到夜晚去找程潇潇,他们正准备出发前往成广大厦继续录制综艺节目。

  程潇潇一见林克便说:“正巧,你们坐我的保姆车一起去。”

  林克回头看向跟来的殷栩,后者冷冷淡淡像个出世高人。

  殷栩拒绝:“不用了,我们自己开车。”

  崔不忘小声对林克说:“先生有洁癖,不喜欢和陌生人同行。”

  有洁癖吗?林克一愣,他对殷栩来说也算陌生人吧,但是三番两次被握手……感觉看不出来有洁癖。

  成广大厦距离他们居住的酒店不是很远,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钟,大厦关门、人流驱散,在场都是工作人员。

  程潇潇正在补妆,姚姐指挥其他人注意保护好艺人的物品,而姜嘉木正笑嘻嘻地陪同左右。林克三人一进场,立刻吸引不少人的注意,那些目光大多数落在殷栩的身上,估计没见过哪个素人长得跟画中人一样吧。

  “你们是什么人?”

  林克回头,见是个穿马甲、留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

  中年人脸色不善地质问林克三人:“怎么什么人都进来?!连瞎子也追星?看得见吗你!”

  林克挑眉,有些愠怒,正要怼回去,殷栩已经先一步慢悠悠开口:“当然看得见,看见想看的、漂亮的,自然而然就看得见。”

  说这话的时候他正面对着林克,尤其是说到‘漂亮的’三个字,他还特意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特指谁,然而他毕竟没有明说。

  林克耳朵有点烧,不要脸的自动带入。别说,来自大家长的夸赞令人骄傲。

  于是他骄傲的挺起胸膛。

  殷栩唇角的笑意加深,说了下一句:“不过瞎子面对垃圾的时候一般看不见。”

  “你——”导演恼怒:“场务人在哪?!怎么做的安保工作?吃屎去了吗?把这三个素人赶出去!”

  未等林克回话,姚姐先一步过来解释三人是请来保护程潇潇安全的安保人员:“导演,我们潇潇身体娇贵,我怕她出了什么事,所以找些人帮忙看顾,您看……”

  导演很不爽,但急于开工,挥挥手说:“警告他们顾好本分,别多管闲事。”

  姚姐:“那必须。”

  就这样,林克三人到了程潇潇身边,后者脸上化了浓重的妆容,仍旧掩不住憔悴的神色。

  “你们来了?”程潇潇按压着肩膀,今天总觉得无比酸痛。

  林克看了眼,猛地倒回去瞪着程潇潇的肩膀,但见穿着吊带上衣的程潇潇的肩膀,原来黑色手掌印的位置经过一夜发酵竟长出拳头大小的脓包。

  隐约可见许多个五官挤在狭窄的、圆溜溜的脓包表面,仿佛还在扭动、挣扎和尖叫——

  “!”好恶心。

  林克后退一步,碰触到殷栩,殷栩的手掌撑着他的后背,低头说道:“又不危险,没什么可怕的。”

  殷栩也看到了?林克很快想起殷栩很厉害,他能“看到”不奇怪。

  程潇潇不解:“怎么了?”

  在场除了林克和殷栩能看到程潇潇肩膀上的脓包,其他人看不到,包括崔不忘。

  林克定了定神,摇头轻声说没事。

  剧组很快开始拍摄,由于传闻中的四楼最邪门,于是他们纷纷扛着设备跑到四楼。
  灯光全开,四楼亮如白昼。

  四楼结构呈‘回’字型,中间镂空,可以看到一楼大厅,前后是自动扶梯,左右则是电梯和防火门的所在。直对电梯的护栏焊了丑陋的铁栏,据说是因为连续几年有人从那个位置跳楼,所以才焊了铁栅栏。

  “准备——开拍!”

  一声令下,工作人员各就各位。没有经过剪辑和后期的拍摄其实很无聊,林克觉得没意思,他回头发现殷栩远离人群,正立在墙根处。

  有个打扮青春时尚的女孩走过去同殷栩打招呼,但说了两三句话就脸色难看的走开。
  那女孩和林克擦肩而过,带起一阵风,风里有股臭味。

  林克皱眉,下意识看了眼女孩,后者皮肤很白。

  女孩是工作人员,很快便同其他人打闹嬉笑,刚才在殷栩那儿吃瘪的郁闷一扫而空。
  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女孩,林克就收回目光。

  那厢,有人对女孩说:“小喵,你等会别忘了拍摄。”

  名叫小喵的女孩抬头,“是。”

  如果林克再看一遍她的正脸,一定认得出她就是之前直播探险但后来失踪的女主播小喵。

  林克和崔不忘站在殷栩的不远处,绷紧神经盯着程潇潇、观察四楼的变化,然而并无太大变化。

  成广大厦四楼不像创业路23号那栋百年别墅,林克一眼就能看到怪异恐怖的灵异现象,这儿很正常、太正常了!

  仿佛每个角落、每粒灰尘都在佐证成广大厦不存在凶邪、没有危险,它很普通、很平常,那些非自然死亡都是意外。

  过于平常的环境和无数起死亡交织并行,无端渲染出无孔不入的恐怖氛围。

  空间仿佛扭曲了、被分割成无数块碎片,但一眨眼又觉得很正常,近处是熟悉的殷栩和崔不忘,远处是吵闹的拍摄现场,林克却莫名察觉到了寂静。

  悄悄蔓延开的寂静,而寂静深处藏着恐怖的东西,它在偷偷观察在场每个生人。

  林克晃了晃脑袋,左手忽然触碰到一抹冰凉,瞬间清醒了些,他转头,见是低头的殷栩。

  殷栩摘下他戴在中指的戒指,套在了林克的食指上,显得有点松。

  戒指冰凉凉,林克清醒了些,他意识到不对劲:“先生——”

  “嘘。你光临此地,它自然欢迎你。”殷栩勾起唇角,了然的说:“不用怕,我在你身后。”

  林克想说些什么,却猛地失重坠入黑暗,张开手压根抓不住什么东西,快速、无力地坠落。

  等他再醒来时,周围空荡荡、一片黑暗,唯有窗外的冷月照亮前路。
  

10886 3693184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3184.html